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五章     敢死队队长

 二维码 285
发表时间:2014-11-07 00:00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午夜时分,当村子里的人全沉入梦乡之时,许世友从村外的丛林里悄悄起身,蹑脚蹑手地向家门走去。

当儿子出现在母亲面前的时候,许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昏花的眼睛,左看右瞧,上下打量,果真是自己的三儿,可又不像逃走的三儿。他长高了,脸也更黑了。

三妹驼伢嘴快:“三哥,你不知道,大哥可有出息了。当上了农会会长,身后还有百十号兵哩!前天,他们抄了李静轩的家,分了他家的地。李静轩再也不神气了!听说逃到光山那天还屙了一裤裆哩!”

仕胜也迫不及待地说:“如今,李静轩家的大祠堂,也成了咱六乡党支部和农民协会的办公室了。”

“共产党好,共产党报了咱家几代人的深仇!三弟,明个俺跟农会说说,敢死队(农民自卫队)要成立,你懂得武功,就当敢死队队长吧!”仕德也高兴地站起了身。

走投无路的许世友深感家乡的山变了,水变了,人也变了,革命使家乡改变了模样。不干革命干什么!只要共产党领头,俺许世友跟定了!

不久,便到处传说农民敢死队出了一位能人,他能飞檐走壁、刀枪不入,附近几个乡村作恶多端的老财都让他切掉了脑袋。

许世友担任敢死队队长后,喜事驱走了他心中的忧伤,他在大别山区活跃起来。许世友苦大仇深,工作积极上进,加入中国共产党,已成为他献身的追求。乡农会组织开会,他是义务的通讯员;乡农会做出的决定,他不但是义务宣传员,又是模范执行者;六乡农会捉土豪、杀劣绅、抗租税、砸烟馆、揭当铺、分钱粮,样样工作都离不开他。不久,乡农会要他的敢死队向当地“大户”筹款,作为农会建设的资金。

许世友接到这个通知后,已是夜深人静了。于是他连夜挑灯伏案确定名单和款数……

难题出来了。他的亲叔许存礼,原是村保长,对四乡民众,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大发横财。要不要把他的名字列上?筹款的数字是轻还是重?许世友啊,你该怎么办?

世友手中的笔颤抖了。此时,他觉得手中的笔比他身边的刀还要重。片刻,他下了决心,心想:“共产党为穷人打天下,决不能为个人徇私情!”他大笔一挥,在名单上重重地写上了“许存礼”三个大字,并当仁不让地令他筹金五百大洋。

消息不胫而走。叔叔许存礼是个机灵鬼,听到这个消息,坐卧不安。他压下了心中的愤恨,连夜提着重礼和五百元现款,来到侄儿许世友的家,叩开那已熄灭灯火的门。口蜜腹剑的许存礼,先是叙说长兄死后,他作为长辈没有照顾好侄儿们,继而又提到农会筹款的事,并和世友商量说:“侄儿,款我已带来了。我看就让你母亲花吧,不要交农会了!一则也显得我这个当叔叔的脸上光彩;二则也能帮助你家兄妹度过春荒。”叔叔说完,掏出钱放在床边欲走。

“慢着!”许世友瞪圆了眼,对他说,“叔叔,你是明白人。钱和礼,俺是不能收。要收,明个俺们敢死队到你家去取。要知道,这是农会派的款,谁也作不了主!”

许存礼找了个没趣,见侄儿秉公执法,情面不留,连忙转身收起钱和礼,愤愤地骂道:

“三伢子,是亲三分近!你这个许家的叛儿,我看你跟共产党还能蹦几天!”

“骂对了!俺就是你的叛儿!只要共产党的大旗不倒,农会派你的钱,一个子儿也不能少!”许世友挺身站起。

转天清晨,许世友带领敢死队到他家派款要钱时,许存礼早已吓得收拾财宝远逃光山去了。

 

许世友下山

许世友去木兰山打游击,半年未归,不知家里是什么样子了,作为大别山孝子的他,更是思母心切。

许世友决定亲自下山看看。一天,他带领两个队员,乘着月色回到了故乡。

许世友上前敲门,见门被一把大锁锁住了。上面贴着“清乡团”的封条。

许世友在院子里踌躇片刻,便向四邻打听,方知母亲带领全家早已搬到胡家山姥姥家避难去了。

当即,许世友带领两个队员,在鸡叫前,来到了胡家山。

母子相见,又如同在梦中一般。母亲叙述了分别后的遭遇。母亲的妹妹被卖之事,燃起了许世友心中的冲天大火:“不斩掉许存礼的狗头,俺许世友冤仇难平!”接着,他“刷”地一下抽出了大刀,要找许存礼复仇!两个队员忙上前拦住:“队长,这里敌情不明,不能贸然行动!”

当天夜里,许世友带领两名队员,从外祖父家的后院,悄悄翻墙离开了胡家山,凭着童年的记忆,顺山路向北行去……

“抓活的!”随着一声呼喊,十一二个清乡队员越出草丛,蜂拥而上,在胡家山的北坳包围了许世友和两名队员。

清乡队员自恃人多兵强,六人紧紧围在许世友身左身右、身前身后。许世友哪管这些,功夫凝聚手心,仇恨凝在刀尖。顿时耍起少林刀术来。只见这刀上下翻飞,如同闪电,快似旋风,左来左挡,右来右防,一刀快似一刀。许世友一口气斩杀了六个清乡队员,接着他又去救援两名敢死队员,谁知他们已被敌人砍杀。此时,他两眼冒火,举起刀来,高喊一声,“许世友来口也!”直向逃兵追去。他一路拚杀,又有两名清乡队员作了他的刀下鬼!


光荣入党

为了找到党组织,许世友乘着星光,翻山越岭,来到了茅家山。

他在这里住了三天,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地下党支部书记王勉清同志。

他连夜回到木兰山,把队伍拉了过来。经过整编,许世友的敢死队分别被编入一、二大队。当时,一个大队下属三个班,每个班十几个人。许世友被编到二大队六班。班长就是胡德亏同志。

一个漆黑的夜晚,大队长廖荣坤对许世友说:“刚才你家乡的地下党组织送来了一份重要情报,说恶霸地主李静轩最近从府城购买了一批枪支弹药,正在招兵买马,扩大段家畈清乡团。经我们研究,决定夺取这批武器,拔掉这个反动据点,把那一带的工作开展起来。那里是你的家乡,领导决定派你去,你看如何呢?”

“坚决完成任务!”许世友从来没对组织的指示打过折扣,满怀信心地回答。    半夜时分,天空暗云低垂,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山石树木的轮廓都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些大的黑块。暗夜偷袭真是天赐良机!

许世友手中拎着一把“偃月刀”,乘着暗夜在前面引路,后面不远处跟着七八条大汉,威风凛凛。一行人向李静轩的老窝走去。

他们通过窗户向里观望,只见屋内只有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许世友作了个钳形夹击的手势,随后四人见四处没有动静,漆黑一片,噌噌噌,一起跳进屋内。接着,又手疾眼快地将两个喝得醉醺醺的团丁给收拾了。然后,将两个“舌头”来了个五花大绑,押到了在村外密林处等待多时的廖荣坤大队长面前。    特别便衣队在两个舌头的带领下,乘夜色浓重,连闯三道门岗,摸到了李静轩的卧室前,从窗口跳进屋内,还没容对方反应过来,枪口就抵住了李静轩的胸口,接着,他们又一起冲到后院,俘虏了所有清乡团员,缴获了他们的枪支弹药。昨晚刚从麻城买回来的十箱崭新的“汉阳造”的枪支和成箱的子弹也成了战利品。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许世友上前用胳臂把李静轩一夹,像拖死猪一样把他拖到后山竹林地。“刷”的一声取出偃月刀,“噌”的一声,把个李静轩的头颅齐脖抹下。

清乡团的恶霸地主李静轩被除的消息,在三山五乡传开,人们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许世友的入党宣誓仪式被安排在地主李静轩家的祠堂里举行,更具有一番特别的意义。一面鲜红鲜红带有镰刀、铁锤的党旗,悬挂在祠堂正中的墙壁上。

许世友在廖荣坤大队长的领读下,郑重地举起右手,庄严地宣誓着。

仪式结束后,他激动地掏出怀中收藏十多年之久的银镯,交给了廖荣坤同志:“大队长,请收下!这是俺对党的一点心意,也权作俺的第一次党费吧!”

廖荣坤双手接过还带有许世友体温的银镯。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