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长乐村战斗
2013-08-03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金寒夫浏览数:156 

长乐村战斗,是一九三八年四月,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又称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和第三四四旅所辖六八九团,在山西省武乡县的长乐村地区,以急袭手段,给与了日军九路围攻晋东南的主力——第一○八师团两个加强联队以歼灭性的打击,是反击其九路围攻的一次具有决定意义的战斗。

战前形势

晋冀豫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和游击战争的普遍开展,特别是中国军队在邯长大道上所取得的重大胜利,使侵华日军感到极大不安。日军为了驱逐与消灭在晋东南的中国军队,解除其后方的威胁,决定于一九三八年四月初,对晋东南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围攻。

八路军总部获悉日军这一企图之后,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即于三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八日召集了东路军将领会议,研究和统一了反围攻的作战方针,决定以八路军一部兵力,在地方部队、游击队的配合下,会同国民党军队,钳制各路进犯日军,集中八路军主力,寻机奸灭围攻日军之一路。会议还确定了八路军和国民党军各部的部署及任务。

一九三八年四月四日,日军以第一○八师团为主力,并会同其第十六、第二十、第一○九师团及酒井旅团各一部,共十余个联队、三万人以上的兵力,由同蒲路上的榆次、太谷、洪洞,平汉路上的元氏、邢台,正太路上的平定,邯长大道上的涉县、长治,以及临屯公路上的屯留,分九路对晋东南地区的八路军和国民党军大举围攻,企图将八路军主力和部分国民党军合击歼灭在辽县(今左权)、榆社、武乡地区,并摧毁抗日根据地。

针对日军的围攻行动,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及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决死队第一、第三纵队及基干支队,根据八路军总部的命令,在部队中进行了深入的政治动员,并派遣干部配合各地中共党组织及其所领导的群众团体,在群众中进行广泛的反围攻宣传和紧急动员,并有计划地实施了空室清野。

当各路日军开始出动时,一二九师首长率所属第三八六旅(旅长陈赓、政治委员陈再道)和第三八五旅所辖七六九团(团长王近山、政治委员黄振堂、副团长孔庆德、参谋长范朝利),并指挥第三四四旅的六八九团(团长韩先楚、政治委员康志强),按照八路军总部的反攻计划,由辽县以南,向东进至日军合击线之外的涉县以北地区,隐蔽待机。

四月十日前后,从东、西、北三面进犯的日军,相继侵入我根据地,均遭到阻击。其中:

由榆次出犯的第一○九师团两个大队,被第一二九师独立支队、榆次游击队,阻滞于阔郊、马坊一带;

由太谷、祁县出犯的第一○九师团一个联队,被国民党第九十四师、第一六九师(第九十八军武士敏部所辖)与当地游击队,阻止于东、西团城地区。第一六九师在我军配合下,阻击从太谷进犯的日军,坚守在祁县子洪口一带阵地,经过五天激战,歼敌近千人,毙伤日军联队长和中队长各一名,击毁战车十余辆;

由洪洞出犯的第二十师团一个联队,被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主力、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决死第一、第三纵队和国民党第十七军等部,阻击于沁源地区;

由元氏、赞皇出犯的第十六师团一个大队,被一二九师游击支队、冀西游击队,阻滞于九龙关以东地区;

由邢台出犯的第十六师团千余人,被一二九师先遣支队和当地游击队,阻滞于浆水镇以东地区;

由涉县出犯的第十六师团两个大队,被国民党骑兵第四师、一二九师独立游击支队,阻滞于麻田地区;

在正太路上,由平定出犯的第一○八师团一个联队,经一二九师独立支队、汪乃贵支队、一一五师第五支队多次袭击、阻击,于进占和顺后迫近辽县县城,其翼侧一路由昔阳经皋落进至辽县以东的芹泉;

由南面北犯的第一○八师团步骑兵六千余人,由苫米地旅团长指挥,分两路前进:一路以第一○五联队为主由长治经襄垣北犯辽县;一路以第一一七联队为主,由屯留北犯沁县、武乡。由于在该线担任阻击的国民党第三军败退,致敌于十二日至十四日先后进占了沁县、武乡、辽县等城,侵入我根据地腹心地区。

至此,九路日军中,已有六路被阻,日军合击中国军队主力于辽县、榆社、武乡地区的计划,已经落空。

鉴于这一态势,八路军总部指示一二九师寻机打一个歼灭战,以取得歼敌一路,震慑其他各路的效果。

长乐村战斗经过

一、第一二九师首长的决心部署

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邓小平、参谋长倪志亮、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接到八路军总部指示之时,主力正在西移。师首长接到总部指示后,决定以一部兵力箝制其他各路日军,集中主力击破其一路。作战计划是:

以三四四旅主力、决死一纵队及各基干支队,结合游击队、抗日自卫队,以阻击、袭扰手段,迟滞各路进犯之敌;

以一二九师主力及三四四旅之六八九团,隐蔽集结于涉县以北地区,寻找战机,歼灭由长治或由涉县向辽县进犯之敌。

十四日,分路窜入辽县、武乡县城的日军第一○八师团的两个加强联队,遭到我游击队和抗日自卫队的围困袭扰,在“空舍清野”之中,陷于饥饿、疲惫、恐慌不安的困境。

十五日,侵占武乡之日军第一一七联队北犯榆社扑空,当日即仓皇窜回武乡。黄昏后,又放弃武乡,连夜沿浊漳河向襄垣方向窜走。

这时,一二九师主力及六八九团已由武涉大道经西井、蟠龙,进到武乡西北之东、西黄岩和东、西胡家垴一带。

师首长根据这一情况,决心沿浊漳河两岸实行平行追击。具体部署是:

第七七二团(团长叶成焕、政委萧永智、副团长易良品、参谋长王波)、六八九团为左纵队,沿浊漳河北岸急进;

第七七一团(欠一个营。团长徐深吉、政委吴富善、副团长吴诚忠、参谋长郑行衢)为右纵队,沿浊漳河南岸急进;

第七六九团为后续部队,沿武乡至襄垣的大道跟进。

各部队的总任务是:以急袭手段,将东窜日军之一部夹击消灭在浊漳河的河谷。

二、作战经过

各参战部队接到命令后,于十五日二十二时,由东、西黄岩和东、西胡家垴一带出发,向日军展开追击。

其中,第三八六旅首长率七七二团,经武乡、小河、黄红坡,向东追击,于十六日七时进至南窑科、大小牛家庄,发现巩家垴有日军侧翼警戒部队,约四五百人。于是,旅首长命令部队立即停止前进,就地隐蔽。

旅首长观察敌情后,判断这股警戒日军并未发现我军,便命令部队经马家庄沿大道向东行进。

此时,旅侦察人员向旅首长报告:日军的先头部队已经通过长乐村,但其辎重部队尚停留在白草辿,在马庄只有日军的少数部队。

旅首长为不失时机地歼灭该股日军,不待六八九团到来,即命令七七二团第一营经田庄向型庄突击,第二营经崔庄向李庄突击。

两个营沿山谷小路隐蔽前进,迅速占领了浊漳河北岸高地。

这时,日军人马和车辆辎重,正沿着白草辿至长乐村大道向东行进……

此刻,旅首长下令立即开火。于是,子弹、炮弹、手榴弹疾风暴雨般地飞向日军的队伍。

顿时,日军人仰马翻,死伤遍地,车辆辎重丢弃路旁。

随之,我部队犹如排山倒海,从山头上、谷口里,甚至从数丈高的陡坎上冲向大道,跳入敌群,用刺刀、长矛和敌人展开了白刃搏斗。

七七一团亦经王家垴、马汗脚赶到对岸的窑头、西岭村一线高地,向北展开突击。

行至李庄、型庄间的日军一千五百余人,在我军的两面夹击之下,被截成数段。日军为了求生,有的钻到车下,有的利用死马作掩体,进行拼死抵抗;还有几股日军,端着刺刀向两岸高地疯狂反扑。

向北岸高地反扑的日军,在李庄被七七二团第二营迎头击溃。

扑向南岸高地的日军,除少数窜入山边的几座窑洞外,也被七七一团压回河谷。

日军此时已成瓮中之鳖,反攻突围无望,只有拼死挣扎。

已经通过长乐村的日军主力,为解救其被围部队,集中了千余人,向我左翼七七二团在戴家垴的阵地发动猛攻。

戴家垴本属六八九团的阵地,但该团接到命令的时间过晚,此时尚未到达。于是,师首长便命令七七二团第十连担任阻击。

第十连与十倍之敌激战了四个小时,英勇地打退了日军的多次猛烈攻击,但终因众寡悬殊,有一个排全部牺牲,阵地被日军占领。

十二时,六八九团赶到,立即展开了反攻。经与敌反复冲锋肉搏,终将阵地夺回。

十五时,日军第一○五联队千余人,由辽县经蟠龙赶来增援。

然而,在蟠龙担任打援任务的国民党第三军曾万钟部,竟然一枪未发,将这股日军放过。

日军以猛烈炮火作掩护,分两路驰援:一路由蟠龙向马村东南的六八九团阵地攻击;一路会合长乐村之敌向七七二团阵地攻击。

六八九团和七七二团与援敌进行了激烈战斗。至十七时,辽县方向又有千余名日军赶来增援。

师首长鉴于全歼该敌已无把握,为巩固既得胜利,遂决定以七六九团、六八九团各一部,布成游击网,狙击与迷惑日军,掩护主力立即撤出战斗,转移至云安村、合璧村地区隐蔽待机。

长乐村战斗,共毙敌二千二百余人,缴获轻机枪二挺、步马枪百余支和大批军用物资。我部队伤亡八百余人,七七二团团长叶成焕不幸殉国。

三、主要经验

1、早在响堂铺战斗前,一二九师既已发现了日军发动九路围攻的企图(缴获了大量日军文件和一张标有九个箭头的作战部署图),并进行了反围攻的准备。

2、抓住战机,迅速下定决心,立即发起攻击,是取得这次急袭战斗胜利的关键。当得知武乡之敌向东窜走时,敌军已经走了两个小时,而且我军距离武乡还有十余里。师首长分析当时的情况,认为敌军是因困饿而被迫撤退的,并不是由于战败而溃逃。特别是其装备笨重,辎重骡马很多,又不习惯夜间行动,所以不会走得很快。而我军则装备轻便,行动迅捷,加以部队求战心切,战斗情绪旺盛,日军虽然先行两个小时,我军仍然是可以追上的。于是,师首长决心抓住这一大好战机,命令立即发起追击。

由于部队高度发挥了坚韧顽强的精神,经过九个小时的猛追,终于赶上了日军。

3、一二九师司令部组织各根据地的侦查网,及时摸清了各路进攻日军的番号、兵力、出动时间和方向,甚至准确地预测了各路日军的行军速度。为师首长精确制定反九路围攻的作战计划,指挥部队,提供了可靠的数据。

4、在追击与夹击中,有重点地使用兵力和机断灵敏的作战指挥,是取得这次胜利的重要原因。在兵力部署上,由于日军是沿浊漳河向东窜走,因此决定以两个纵队夹河两岸实施平行追击。同时,又根据武、襄大道在河北岸,而辽县又有日军的情况,于是决定在南岸只使用两个营的兵力,在北岸则投入六个营的兵力(以后七六九团也调到北岸)。这样,既能收两面夹击之效,又能集中主要兵力于容易接近敌军的一面,居高临下,实施突击,以求得将敌人迅速歼灭;并且,还可以相当的兵力阻击辽县的敌援兵。这个有重点的部署,是完全符合急袭战斗要求的。

5、在作战指挥上,当发起追击时,各部队都做了急袭的准备,旅、团指挥员均随部队先头行进;发现日军后,又做到了机断行事,指挥部队迅速隐蔽地接近敌军,先敌占领浊漳河两岸的高地,先敌开火,并结合突然猛烈的火力袭击,以刺刀、手榴弹向敌军猛扑。日军的火力还未来得及展开,即被我大部杀伤。

四、不足之处

1、在发起追击前,由于电话线一度中断,虽经抢修后接通,但七六九团和六八九团接到命令已经晚了五个小时,因而导致在发起急袭时,只投入了七七一团和七七二团一共才五个营的兵力。

2、张口过大,截下的日军过多,以致未能形成压倒敌人的优势,最终导致不能干净彻底地消灭日军。

3、组织民众救护队不及时,以致干部要亲自背伤员,无形中减弱了战斗力。

4、打扫战场不彻底。有些指战员非常马虎,以致往返战场几次,还是丢失了极为重要的战利品,如电台和一批迫击炮弹等。刘伯承师长多次谈到此事,把这些不细心的人称作“敷衍了事者”,以此告诫指战员,在今后作战中,一定要克服粗心大意的缺点。

5、在武乡河滩作战中,曾经有一批日军士兵把枪架起来,表示要向我军缴枪。但因当时我军人数较少,并未收容这些准备投降的士兵。

长乐村战斗的重要意义

长乐村战斗,是粉碎日军“九路围攻”中有决定意义的一战,以急袭手段给日军以沉重打击,使各路进犯日军受到很大震慑,被迫纷纷回窜。

我各路部队乘胜追击,在沁源以南及沁县、沁源间,辽县、和顺间,给逃敌以有力打击。

这时,华北日军正抽调兵力会攻徐州,第一○八师团已奉命转调豫北,日军其他部队也在调整部署。

我军则乘机出击,于四月二十日至二十五日,先后收复了辽县、黎城、潞城、襄垣、屯留、沁县、沁源、高平、晋城等县城,使盘踞在长治的日军完全陷于孤立。

四月二十七日,长治之敌第一○八师团部队经白晋公路和曲(沃)高(平)公路,向同蒲铁路南段撤退,在高平以北的张店、张度岭和高平以西的町店,又连续遭到第三四四旅和决死队第一纵队的截击,死伤近千人。

四月二十九日,涉县为我收复。

至此,日军的“九路围攻”被我军彻底粉碎。(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