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五章    血债血来还
2013-07-26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69 

    三月里老天下了一场桃花雪,春雨贵如油,这场雪对农民来说是多么精贵,多么值钱了。

河湾村的民兵一手搞保卫,一手抓生产,两手都不误。民兵队长和甲生面对当前的形势,不管工作有千头万绪,他的脑子里有一个老主意,把保卫工作放在了第一位。他对工作挺负责,不论遇到多少事从来手不慌、脚不乱,安排得周周到到。尤其是民兵丢了枪后,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民兵们一度情绪低落都想不开,他还得做大家的思想工作,领着大家向前走,鼓励大家向前看,丝毫不敢松一口气。他常开导大家丢了枪是小事,没伤了人命就是天大的万幸。现在挖出了内部的奸细,把身边的定时炸弹挖掉了,就少了多少危险,这比什么都重要。他还讲丢了枪我们有人在就能再搞到枪,如果丢了生命我们就一切都完了,保住了性命就是胜利。他用心良苦,千方百计为大家来撑腰鼓气,为民兵们的情绪操碎了心,都磨破了嘴皮。

这一段时间,河湾村民兵队长和甲生里里外外奔忙,里里外外操心,哪一头他也不愿让误了。春天他领着民兵们边搞保卫,边参加劳动忙春耕生产,明不是明,夜不是夜,才算忙的下种结束了。这时刚缓过一口气来,他就腾出手来准备为农会副主席和生红的死报这个仇。一天,他把副队长和丙生叫在民兵房交换意见,把他调查的情况向和丙生讲了一遍,和丙生听后,建议先向区里王政委,武委会主任宋庆义同志汇报下,再作下步的打算。和甲生说:“我已向王政委他汇报了,他指示在条件成熟情况下,有把握地完这项工作。”

“领导说的对,凡事要细心一点比较好。”和丙生说。

“现在正是时候,再过半月锄开苗就没空了。”和甲生说。

“是不是和区武委会谈下争取下支持?”和丙生建议。

“也行,我去区上再跑趟。”和甲生又说。

“这就对了,因为现在要动手行动。”和丙生说。

两人在统一了思想后,和丙生留在村里负责民兵这一块,和甲生向区上走去了。他走在半路上,恰好碰见了区武委会主任宋庆义来河湾村。两人途中相遇后,和甲生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转过身子来开口说:“宋主任,我来区上找你呢?”

“有事,返回去走着咱慢慢说。”宋庆义回答。

“我还得向王政委汇报下。”和甲生又说。

“政委在区上,我陪你去见他。”宋庆义同情。

他两人在路上边走边说,宋庆义听了后,心里很羡慕和甲生的点子,认为和甲生确实是个好苗苗。他两人走进王政委的办公室时,王政委未等和甲生开口,就直言问:“你是来说杀害农会副主席和生红的事是不是?”

“不错,王政委你真猜对了。”和甲生笑了笑说。

“你说说你的意见,我听听。”王政委说

“现在下种结束是个空,我想报这个仇。”和甲生说。

“具体说说办法。”王政委又问。

和甲生高一声、低一声,把掌握刽子手李二甲的活动情况,和如何去逮他,一一向王政委进行了陈述。还把李二铁本人的相片,递给王政委看。王政委接住相片看了后,用手指着说,坏家伙,坏家伙,这都是我们中国的败类。这时王政委表态,同意提出的方案,有什么困难多和宋庆义联系让他帮帮你。最后王政委再三指示,要严加保密工作,一点风声都不能泄露了,保密就是保证任务的完成。这时和甲生一直点头,赞同王政委的说法。等王政委说罢后,他又从身上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王政委,说:“我还有一个想法,专门写了一个请示,请王政委审批,替我们想个办法。”

“你又请示什么?”王政委边接信边问。

“你看了就知道了。”和甲生回答。

王政委折开信看了请示后笑了笑,又拍了拍和甲生的肩膀赞同说,“好点子,这种想法很好,不过,这还得和县武委会联系下,让县武委会再和部队进行联系才行,行不行我尽快想办法去试一试。如果你能等下批支前任务来了,我一定叫你们村的民兵去支前。至于你提出你村民兵支前缴获的枪支归你们,这还得与部队再进行协商才行,不论是什么结果,我尽快去落实一下,给你个答复。”

“县独立营也行呀?”和甲生说。

“县独立营是地方武装,参大战不多。”王政委说。

“总比在家坐着强呀?”和甲生又说。

“如你们愿去独立营,我现在就给你联系。”王政委回答。

“正式部队暂去不了,就去独立营吧。”和甲生表态。

“那行,我很快给你去联系。”王政委点了头。

这时王政委把话又转回来认真吩咐,关于为农会副主席和生红报仇一事,一定要有把握不能盲来,要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再行动,要考虑周到一点,不能有一点疏忽大意,既活擒就必须十拿九稳,如果需要区干队支持,宋庆义他就当家,你和他联系下就行了。和甲生看了宋主任一眼,宋庆义主任说:“没事,区干队早迟现成。”

“你还有啥说没有?”王政委问。

“该说的我都说了。”和甲生说。

“没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王政委最后说。

这次和甲生去区里请示,得到了王政委的大力支持,他和宋庆义主任在返回河湾村路上非常地兴奋,两人走的比飞还要快,又说又笑谈了一路话,两人研究了如何活擒李二铁的办法,不谋而合了。两人都认为夜长梦多迟不如早,早完成了这件事心里就安静了一头,不再考虑这件事了,对家属也是一个交待。他两回到河湾村后,太阳都快落山了。和甲生没有回家,先去查看了民兵执勤换班的情况,此后他才回家吃饭了。区武委会宋庆义主任去了农会主席和景田家,两人分头行动了。晚上又是和群众一样都离开了村,和甲生带着民兵搞保卫,又是一个通宵巡查未睡觉。

第二天一早,区武委会主任宋庆义同志又返区上了,他去秘密调区干队了。民兵队长和甲生把副队长和丙生叫在民兵房两人交换了意见,紧跟着他们从民兵中抽出十个人,上午集中起来开了个秘密执行任务会。在会上民兵队长和甲生布署了活擒李二铁的任务,他让民兵副队长和丙生把活擒李二铁的方案作了安排,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并具体分了一下工,指定民兵二班长和锁生带一个民兵,埋伏在三王庄村边负责观察日军有无意外行动,做到以防万一。贺印生带领两个民兵隐藏在活擒李二铁的东庄村两条路口站岗,以防发生其它情况。为确保安全执行任务,和乙生带领四个民兵负责活擒李二铁,提前在夜里暗藏在东庄村李二铁的小情人住居门口守候,专负责擒活李二铁。在任务落实到人后,民兵队长和甲生最后作了强调,他说:“据我们掌握的情况,预计今天晚上李二铁会去他的小情人家过夜的。所以,在今天晚上要行动,执行此项任务,只准成功不准失败,大家一定要下决心负起责任来,保证这次行动成功,大家说行不行?”

“保证完成任务!”民兵异口同声。

“我就是要大家这句话。”和甲生说。

“只要他今天现身,我保证逮回来。”和乙生表决心。

“但愿如此。”和甲生很自信。

“一定小心,不能有失误。宋庆义主任讲。

“丙生,这任务交给了你?”和甲生又说。

“我有数,保证完成任务。”和丙生表态。

在会上还规定了一条,如有意外情况发生,以猫叫狗应为信号立即进行撤退。

天快黑了,河湾村民兵副队长和丙生带着民兵出发了,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民兵们按布署的计划各就各位分头行动了。民兵副队长和丙生亲自在一线指挥,队长和甲生和区武委会宋庆义主任,带领着区干队和部分民兵,都埋伏在二线附近负责接应。

民兵班长和乙生斗大字不识一升,可他点子不少,在出发前他身上悄悄带了一条又细又长绿豆粗的麻绳子。他到了目的地时,等村里人都入睡后,他就偷偷地进了村,先来在李二铁的小情人门口,布下了套猪蹄网绳,又悄悄藏在暗处进行等候。不大一会果真李二铁在群众刚入睡后来了,他轻轻的脚步走到小情人门口时,扭回身子四处一望,看看有什么动静没有。这时候,两个民兵猛用劲拉绳子,就把李二铁的两条脚全套住甩倒了,和乙生带着两个民兵急速跑过去,一个民兵紧紧按着李二铁,一个民兵塞住他的嘴,和乙生手急眼快就把李二铁五花大绑起来,迅速地拉着李二铁出了村。这时副队长和丙生发出了信号,火速让岗哨撤退,就是剩下和锁生未回来,把大家都急坏了,担心他出了事。

和锁生听到传出信号后,他知道完成了任务,他就自作主张又冒了一次险。趁深夜三王庄宪兵队站岗不防之机,他悄悄地走过去向站岗人猛击一棒打晕在地,他缴获了一支步枪,又捉了一个俘虏绑着回来了。

当天黑夜,河湾村的民兵回村后,连夜民兵队长和甲生对李二铁进行了审讯,副队长和丙生负责审问站岗这个俘虏。通过审讯后,李二铁交待了他的全部罪恶事实,来捉农会副主席和生红是他来的,割和生红的耳朵是他割的,最后杀死和生红还是他下的手,统统都作了笔录。他还交待出是河湾村有人报的信,一一作了口供都承认了。俘虏那个站岗宪兵队员叫杨青。他交待的事实和李二铁基本上都相照,审讯就算澄清了事实。

第二天上午,河湾村召开了群众大会,把杀害农会副主席和生红的刽子手李二铁,交给群众处理,大家都同意放了宪兵队杨青,对李二铁要严加惩办。这时民兵队长和甲生把李二铁交给和生红的弟弟和二红让处置,和二红二话没说,走过来右手拿着一把砍刀,左手牵着绑李二铁的绳子向丹河走去了。后面跟着许许多多群众围着来看,民兵们在周围站着岗,以防失守怕李二铁逃窜了。到了丹河湾后,和二红气狠狠地说:“跪下。”李二铁跪下后,他口口声声求饶一死,并表态再也不干坏事了,下辈子当牛作马也来报答恩情。这时候和生红的妻子董玉枝远远赶来呐喊道:住手,刀下留人……她紧步慢步跑过去后,朝着李二铁的脸打了两耳光,便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你太狠心了。现在你想想,该不该杀你?今天杀了你,你家丢下妻子儿子你是个什么滋味?你的家也会和我一样同样痛苦。我念在你也是中国人,中国再也不能增加痛苦家庭了。所以,我决定要放了你,你自己好好去想吧。”董玉枝说着话从弟弟和二红手里夺过刀来割断了绑李二铁的绳子说:“你走吧,回去孝敬父母,不要再干坏事了。”大家看到这么个了结,都认为不杀李二铁不能平民愤,民兵们好不容易才逮住了他就这样叫放了。这时董玉枝劝大家说:“中国人杀中国人太痛心了,我原来一心想千刀万剐他,可又一想,冤家可解不可结,中国人和中国人斗到什么时候才能了事。一家痛苦不要变成多家都痛苦,大家慢慢去想吧?”

这时李二铁站起来口口声声,谢谢不杀之恩,他脸朝着大家作着揖,退着走才离开了现场。村里有不少人来在现场围着看都傻了眼,农会主席和景田走进人群中向大家解释说:“我们要尊重死者家属的意见,或许人家想的对,大家不要发牢骚,更不要说怪话,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对中国人放一码也不是坏事。”大家听了和景田的解劝,才慢慢散开回村了……(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