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六章     神秘的刀光

 二维码 120
发表时间:2014-11-06 00:00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许世友入党宣誓时,黑影已经在窗外移动;会散后,许世友和他的入党介绍人廖荣坤准备分手告别。

也就在这时,离他们身旁两米处,一对夜莺从草丛中惊飞,直插夜空。两人不觉警惕起来。

“世友,不好,那边有狗!”廖荣坤手指许世友背后的草丛道。他看到一个黑影在蠕动……

许世友闻声,转头望去,他没有看到蠕动的黑影,只见眼前亮光一闪,一个亮乎乎的东西正向他背心飞来。凡是在少林学过武功的人,特别是习了《易筋经》,内功都是很深厚的,听觉、视觉也都非同常人,“暗匕”,他判断着。

由于距离较近,那匕首没有弧形,寒光闪闪,不偏不斜,锋尖直逼许世友的背心而来。稍有迟疑,不死也伤,因为对方已使足了疯劲和力气。好个许世友,不愧身练少林八年武功,只见他急侧身一闪,动如猿猴,快如闪电,转过身来,两脚腾空。继而又手疾眼快,随手操起偃月刀,“唰”地一下,拨去那飞向自己背心的匕首。好险啊,再晚一步,匕首见红。

与其同时,廖荣坤也闪身躲过了敌人的另一把暗器。不过,他没有像许世友那般利索,暗器从他的左臂腋下划过,廖荣坤倒了下来。

“廖队长,你受伤了?”世友喊道。

“世友,快趴下!”因为敌在暗处,我在明处,廖荣坤的话酷似命令。

许世友和廖荣坤躲过周二癞子的匕首,翻了几个滚,跃到一棵大树背后。许世友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向对方隐藏处抛去,这一抛不要紧,对方“哎哟”一声,许是石头滚到对方的脚面上。原来周二癞子正要向廖荣坤抛匕首,被许世友的暗石抛砸在右腿膝盖上,好疼,使他手中的匕首没有来得及抛出。这一石不但解救了廖荣坤同志,相反也暴露了周二癞子的隐蔽处,实是一举两得。

廖队长随手“唰”地一声,扯下了其人的蒙面纱。二人为之一惊,原来是周天禾农。

仇人相见,格外眼红。许世友手拎战刀,一步上前,拎起了他的脖领子。对方犹如一只小鸡子悬在许世友的手下,身抖如筛糠,连喊老爷饶命。

“老爷饶命!老爷饶命!我周天禾农知错改过。只要今天留我不死,往后我可以把队伍带给您!”廖荣坤道:“你能把队伍拉过来,此话当真?”

周天禾农连连点头道:“拉民团好办,只要留俺狗命不死!”

然后,廖荣坤又把头扭过来对许世友道:“世友,听命令,我看就留下他吧!”

“那你就站起来吧!”许世友道。

周二癞子一身虚汗,颤抖抖地站了起来。接着,许世友命令道:“向后转,齐步走,明天见!”

且说周二癞子向前走了十步远,消失在夜色中。突然间,他从胸中掏出一把暗器,“嗖”地一声向许世友抛去。许世友早有警惕,侧身躲过。可怜廖荣坤大意,暗器从许世友身边穿过,向他胸口飞来。没容他反应过来,暗器已刺进他的胸腔。

许世友眼见战友被敌暗害,满腔怒火,他吼叫一声,提刀纵身向周二癞子追去……

周二癞子虽有“飞毛腿”之功,怎敌得过少林出身的许世友。许世友“嗖嗖嗖”几步,蹿到周二癞子之前,拦住他的去路。

两虎相斗勇者胜,许世友三下五除二便擒住了对方的咽喉,结束了他的狗命。


渔场脱险

许世友杀了周二癞子,报了血海深仇,然后又从周二癞子家救出凤妹,躲开家

丁的层层追捕,来到这北山松林已有半天的工夫。

许世友紧锁一下双眉道:“我们杀了周二癞子,反动民团决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我琢磨着,他们天明是会搜山的。

“三哥,你说怎么办?”

“依我看,现在咱们就要离开这里,天亮前赶到福田河的下游,那里有一渔场,名叫福田渔场。里面有我认识的梁阿伯,也是个共产党员,那里能避避风。”

许世友穿过狭窄的青石板街,再往前走,跨过福田河上的石桥,观察了一下动静,便到了渔场。

梁景心今年五十四岁。标准的渔民打扮,光着头,半短不长的褂裤,赤着脚。后腰上插着旱烟袋,女儿给他缝的烟荷包搭拉在屁股上,像钟摆似的两边摆动着。此时他正收拾渔具,准备下湖捕鱼,听到女儿的喊声,忙起身走过来。

“啊——,是许队长。你怎么来啦?”

接着,梁景心便把许世友让进里面,双手颤颤地拉上窗帘,便交谈起来。

二人交谈不到十分钟,许世友便从对方的言语和神色中,窥探出一种使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严重的白色恐怖,无情地考验着每一个人。

许世友的怀疑并不是无端的。然而事实又是怎样的呢?只有对方一个人心里最清楚。汪精卫于7 月15日在武汉叛变了革命。国共分家,国民党反动派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实行全国性的大屠杀。霎时间,腥风血雨笼罩了黄麻地区,尤其黄麻起义的失败,敌人叫嚣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掉一人”,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作为首批遇难者,梁景心被抓了起来,关在县府的大牢里。敌人的严刑拷打终于撬开了软骨头的嘴。肉体的疼痛折磨连着精神的崩溃,使他供出了党组织和他的战友名单。他本想遮遮掩掩,然而精神的崩溃,犹如蚂蚁溃大堤,一发不可收拾。惨绝人寰的毒刑面前,他彻底出卖了同志,包括当时还没入党的许世友……敌人看他再榨不出一滴油来,便把他放了。但是须有一条保证:要和他们保持密切的联系,发现可疑的人立即报告,否则要他的命!这软骨头也只好应下来。今天许队长破门而入,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的心里不免打起鼓来:是立即报告还是顺顺当当地送他出去,寻找自由?他拿不定主意。但是一想到那“老虎凳”的可怕,他的精神又崩溃了。在和许世友的交谈中,他精神几度走神……

许世友已意识到事情的可怕,于是他连春姑娘送来的茶水也没沾嘴,便站起身来,道:

“景心同志,我告辞了!”

却说被天狗吞吃了良心的梁景心,在许世友前脚离开家门之时,后脚便到镇公所报了案。

这时的许世友,已从梁景心家转移到福田镇西头北巷。他刚从一家店铺里喝了一碗米粥,放下饭碗,抬脚出门,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背后传来喊声:“客家,慢走!”

店主人道:“您是不是上半年杀死‘彭大头’的那个许队长?”

“在下便是。”许世友点一点头。

“彭大头亲自杀死了我的老父,您给俺报了深仇,解了大恨!小的李得顺特向您谢恩,请受小弟一拜!”店主人说完,不容对方推辞,“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正在这时,街上的摩托声吼叫起来。李得顺出门看看风声,只见全镇被封锁,正在追捕许队长。

“许大哥,我看你进后院躲一躲吧!”李得顺随手关上了门。

“莫慌,他们还来不了这么快。”许世友镇定自若。

他要来了李得顺母亲的衣服,化妆成老太太,然后和李得顺旋风般地走出了家门。

且看那许世友学起老太太走路,颇有几分功夫。他头顶黑巾,摇摇晃晃,走得很慢。尽管得顺在前面催,他仍是不紧不慢。可是又始终和得顺保持三至五米的距离。

不一刻,得顺来到石桥跟前,有意向后面喊了一声:“娘,快跟,咱们快过桥!”接着,他又掏出一包烟,抽出三支,递给那警棍,一人一支燃着。然后道:“我姥爷病了,我送我娘去前村瞧看姥爷!”

那三个警棍,点上了烟,随后扫了一眼,见是个“老太太”,遂不介意,道:“快过吧!”

“好的!”得顺应了一声,转身跑过去,搀着“老娘”,向桥上走来。随后,他们便安然无恙地离开了石桥,转入山林。当后面觅脚而来的警棍小队长追到石桥处,询问那三个警棍,有无一个“老太太”在此经过时,三个愣头愣脑的警棍,顿时瞠目结舌,惊慌失措起来。

“娘的,都是饭桶一个!”随后,那小队长又斥道:“你们都愣着干啥!还不快追!”

于是,他们慌慌张张向前追去。岂知许世友转入山林,犹如巨龙腾入大海,安能觅见踪影。(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