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七章    光荣参军
2013-08-16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71 

一天早上,东山高高地升起了红太阳,天空中块块云彩伴随着太阳走动,好像跳舞似的,越看越美,讨人喜欢。

今天,陵高县抗日第四区政府召开紧急会议。河湾村按通知精神去了三个人参加,村长和广生,农会主席和景田,民兵队长和甲生。到了区上后,还有一些村未报到,会场里一边等人一边唱着歌,区武委会主任宋庆义在会场上领着大家唱,先唱了一首大刀进行曲,紧跟着唱第二首参军参战歌,才唱了半截后,参加会议的人员就都报到齐了,这时就停下唱歌开起会来了。

这次开会与往次开会不同,门外还派有人站着岗,非会议人员一律不得进会场。张区长站起来主持会议,他先强调了会议的纪律,要求大家集中精力认真开好会,领会好会议的精神。他讲罢话后,王政委站起来向大家敬了一个礼,紧跟着布署了征兵工作,动员广大年轻人积极踊跃报名参军,报效祖国,把小日本从中国赶出去!他还说四区不能落了后,一定要超额完成任务。同时还强调了做好拥军优属工作,保证军属家里有人种地,有人担水,有人拉煤,不能让有任何困难。他还讲了这次参军,主要是向八路军老二团补充兵员,必须保证兵员的质量,把思想好身体好的年轻人送去当兵。王政委动员罢后,张区长根据各村大小的实际情况,宣布了征兵任务。

最后王政委又进行了强调,当前形势紧迫,任务在急,责任重大,必须严加保密不准出任何问题。今天大家回去作好一切准备工作,统一在明天上午八点钟,村村统一时间召开群众大会进行大动员,发动青年人自觉自愿报名当兵入伍。我们的原则是,不准强迫,不准命令,不折不扣完成这次征兵任务。还要求在三天后,统一时间把新兵送到区政府来。这时,张区长让各村就地进行了讨论,最后集中起来让各村发了言才散会了。

河湾村的干部在回村路上就共同商量回去征兵的事,你一言他一句研究了一路,大家的信心很充足,和景田边走边说:“咱们村是第一次征兵,两个兵员任务,我想超额完成你们说行不行?”

“区上多次表扬咱村,咱在征兵上不能落了后。”和甲生说。

“两个任务咱完三个还不行?”和广生说。

“行呀。”和景田又说。

“咱就按这个意见去完。”和甲生接着说。

“好,有了目标就行了。”和广生说。

这时,三个人边走边议,看见远远有人走来,就停下来不说此事了,等人走过去看不见人影后,又接住话头往下说。

“我的意见,咱一人包一个兵员。”和景田说。

“我同意,只要任务到人就没依赖了。”和广生说。

“这次征兵任务我不出院就能完成。”和景田说。

“我不出院也能完成任务。”和广生接着说。

“你们条件好,我长短也保证完一个。”和甲生说:

三个人走着说着一股劲,讨论的挺热火,谁也不愿落了后,争先恐后讨论了一路。这时不觉得就回到村了,各人就回各家了,都在严加保密中暗地做起思想工作来。

晚上,和甲生有意把和春生约在一块去执行巡逻任务,他和春生是叔伯兄弟,两人从小关系就很好,无话不说,无心不交。春生上有兄长下有弟弟,还有两个妹妹被灾荒年卖河南林县去了。如今战乱时期交通封锁无有一点音信,不知两个妹妹是死是活,他恨透了旧社会。和甲生把他约在野地里秘密地试探了和春生的口气,他就猜出是征兵,毫不犹豫地说:“你不要绕圈了,真是当八路军,我磕头也找不到庙门。”

“你说的是心里话?”和甲生试探。

“我还哄你。”和春生回答。

“说话算数?”和甲生追问。

“我是吃饭长大的,不是三岁小孩。”和春生说。

“那好,我告诉你,真的是征兵。”和甲生说。

“什么时候?”和春生问。

“明天上午。”和甲生说。

“这么快?”和春生说。

“你敢带头报名?”和甲生说。

“那有啥不敢,我不会丢了你的人。”和春生又说。

“一言为定,暂不要向外人讲。”和甲生说。

“我知道,你是让保密。”和春生说。

“对,保密非同小可。”和甲生又说。

“不过,咱村没事。”和春生说。

“小心没大错。”和甲生说。

“有理,有理。”和春生说。

农会主席和景田和常光生住在一个院子里,他晚上叫上光生一块出村去躲反了。常光生这孩子命很苦,从小时父亲早早去世了,母亲守寡拖大拉小把他两个姐姐,一个哥哥都养活长大成人了。他还有个叔叔叫常旦五一辈子没有成过家,这个家就仗凭着他叔叔劳动拯救了这个家。灾荒年其叔叔在老财白眼狼的园地里摘了一个小瓜,没有一斤重,就被顽村公所村长和佳旺活活土埋了,他对旧社会的黑暗恨之入骨。和景田晚上约定他就是想做他的思想工作,漏七漏八透露了点小风,常光生一口答应只要是当八路军,坚决要去。

这天晚上,村长和广生也把和全生约定在一个地方去躲反,和全生从小父母双亲都去世了,他在嫂嫂跟前生活,不如在父母跟前舒适展阔。村长和广生对他的家庭有所了解,就有意向他这方面去探他的口气:“你长大了计划去干啥?”

“我想去当兵,打日本鬼子。”和全生说。

“上战场你不害怕?”和广生问。

“怕什么,别人是人我也是人。”和全生说。

“如有当兵机会你愿去?”和广生又问。

“我早就想去,只是没这机会。”和全生回答。

“我听人说现在可能快要征兵了。”和广生说。

“真有当兵的机会,你可得先叫我去。”和全生要求。

这时和全生紧紧拉住村长和广生的手,“咱可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你又是当干部的,你得帮帮我先让我去,说真的我真不想在嫂子手下活人,我向你保证,我到了部队不会给你丢脸的。”这天晚上三个人都下了功夫,一个比一个方法巧妙,都做思想工作做成功了。

第二天吃罢早饭后,河湾村在西大庙召开了群众大会,村长和广生在会上先把在区政府召开会议的精神讲了一遍,他侧重讲了拥军优属工作,接着他又讲了会议精神主要是征兵。上级分给咱村二个兵员任务,咱们村的青年朋友们绝不能落了这个后,大家一定要站在保卫国家,保卫家乡上踊跃报名去当兵。我们这次征兵的任务很明确,目的是把小日本从中国赶出去!让大家不受压迫,不受外来欺负,让老百姓都过上太平日子。村长和广生讲罢后,农会主席和景田就地把群众分成了三个小组让讨论。这时和春生站起来说:“不需要误时间了,我是民兵我自愿报名去当兵。”

“我自报去当八路军,打日本鬼子。”常光生报名。

“我早就想去当兵,才算等到了,给我登记上。”和全生讲。

紧跟着一个接一个报了不少名,有二十三个青年人都报了名。村长和广生高兴地说:“咱们今天召开的征兵会议,万万没想到有三件事超过了我们的预料。没想到今天开会大家的情绪如此高涨;没想到今天有这么多青年人领头报名;没想到今天的会议开得如此成功,我们不亏是中华儿女龙的传人。”这时,村干部又临时开了一个碰头会,共同议了议,决定前三名作为这次光荣入伍的新兵。在统一意见后村长和广生在大会上说:“这次广大青年们积极报名,光荣参军是应该都受到表扬的,现在我们研究决定,按报名顺序取前三名和春生、常光生、和全生三人作为这次去当兵的对象,他三个人带了头,广大青年们要向他三个人好好学习。”这时大家鼓起掌声久久不息,最后农会主席和景田说:“今天的会议开得很成功,能有半数以上青年报名当兵,说明咱们村的青年觉悟够高了。大家报了名,但不能都去当了兵,村里还得搞保卫,还得有人种地发展生产,多打粮食支授抗日。我们要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到,都得兼顾起来,哪一头也不敢叫误了。”

散会后,大家都离去了,干部们留下来研究了下一步欢送工作。农会主席和景田高兴地说:“今天的会开得很不错,开得很成功,我们还得跟踪服务做思想巩固工作。”

“没事,咱村的人觉悟高,不会有变卦的。”和广生说。

“小心点为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和景田说。

“说的对,就怕背后有人煽动泼冷水。”和甲生接着说。

“我就是怕这点,怕有人搞破坏。”和景田又说。

“说到这点上是该小心点。”和广生承认。

“咱三人各包一个人。”和甲生建议。

“谁包的谁还包谁,一包到底。”和广生又说。

“这最好,就这样定了。”和景田说。

散会后,村里人热闹非凡,邻居们都在做点好吃的,来请一请、坐一坐表示情意。青年朋友们也都在一块聚会,相互谈心依依不舍。外村也有不少亲戚听说后,前来进行问候,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一股热情味道浓浓的展现在眼前。

第二天黑夜,就出了一点事,村上有人去在春生、光生、全生三个入伍青年人的大门上贴了三张黑头条,说了一堆坏话,企图煽动人心,破坏参军入伍工作。一大早村里有不少人围着看,越聚越人多说法不一了。农会知道后,上午分头即时到这三个青年人入伍家里去做了工作,才算安定下心来了,使敌人蓄意搞破坏未有达成,没有钻了这个空子。

第三天上午,河湾村召开了欢送新兵入伍大会,全村男女老少都来参加了,民兵队长和甲生负责会场秩序。全村民兵们带头排成了两行队伍,妇救会,儿童团也都排成了两行,都是整整齐齐的站着队,其它群众都站在后边,农会主席和景田主持会议,他说:“大家站好队,今天欢送新兵入伍开始了,请新入伍的三位同志到前边来。”民兵队长和甲生拿了三朵大红花,一个一个去给入伍新兵戴在胸前,这时和广生他手里拿着稿子简单讲了欢送词后。跟着和春生表态说:“我不辜负全村人对我的希望,我要勇敢上前线杀敌人,打日本鬼子!”

和全生接着发言说:“小日本是人,我们也是人,我就不信他有多厉害,我非和他拼个死活,非把他从中国赶出去!”

最后常光生表决心:“我们三个人数我年龄最小,但我不甘心小,人小办大事,我到了部队后,分配我干什么,我就坚决干好,不给咱村丢脸。”他们一个一个表态发言后,锣鼓喧天响起来了,副村长田东斗领着大家喊起口号来:一人当兵,全家光荣!把小日本鬼子从中国赶出去!

这时候,民兵自卫队长和甲生给和春生牵着马,村长和广生给和全生牵着马,农会主席和景田给常光生牵着马,全村人高高兴兴进行欢送,欢天喜地送出了村……(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