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七章     故乡在流泪

 二维码 228
发表时间:2014-11-05 00:00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再说反动民团的头目周天禾农,又称司令,被许世友刺杀后,管家们请医及时,他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不宰了许世友,他咽不下今生这口气!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娘,有人敲门。”刚脱了衣服的存伢告诉母亲。

“娘,我和凤妹回来了!”许世友高兴地说。多日不见母亲,他有无限的情思。

“你,你是友德儿?”许母愣住了。

“孩子,你不是死了吗?”娘上下打量着儿子,似信似疑,好似在梦中一般。

“谁说的?”许世友问道。

“我说的。”说话间,何票玉大叔来到这里,马上接过话茬道:

“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反动民团的士兵,他们敲锣打鼓,游街夸官,抬着你的人头,从咱村里路过。乡亲们都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你母亲听了哭得死去活来,原来却是一场虚惊。”

“抬我的人头游街?真是天大的笑话。他们要想抓住我,除非到少林寺再学艺八年。莫说我世友飞檐走壁、刀枪不入,他们要想抓住俺,没那么容易!”“那天渔场脱险后,我和李得顺躲在一个小山丘上,我俩人和他们周旋了半天,最后得顺兄弟为了掩护我,自己壮烈牺牲。临死前,他负了重伤,然则他死不作俘,连向自己面部开三枪,毁掉了自己的面容。原来敌人以假充真,把他当我,真是天大的误会!”

乳白色的晨雾渐渐散去,就在这峰转溪回的绝妙景色中,蓦地出现了八位山村汉子。此时他们正在脚步匆匆往前赶路。

这八名山村汉子不是别人,打头的正是血气方刚、威震敌胆的许世友。此时他已化了装,头戴礼帽,嘴留八字胡,身穿黑色袍,标标准准的一身盐商打扮。他身后的七条大汉,便是他的童年伙伴,分别是许仕德、陶万顷、张得义、胡尚罡、王汉诚、岳二亮、宋德福。他们也稍稍化了装,成了这位“盐商”的苦役工。路上碰到一位骑马的少女,许世友上前问道:“小姐,此路可通往田铺?”那少女银铃般的嗓子咯咯一笑,道:

“三哥,莫要问了,我是你妹妹许凤伢。”凤妹说完取下红头巾。

许世友见了凤妹,不由一惊,凤妹执意要去,生米做成了熟饭,要得好,大让小,嗔怪归嗔怪,眼下也只好由她。

“眼下前方民团夸官游乡队行踪不明,命令你驱马前去侦察。会合地点为田铺镇东头。”许世友命令道。

“凤伢执行命令,俺去了。”许凤妹一抖缰绳,“驾”的一声,双脚一夹马肚,那马昂首朝天咴叫一声,撒开四蹄,箭一般向前驶去。马蹄踏处,腾起一股股尘柱,顷刻间不见了踪影。

再说民团的夸官游乡队,昨晚宿在黄坪岭。今天清晨,他们早早开了饭,便向田铺镇奔来,正好和凤妹撞个正着。凤妹厉声问道:

“我要问一句话,那后面抬的人头是谁的首级?”

“许世友的。”

“怕是不对吧?听说许世友没有死。这人头不是许世友,而是另外一个人的,他叫李得顺,绰号又称李光腚。”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朱长河脸上直冒虚汗,舌头也有点发硬起来。

“那还用问,我当然知道。实话告诉你,有人起诉你,说你以假乱真,邀官请赏,定你欺主之罪。我是怕你还蒙在鼓里,特来相告。”许凤妹一字一板,滴水不漏。

“你,你是血口喷人,一派胡言!”朱长河马上歇斯底里道:“小的们,快把这个疯丫头给我抓起来!”

“住手!”这时许世友带领人马赶上,挥手阻拦。

“你是谁?”朱长河大声斥问。

许世友不慌不忙,摘下礼帽,露出真相,围观者无不惊讶,然后他道:

“乡亲们,你们还认识我吗?我敢说这张家洼连三岁的小伢子都认识我。我不回答,你们说我是谁?”

“许——世——友!!!”众乡亲齐声呼道。那声音如炸雷,震天价响。

许世友接着又道:

“乡亲们,既然你们都说我是许世友,而他们抬的这人头是谁的呢?”

“假的——”众乡亲又呼道。

“小的们,你们还愣住干吗!管他是真假许世友,拿下他再说。”

“砰!”一声枪响,打破了这村野的寂静,子弹向许世友飞去。

许世友早有所防,把头猛地一侧,化险为夷,躲过枪子。再看那枪子径向许世友身前的朱长河副官飞来,朱长河正在抽枪得意之间,枪子不偏不斜,正好击穿他的右臂,朱长河“哎哟”一声,几乎栽下马去。

“快缴民团士兵的枪!”

一声吼叫,早有众乡亲把那八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又团团围困起来,使他们与许世友隔绝,有枪使不上,想逃的也无法走脱。许世友带领的七个化了装的盐役工一拥而上,似天兵从云霄中降下,他们是一个逼一个,开始了一场近身夺枪的格斗。顷刻间,七个民团士兵被撂倒在地,缴了械。余下一个民团士兵见势不妙,立时跪地投降。且说这时,那两个抬“许世友”首级的人,扔下首级,早已逃之夭夭。再看前方的三位鸣锣开道者,放下手中乐器,正要逃跑,被众乡亲围住。

“兔崽子们,哪儿逃!”一乡亲喝道。

“我们不是民团,是招来的百姓,老爷们请饶命。我们家还有妻室老小呢。”

那一个个狼狈相令人讨厌。

兵对兵,将对将。再说许世友与朱长河。朱长河副官挨了自家人一枪后,并没有跌下马去,心里叹了一声晦气,再加上许凤妹把他的枪踢掉,他感到大势已去。于是他便狗急跳墙,跳下马去,从下身拔出马刀,大呼一声:“许世友,我与你拼了!”许世友一闪身,朱长河举刀扑了个空当。

“你且歇息歇息,看他能奈我何。”许世友一挥手,把其妹推到身后。

“再吃我一刀!”朱长河如丧家之犬,慌乱从地上爬起。

“有种的,朝我这里来!”许世友用手一拍心窝,威风凛凛。

且看那朱长河又是一刀砍来,许世友显得神情自若,待那刀将触到许世友身上的刹那,顷刻许世友闪开,刀再次触地。“他妈的!神了!”朱长河暗自骂道,再次举刀砍去,明明砍住,不死即伤。谁知许世友又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还“哈哈”地笑他无能。朱长河不禁心里打起颤来。他曾听说,少林出身的许世友,乃是神人,飞檐走壁,刀枪不入。今天交手,果然厉害。这时许世友见对方又举刀杀气腾腾而来,连声骂道:“老子让你三,决不让你四。看刀!”说话间,不慌不忙从长衫间抽出偃月刀。只见这刀像主人那样,寒光雪亮,好不威风。许世友身轻如燕,纵身一跃,用刀向上轻轻一拨,只听“嗤”的一声,火花四溅,朱长河手中的马刀随着四溢的火花飞入空中。紧接着,许世友上前一个“腿扫梅花”,把个朱长河一下扫倒在地,没容他就地爬起,早有一只大脚踏了上去。许世友厉声喝道:

“朱长河,今天,你的末日已到。你罪大恶极,为邀官请赏,竟砍下兄弟李得顺之首,冒充我的首级,以假乱真,一是砍杀百姓,二是愚弄人民。你我水火不容,我许世友这偃月刀怎能饶你!”

“宰了他,宰了他!”众乡亲举臂高呼。

“乡亲们,共产党为穷人打江山,民众乃我许世友之父母。我听你们的!”许世友一声吼叫,如猛虎下山,手中那偃月刀在空中旋了个半圆儿,径向朱长河颈上飞去,“唰”地一声,齐脖砍下朱长河的首级,众人无不齐声叫好。

大别山作证,永远向人们诉说着这段真实的历史。(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