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军轶事-----"红色窑工"徐海东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9-21 00:00作者:吴东峰来源:晋城党史网

徐海东将军高大壮实,面圆耳长,虎背熊腰,望之如泰山压顶。

毛泽东谓徐海东将军:“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最好的共产党员”,“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

蒋介石视徐海东将军为“文明一大害”,曾发通缉令:“凡击毙彭德怀或徐海东,投诚我军,当赏洋十万。凡击毙其他匪酋,当予适当奖励。”后,徐海东将军入晋,阎锡山亦发通缉令:“凡击毙徐海东者,赏洋五万元。”徐海东将军闻之,自摸后脑勺曰:“阎老西不如蒋介石,太小气了。”

孙子曰:“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阝厄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徐海东将军善山地作战,能徒步走数百里,凌绝顶,冒丛箐,攀援上下,捷如青猿,健如黄犊。识山经,辨水脉,以岩石为阵,以草木为兵,故能以少胜多,以弱凌强,人称“山大王”。

徐海东将军,湖北黄陂人,六代窑工世家,历经百余仗,九次负伤,身上战创十七处。时人称“中国之夏伯阳”。

《西行漫记》言,徐海东将军参加革命后,徐家亲属66人被国民党杀害,其中27位近亲,39位远亲。余曾至徐海东家乡———湖北黄陂徐家桥,目睹徐家合葬墓。墓四周遍植松柏,有石凳若干,陵墓为亭式结构,亭额有徐向前元帅题字:“光荣流血”。一青石墓碑兀立其间,上书徐海东将军家被国民党军杀害亲属之姓名。

据将军幸存之侄孙徐明德言,该墓仅十一棺,牺牲之人均为1928 年被国民党还乡团杀害。当是时,徐海东将军指天发誓:“大仇不报,誓不还家!”

程启文将军言,徐海东将军喜骑白马驰骋沙场,扬鞭奋蹄,疾如迅雷闪电。若见畏缩不前者,贪生怕死者,违反军纪者,必挥鞭挞之,故红二十五军将士见白马至,无不踊跃向前,英勇杀敌。

1933 年初春,红二十五军围攻七里坪,未果,自损3000 余人。省委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大计。徐海东直言沈泽民为“小资产阶级的领导,只顾自己喝饱吃足,不顾红军战士死活。”沈大怒,当场推押其出会场,命作检讨,并拟以“肃反重点人物”处置。当是时,忽报国民党军大举进攻,徐海东将军暗忖:冤死不如战死。遂直奔前线,脱棉衣,赤膊挥刀,浑身筋突,率交通队官兵冲向敌阵。国军大骇,溃退。沈泽民目睹此景,亲往慰问徐海东将军。沈紧握将军手曰:“惭愧,惭愧,险些误杀忠良。”将军傲然曰:“杀了我,谁去杀敌人?”

1934 年12月上旬,徐海东将军率红二十五军于陕南庾家河与敌激战。一弹洞穿将军左眼底,由颈后出。将军昏迷四天四夜,醒后第五天,即由四人抬着指挥作战,屡战屡胜。

1934 年9月,中央派程子华由江西至大别山。徐海东将军主动建议程任军长,吴焕先任政委,自己改任副军长。人称“老军长”。徐海东将军自谓曰:“我这个人打仗有瘾,走路有瘾,喝酒也有瘾,就是没有官瘾。”

宋维木式将军告余,每次大战之后,徐海东将军倒头即睡,雷打不动,短者一天一夜,长者两至三日。将军睡后,部属皆不安,既忧其醒,又忧其不醒。将军醒,皆喜形于色,奔走相告也。

徐海东将军治军极严,有时挥鞭挞人。某人提意见言:“军阀主义。”将军曰:“不打好人。”仍不改其习。长征途中某日,大雨。部队宿营某村,夜半,前方传令:“快速前进。”其时,敌前堵后追,官兵亦十分疲劳,号声嗒嗒,全然不觉。徐海东将军殿后,挨家挨户检查,挥鞭先将团长政委抽醒,逐屋挞之,共驱出200 余人。某人亦在内,后将军问之:“不用鞭抽你,你能活到今日?”某人无言以对。

红军时期,徐海东将军与周东屏恋爱。将军高大,东屏娇小,出入军部,尝以大衣裹东屏。哨兵见之,甚诧异:“徐军长怎么有四条腿?”

徐海东将军闻战则喜。不战,则病发,精神恍惚;战,则病愈,精神焕发。将军自言,作战为治病之良药。

1935 年冬,毛泽东派杨至诚向徐海东借2500 块钱,以解决中央红军吃饭穿衣问题。徐海东将军问供给部查国桢部长:“家底有多少?”查答:“7000 块。”徐海东将军毫不犹豫命令:“留2000 块,拿出5000 块,送中央。”故毛泽东常言,“徐海东是对革命有大功的人。”

1936 年5月红军东征回撤时,徐海东将军挥鞭策马,掩护部队行进。途中,马蹄撞一士兵,将军急挽缰绳。马受惊,昂首嘶鸣,前蹄腾跃。将军被甩下马背,头撞一大树,遂昏迷。三天三夜后苏醒口中缺两门牙。后至出事地点,见两门牙深嵌树干,拔之不出。

某日,徐海东将军移住湖兴寺。寺中长老闻将军大名,特送昙花一盆。当晚昙花即开放,众僧皆谓福星到,待将军如上宾。

解放后,徐海东将军于辽宁大连休养。凡来人探望,将军必问:“政治上犯错误没有?经济上多吃多占没有?生活上和老婆离婚没有?”将军夫人周东屏提醒曰:“多年不见的老战友,怎么好这样问?”将军执拗曰:“净说好听话,算什么老战友!”

“文革”中,林彪红极一时。徐海东将军病中卧床,见一传单言林彪“出生贫农”。将军以掌拍床沿曰:“放屁!”“胡说!”周东屏急劝之:“林彪现在是副主席,可不能乱说。”将军继以掌拍床沿,曰:“当了副主席,也不能改变成分。”又拍床沿曰:“红军时期,我打过林彪家的土豪,四五间新瓦房,十几台织布机,怎么会是贫农?”

“九大”前夕,某日深夜。周恩来总理于人民大会堂召开紧急会议,朗声宣布:毛主席提议,徐海东应出席“九大”,参加大会主席团。“九大”开幕,将军坐轮椅,椅上携氧气筒,缓缓进会场。毛泽东见之挥手致意,众代表起立欢迎,掌声雷动也。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