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毛泽东对我们党“艰苦奋斗”精神的培育及其意义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11-01 00:00作者:中共重庆市委党校   苏 伟  来源:晋城党史网

内容提要:毛泽东与其他老一辈革命家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在井冈山至长征时期发育,在延安时期成熟,在西柏坡得到升华,在建国后包括改革开放以来不断得到重申。“艰苦奋斗”精神,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对执政条件下保持我们党的性质与宗旨,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都有重大意义。


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开创性地培育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其中闪耀着“艰苦奋斗”的光辉。“艰苦奋斗”精神,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对长期执政条件下保持我们党的性质与宗旨,对于实现“中国梦”,都具有重大意义。

一、毛泽东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的发育

在井冈山上,毛泽东就指出:“红军的物质生活如此菲薄,战斗如此频繁,仍能维持不敝”,“艰难奋战而不溃散”,个中原因,最关键的,是“党的作用” 。而“党的作用”,就包括用包含“艰苦奋斗”精神在内的“无产阶级思想”,去“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这种思想教育的作用。稍后,毛泽东在《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中,更明确地强调:要纠正与“无条件努力的积极活动”截然对立的雇佣思想,要纠正“最不乐意的是在生活艰难的红色区域里工作”的享乐主义,要纠正“稍不遂意,就消极起来”的消极怠工等不良倾向 。对这些错误思想的纠正,使艰苦奋斗的思想得以更好地在根据地的党组织和红军中树立,最终,使“坚定信念、艰苦奋斗”的精神,成为“井冈山精神”的灵魂。

在史无前例的长征路上,“十二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人的两只脚,长驱二万余里……谁使长征胜利的呢?是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它的领导机关,它的干部,它的党员,是不怕任何艰难困苦的”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眠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由此,锻造出包含着“为了救国救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精神”的伟大长征精神。

正是在井冈山上,在长征路上,毛泽东与其他老一辈革命家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全面发育。

二、毛泽东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的成熟

在中国革命圣地延安,诞生了光照千秋的延安精神。李维汉同志曾指出:“在延安时期,特别是经过整风和大生产运动,我们党形成和发扬了一整套优良的革命传统和革命精神。”  在这“一整套优良的革命传统和革命精神”中,最著名的,是毛泽东的光辉著作“老三篇”塑造的三位英雄所体现的精神。

其一,是一位现代的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加拿大共产党员白求恩大夫,所体现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所体现的“高尚”、“纯粹”、“脱离了低级趣味”、“有益于人民”的“人”的精神。

其二,是一位现代的中国人——为人民利益而死、其死比泰山还要重的八路军战士张思德,所体现的“为着解放人民、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精神,所体现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其三,是一位古代的中国人——据说住在华北,决心率领他的儿孙们要用锄头挖去太行山和王屋山这两座大山的北山愚公,所体现的毫不动摇,艰苦奋斗,“每天挖山不止”的精神。

这三位伟大的英雄,他们代表的伟大精神,感动了多少中国人,还将感动多少中国人啊!这三大英雄的“三位一体”,不正是延安的光辉形象,不正是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形象,不正是中华民族的光辉形象吗?这三大精神的“三位一体”,不正是延安的集体人格,不正是中国共产党的集体人格,不正是中华民族的集体人格吗?

上述三大精神,又可以归为两类:一是白求恩与张思德代表的“为人民服务”精神,亦即共产党的“宗旨”精神;二就是老愚公代表的“奋斗”精神。它们与延安精神中的另一精髓——实事求是精神,亦即“求是”精神,组成了整体意义上的延安精神的核心,正好又是一个“三位一体”。而且可以说,这一个“三位一体”,是我们党,我们中华民族的三条命根子。其中,“宗旨”精神是灵魂,“奋斗”精神是基础,“求是”精神是保障。三条命根都在,党和民族才会生机勃勃。失掉一条,就病入膏肓;失掉两条,就岌岌可危;三条都失掉,必定丢命,整个民族的精神也会垮下去。因此,毛泽东对延安精神,对延安精神中的艰苦奋斗作风,总是念念不忘,并感慨地希望:“全国一切革命工作人员永远保持过去十余年间在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工作人员中所具有的艰苦奋斗的作风。”

正是在延安,毛泽东与其他老一辈革命家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全面成熟。

三、毛泽东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的升华

在以“世界上最小的指挥部指挥了世界上最大的战役”而闻名于世的西柏坡,毛泽东同志提出了著名的“两个务必”要求——“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这“两个务必”所代表的理论,将即将胜利的我们党的历史地位、历史使命、历史挑战、历史责任、历史要求等等,都透彻地讲得一清二楚,因此可以说,“两个务必”,是毛泽东代表党中央,在我们党“很快就要在全国胜利了”的前夕,在我们党马上就要从革命的“夺权党”向革命的“执政党”转变的前夕,郑重向全党提出来的重要的“执政意识”。

为什么说“两个务必”是我们党重要的“执政意识”呢?就务必保持艰苦奋斗作风的要求而言,它既揭示了每一个人做人的规律——“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也揭示了每一个政党执政的规律——是,则“赶考”合格,再创辉煌;否,则人亡政息,回归兴衰“周期率”;尤其是揭示了我们中国共产党执政的规律与目的——毛泽东率书记处从西柏坡进北平时讲道:“我们进北平,可不是李自成进北平,他们进了北平就变了。我们共产党人进北平,是要继续革命,建设社会主义,直到实现共产主义。” 这就把共产党执政的使命、目的与任务讲清楚了,也把我们党必须要艰苦奋斗的“之所以然”讲清楚了——并不是我们喜欢艰苦、留恋艰苦,相反,是要通过艰苦奋斗建设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中国,通过艰苦奋斗振兴中华民族,通过艰苦奋斗使中国人民过上幸福生活,通过艰苦奋斗来实践共产党人的共产主义理想。

正是在西柏坡,毛泽东与其他老一辈革命家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全面升华。

四、从毛泽东对艰苦奋斗精神的再强调看其重大意义

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及毛泽东同志更加重视“艰苦奋斗”精神的作用,并赋予它两个方面的实践意义——一是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二是保持密切党群“鱼水关系”、保持党的性质与宗旨,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由此,反复要求全党要保持和发扬艰苦奋斗精神。

1.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必须“艰苦奋斗”

毛泽东同志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三番五次强调了“艰苦奋斗”问题。他首先指出:“要使全体干部和全体人民经常想到我国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大国,但又是一个经济落后的穷国,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要使我国富强起来,需要几十年艰苦奋斗的时间。” 接着,他批评了“以为到了社会主义就应当什么都好了, 就可以不费气力享受现成的幸福生活”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强调“要使全体青年们懂得,我们的国家现在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并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本改变这种状态,全靠青年和全体人民在几十年时间内,团结奋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个富强的国家” 。

为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们党和毛泽东同志为什么特别要强调艰苦奋斗精神呢?这可以联系毛泽东的“赶超”战略思想来理解。毛泽东认为,建立起了社会主义的中国,可以、可能而且必须要用50年到100多年时间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赶上和超过用300多年时间实现了工业化、现代化的资本主义强国。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的共识。因为,在党的领导下昂首挺胸站了起来的中国人民,有着以数千年文明为根基的巨大自豪感的中华民族,是绝不甘心处于世界发展后列的;更何况,新中国处于西方的全面封锁之中,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更重要的,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必须靠更快的经济发展来实现。于是,加快中国的经济建设,努力赶超发达国家水平,极大地提高我国社会生产力,必然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主旋律。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没有昂首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阔步迈向世界前列的强烈愿望,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尽管出现过“大跃进”那样巨大的失误,但是,毛泽东同志和我们党并没有放弃“赶超”战略,而是总结了经验教训,提出了社会主义建设的长期性问题,提出了社会主义的“两阶段”观点,尤其是提出了用一百年时间去“赶超”的战略思想,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以及现代化建设“两步走”的战略设想。从而,进一步丰富、完善了“赶超”战略。从邓小平同志提出“发展太慢也不是社会主义” ,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包含“两个百年目标”的“中国梦”,不都是对“赶超”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吗?

2. 执政条件下保持党的性质与宗旨必须“艰苦奋斗”

执政之后,我们党总体上经受了执政的考验。但建国不久,揭发出来的相当大量的贪污浪费现象也是惊人的,因此党发动了“三反”运动,处死了刘青山、张子善这两个著名的贪污腐化分子,给全党、全国极大震动。怎样保持“两个务必”的问题,引起了党中央更大的重视。此外,1956年,国际上发生了“波匈事件”,我们党从密切党群“鱼水关系”、保持党的性质与宗旨,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方面,汲取“波匈事件”的教训,也更加重视“两个务必”的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党召开了八届二中全会,刘少奇同志在会上着重谈了“波匈事件”的教训,提出要“反对干部中的官僚主义和特权思想”,并明确提出,“如果我们不注意的话”,在我们国家和党内“也可能产生一个新贵族阶层”。毛泽东赞同刘少奇的这个观点,更具体地指出:“少奇同志讲了,我们可以成为一个贵族阶层的,人数几百万,主要的就是那么几十万到百把万,县委以上有几十万,命运就掌握在县委以上的手里头……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 因此,他在这次全会的总结讲话中,讲了两句名言。其一是“根本的是我们要提倡艰苦奋斗,艰苦奋斗是我们的政治本色”;其二是“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精神就是由这里头出来的” 。而这两句名言的精神是一以贯之的——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宗旨与党的精神、作风,包括艰苦奋斗的作风,是互为前提,互为条件的——一方面,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了共产党人必须要艰苦奋斗;另一方面,只有艰苦奋斗,才能体现党的性质,践行党的宗旨,完成党的使命。

苏共亡党,苏联亡国,原因众多,其中重要一条,就是党执政以后丢掉了进取精神和奋斗精神,党的中上层形成了一个特殊的贵族阶层,官僚主义盛行,严重脱离群众,最后被群众所唾弃。

中国共产党是幸运的。我们有毛泽东在社会主义时期对他与其他老一辈革命家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不断的再强调。除了反复强调艰苦奋斗的精神外,毛泽东与党中央还树立了诸如大庆、大寨、好八连、“两弹一星”群体、王进喜、陈永贵、雷锋等一大批艰苦奋斗的典型,培育了大庆精神、大寨精神、好八连精神、“两弹一星”精神、雷锋精神等等,促使我们的党和人民始终保持了艰苦奋斗的作风,不但赢得了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而且使党在事业遭受挫折的时候仍然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拥护。更重要的是,艰苦奋斗作风形成了我们中国共产党、我们中国人民的优良传统,使我们党具备了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低潮中砥柱中流、振兴社会主义,使我们人民具备了在经济文化落后的条件下追赶超越、振兴中华民族的极宝贵主观条件——党和民族的精、气、神。

五、毛泽东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在改革开放中得到了继承发扬

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一贯重视对毛泽东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的继承与发扬。

改革开放伊始,邓小平就要求“恢复党的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 。要求“要有一股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 !之后,反反复复重申这个问题,还提出要“发扬革命和拼命精神,严守纪律和自我牺牲精神,大公无私和先人后己精神,压倒一切敌人、压倒一切困难的精神,坚持革命乐观主义、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等“五种革命精神” ,并强调:“要坚持我们历来的艰苦奋斗的传统。否则我们的事业是不会有希望的。”

1991年9月,江泽同志来到西柏坡参观考察,挥笔写下了“牢记‘两个务必’,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题词,并指出:“毛主席曾在这里发出号召,进城后要继续不骄不躁、谦虚谨慎,继续艰苦奋斗,不要被糖衣炮弹所打中。” 胡锦涛同志接任总书记之后的第20天,也带领书记处全体成员一起来到西柏坡,重温“两个务必”,指出:毛泽东这个“重要思想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不论我们党取得什么样的成就,都必须长期艰苦奋斗,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色和宗旨,不断维护和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样我们党才能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始终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党的十八大产生的党中央执政伊始,就狠抓作风建设。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上的讲话中强调:“工作作风上的问题绝对不是小事,如果不坚决纠正不良风气,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像一座无形的墙把我们党和人民群众隔开,我们党就会失去根基、失去血脉、失去力量。抓改进工作作风,各项工作都很重要,但最根本的是要坚持和发扬艰苦奋斗精神。”

党中央对艰苦奋斗精神的继承与发扬,使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毛泽东与其他老一辈革命家培育的艰苦奋斗精神的伟大和重要。在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条件下,只有不懈地艰苦奋斗,我们才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才能经受住“四大考验”、化解掉“四大危险”,永葆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带领人民实现“中国梦”。


参考文献:

参见《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4-65 页。

参见《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93页。

《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50页。

《李维汉选集》,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615页。

《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7 页。

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893-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917页。

《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39 页。

《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26页。

《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54页。

 参见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八届二中全会”条目,网址:http://dangshi.people.com.cn/GB/151935/176588/176596/10556130.html。

《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62页。

《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62页。

《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48页。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