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六章    惨 案
2013-08-01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67 

中伏天无一点点小风,天气热的人们无处藏身,走到哪里也一样热,就像在蒸笼里一样,一点汗也不落。

河湾村的老百姓天天就像烈日烤晒一样,又惨苦,又苦恼。鬼子兵不断来扫荡,姬镇魁的土匪部队也不断来抢劫,这两股恶势力实在难招架。老百姓白天担心一天,黑夜忧愁一夜,把心都操碎了。有不少人在晚上睡觉还做恶梦,不是日军追的没处躲藏,就是姬镇魁的土匪部队朝自己开枪,吓的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一身疲倦无力。

河湾村的民兵们也都吃了苦,白天站岗搞保卫,晚上搞巡逻不停地走动观察敌情,没明没夜的忙不停。就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民兵队长和甲生还得沉着气,一丝都不敢松弛,天天带领民兵过着游击的生活。

一天黑夜,姬镇魁的土匪部队又偷偷来河湾村抢东西来了,村里有人发现是和群生在头带着路,他引着姬镇魁的土匪中队长田忠华,先来在民兵队长和甲生的大门口,指手划脚对田忠华说,这院就是河湾村民兵队长和甲生住的院。此后他又引着田忠华,去到民兵副队长和丙生的大门口。这次和群生黑夜回河湾村,他想着不会有人知道,准准就被人发现了他。不怕不犯,就怕不干,干坏事的人早晚有一天会被人知道的。这帮土匪部队每次来,就像恶狼一样特别凶,见锁就砸,见关着门就撞开,进到谁的家里翻箱开柜抢东西。这天黑夜,河湾村的民兵发现姬镇魁的土匪部队进村抢来了,民兵队长和甲生端起枪来朝着天上鸣了一枪,让民兵吹起冲锋号来了。这伙土匪部队,摸不清大头小尾就立即撤退了。

天大明后,老百姓去躲反陆陆续续回了村,听村里人互相传着一件事,都才知道和群生昨夜晚带着姬镇魁的土匪部队回村来了,就在大街上骂起他来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骂和群生是个禽兽,连自己的村也不放过去,人们把他的祖坟都骂了。都在纷纷议论,怪不得最近一段时问姬镇魁的土匪部队来的多了。

又过了几天,天快中午了,突然姬镇魁的土匪部队又来了,在北岭上把河湾包围了。这时,全村人就像分了蜂一样,向东阁外不要命的跑去。姬镇魁的土匪部队分了两路人马,一支队伍进村后直接去包围了民兵队长和甲生的家,一支队伍去在村西头包围了民兵副队长和丙生的院。土匪中队长田忠华来在和甲生家搜查,楼上楼下搜查了一个遍,也没有搜查出和甲生来,他就用手枪指着和甲生的父亲脑瓜盖,瞪着两只眼问:“把你儿子藏哪了,快交出来饶你一死。”

“你们都搜了,他又不是绣花针,我能藏哪?”老汉回答。

“那你儿子去哪了。”田忠华接着追问。

“不知道,他去哪从来不说。”老汉又回答。

“我不信,难道你真不知道?”田忠华又问。

“儿大不由娘,咱这把年纪了哪能管得了。”老汉有意说。

“你这老东西敢哄我,叫你尝尝洋花生。”田忠华破口。

“我这家又不大,你不是都搜了?”老汉沉着气说。

“念在你老了,我就省了这颗子弹。”田忠华收回枪。

正在包围着民兵副队长和丙生家的土匪队伍,把和丙生家同样搜了一个遍,也未搜出一个人影来,带队的头头像恶狼一样,用枪指着和丙生的母亲逼着问:“你的三儿子去哪里了?快给我交出来,我就放过你?”

“我老了,耳朵聋听不见。”和母指了指耳朵。

“你的三儿子去哪了?”带队的高声问。

“耳朵聋,听不见。”和母又说。

“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不给你点颜色看,你还要倚老卖老呢。”带队的正举起手要打,这时,听见吹了集合号,他们很快撤出了河湾村。姬镇魁的土匪部队走后,老百姓才又回村来,知道其它的家户都没有进去,只去了两个民兵队长的家,人们就猜出这次姬镇魁的土匪部队来,又是和群生勾来的,专门利用中午吃饭这个时间,来捉拿两个民兵队长的。恰好这天中午他两人不在家,也算免了一灾,走了个好运气。这天快中午时,他两人去了董玉枝的家,因为农会副主席和生红被害死后,他两人经常去安慰安慰,问候下家庭有什么困难没有,需要帮什么忙。这回他两人多坐了一会,无意谈起她释放宪兵队李二铁的一事,他俩人又听了一个女人家说的头头是道,条条在理,就多误了一会,才沾了这个大光!

下午,河湾村民兵自卫队长和甲生,接到区武委会一封信,他拆开一看高兴极了,他向区里请示民兵去支前的要求答复了,他的心里就像老天下了四指雨一样,特别称心如意。这时,他把副队长和丙生叫在民兵房,两人拿着民兵花名册,一个一个进行比较,看看谁去比较合适,根据家庭环境兄弟们多少,从多个方面因素选出了十二个民兵。两人统一意见后,当天下午就召开了民兵全体会议。民兵副队长和丙生还把通知原文宣读了一遍,接着民兵队长和甲生把大家经常讲的要求支前,他是如何向区里请示的,王政委当时是如何答复的,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他讲罢后让大家自愿报起名来。第一个报名的是和乙生,接着一个接一个都报了名。这时民兵队长和甲生感到大家积极勇敢报名去支前,但不能都去,最后定了十二人,只计划抽一个班去支前。他还讲了去支前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缴获枪支,去的人是责任重大的,他还给解释,大家想去以后有的是机会,规定一年轮换一次,四年就轮换一遍,直至把小日本赶出中国去,老百姓过上太平日子,支前任务就算完成了。他根据大家的报名,结合实际情况,向抽出支前民兵讲,抽着谁去请谁放心去吧,你家里的种地、拉煤、担水等事由村里的民兵包下来,不会叫你们的家里有什么困难的,这一点请大家放心好了。

正队长讲罢后,副队长和丙生宣读了第一批十二个民兵支前的名单,并指定民兵一班长和乙生带队,和戊生作副手,和锁生任文书。最后民兵队长和甲生又强调了安全,强调了加强团结。用“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的故事讲给大家听,来启发三个人行成一个拳头。他三个人都有特性,和乙生一字不识长了满肚点子,村里人根椐他的性格,都叫他程咬金能大能小。和戊生平常话很大,一口就能喷住人,外号叫张飞粗中有细。和锁生虽识几个字,性格鲁莽暴燥,都叫他李逵有勇有胆。民兵自卫队对他三人很器重各有千秋。最后带队人和乙生表了一个态,他说:“俺三个人都有外号,这三个外号不同于一般,俺三人都是三个朝代的名将,今天三个朝代的名将联合起来,一定战胜日本鬼子,不获全胜,决不收兵!”这时民兵副队长和丙生插话:“大家听听,看看程咬金的口气有多大。”全体民兵们听了后,都感到很新鲜,高兴的拍起手来为他们鼓气。民兵队长和甲生接着也说:“群众送外号,不是白送的,名将就是名将,有勇气就是力量。”

散会后,各自都回了家,唯有和乙生他未有回家,先去了未婚妻冯麦花家,他紧步慢步走进未婚妻的家后,他说:“麦花,我来报告你一个好消息,我要去支前了。”

“什么时候去?”冯麦花紧紧问。

“三天后出发。”和乙生回答。

“这是好事,我支持你。”冯麦花当面表态。

“我来和你商量一事?”和乙生又说。

“不用商量,我知道你是说啥。”冯麦花回答。

“你知道我说啥?”和乙生又问。

“我还摸不住你,是叫我照顾二位当家。”冯麦花直言。

“真行,一猜就准,你答应了?”和乙生又问。

“谁叫你爱我来,你不爱我咱才不管呢?”冯麦花回话。

“这我就放心了。”和乙生高兴。

“出去不要看着草就当花。”冯麦花打防疫针。

“你放心,我只爱你一人,非你不娶。”和乙生发誓。

“我也是唯你不嫁,死也等你。”冯麦花表示。

“今后不准说不吉利的话”和乙生提出。

这时俩人知情知意比心交心,高一声、低一声,说说笑笑了一大会儿。和乙生说罢后,他才回了家。冯麦花也跟着去了,他俩人就像难舍难分的样子,谁也离不开谁了。

三天后,河湾村的民兵集中起来欢送支前民兵出发,农会主席和景田,民兵队长和甲生都先后讲了话,欢送大家勇敢而去,凯旋而归。十二个民兵整整齐齐站着队,胸前都戴着大红花,全体民兵们高高兴兴送支前民兵出了村,大家还高喊着打倒小日本鬼子的口号。这时冯麦花随后追来,高声地呐喊:“乙生哥,稍等等,我还有事要和你说。”她紧跑猛赶到了和乙生的身跟前时,上气不接下气,她做了一个背包,里面放了些干粮,让和乙生拿上到路上吃,俩人那股亲热劲,还掉下了分别的泪水。

又过了一段时间,东山快发亮了,三王庄的日军和宪兵队又来河湾村扫荡了。就在这时候,民兵正、副队长两人最后一次回村去巡逻,刚走到村中心时,四面出现了日本鬼子兵,团团把他两人包围住了,包围的水泄不通,无有脱身之空。民兵副队长和丙生急中生智,心里想两人只要能留下一个人,河湾村就有希望,这时,他想的是横下一条心舍卒保帅了。他就豁出去用计策高声喊着:“我就是民兵自卫队长,你们莫想捉住我。”他一边喊、一边向东跑,把小日本鬼子兵引开了。这时侯天半明半黑,对面还很看不清楚人,日军只顾追赶他,民兵队长和甲生趁此机会火速钻进一个厕所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就跳进厕所里去了。鬼子兵只顾追赶民兵副队长和丙生,逼在大街口围住了,副队长和丙生还高喊着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甲生在厕所下听的很清楚,还听到有一个人的声音特别熟悉,最后他才听出是李二铁的声音。李二铁高声的说:“你们不杀我,我今天就要来杀你,谁叫你们太心善良了,说什么中国人不杀中国人。我告你说,无毒不丈夫!”他话未落地,一刺刀向民兵副队长和丙生的胸部刺去,和丙生急忙用手捂住刀口说:“杀我不要紧,倒下我一个和丙生,还有一国和丙生站起来,非把你们赶出中国去!”李二铁听了后更发了疯,第二刺刀刺去,这时副队长和丙生喊出打倒卖国贼!李二铁更恶狠地第三刺刀刺上去,才刺到了民兵副队长和丙生的要害部位,他才倒下去了。鬼子兵用刺刀把和丙生活活的刺死后,和甲生在厕所下听的清清楚楚,还听到李二铁破口大骂,明明看见两个人,为啥只逮住一个,难道他能飞上天。李二铁又下令让宪兵队搜查了一遍,还未搜查出一个人影来,这时,鬼子兵很快地都撤退离开了村。

日军宪兵队走后,老百姓躲反又慢慢回了村,大家听说了这一恶噩后,都来在街头围着民兵副队长和丙生的尸体哭起来。这时和甲生听到都是本村人的声音,他才高声喊救人。民兵们听见是队长和甲生在喊叫,才用绳子把他从厕所里捞上来。幸亏这个厕所只有四尺半深,才保住了民兵队长和甲生的性命。大家把他捞上来叫他快回家去换下衣服,可他无心回家,他对着大众讲:“和丙生是为咱村人献出了生命,他是个好民兵队长,我们一定要为他报这个仇,杀害他和杀害咱村农会副主席和生红是一个人,他叫李二铁,我们上次放了他,他又去了宪兵队。”这时和二红说气话:“放虎归山,必有后患,见证了吧?”和甲生说:“狗改不了吃屎,我们有羊赶得到山,大家等着吧……”(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