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九章     铲除叛徒

 二维码 169
发表时间:2014-11-03 20:15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再说柴山堡的共产党员万大海,三天前被民团救国军所抓,送交副官聂振安处。和他一起被抓的共产党嫌疑分子共六人,其他五人皆是遍体鳞伤,惟有他是完好无损。其原因很简单,他叛变了。

话说他回家的这一天晚上,不了解事实真相的另外两名共产党员,特去他家中看望,询问有关遇难同志的情况。谁知这时,反动民团突然撞进院子,绑走了在敌人看来并非嫌疑的真正共产党员。三天来,在他这个小小的家院中,共绑走七名同志。他们都是对党忠贞无二的热血儿女。其中包括梁老伯。梁老伯名叫梁大全,是柴山堡支部的组织委员。昨日误入狼窝被抓,受尽民团士兵的严刑拷打,为保存党的组织,他始终守口如瓶,不供出任何一个同志。在敌人的多次重刑之下,他多次昏迷。当他再次醒来时,敌人又把新的刑具抬到了他的面前,问他交代不交代?

“我交代,我交代!”老人同敌人周旋:“请你们给我出去三分钟。让我冷静地想想。”

 “那好,我们出去。”众士兵以为老汉受不了重刑,真的要口吐真言,便很快地退出去。

 三分钟后,众士兵冲进屋内。老人手捧自己的鲜血淋淋的舌头献上。

 “这,这……”众士兵无不目瞪口呆。

 夜半时分,他们向这位他们认为再也榨不出油水的老汉下了毒手。

 晴天霹雳,皆因党内出了奸细。

 再说许世友,从冠兰嫂手中接过曹大骏政委的亲笔信,明确了铲除叛徒是新的任务,一种神圣庄严的使命感顿升心头。

 十三条好汉呼哨一声,紧随许世友身后,在梁冠兰带领下,匆匆离开了原始大森林,沿着曲曲弯弯的山路,朝“老鸹李”走去。

 到了老鸹李寨,英雄们止住了脚步。

 许世友目送带路的老汉走远后,朝身后的小囤子、二亮一挥手,连同他自己奔向那岗哨。当右边的兵走到阴影的时候,许世友手起刀落,那个兵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回老家去了。左边那个兵正缩着脖子跺着脚,听见“扑通”声响,扭头见伙伴倒地,便骂了几句:“娘的!尽逞英雄,我说你不行吧,你还嘴硬,自称王一瓶,四两猫尿就把你灌晕了,算得上什么王一瓶?”这个兵的话音还没落地,只觉得脑后阴风顿起,欲要回头,那头已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原来,杀死这兵丁的是岳二亮。

 且说这两个岗哨解决之后,英雄们直奔万大海的家院门楼。这里哨兵更多。来到离家院十多步远的暗巷树荫下停下。许世友向冠兰嫂耳语了一番。冠兰嫂便整了整衣襟,理了理刘海和腮边的乱发,镇静了一下心情,不慌不忙朝万家门楼走去。

 “干什么的?”四名门哨用枪拦住了梁冠兰的去路,他们一个个贼眉鼠眼地上下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

 “找万叔,有事相告。”冠兰嫂不亢不卑地道。

 “你万叔休息啦,明天再来吧。”一个士兵说完。另一个士兵走过去,对那士兵耳语一番道:“放她进去,此人十有八九准也是共产党员。”那士兵立时又改嘴道:“你进去吧。”

 梁冠兰理理耳边短发,镇静自若地向院里走去。这工夫,由于夜深人静,除了远方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外,只有蛐蛐的叫声相伴。天上,繁星点点,众星捧月。远处山脚,泉水流淌,溪水叮咚。那前方不远的万大海栖身的三间草屋,这时节看去,就像一口长方体的棺材,黑沉沉地掩映在四棵古松支起的树影下。门前挂有一盏红灯笼,又有执勤门岗。梁冠兰边走边看,心中丝毫没有一分胆怯。仿佛她身后有百万雄兵坐镇,心中有正义烈焰壮胆。她大摇大摆来到万大海的住室门前,门岗正要再拦,冠兰身后跟来的一个哨兵招招手道:“放她进去。”

 再说室内万大海,今宵虽有重兵把守,并没有睡觉。原来,昨晚他接到聂振安副官派人送来的书信。意思是天亮有马队接他,要到民团周司令那里报到。是喜是忧?是福是祸?暂且不知。因此,他不能不研究一下对策,福祸作好两手准备,思来想去,半夜已过,他正要上床休歇,门外传来敲门声。于是他便忙放下被子,拉开了门闩。

 “噢,是冠兰。”万大海先是一惊,马上恢复镇静道:“快进屋。”

 梁冠兰没有说话,神情庄严,然后进了屋。万大海重把门关好,道:“这半夜三更,你怎么来啦?”

 “我来报信来了!”

 “报什么信?”万大海急问。

 “民团今天要处理你。”梁冠兰道。

 “此话怎说?你是如何知道的?”万大海显得有几分不安,连连问道。

 “昨天早晨我被民团抓走后,被关在他们的禁闭室里。听他们内部人说的。”

 “你是怎么出来的?”万大海又问。

 “下午,他们要把我押往周天禾农那里的路上,我趁机逃跑,特来相告。”

 “噢,是这么回事?”万大海半信半疑。眼下,他又考虑周天禾农明天要召见他,对此话他又坚信不疑。原来,他往喜处考虑较多,没想到黄鼠狼给鸡拜年,周天禾农没安好心。此时,万大海的面部表情急速变化着,由红变白,由白变青。霎时,他一拳抡在腿上,道:

 “冠兰,多亏你来,你说我该怎么办?”

 “要我说,很简单。现在马上离开这里,另找地方躲身。”梁冠兰道。

 “不,不,过了初一过不了十五,躲怕是躲不掉的。这前后院都有民团的耳目,我往哪里躲?”万大海面露为难之色。

 “这样吧。为了保存组织,我来掩护你出家院。你先出去把士兵招来对付我,然后你再顺便从后院溜走就是。”梁冠兰一字一板地道。

 “那你就要吃苦啦!我该怎样感谢你?”万大海说着,挤出几滴眼泪道。

 “为了大局,只好这样办吧。”

 “那好,那好。我就去。”万大海说完急转身往屋外走。

 “来人哪!快把这个女共产党员给我绑下。”万大海出了门,来到院里大声喝道。随着万大海的喊声,前后院的民团士兵,凡是能听到的,都纷纷跑过来。万大海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凡是有岗哨的地方他都喊到了。眼看士兵一个个向正屋跑去。他便趁机来到后院右墙根下,贼眉鼠眼,瞅瞅四下无人,也顾不得妻室儿女啦,狗急跳墙。他吃力地爬上墙头,然后再跳下,“哎哟”地一声,脚脖子给扭住了。正在落地之际,早有一只大脚踏在了他的背上。他也顾不上脚扭疼痛啦,心里一颤,抬头一望,三个大汉,月下手持刀枪,面目庄严,威镇八方。所有这些,使有心病的人心虚。

 “你们是何人?”他说话也含有几分颤抖。

 “奉周司令的命令,今宵送你上西天!”许世友厉声喝道。说完手持偃月刀腾空划了一圈,月下刀光似流星,在空中留有一道白弧,径朝万大海的脖颈急急下落,没容他第二声喊叫,便真的上了西天。古人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害人先害己,终究没便宜。这就是叛徒的下场。

 外院这么一折腾,把屋内的人都惊慌了。有两个士兵听到外面枪响,忙向外跑。边跑边道:“是谁在放枪?”

 这时,呼啦拉拥进一帮好汉。许世友冲在前头,手抡偃月刀,就像砍西瓜一样,“咔嚓咔嚓”地砍了起来。众好汉们随后也都抄起了家什,杀的杀,砍的砍,直杀得这帮虎狼,没容得反应过来就上了西天。其中有一个民团士兵正要越窗而逃,两手正按着窗户。许世友见势,眼疾手快,又一刀过去,砍断了那正扒窗户的两只手,那兵惨叫了一声,便倒在窗下了。这十四条好汉都杀红了眼,对死硬顽抗的一个不留。那个叫虎成的,见小囤子提刀奔过来,给吓傻了,拿枪当了棍子用,抡起枪就朝小囤子打去。只见小囤子一刀架开,随后,又一刀砍将过去,只听“啊呀”一声,那“虎头”顿时滚在地下。说话的工夫,十四条好汉就犹如风扫残云一般,把这“虎豹狼虫”收拾完了。

 这时,鸡叫头遍。村民们还在熟睡之中,夜,静悄悄的,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英雄许世友带领好汉们,转头向郝家铺行去。然后再在郝家铺与冠兰嫂分手,去追赶红军。(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