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二章     酒店避难

 二维码 130
发表时间:2014-10-31 10:48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许世友翻墙跳上房檐,躲过了军阀高成龙的骑兵追捕队,紧接着又跳下拐子胡同,拐了几个弯儿,跳进到一座令人阴森的大宅院。

这大宅院不是别家,正是赵老伯家,赵老伯依仗门面酒家,苦心经营,天长日久,便盖下了这座深宅大院。同时他又收留孤儿,施舍穷人,在这座城镇留下了美名。常言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全城说起他的为人,无人不晓,无人不赞。因此赵老伯也是这座城镇的头面人物,就是多恶的人也给他留三分情面。而且他们知道赵老伯也有人,也有打手。那些人和打手就是当年他收留、如今成人的孤儿和施舍过人家的子弟,细算起来不少于百十条汉子。因此不少权势之人,包括当地流氓痞子既敬他又怕他,也许有人会问,这么个头面人物为啥会加入共产党?原因很简单,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这种朴素的施舍思想,正巧与共产党为穷苦人打天下的宗旨不谋而合,再加上他疾恶如仇被共产党的实际行动所感化。光明与黑暗,谁是谁非,正反一对比,他就跟共产党跟定了。

“笃笃——”

酒店小二原是赵老伯的叔伯堂侄,听到敲门声,忙跑到二老面前,道:“大伯,有人敲门。”

“问问是谁?天这么晚了,还敲门。”赵老伯说着走出内屋。

“老爷问你们是谁?”

“侦察卫官高成龙。”

“高队长,这么晚了,有么急事还等不到天亮?”赵老伯慢声细语地问。

“赵老爷,别误会,我们是来追捕红一军刺客的。”

“什么红一军刺客?我怎么没看见!”赵老伯眉头一皱道,“你们说怎么办吧?”

“让我们进去瞧一瞧!回去也好应差。”高成龙毫不思考地答道。

“哈哈哈!”赵老伯开怀大笑起来,“大队长可是爽快人呐!说话可要担责任。你要知道,夜间不能私闯民宅,这是县长刘大人制定的法律。若要搜查出刺客,我赵老爷子不说二话;若要搜查不出,我可要告到刘大人那里去,我和他是拜把子兄弟,要他治你私闯民宅罪,你看如何?”

“这,这……”高成龙听了,把手一挥:“妈的,统统给我撤!”在高成龙带动下,他们一个个如丧家之犬退出了赵老伯的房门。

一场虚惊过后,赵老伯和赵大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刚才紧张得简直使他们的心跳出胸口。这时,老两口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时无语。他们庆幸这场不幸中之大幸。

“赵老伯。”许世友道,“我们三人已立下军令状,三天内取下孟云清妖头。现下,孟云清军营哨兵林立,军营内部敌情不明,又不敢贸然而动,只怕打蛇不着,反被蛇咬。”

“这样吧”,赵老伯沉思片刻,道,“我有一朋友,绝对可靠,名叫李鹏威,是孟云清的勤务官。不行找他去。他的家在镇南。可能能给你们提供一些有用的情况。”

“眼下别无他路,也只好这样。”许世友道。


大闹鸳鸯楼

勤务官李鹏威的家院在新集镇南的向阳山坡上。

这时许世友随手递出赵老伯的亲笔信。那军人接过,目扫一遍,脸上露出微笑。接着挥手道:“赵老伯和我是莫逆之交。凡是他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们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凡是我能做到的,绝不含糊。”

“请李兄告诉我孟云清的起居情况,俺要刺杀这个贼首,为死难的127 名农民弟兄报仇!”

李鹏威道:“我身为勤务官,应该说对孟云清的起居作息搞个明明白白。说起来有苦难言,你们可能不相信,我真的一无所知。最近,孟云清对我封锁消息,把我打入另册,有关机密的事,从不给我讲。”李鹏威说到这里,顿有一事升入心头,又道,“不过有一消息,我可以提供于你,刚才我回来时,碰到孟云清的一名贴身内务兵,既是他的心腹,也是我的嫡系。我问他干什么?他说去给团座孟云清安排今日住宿。听说孟云清对部下放心不过,今夜要在鸳鸯楼宿身。这事只有他的贴身内务兵一人知晓,别人谁也不让知道。本人从不寻花问柳,具体鸳鸯楼的情况我一概不知。如果你们一定要刺杀孟云清,我也不阻拦,只是今夜我和弟兄们帮不了你们什么忙了。记住,两天之内,你们若想逃出新集城,就来找我。第三天,我就不敢吹大话了。”

许世友三人往辛家胡同鸳鸯楼奔来。片刻工夫,他们来到了鸳鸯楼前驻下脚,许世友小声对应怀、铜儿道:“你们二位稍等,我先上楼问个清楚。免得目标太大,让人嫌疑。你们在下面也给我观着点风声,若有情况,就学画眉叫几声。好吗?”

“好的。”应怀、铜儿点头答道。

许世友转身向鸳鸯楼内走去。

许世友正要上楼,对面门“吱口丑”一声开了,鸨母笑脸相迎道:“客官来啦,屋里坐。”好嘴甜的鸨母把许世友让进客房。然后又道:“客官想叫哪位姑娘?”许世友急切地说:“我找梦香姑娘!”

片刻一个窈窕多姿的姑娘立在了许世友的面前。只见她个儿不高不矮,身材苗条,把刚洗过的头发高高地梳成乾隆田髻,插着一支稻穗簪子,显得格外潇洒。官粉只擦到脖根,敞着衣襟,微微露出了乳房,皮肤显得比官粉还白还细。她身穿一件大花单衫,松松系着一条掺了假的黑缎子面腰带,从背后打成结子的地方露出大红的麻绸里子。此时,她向许世友鞠了一躬,美美而又甜甜地道:

“公子,您好。”

“你就是梦香?”

“在下便是。”

这时,许世友又转头对鸨母道:“我找的就是她,谢谢您老啦。”

许世友道:“梦香姑娘,说出来,你甭害怕,我是‘红一军刺客’,今夜来此不为别事,只为刺杀孟云清而来。望你把孟的房间号码告诉我。”

“你,你和孟云清熟不熟?”许世友问。

“熟。我们认识。”

“如果你认识,能不能敲开他的门?”

“这,这……”梦香感到为难,过了一会儿,又道:“自古华山一条路。眼下也只好这么办了。”

梦香步履轻盈地来到了七号客房门前,驻了脚,轻轻敲了几下门。

“谁呀?”屋内传来了问话声。

“是我呀,团座,难道你听不出来了吗?我是梦香。”梦香娇滴滴地回答。

门“吱口丑”一声开了,一个年轻的军人趿着鞋走了过来。“啊,是梦香小姐,您不认识我啦?我是团座的警卫员小刘啊。”

“啊,认识,认识。团座呢?”梦香大为吃惊地问。

“我来是唤他。刚才刘县长驱车到军营找他。”

警卫员小刘一把抓住梦香,道,“傻乖乖,进来吧,我并不比团座下的价钱少。”

许世友急忙来到这里,把枪口对准了刘警卫:“放手,动,我就废了你!”说完解下腰间绳子,三下五除二,把刘警卫绑了个猪蹄倒栽葱,推入床下不提,然后走出客房,径到楼下,找到鸨母,随手掏出大洋:“给,这是今宵钱。我外面还有两位朋友,需有急事交代,过会儿再来。”

再说许世友到了楼外,见到了应怀和铜儿,把事儿详说了一遍。然后又道:

“今夜我们就来个守株待兔,等那孟云清一来……”说着做了个钳形夹击的手势。

许世友安排一遍后,转身又回到七号客房休歇。

再说孟云清与刘芳县长大吵大闹一顿,不欢而散。驱车回到鸳鸯楼,下了车,和鸨母打了声招呼,与司机一起向七号客房走来。

“小刘,快开门。”司机敲了两下门道。

“来啦!”屋内应道。许世友“啪”地一声把门打开,然后把枪口对准来者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隐在司机身后的孟云清听到情况有变,急忙掏出枪来向对方开了枪,谁知这一枪没命中对方,倒把对方的帽子打飞了。

此时许世友也开了枪,射倒了孟云清身前的司机。孟云清见没有了掩护,急忙向后撤退,等许世友再次开枪时,孟云清已到楼角,闪身躲过。

许世友大脚一跺,道:“娘的,他跑了!”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