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毛泽东文艺大众化思想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11-01 00:00作者:华中师范大学    王增兵 来源:晋城党史网

【摘要】: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与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相结合,形成了以关于文艺发展方向、文艺创作源泉、文艺作品内容与形式等为主要内容的毛泽东文艺大众化思想。这一思想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对于当前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仍然具有理论意义。

【关键词】:毛泽东;文艺大众化思想;内容;意义

Abstract: Combined the Marxist literary theory with China's new democratic revolution and socialist construction, Mao Zedong formed the popularization of literature and art which contain the orientation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rt, the source of literary and artistic creation, and the content and form of literary and artistic works. This ideology enriched and developed Marxism literary theory,  in addition, this ideology still has great significance to promote the prosperity of socialist culture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socialist culture power.

Key words:Mao Zedong;popularization of literature and art;content;significance


形成于抗日战争时期、丰富并发展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毛泽东文艺大众化思想,是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核心内容。它初步解决了文艺的价值取向问题,开启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发展的新时期。重温毛泽东文艺大众化思想,对于当前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实现社会主义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提高全民族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文艺必须为人民大众服务

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始终是文艺的根本问题。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既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也是社会变革的决定力量。列宁早在1905年就指出:无产阶级文艺“不是为饱食终日的贵妇人服务,不是为百无聊赖、胖的发愁的‘一万个上层分子’服务,而是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为这些国家的精华、国家的力量、国家的未来服务。”[1]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我国左翼文化运动中,虽也曾探讨过文艺大众化的问题,但囿于当时的种种限制,这一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实际相结合,从革命的性质和动力的角度,首次对这一问题做出了科学论断。他指出:文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2] ,因为它决定了文艺的性质。在历史上,有为地主阶级服务的封建主义文艺,有为资产阶级服务的资产阶级文艺,也有为帝国主义者服务的汉奸文艺,而“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3]  为人民服务,首先为工农兵服务,这是无产阶级文艺与一切为剥削者压迫者服务的文艺相区别的显著标志。此后,毛泽东在1949年7月《中共中央给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的贺电》中进一步提出了关于文艺工作的“一个广泛”和“两个配合”的思想,即“广泛地发展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 “配合人民的其他文化工作和人民的教育工作”和“配合人民的经济建设工作”,这是在新形势下对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认识的深化。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坚持并反复强调了文艺必须坚持为人民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的思想。与此同时,党的其他领导人也对这一思想做出过许多的论述。在党的八大政治报告中,刘少奇强调了文艺要“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4]的思想;1961年,周恩来也明确指出: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为劳动人民服务,为无产阶级专政制度下的人民大众服务”[5]。这些阐述都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思想。

那么,什么是人民大众呢?毛泽东进而从历史的、动态的角度,阐述了我国不同历史时期“人民”的内涵。针对抗日战争时期的阶级状况,毛泽东指出:“最广大的人民,占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是工人、农民、兵士和城市小资产阶级”,“这四种人,就是中华民族的最大部分,就是最广大的人民大众。”[6] 这四种人都是革命的重要力量,但他们的地位和作用又不是不同的。其中,工人是革命的领导阶级,农民是革命中最广大最坚决的同盟军,由工人农民武装起来的兵士则是革命的主力,这三部分人数最多,是革命的主力军。而城市小资产阶级虽然也是一支重要的革命力量,是革命的同盟者,但他们毕竟人数少,力量相对比较薄弱。因而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首先就是为工农兵服务。今天看来,毛泽东的以上判断,是完全符合抗日根据地实际情况的。解放战争时期,一切反对美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即官僚资产阶级、地主阶级以及代表这些阶级的国民党反对派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畴。新中国成立及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人民内涵相应更宽泛,即一切赞成、拥护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畴。毛泽东指出,必须把握不同历史时期“人民”的内涵,只有这样,文艺才能更好的为人民大众服务。

关于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具体含义,毛泽东认为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文艺必须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最直接的精神文化需求,使其在劳动、工作和战斗之余得到精神上的愉悦和调养,以丰富其业余文化生活;二是团结人民、教育人民、鼓舞人民、宣传人民,使其团结一心、振奋精神、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为与自身利益相一致的革命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而奋斗。

二、文艺创作的源泉是人民大众的社会生活

毛泽东从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立场出发,系统地阐述了文艺创作的来源问题。他指出:“一切种类的文学艺术的源泉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作为观念形态的文艺作品,都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在人类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7] ,而人民生活则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此外不能有第二个源泉。”[8]在这里,毛泽东强调的文艺“唯一”源泉,笔者以为,实际上包含了几个层次的意思:一是人民大众的社会生活中存在着文学艺术创作的丰富原料。虽然这些原料是最自然的东西,是最粗糙的东西,但是对于文艺创作来说,它们却是最生动、最丰富、最基本的,足以“使一切文学艺术相形见绌”。[9]二是过去的文学艺术作品不是源而是流。对待古人或是外国的文艺作品,可以继承和借鉴,但是绝不可以代替自己的创造,更不能毫无批判地硬搬和模仿这些古人和外国人的文艺作品。三是既然人民大众的社会生活是文艺创作的源泉,那么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就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10]深入到人民群众生活——唯一的广大而丰富的源泉中去,参加火热的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通过“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11],才可能创作出具有深厚的生活内容和强大的生命力的文艺作品。

另一方面,毛泽东十分重视文艺创作主体的存在及其价值,认为:“人民生活中的文学艺术的原料,经过革命作家的创造性的劳动而形成观念形态上的为人民大众的文学艺术。”[12]创作主体通过创造性的想象,把从人民大众的社会生活中得来的感性材料和自己的感受,在头脑中融会贯通,然后创造成艺术形象,才能成为人民大众的文学艺术。如果看不到文艺创作过程中创作主体的辛勤劳动,看不到文艺作品中融入的创作主体的意识和思想感情,看不到生动活泼的、富于主体创造性的文艺作品与现实生活的差别,就会否定了创作主体在文艺创作中的价值和能动作用。

三、文艺作品的内容要反映人民大众的现实生活,形式要为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

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首先要求文艺作品的内容必须从根本上反映人民大众的生活与实践。对此,毛泽东在1944年3月就文艺工作者之所以受到群众欢迎的原因时指出:“所谓摸到了边,就是反映了群众的生活,真正地反映了边区的政治、经济,这就能够起指导作用。”[13] 可见,毛泽东他看来,文艺作为社会生活在作家头脑中的反映,只有从广大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中汲取力量,集中地反映和表达广大人民群众的爱憎情感和心声,才能发挥它的强大精神力量,对广大人民产生最普遍、最有力的影响。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毛泽东强调:“社会主义的内容,民族的形式,在政治方面是如此,在艺术方面也是如此。”[14]在这里,毛泽东明确指出,社会主义文艺必须反映社会主义制度下人民大众的现实生活的基本内容。时代在变化,人民群众的社会生活也不断变化,因而文艺作品也必须根据社会历史的发展变化,真实地反映社会生活,反映人们在各种社会关系中的本质,从而表现时代前进的要求和历史发展的趋势。同时,毛泽东还指出:文艺作品的内容来源于人民大众的现实生活,又高于现实生活。因为“虽然两者都是美,但是文艺作品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普遍性。”[15]这一论述实际上阐明了文艺美高于生活美、文艺作品的内涵高于人民群众现实生活的思想。此外,毛泽东还严肃地指出了文艺创作中必须正确处理歌颂与暴露、普及与提高的关系问题。他指出:“一切危害人民群众的黑暗势力必须暴露之,一切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必须歌颂之,这就是革命文艺家的基本任务。”[16] 暴露的只能是危害人民群众的黑暗势力,而不能是人民群众。人民群众虽然也有缺点,但不能采用“暴露人民”的方法,只能是人民内部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来克服;关于普及与提高,毛泽东认为两者是不能分开的,普及是人民的普及,提高也是人民的提高,二者存在着辩证统一的关系:提高,是在普及基础上的提高;普及,是在提高指导下的普及;提高,为普及所决定,同时又给普及以指导。但无论是普及还是提高,都必须从人民群众的实际需要出发,必须从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素质、接受能力和欣赏水平出发,只有这样,才能够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普及与提高才会有效果。

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要求作品的形式应为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毛泽东认为,文艺作品要想深入人心,对老百姓有足够的吸引力,提高他们的斗争热情和胜利信心,更好地参与到革命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去,就必须具有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形式,即“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17]  因此,毛泽东认为,好的文艺作品应体现以下几个方面特征:第一,作品内容与艺术形式的完美统一。文艺作品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内容必须借助形式而存在,形式必须表达内容才有意义。在这一问题上,毛泽东对无产阶级文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必须是“政治和艺术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18] 可见,毛泽东不是以艺术来阐释政治,而是将政治内容尽可能反映在艺术形象中。第二,文艺作品要学习群众语言。毛泽东认为许多文艺作品显得语言无味,是因为许多文艺工作者脱离群众,不熟悉人民群众语言,导致其作品“常常夹着一些生造出来的和人民的语言相对立的不三不四的词句。”[19]由此可见,毛泽东对群众语言的高度重视。第三,文艺作品必须具有民族形式和民族风格。毛泽东指出:“艺术的基本原理有其共同性,但表现形式要多样化,要有民族形式和民族风格。” [20]中华文化五千多年的悠久历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民族形式和民族风格,它是适应中国人民的艺术爱好和欣赏习惯的。因此,我们的社会主义文艺,必须继承本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具有自己的民族形式和民族风格。第四,文艺作品要善于运用形象思维。毛泽东在1965年7月给陈毅的一封信中,第一次把“形象思维”这个概念引入到其文艺思想之中。他指出:“诗要用形象思维,不能如散文那样直说……要作今诗,则要用形象思维方法,反映阶级斗争与生产斗争。”[21] 毛泽东认为,文艺作品既要有内容,也要将内容艺术化,思想形象化,人物典型化,在既满足人民群众基本精神文化需求的基础上,又能够起到教育人民的作用。

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毛泽东文艺大众化思想着重解决了文艺为什么人和如何为人的问题,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文化建设指明了方向。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广大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深入群众,创作出了一大批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提高了人民群众的科学文化素质、丰富了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促进了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的向前发展。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华民族向实现中国梦飞速迈进的今天,在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和十八大都提出要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新形势下,重温、坚持并发展毛泽东的文艺大众化思想,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必须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原则,不断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反映人民群众主体地位和现实生活的文艺作品,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以进一步发挥文艺作品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作用。


参考文献:

[1]列宁.《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列宁全集》第1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年10月第2版,第97页。

[2]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60页。

[3]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67 页。

[4]刘少奇.《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刘少奇选集》(下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年12月第1版,第239页。

[5]周恩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故事会创作会议上的讲话》,《周恩来选集》(下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年11月第1版,第336页。

[6]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58页。

[7]、[8]、[9]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63 页。

[10]、[11]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64页。

[12]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64页。

[13]毛泽东.《发展陕甘宁边区的文化艺术》,《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105 页。

[14]毛泽东.《同音乐工作者的谈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148 页。

[15]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64 页。

[16]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76页。

[17]毛泽东.《学习》,《毛泽东论文艺》[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6年6月第1版,第45页。

[18]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74 页。

[19]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文艺论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第52页。

[20]毛泽东.《同音乐工作者的谈话》,《毛泽东文集》(第七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76页。

[21]毛泽东.《给陈毅的信》,《毛泽东文集》(第八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421-422页。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