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青年毛泽东的思想转变对学生文化心理培养的启示: 基于认知发展理论的思考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11-01 00:00作者:吉首大学   李文娟来源:晋城党史网

摘  要:毛泽东青年时期思想的转变对其整个政治生涯产生了十分积极的作用。研究其青年时期思想转变的内容,从认知发展的角度分析思想转变的原因,为当代青年探寻一条有利于形成正确文化心理的培养之路。

关键词:青年毛泽东,思想转变,文化心理,认知发展


The Enlightenment for Students’ Cultural Thoughts from Young Mao Ze-dong’s Thought Transformation:

Thinking Based on The Theory of Cognitive Development

Li Wen-juan

College of Marxism, Jishou University,416000,Jishou

E-mail: ajuan421@126.com

Abstract: Young Mao Ze-dong’s thought transformation had a very positive role on his entire political career. To study the content of his thought transformation, analyze the reas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gnitive development, and explore a cultivate path for the contemporary youth forming correct cultural thoughts.

Key Words:Young Mao ze-dong, Thought Transformation, Cultural Thoughts, Cognitive Development


青年时期是一个人的道德品质形成和人生发展的关键时期,这一时期的个人生活经历和周遭环境直接影响着其思想观念的成型。毛泽东1893年出生于湖南湘潭,至1918年为组织湖南赴法勤工俭学运动第一次到达北京以前从未离省,青年毛泽东的成长离不开湖湘文化的大背景。本文中青年毛泽东的思想转变,是指其1910年离开韶山前夕至1920年组织长沙共产主义小组的这十年间毛泽东的思想转变。

一、青年毛泽东思想转变的内容

(一)人生观的转变:从“学不成名誓不还”到“动天下之心”

少年时代,毛泽东就是一个志在四方的热血青年,从他离乡求学时在父亲的账本上改抄的诗词《无题(孩儿立志出乡关)》可以看出,他当时的人生目标是立志、成名,“学不成名誓不还”。也正是因为这种以扬名立万的决心和“人生无处不青山”的豪气,使他渴望拥有更辽阔的视野。

随着知识面的扩大,青年毛泽东对人生目的的看法有了明显的转变。不再是将人生的理想局限在个人的发展,而是把个人的成长与国家、人类、乃至宇宙的未来紧密地联系起来。在1917年给黎锦熙的信中,毛泽东表达了自己对立志探索“大本大源”的热情:“欲动天下者,当动天下之心。……动其心者,当具大本大源。……天下之生民,各为宇宙之一体,即宇宙之真理,各具于人人之心中。”并且,毛泽东还努力寻找正确分析社会、历史的方法,寻找能动天下之心的办法、寻找给予广大穷苦人民幸福的途径。

(二)世界观的转变:从“观念造成文明”到“物质利益”和“主义”的结合

在探寻“大本大源”的过程中,毛泽东认为一切真理在于人心,需要通过发挥心的力量来探求真理。1917年,毛泽东写就一篇大气蓬勃的作文《心之力》,文中写到“血肉者物质之所成,心性者先天地之所成。……盖古今所有文明之相,皆发于心性而成于物质”,可以看出此时的毛泽东是二元论指导下的唯心观。

1919年,毛泽东在组织湖南五四运动期间,渐渐认识到物质生活的重要性,开始重视物质生活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基础作用,把研究的重点转移到“人类应如何生活”问题上。在《学生之工作》等文章中,毛泽东已形成了“社会制度之大端为经济制度”的观念。在接受“物质利益”原则后,毛泽东继续重视思想理论对社会变革、发展的推动力,在给罗章龙的信中指出:只有树立“主义”的大旗,人民才“有所指望,知所趋赴”。青年毛泽东逐渐形成了辩证唯物主义观。

(三)价值观的转变:从“何以报仇?在我学子!”到“实行社会主义的大革命”

1918年,第一次世界宣布结束,民族灾难却日甚一日。资产阶级倡导的文化思想无法拯救国家,中国迫切需要一种新的文化思想作指导。与此同时,工人阶级力量的壮大、十月革命的胜利无不冲击着先进知识分子的价值观。

新文化运动开始后,“尝虑吾中国之将亡……吾意必须再造之”的毛泽东顺应时代的需求,认为“惟有步俄国和匈牙利的后尘,实行社会主义的大革命”,才能拥有“光华灿烂”的新世界。可以看出,毛泽东已开始从单纯的爱国主义向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方向转变。后经历多年的实践与探索,终于成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战士。

(四)历史观的转变:从“奇杰救济”到“民众的大联合”

1915年,毛泽东在《致湘生信》中提到:“来日之中国,……非有奇杰不足言救济”;同年又在《致萧子升信》中提到:“巨夫伟人为一代之代表,……而观一代,皆此代表之附属品矣。”这与梁启超的“舍豪杰而无有世界”不谋而合,认为英雄人物是创造历史的主体。

在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的实践中,毛泽东意识到人们群众的伟大力量。1919年毛泽东在《<湘江评论>创刊宣言中》喊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的声音。虽然对社会变革的具体方式还没有形成成熟的思考,但他对社会历史变革的重要论点已经放在了民众联合动力论上。在此之后的《民众大联合》系列文章中,毛泽东已完全摆脱奇杰救世的思想,而逐渐将民众大联合的思想与俄国暴力革命道路的思想结合起来。

(五)变革观的转变:从“呼声革命”到“俄国式的革命”

在毛泽东形成民众联合思想的初期,他仍然抱有精神革命的想法,,推崇的是无政府主义思想和“无血革命”。把“呼声革命”作为民众大联合的基础,认为要实行“呼声革命”不能光靠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呼声, 必须靠广大民众的共同呼声、 靠民众的联合。

但是在实践运动中,“呼声革命”往往以被镇压为结局,这种社会变革方式无异于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挣扎。1920 年,毛泽东在与赴法留学同学们的书信往来中,明确的指出:“政治改良……绝无希望。惟有不顾一切,另辟道路,另造环境一法”,接受并赞同用十月革命的方式去改造中国的思想。毛泽东在逐步的探寻中,最终选择了原本认为是“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俄国式的革命”。

二、认知发展视域下青年毛泽东思想转变的原因分析

个人思想的形成和变化,一方面是外界环境、社会历史等因素影响的结果,另一方面又是其自身进行探索、学习的结果。青年毛泽东的思想观念能完成如此转变,是有其可能性和必然性的。

认知发展指的是个体在成长的活动中,对事物的认知及面对问题情景时的思维方式和能力表现。成熟、经验、社会环境和平衡化是影响认知发展的基本因素。从认知发展理论的角度看来,影响青年毛泽东思想转变的原因有如下四个:

(一) 时势环境促成了毛泽东的思想变化

毛泽东的成长时代是在国家危难、家乡混战的历史背景下度过的。残酷的现实环境使得青年毛泽东有着强烈的忧患意识和历史责任感;而农民世家的生活环境不仅使毛泽东对劳苦人民有着深厚的阶级情感,更形成了他农民本色的社会视角与思维方式。

1910年,毛泽东在长沙看到了饥民哄抢大米遭强制镇压的事件,对他的触动很大,从而激起了他为国为民的情怀,力图担任起保卫国家、捍卫民族尊严的决心和信念。“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使毛泽东的思维和眼界得以开阔。可以说是动荡的社会环境使得青年毛泽东的思想急剧的变化着;而十月革命、五四运动等又为其转变的方向提供了方向。

(二)湖湘历史人物对毛泽东的思想改变起了榜样作用

湖湘文化的代表人物大多以天下为己任,有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和崇高的社会使命感。青年毛泽东以圣贤豪杰为期向,在思想转变过程中受到先贤的榜样影响。

从爱国诗人屈原到近代的魏源,愤于欺凌、受辱的现实,崇尚气节、追求变革。从南宋胡宏到“席棘饴荼”的王夫之,重视济世安民,强调“民为邦本”。曾国藩、左宗棠直面社会危机,摒弃空谈义理的文风,秉承“经世致用”的思想等等。

湖湘历史代表人物的思想传统深深影响了毛泽东思想的转变。他勇于改革的挑战精神、追求民众的大联合、重视“有用之学”的观念恰恰体现了湖湘文化代表人物中的重要特征。

(三)先进知识分子的引领和同伴间相互学习加速了毛泽东的思想转变

毛泽东的老师杨昌济尽力将湖湘文化传承中的爱国主义思想渗透到他的教学中,给毛泽东以极大的思想触动。在杨昌济的引领下,青年毛泽东接触到了陈独秀、李大钊等先进知识分子,又在他们的帮助下,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书籍。并且这些先进知识分子的人格魅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青年毛泽东。

在这种进步思想的熏陶下,毛泽东的思想意识有了新的转变。 时常与同学好友们交换意见、共同学习。他与同学好友交流时“只及学问文章道德品行和国家天下的大事,从不涉及私人生活问题”。这种同伴间的相互学习也加速了青年毛泽东思想的转变。

(四)政治实践运动使毛泽东的思想转变与社会现实相契合

深受湖湘文化影响的毛泽东,注重经世致用的实干精神,重视并参与革命斗争,先后领导成立了新民学会、湖南学生联合会、创办《湘江评论》、发动驱张运动、湖南自治运动等等。十月革命的胜利使毛泽东对民众的力量有了深刻的认识;新民学会的成立使得青年学生们有一个表达心声、共同进步的平台;湖南自治运动的失败,促使毛泽东抛弃无政府主义和社会改良的空想。

虽然毛泽东组织的一系列改良式的运动实践均以失败告终。但正是这种丰富的实践的锻炼和检验,青年毛泽东的思想转变与社会现实愈发相契合,最终形成了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

三、青年毛泽东思想的转变对学生文化心理培养的启示

从总体来说,青年毛泽东思想的转变是成功的,对其后来的人生产生了重要的积极作用。时势造英雄,每个时代有其特定的历史主题,不同时代的青年也有着不同的历史责任。研究青年毛泽东思想的转变,并不是为了培养又一个英雄人物,而是借鉴其成长道路上各种经验、探寻促进认知发展的因素,更好地帮助青年人形成正确的思想观念。

(一)营造良好的教育氛围

教育氛围包括物质与精神环境两方面,要将文化特别是具有文化认同功能的民族文化作为一个符号溶于这两个方面,增强学生间的凝聚力。

物质环境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学校物质条件的建设,一个设施齐备、优越的学校易于鼓舞学生的士气,培养学生积极向上的态度。二是空间关系,一个办公楼占据耀眼的位置、教学空间相对被冷落的学校实际上在进行权力至上的价值观念教育。班级教学中的师生距离、讲台与课桌的空间关系也都无时无刻不在进行民主或专制的教育。

校园文化的精神层面主要是指渗透在学校的精神氛围,包括校风、班风、文风、人际关系、心理气氛等等。一个学校的精神文化环境既是有形的也是无形的。在一个精神氛围较好的班级或学校中,学生容易耳濡目染一些健康的价值观念,自觉遵守必要的规范。因此,在塑造校园氛围过程中,要注重“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舆论氛围和导向的形成。

(二)教师要重视对学生思想的引领

“教育成功与否往往取决于生活环境中一定的内部气氛和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一定的情感态度”。教师的身份及身心上的成熟,会自然而然对学生的产生一些示范效应。正如杨昌济对毛泽东产生的引领作用。

教师要善用这种教育功能,促进学生的社会角色和道德思维的发展。教师要首先具备感受真善美的能力,并对生活环境保持持久的新鲜感,善于用冷静而敏锐的目光审视周围的世界。教师除了通过自己的言行引导学生,还可以主动与学生分享自己的思辨体会。引导学生将人生的理想融入对美得发现和创造之中,引导其在日常生活中保持个性的健康和谐发展,引导其致力于改造生活、实现对理想生活的追求。

教师对学生的定义会影响到学生的自我认知。教师的信任与爱也会激发学生产生相应的情感。教师的教学行为对学生的道德思维也有极大的影响。教师按时进教室上课,有助于帮助学生养成诚信守时的好习惯;教师提前认真备好课,体现了对学生的尊重,也会影响学生为人处世的态度。教学过程中教师也应注意言传身教的作用。

(三)促成有益的同伴交往的形成

同伴交往是社会交往能力发展的基础,对人格的全面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教育的介入并不是指粗暴地干预学生的交往生活,而是通过启发和调节学生的人际交往活动以促成其思想信念的养成。

首先,教师应该尊重同伴关系的自我形成,不能过分干预学生的交往空间。学生在社会交往互动过程中,能在一定程度上自主发展自身的品行。其次,教师要激发交往群体的角色参与,使学生有机会从不同的角色身份出发思考问题。而且,教师要帮助一部分无法很好融入集体的同学,引导他们与同伴顺利交往。当交往群体的价值取向发生偏离的时候,也要及时给予指导。

(四)创造性开展集体主义教育实践活动

应该创造性地开展社会性的集体主义实践活动,让学生在具体社会实践中形成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思想认知,并且在实践活动中加深对民族文化的理解。

教师有义务帮助各种学生社团、协会的成立与发展,让更多的学生能有组织、有计划、长期地参加社会性集体活动。比如让学生到生活条件艰苦的地区体验生活,使更多的学生有机会参与到“三下乡”活动;到孤儿院、社区等地方当志愿者,接触社会各类阶层;有条件的高校还可以开展一系列大学生的社会调研和科技扶贫等。

还可以让学生参与到学校、学院的管理之中,表达出对所处环境的主人翁意识。通过民主决策的过程使大学生有机会参与到复杂情景中解决大的问题,不仅能提升学生的归属感,更能促进学生形成民主决策的态度和技能,进而使学生能够平衡他人和群体的利益。


参考文献

[1] 董大伟.试论青年毛泽东历史观的转变[D].河北师范大学,2012.

[2] 田慧武.透视青年毛泽东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原因和特点[J].前沿,2008,(第1期).

[3] 王艳.毛泽东对青年培养的实践途径探析[J].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2010,(第8期).

[4] 陈建中.论青年毛泽东思想的转变[J].求索,1990,(第3期).

[5] 邓灿辉,李伟.论湖湘传统文化对青年毛泽东伦理观的影响[J].党政干部学刊,2010,(第5期).

[6] 陈瑶姬.心理传记学视角下的毛泽东[D].南京大学,2013.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