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二章     见义勇为

 二维码 177
发表时间:2014-11-11 00:00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麻城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许世友拉着一辆洋包车从远处奔来。突然间,他跌跌撞撞地收住脚步,一下子把车翘得老高。车子上坐着的一位阔绰的少妇,吓得尖叫一声,差点儿从车上跌了下来。

原来,街上出现了三个警棍:个个喝得酩酊大醉,走起路来东倒西歪,其中一个警棍手里还攥着一只大酒瓶,嘴里不停地喊着:

“姑娘!姑娘!你来、来……”

三个警棍像三只野兽似地直奔车上的阔少妇而来。幸亏许世友机警,连忙停住了车,放下车把,喊了声:“夫人,快跑!”那少妇听了,慌忙跳下车没命地向街旁巷里跑去。

此时,附近的行人,主要是闺女媳妇也都逃避而去。

有个警棍跟着去追少妇,不料脚下一绊,摔趴下了。另外两个警棍想动手收拾许世友。没想到许世友很灵巧,一闪身躲开了。

警棍又将大酒瓶猛力向许世友头上掷去。许世友连忙下蹲,“哐啷”!身后的一家商店的玻璃橱窗被砸得粉碎。

警棍见打不着人,便抓起许世友洋车的车垫抛向空中。座垫恰巧挂在了树枝上,摇曳着。

许世友气愤地看着那三个警棍醉鬼无趣地渐渐远去,骂了声:“什么世道!”

然后,设法去取树上的座垫。这时,有两个好心的过路人帮着他用一根竹竿把座垫从树上捅了下来。许世友拍打干净座垫,把翻倒在路旁的洋车扶正,放上座垫,向帮忙的人道了谢,然后拉着车子向洋车行走去。

当他快走到洋车行门前的时候,看到远处围着一群人,残垣断墙上、树杈上、屋顶上都爬满了人。那里锣鼓声、鼓掌声、吼叫声,汇成了一片。

许世友在一个墙根处,停下洋包车。然后,他踏上车子观看。

人群围成的圈子内,有三个卖艺人——这显然是一个家庭:一父两女。他们均是江南人打扮,尤其是那两个姑娘,穿着短衣短裤,花红柳绿,打扮得十分醒目。

姐妹俩面带笑容,立时上场,玩起了“对花剑”。两位姑娘英姿飒爽、动作敏捷,剑如银蛇,飞来舞去,剑光闪处,“嗖嗖”作响,令人眼花缭乱。这剑法揉进了南北武林特点,观者无不拍手叫绝。

……

“三爷光临!”正在热闹处,不知谁喊了一声。

话音刚落,一位身穿黑绫马褂的少爷,大摇大摆地走进场来。后面还随行着两个方脸大耳的保镖。周围的人都闻声转过脸来,急忙为他让出一条路来。

“三爷,您多捧场。”

姐妹二人淡淡一笑,如花似玉一般。

三爷嬉皮笑脸地上前扳过妹子的身子,痴声笑道:

“哈哈,我的人间仙女!”

谁知温柔的姑娘扬手就是一记耳光。

“上!”三爷推开卖艺老人,对身后两位保镖下了命令。

那心毒拳狠的保镖一拳打在了妹妹的鼻子上。姑娘顿时口鼻出血。卖艺老人上前去拦,那野兽的拳头又朝老汉抡去。

“住手!”这时,见义勇为的许世友再也看不下去了,跳下洋车,挤进人群,上前拦住。两个保镖一愣,停下手来,见是一位腰圆膀大的车夫,别看穿着不怎么样,却露出一身不可冒犯的正气,在众人围观之下,毫不怯弱,显得威风凛凛。

“你是何人?”

“中国老百姓,在你们权势者眼里不过是个无名小卒。但是俺却有权警告你们,光天白日,不许街头欺人!”许世友义正词严。

“你也想尝尝三爷的厉害吗?”三爷说罢,两个保镖一起上前,架起许世友的胳膊。许世友轻展双臂,向外一推,两个保镖便像两只死麻雀被扔到丈外。

三爷猛一挥手示意保镖,他们三面合围,一起飞身扑向许世友。许世友泰然自若,突然运气,拳头贴身时,使了个技巧。眨眼间就见三个恶徒已趴在地上,其中一个头部差点儿碰在柱子上,险些丧命。在许世友的开怀大笑中,几个恶棍仓皇逃走了。

卖艺老汉赶忙上前感激地拉住许世友:“救命恩人,请把尊姓大名告诉我们。日后,我们父女也想法报答你的搭救之恩。”

许世友豪爽地笑道:“不必了!”说完拍打拍打衣襟,从人群中走出,驾起车把,顺着麻城北街,扬长而去。

许世友回到洋车行,把洋包车停在棚里,然后进店去向老板汇报生意情况。

许世友刚一进门,老板就板着脸说道:“你方才吵架挣了多少钱?”

许世友低头不语。

“说话呀?”老板逼问。原来贴身二掌柜刚刚把这事情的经过报告了老板。

“那人欺人太甚!”许世友语气郑重地说道。

此时,老板身旁的二掌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看满街黑压压的那么多人,都没有上前,都是狗熊,只出你一个英雄啊!是不是?我看你也是想占点什么便宜吧!”

“你少废话!”许世友顿时火冒万丈,犟脾气又上来了,顺口便说道:“此处不留爷,还有留爷处。你们看不上俺,俺还不想呆呢!”

本来老板正在肚里措词辞退他,还没想出更好的借口,谁知许世友自己首先提了出来。于是,他便顺水推舟:“你自己有话在先,可不是我们不留,是你自己不想干了。”

“二掌柜,把他的工钱开给他!”老板阴沉着脸,提高声调说道。

“好!”二掌柜随手把早已准备好了的两串铜钱甩给许世友:“你点点吧。”

许世友二话没说,抓起铜钱塞进怀里,回去收拾了一下衣服,头也不回就离开了洋车行。

从此,许世友又流落街头。眼看那屈指可数的两串铜板要花光了,可他还没有找到差使。这天,他又去天桥剧场看招工广告。刚走至半路,只见街头上有一堆人在围观一张布告。许世友快走几步,来到跟前。他凭着在少林寺院师父们教他学得的几个字,立时认出了那是一张白纸红字的通辑令。

当许世友一眼认出自己的名字时,他的心咚咚地直跳。他屏气敛声,默默把全文看完后,平静了一下心情。想:此处不是久留之地,俺得逃之。到哪里去呢?他心里没有底。他不敢转过身来,面朝众人,怕人们当场认出了他。他只好若无其事地面部朝前,脚步向后退出。突然有人指着他喊道:

“他……他是杀人犯!”

“你认错人了吧!”许世友立即申辩。

这时,所有的人、所有的目光都一齐移了过来,纷纷打量着他……许世友转身溜去。谁知两个便衣警棍立刻上前抓住了他的脖领:“我看就是你!”

“放开俺!”许世友吼道。他稍一用劲,衣领挣破。随即他便一溜风地钻进了人群,从人缝里混进街巷,抬脚就跑。

霎时间,大街上警车飞驰尖叫,杀气腾腾,满街乱成一团。许世友紧走几步,又钻进了另一条暗巷,他跨着在少林寺院练就的行走如风的脚步,穿街走巷,翻墙越壁,很快就出了城西门,奔上了大道,向山区丛林逃去。(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