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章     黎明在黑夜之后

 二维码 138
发表时间:2014-11-02 20:01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且说这木兰山位于大别山的腹部西侧,山高坡陡,险象环生。我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其前身就诞生在这片白山黑水之中。且说曹大骏、许继慎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在柴山堡地区摆脱了军阀、当地民团的追击,并巧妙地利用二者的矛盾,从敌人眼皮底下溜出来,连夜行军,风餐露宿,经历了千辛万苦,来到木兰山根据地打游击。恰在这时,许世友率领众位兄弟,几经曲折找到了红军大部队。

找到了部队,犹如失散多年的孤儿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甭提多高兴啦!许世友把冠兰嫂的亲笔信亲手交给了曹大骏政委,道:

“政委,这是冠兰嫂给你的信。”

曹政委看了信,连连赞道:

“你和同志们干得好哇!叛徒万大海被除,解除了当地党组织的后患,地方党组织要为你们请功哩!我双手赞成。”

“政委,我们不要什么功,只图早日把这些作威作福的孽种全部消灭,让全中国人都过上平安日子,再给我们请功不迟。”许世友道:“政委,为了给班长和同志们报仇,这次我又给部队带来了十四员虎将。”继而,许世友又把十四员虎将一一向政委作了介绍。

曹大骏政委验看后,擂擂这人胸,拍拍那人的肩,最后他满意地“哈哈”笑了:“看来,一个个都是五大三粗,都是好样的。你们为红军输送了新鲜血液,我们红军就有希望啦!”曹政委说到这里,话头一挑又道:“就把他们全部补充到你们班。班长就由你许世友担任,怎么样?”

“政委,我许世友这把刷子,别人不知,你还不知吗!只会杀呀,冲呀。但是,说起话来肚子里没货。怕是干不了。依我看,我们班还有很多老同志,如陈再道同志,他比我强。”许世友推辞道。

“陈再道嘛,他已经出了你们班,升为你们的排长啦。”

许世友带领众位弟兄,回到班里,排长陈再道同志早在那里等待着啦。战友之情,莫过于手足。战场上重逢,死难中逢生,大家有说不完、道不尽的话语。同志们个个庆贺一番,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战士自有战士的情趣。晚餐时,他们又破例多加了两个野菜盘。以水当酒,敲盆击碗,自然又热闹了一番。正在热闹处,团长王树声挑帘进来了。

团长王树声道:“今晚我团有行动,上级命令我团先拿下云雾寨,为大部队打入麻城作先锋。陈再道,你们排是我团的先锋排。许世友,你是排里的尖刀班,你们听清了没有?”

“听清了,团长,保证完成任务!”陈再道、许世友几乎同时回答。


报仇在今宵

麻城一战,以我军胜利、敌人失败告终。

且说许世友所在的红军第三十一师重又开往了柴山堡根据地。许世友与梁冠兰相见,无不感慨万端。

吃罢晚饭,许世友并未休息,又找到梁冠兰,道:

“冠兰嫂,我有一封信,请你想办法,送到民团周司令那儿。”

“什么信,这么急?”

“好汉做事不背人。没什么秘密。我想单独会一会周天禾农。给他先打个招呼,不然人家会挑咱的理!”许世友幽默地说。

冠兰嫂把许世友的信,绕了几个弯儿,巧妙地交给周天禾农的心腹孙子毓。

周天禾农的手有些哆嗦,接过信,急忙捏灭新点的烟,展开信纸:

周大司令台鉴:

此函复君,意想约会。

吾首贵如金,甘将吾首送去。

祝君发财。

许世友敬上

周天禾农给许世友的回信,绕了几个弯儿,由冠兰嫂转到许世友手里,这已是当天下午。许世友展信一看:

许大队长:

大札收读,佩服佩服。

你意会我,我意会你,两厢情愿,不谋而合。时间定在今晚七时,不见不散。

周天禾农敬上

阅毕,许世友“哈哈”大笑,遂又把信交给冠兰嫂,道:“你也看看吧!周大司令不愧好汉,就冲这一点,我也要按时赴约。”

当天下午许世友和全班同志早早吃了饭,许世友又去盐局借了匹高头大马,以示威风。马大壮军威,十八个战士,个个精神抖擞,在后面跟着,犹如众星捧月。且说这一队人马择山路而行,从柴山堡直奔周家寨而来。

再说民团司令周天禾农,又名周二癞子,他正在闭目养神,忽听士兵来报,许世友已到。他马上从太师椅上跳起来,进入临战状态。本来他以为,他给许黑子的书信,谅他也不敢来。他取出怀表看了看,没想到,他真的按时赴约来啦。不过,孙子毓也帮他做好了另一手准备。此时,他定了定神,又召来孙子毓布置道:“许黑子已到,快按我先前的安排,布下天罗地网,让他有来无回!”

“请进!”众匪徒为其三位长官,让出了一席位置,恭首一旁道。

许世友迈入匪厅门坎,如入无人之境。

“欢迎、欢迎。”周天禾农稍一欠身子,作出一手势。

许世友见前方有一太师椅,但他并不坐下道:“站客好打整。我还是站着好。”

仇人相见,格外眼红。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厅内沉默下来。许世友大眼扫了客厅一周,只见偌大的客厅,四个顶梁柱把天棚撑起;四根柱后,分别埋伏有匪兵,枪口正对着他。周司令左右两旁站立着四位保镖,也是荷枪实弹。两盏宫灯悬在厅顶,厅内亮如白昼一般。另外厅内除了一些桌椅板凳之外,别无其他。

这时,许世友把目光敛回,“哈哈”笑了。那笑声在大厅内回旋,令那荷枪实弹的匪兵也一时莫名其妙。倏然间,他敛住笑声道:“周司令哇,你好威风啊!重阳之夜,你有一刀之仇,这我清楚。今日,我许世友负荆请罪。常言道,好汉不杀请罪人。你却枪口对我,我俩怎好相谈?”

“哈哈,你倒有话说啦。莫说我枪口对你,那你身带八条大汉为哪般?原来你许世友却也是个怕死鬼!”周天禾农说到这里,他恨不得立斩许世友。

“噼噼啪啪……”枪声像炒豆子一般,从寨外传来。

且说这枪声不是别人所打,正是和许世友分手后,遁入山林的十名红军战士所打,原来这十名战士按照班长许世友事先计划,乘他把匪兵吸引过来、寨外四门空虚之机,先后收拾了二十几名残敌,占领了四门。为里应外合,声援许世友他们,放出了一阵冷枪。这枪声便是暗号,告诉许世友,我部队已攻占四门,正要向寨里进攻。

说话间,匪军中一个士兵慌慌张张从大院跑进客厅,气喘吁吁,跪下便道:

“老爷,不好,红军大部队打来啦!”

许世友猛然间,来了个“脚踢梅花”,一脚踢飞周天禾农手中的王八匣子。接着,捡起那把王八匣子,把枪口又紧紧对着周天禾农。众匪兵见势不好,纷纷要拿枪射击,又怕伤着主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许世友运气丹田,气随手同,手掌腾空,随之一扫,且见那握枪的众匪兵,像气功场里的醉汉,一个个东倒西歪,扭起了秧歌儿。这时,好大汉许世友抽出腰旁偃月刀,恨从心出,刀凝恨心,削铁如泥,左一刀,右一刀,像砍烂西瓜一般,把一个个匪兵的头颅砍削下来。片刻他砍下了四四一十六个头颅。这时,他再寻那周天禾农,已不见人影。

“娘的,看你躲到哪里去?”他一脚踢翻了八仙桌,原来,周天禾农藏到这里。许世友一刀砍去,没容他“哎哟”一声,人头和身子分了家。

“快撤退!”许世友大手一挥吼道。

只听“叭”的一声,一颗暗弹朝许世友背心飞来,许世友躲闪不及,被射中左侧胸部。他急转身,对准那开枪的人还了一枪。那暗藏的一匪兵顿时“哎哟”一声惨死。

许世友翻身上马,撤离了周家寨,向柴山堡进发。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