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徐海东将军与村自卫队长的故事
2013-08-03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吴石浏览数:56 

1938年春,日军占领豫北、晋南并打通同蒲铁路线后,不时对中条山地区进行扫荡,五、六月间,国民党军队卫立煌部和山西抗日决死纵队一部在晋南地区对日军奋起反击,发起多次战斗,收复了数座县城,拔除了日军数个护路据点,包围了占据曲沃县城之敌。六月下旬,日伪出动八千名兵力,向绛县、垣曲进攻,企图牵制抗日军队,以解除曲沃日军之围。驻豫北日军第二十五师团为打通豫北、晋南之联系,亦于七月初由陇海线北上,经晋城、阳城西犯。八路军总部侦悉情况后,为配合国民党军队在晋南作战,命令徐海东、黄克诚统一指挥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七团、六八八团,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七七二团主力,由上党地区昼夜行军,抢先于七月一日进至芦苇河町店村以北地区隐蔽设伏,驻扎在阳城的八路军晋豫边游击队同时奉命集结,配合主力行动。为了取得这次对日作战的胜利,地下党组织和县区村抗日政权广泛发动群众,为部队准备粮食,抢修工事,组织自卫队、担架队,配合我军作战。

由于八路军武器装备落后,正面和敌人交手会遭到很大伤亡,特别是这次面对的是日军先进的机械化联队,必须出奇兵方能一举致其于死地。如何出奇兵?就是要在地形上做文章,依据有利地形以弥补我军装备之不足。因此,部队一住下,徐海东等指挥员就马上翻山越岭察看地形。

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大宁村抗日自卫队长栗顺兴陪同徐海东等首长在芦苇河两岸的沟沟岔岔,寻找便于部队隐蔽和作战的最佳地势。

栗顺兴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十六、七岁时,因不满地富豪强黑暗统治而离家出走,投在阎锡山军队效力。他在部队苦练军事技术,学了一身本领,特别是双手打枪百发百中,在军中小有名气,被选拔为李达生军长的警卫员。后来,正直的李达生军长遭阎锡山猜忌被暗杀,栗顺兴对阎系旧军队极为失望,于是偷了两支手枪跑回家中。此时正值家乡兴起抗日救亡热潮,村里自卫队刚刚筹建,但缺少懂军事的人才。一听到栗顺兴回家的消息,地下党支部负责人立即上门邀请他出任自卫队长。栗顺兴顿感自己的本事有了用武之地,就欣然答应下来。他上任后,每天腰插双枪,威风凛凛,带着自卫队密切配合村中的抗日活动,无论是除奸反霸,还是剿灭土匪,他都冲锋在前,成为一名重要骨干。此次八路军发起对日作战,他更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面对面和日本人较量一番。因此,当安排他陪同部队首长看地形时,他高兴得一夜没合眼,天不亮就在首长驻地候着。

徐海东拍着栗顺兴的肩膀说:“顺兴同志,我们要在这里打大仗,全靠你们的帮助了。”栗顺兴说:“八路军打鬼子,是为了咱老百姓,我们支援部队打仗,是完全应该的。”

徐海东问:“你是当地人,最了解这里的情况,你认为这个仗该怎么打?”

栗顺兴大着胆子说:“首长,从芦苇河的特点看,两山夹一河,公路在河谷之间,最适合打伏击战。但是,芦苇河上下一百多里长,也不能每个山头都去埋伏,应该选择几个要点。比如我村下黄崖,是个葫芦地形,芦苇河在这里弯出一大片河滩,村庄离河滩不足一百米远。河对岸是一条大沟,长满灌木,最适宜藏兵。往西二里,是上黄崖村,地形变得狭窄。往东不足四里,是大宁河口,姜家岭和富家坪把这里挤成一个小出口,再往下是町店村的红沙门,又变成一个葫芦型。如果部队隐藏在村庄和大山中,放敌人进入葫芦后,把两边口子一扎,部队从两边出击,任他插翅也难飞出去。”

徐海东兴奋地说:“顺兴同志,真有你的,看不出你很有军事眼光嘛。”

栗顺兴不好意思的说:“我在阎军当过十多年兵,因为不满部队黑暗,跑回来了。”

徐海东说:“那好,打完这一仗,你就参加咱八路军吧。”

栗顺兴说:“我当然愿意了,不过还要看村里同意不同意”。

徐海东说:“对,地方工作也很重要。这次战斗,八路军打主攻,你们自卫队在外围进行袭扰,围歼零散逃跑之敌,并要护卫担架队、运输队,这也是对部队的最大支持,任务可不轻啊。”

栗顺兴把嘴一噘说:“首长,如果战斗在我们这里进行,我请求带我村自卫队与主力一起作战。”

徐海东说:“那可不行,日军是训练有素的虎狼之师,让你们参加战斗,危险性太大。”

栗顺兴说:“难道首长看不起我们么?那我露两手给你看看。”正好此时头上飞过几鸟,栗顺兴从腰中拔出双枪,对准飞鸟瞄也不瞄连射两枪,就见两只鸟耷拉着翅膀一头栽倒在树丛里。一名警卫跑上前去捡起,惊喜地说:“首长看,他打的真准,全打在脑袋上。”

栗顺兴又摸出随身携带的祖传铜剑就地表演,只见他闪展腾挪,铜剑上下翻飞,舞得风雨不透,十数人近身不得,徐海东等首长与陪同的参谋、警卫轰然叫好。

栗顺兴收了架势,喘着粗气说:“首长,我村自卫队成立几个月来,刻苦训练,大家进步很大,有的还有自己的绝活,大家早就等着这一天了,怎么能不让我们参战呢。”

徐海东说:“那好,大宁村自卫队可以组织一个精干小组,随同部队参加战斗。”

栗顺兴高兴得跳了起来。

七月二日,徐海东在指挥部驻地苏家岭召开战前军事会议,通报了敌情和当地群众的备战情况,分析了芦苇河沿岸的地理特点,进行了战前动员部署,布置了战斗任务。战斗重点确定为黄崖、町店、义城等地区。其具体部署为:由六八七团一、二营占领町店东北侧制高点,伏击围歼进攻町店之敌,该团三营在町店以东十里的美泉打援,断敌退路。六八八团于黄崖、东圪堆山口待命,出击芦苇河。晋豫边游击队于五区所在地刘村把守山口,并于黄崖南面山包阻击敌人,断敌西进之路。当地自卫队除少数具有战斗素质者可随军行动外,主要任务是外围袭扰,围歼零散逃敌,保护支前队伍。

七月三日,震惊全国的町店战斗打响了。

清晨,日军飞机在芦苇河中下游盘旋侦察,并派出小股部队进行地面搜索,因参战部队隐藏彻底,敌人没有发现。随后敌人渡过沁河,二百余名骑兵部队打头,五百余人的辎重部队在后,一字长蛇向西行进。路上不断遭到地方游击队冷枪、地雷袭扰,这一方面给敌人造成此地只有土八路,没有大部队的错觉,一方面也迟滞了敌人的行进速度。

栗顺兴带着自卫队一个班,随八路军六八八团一部隐蔽在下黄崖村离河滩最近的民房里,从天不亮就开始眼巴巴地等着,但敌人始终没有出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八点、九点、十点……中午十二点了,还不见敌人的影子,莫非敌人不来了?队员中有人出现了小声议论。

“不许说话,注意隐蔽。”栗顺兴厉声命令道。

正在大家急不可耐之时,忽听有人惊呼:“鬼子来了。”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振。大家过去成天叫喊抗日,但从来没有见过日本人是什么样子,争相从隐蔽口往外瞧,因中间隔着树木,看不十分真切,不过大体可以看出日本人样子和中国人差不多。这股日军大约二百余人,一色的黄军装,大洋马,耀武扬威,趾高气扬。由于天气已进入一天中最炎热的时间,鬼子们来到村边后,纷纷停住马,坐在树下歇凉,似乎这样还止不住热,听见有人“叽哩咕噜”的说了几句东洋话,鬼子们就起身来到河边,把枪架起来,脱光衣裳跳进河里洗澡,连一个岗哨也没放。

最佳战斗时机到了。

负责黄崖伏击战的八路军六八八团指挥员来到栗顺兴身边,附耳悄声道:“顺兴同志,看出没有?鬼子人枪已分开,这对我们很有利。战斗一打响,部队直接攻击河里的敌人,你带领自卫队的同志,去夺取敌人的枪支,动作要快,要猛,明白了么?”栗顺兴简短的答道:“明白”。

“叭”,“叭”,“叭”,随着三声信号枪响,八路军的攻击行动开始了。寂静的下黄崖村和对面的大山沟里突然涌出大批八路军战士,手持武器,杀声震天,冲向正在洗澡的敌人。与此同时,栗顺兴带领自卫队迅速扑向敌人架枪的地方,一人手抓几支,背起就跑,片刻功夫就将二百支枪抱离河岸。受到突然攻击的鬼子四下乱窜,有的扑到架枪的地方去取枪,但已不见枪的踪影,只好赤手空拳迎战。

鬼子确实训练有素,并有根深蒂固的“武士道”精神,虽遭突然攻击仍能沉着应战,“嗷”、“嗷”地怪叫着与八路军展开肉搏,有的浑身被刺成窟窿,或身中数弹仍不倒下,有的反手夺枪刺向八路军战士,双方在河里翻翻滚滚,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

完成夺枪任务的栗顺兴见此情景,眼都急红了,他对队员们说:“小鬼子太顽强,咱们快去支援,两个对付一个。”说着拔出铜剑就冲进敌阵。他施展开自己的全部本领,一柄铜剑舞得呼呼作响,挡者不死即伤,那些光身子的日军看到栗顺兴如天神一般凶猛,吓得抱头鼠窜,不敢与他交手。其它参战队员也挥舞长矛、大刀,瞪着血红的眼睛寻敌决战,战场形势很快发生了变化,八路军完全控制了战斗的主动权,把敌人压制在河槽里不得逃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终于全歼了这股日军,河里、河岸到处是日本人白花花的尸体,河水则变成了一片血红。

日本鬼子太小看中国人。行进在义城、町店一线的日本辎重部队,也和先头骑兵一样,停住车辆,架起枪支,大模大样的下河洗澡。埋伏在五龙沟、柳沟、柏山、八里湾、南塘沟等处的八路军乘机杀出,把鬼子分段包围在义城河滩和町店红沙门一带。敌仓慌应战,死伤大半。剩余敌人见势不妙,立即改变战术,且打且退,企图渡沁河而逃。当到达沁河边时,被八路军六八七团三营切断退路,多次强渡未果,便从小河口退至清水磨顽抗,又有两连八路军战士从云拱寺沟杀出,把企图逃窜之敌全歼。

七月四日,八路军六八八团和晋豫边游击队又在八里湾、黄崖一带,对晋城周村据点前来反扑报复的日军打响了阻击战,再次重创日军,使敌三十余辆汽车毁于炮火之中。午后,晋南日军十五师团一部东进接应,又在黄崖一带遭到阻击。短短一天多,黄崖这个小小的河岸边村,就发生了三次大的战斗。栗顺兴带领自卫队,与八路军并肩战斗,在围歼敌骑兵部队后,又接连参加了两次阻击战。

町店战斗共毙伤日军一千余人,缴获各种战略物资不计其数。战斗结束后,指挥部在苏家岭召开了庆功大会,将部分战利品作为奖品颁发给参战的晋豫边游击队和地方自卫队、担架队。栗顺兴作为参战有功人员,也受到了嘉奖。徐海东握着栗顺兴的手说:“顺兴同志,这次战斗能取得重大胜利,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可是出了大力,感谢你们哪。“栗顺兴说:”首长别客气,八路军是老百姓的队伍,我们帮助自己的队伍是完全应该的。“徐海东感慨地说:“有道理,只要军民团结一心,持久抗战,就一定能够把小日本赶出中国去。”(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