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在华北“军大”的短暂日子
2013-08-03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苏玉堂  口述 吕国庆  整理浏览数:87 

一九四七年十二月,我军取得攻克运城战斗胜利后,即刻在驻地山西翼城县投入全军开展的“诉苦三查”(诉阶级苦、民族恨,查阶级、工作、斗志)新式整军运动中。为即将开展大反攻和更大规模攻坚战做思想上的准备工作。

当时,战争形势发展很快,对我军指挥员提出了新的要求,但还有不少指挥员缺乏较高水平,很难适应战争需要,所以,培养军政人才成当务之急。在这种情况下,上级决定组建晋冀鲁豫军区军政大学,并从各个部队一万多名指挥员中抽出一百多名排级以上军官到军政大学陆军中学学习。我当时在八纵二十三旅六十九团特务连任排长,有幸被选中,心里感到特别兴奋。

人员抽调齐全后,在翼城县南梁镇南王村的一个大庙里,部队首长为我们送行,大家整装列队集合,王新亭司令员做了简短动员。他说:“同志们,你们好!今天我代表前方指挥部和纵队全体指战员给你们送行。希望你们抓住这个极好机会,下大功夫,努力学习,早日完成学业,尽快返回部队,报效祖国,报效人民!”

欢送会后,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带着首长的嘱托,和全体指战员的希望,带着纵队为我们配备的最好武器和弹药,于次日启程上路。学员小队转道晋城、长治,一路顶风冒雪、风餐露宿,直向河北邯郸永年县临铭关挺进。晋城是生我养我的故乡,虽然没有了老人,可能回去看看家乡、见见光屁股的伙伴,那该有多好呀?可是学员队有纪律,只好等全国解放后再说吧。历经数日后,终于到达目的地。自此,我们顺利完成了由部队战斗主力队员成为军校学员的转变,投入艰苦而紧张的学习生活。但在当时想永远脱离开战争,不可能。一听到枪声,手就痒,那颗心总和前线、与战友相连,我们知道蒋介石绝不会、也永远不甘心失败,全国解放还有待时日。

我们在永年县临铭关紧紧张张学习两个月后,党中央、毛主席决定,将我们所在的原晋冀鲁豫军区和晋察冀军区合并为华北军区,两区政治干校也统一合并为华北军区军事政治大学,新校址也随之要搬迁至石家庄西郊。这一段时间里,学校师生积极准备举行开学典礼仪式,虽然很辛苦,但大家都是忙得不亦乐乎。一旦日子确定,说着不到、走着就到了,全校师生转眼盼来了第二年五月。冰冻不再,严寒已去,春天的气息已悄然而至了。这天上午,石家庄西兵营操场上,临时搭起了一个坐西朝东的观礼台。春风吹拂中,周围既无彩旗飘扬,台上又未摆放鲜花,更没有音响、麦克风,一字排开的三四张课桌上仅铺了几块白床单布,桌后又摆了三四条长木凳。唯一的一条纸质大红会标和台上木柱的几幅标语,才稍微为庄严的会场增加了几许喜庆气氛。集合号一响过,学员们按各军兵种以方块形,全副武装列队,排于观礼台下。典礼开始前,各兵种间互相组织拉拉队,你队一个,我队一支,进行唱歌比赛,歌声、笑声、掌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一浪高过一浪,置身其间太让人兴奋,暂时也让我们缓解着长期临战的紧张情绪。十时整,“停止!”一声命令传下,顿时全场鸦雀无声,期盼已久的一刻马上就要到了。嘹亮的军号声代替了刚才的歌声、笑声、掌声,大伙们悄然不时四处张望。不知是谁小声道:“来了!——”,闻听此言,大家不约而同地朝一个方向看去。这时,只见几个军人鱼贯而入。

为首者是深受全军敬重的朱德总司令,他身后紧跟着解放军总参谋长、军政大学校长兼政治委员叶剑英,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兼军政大学副校长萧克,晋察冀军区副政委兼军政大学副政委、政治主任朱良才等首长,还有一个据说叫毛海德(音)的美国人,是个国际友人。朱德总司令穿一身粗布灰军装,一双纳底布鞋,他一边走一边向大家挥手致意,值班长大声喊道:“一、二、三”,三字刚落地,全体学员就整齐的振臂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高昂的口号声响彻云霄,在石家庄西郊西兵营操场上久久回荡,和师生的高涨情趣相映为一体。叶剑英校长看诸位首长落座后,走到“军大”政治部主任朱良才跟前,在他耳前说着什么比划着,只见朱主任频频点头。然后,叶校长紧跨几步,走到台前,立于中央,巡视一周,用宏亮的声音宣布:“晋冀鲁豫军区军事政治大学与晋察冀军区政治学校合并暨华北军事政治大学成立啦!”话音落地,就听军炮声、鞭炮声一齐响起,持续一会后,叶校长一一介绍到场的首长。“今天朱总司令在百忙之中,受毛主席委托,亲自到‘军大’,来参加咱们的开学典礼,同时来的还有国际友人毛海德。”“请大家为他们的到来热烈鼓掌。”“下面由朱总司令讲话!”叶剑英校长刚一宣布完毕,操场上再一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朱总司令走到台中央,向大家频频挥手示意,掌声才渐渐停了下来。

朱德总司令讲道:“同学们,今天,华北军事政治大学就要正式开学了,我代表党中央、毛主席向大家问好!你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也是从前方指战员中推选的骨干分子,你们肩负着祖国的希望。党中央、毛主席以及全国人民希望你们认真学习,不断进步,在军大这个大熔炉里百炼成钢。祝你们尽快学成,早日回到部队,为埋葬蒋家王朝,解放全中国,作出更大的贡献”。从朱总讲话的神态和漾满喜气的笑颜可知道他和大伙一样兴奋,看到他满脸的络腮胡子又可知当时战事多么紧张。

朱总司令讲完话之后,各军兵种以分列方块队一一接受检阅,经过观礼台时,学员们个个情绪饱满,精神振奋,一边行军礼,一边双手紧握钢枪,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向前,向前。朱总司令在观礼台上,频频挥手还礼示意,俨然像在弹火纷飞的战场上,有条不紊地指挥千军万马。

典礼顺利结束,回到营地,大伙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回想以往日夜战斗的艰苦军旅生活和一齐摸爬滚打、枪林弹雨并肩战斗的战友,感觉自己太幸福了。”“我这个出身于旧社会的苦娃子,不仅能进入正规的军事院校学习,而且还见到了咱们的总司令,这是做梦也不会想到的。”大伙们你一言,我一语倾吐着久藏心底的千言万语,有的说着竟情不自禁地掉下激动的热泪,大伙纷纷表示:绝不辜负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全体指战员的期望,努力学习,为了革命和祖国的解放事业,即使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我们很兴奋,一直议论到后半夜,仍毫无睡意。

战时军大生活并不安宁,开学典礼不久,我华北野战军,集中优势兵力积极准备扫清北平外围屏障,并将张家口守敌包围的水泄不通,时任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受命蒋介石急于进攻石家庄,妄图对我刚迁入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村的党中央构成威胁,促使我军撤出围困张家口之重兵。党中央、毛主席有计划地要打破蒋、傅的如意算盘,决定发动石家庄以北、保定以南方圆九十公里范围内的全部正规部队和地方武装迎战来犯之敌。我华北军政大学学员组成的独立团随即奔赴了战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狙击北面来犯之敌。连、排干部当战士,营长当连长,团长任营长。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独立团队,战斗力很强,因为这里没一个刚入伍的新兵蛋子。要不是处于最危急、紧要关头,党中央、毛主席是不会忍痛割爱让他们上战场的。

接受命令后,我随独立团秘密开赴指定地点河北新乐县平汉铁路桥沙河边。白天,敌军飞机在空中不断轰炸,地面时而发动进攻;夜间,照明弹升空,四野如同白昼。任凭飞机轰鸣,炮弹声声,独立团学员们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埋头加紧构筑工事,准备迎战,支前民兵、民工紧张地运输武器、弹药和给养,一场恶战即将鸣响。傅作义纠集了保定守敌及其它共计一个军又两个师兵力。气势汹汹向石家庄以北解放区扑来。战斗打响后,我独立团全体个个沉着应战,奋勇杀敌,以一当十,首战就取得了消灭敌人一个团兵力的战绩。迎头一棒,打得傅作义部队连连惊呼:“撤——!快撤——!”此时的傅作义再次体会到了人民解放军的厉害,他等不得蒋介石命令,赶快带兵溜之大吉。要不是他像撒腿的兔子跑得快,非叫我军一口一口吃掉不可,就这样,我们不仅胜利地保卫了党中央、毛主席,而且有力地保卫了解放区人民,赢得了人民的信赖、支持和厚爱。军史上命名此役为“石家庄保卫战”,伟大胜利触动了许多国民党高级将领,傅作义能在为和平解放历史古都北平中做出明智的正确抉择,大概也有咱“军大”独立团在保卫战中给予他当头一棒的点滴功劳吧?(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