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三章     生擒敌追捕队长

 二维码 75
发表时间:2014-10-30 19:52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第二天上午,海报就在新集县城的主要街道上张贴出来了。海报上写道:

诸位父老乡亲、志士同仁:

今日午时三刻,在潢河桥头开刀问斩“红一军刺客”的窝藏犯赵心坊,特布此周知。

团座孟云清印

海报一贴出,一传十,十传百,全新集城就嚷嚷开了。

午时三刻,人们跳脚向桥头观望,只见几个警察和士兵在维持秩序,并不见赵老伯出现。

一直捱到下午五点,天近黄昏,一辆黑色囚车驶上桥头。赵老伯被押上了断头台。刑场上立刻轰动,人们争着要看英雄的真容。

且说这高成龙把赵老伯推上断头台并非真斩,而是敲山震虎,自然在开斩前要数列一番赵老伯的罪恶。这一切完后,他又命令刀刽手走上断头台,举刀开斩。赵老伯铮铮铁骨,坚贞不屈。

望着这场面,人们心里都知道,只要手动刀落,赵老伯就会命归九泉。人们都惊呆了,胆小的男人捂住了脸,不少在场的女人都啼哭出了声……

正当刑场开斩之际,许世友高喊一声,“住手”,继而又道:“高成龙,你开斩一个手无寸铁的老汉,算哪路子英雄豪杰!你要有气往我这里撒,何必拿一老汉当替罪羊!”

高成龙听后,心中不禁兀自高兴:这一招真灵验。敲山震虎,果然虎来了。

“你是哪路英雄豪杰?速报姓名!”

“老子是‘红一军’!”对方硬梆梆地答道。

“我在房山头!”

“你既然到此,请你下来!”

“我上来下去无妨。你不是有言在先嘛!只要我到场,你就放掉赵老伯。”

高成龙为擒“红一军刺客”,急忙命令部下给赵老汉松了绑。他壮着胆子问道:“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许世友答道,“这天也太暗,屋脊又高低不平,跟我走,咱们找一地方比试。”说罢,许世友纵身跳上了另一屋脊。高成龙见身后的两位保镖跟了上来,也飞身向前紧紧追去。霎时间,又有两个黑影追了过去。这两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罗应怀和李铜儿。

少林的梅花桩正是练腿部功的。八年的少林生涯,使许世友练就了一双“飞毛腿”。无论是在房顶还是山岭,他都能行走如飞,如履平地。此时,许世友走房翻墙,穿街走巷,越行越快,转眼间把后面的高成龙甩出了一段距离,许世友举目前望,已到了城外荒野。只见前面是一片松林,松林左方是一片草坪。

这时紧追的高成龙,已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他回首望了望后面的两位保镖也已跟了上来,胆从心生,于是又紧步追了上去。此时,他只有一个心思:“擒住‘红一军’,让团座孟云清为自己庆功!”

片刻,许世友来到松林左侧草坪,驻下脚来,道:“高成龙,就在这儿比试。”

高成龙的鼠眼里射出了绝望之光。此时,他已成了瓮中之鳖。三英雄不费吹灰之力便俘虏了追捕队长高成龙。


宝刀归主

“团座,你瞧,高队长他们回来啦!”胡才高兴地用手一指道。孟云清三步并作两步迎到门旁瞧,果然如此。只见黑乎乎的院子里,蠕动着一群黑影,正朝他这儿走来。打头的被五花大绑,此人正是“红一军刺客”许世友;高成龙手端枪支,监视着“刺客”,尾随其后;再后是两位身着国民党军服的士兵,手端枪支,军服大了些,像是穿错了衣服。显然他俩是押送兵。两位士兵不是别人,正是罗应怀和李铜儿。

接着四人便向孟云清所在的值班室走来。霎时间他们进了值班室。孟云清起身打量这位在他心目中青面獠牙的“红一军刺客”,却原来是一位黑脸小伙子。接着,他又目扫后面两位士兵一眼:“啊!这两位士兵怎么不像追捕队的成员哇?”然后他又扫到高成龙的脸上,其神情也和往日不一般,正在孟云清顿生疑窦之际,三英雄似三只虎下山,说时迟那时快,分别把枪口对准了屋内三人。哪三人?其一是孟云清,其二是胡才,其三便是高成龙。

“不许动!动就废了你!”许世友把枪逼到了孟云清的胸口。

“孟团座,上次青云峰战斗,拿我的刀,这次该物归原主了吧?”许世友下了他的手枪道。

“此刀我已作战胜品,献给县太爷刘芳大人啦。”

“此话当真?”

“如若有假,可拿我开刀问罪。”

“这样吧。”许世友眼珠一转道,“那你就随我们去一趟吧!不然刘芳万一不承认,恐怕难办。”

此时刘芳县长正躺在睡椅上抽闷烟。

“报告知县大人,孟团座驾到!”门岗挎着枪,先他们一行进到卧室,敬了个不伦不类的军礼道。

刘芳县长略一点头,示意知道,忙整整衣冠,站起身迎出几步,道:“团座光临,有失远迎。深更半夜来此,莫非有要事要告?”

孟云清在许世友的枪口下胆怯地走进刘芳的卧室,头脑里浮现着许世友刚才的警告:“按我的训话讲。小心脑袋搬家!”许世友枪口一捅孟云清,示意他快答。孟云清苦笑着立时道:“刘大人,大事不好。北城门已被共匪攻破,弟兄们都坐了土飞机。现下敌人大军兵临城下!”

“你,你说什么?”刘芳县长话一出口,便结巴起来。

“北城门已被攻破。”

“你,你不坚守,跑到这里干什么?”

“刘县长,你被俘了!”霎时间,罗应怀、李铜儿在许世友的眼色下,把黑色的枪口对准了刘芳的左右耳门。

“你,你,你们是什么人?”刘芳打起了颤。

“我们是‘红一军’,搜剿你们来了!”目观四方的许世友接着又连开了两枪,击倒了刘芳身后的两个蠢蠢欲动的卫兵。继而跳上八仙桌,取下那挂在后墙上方的偃月宝刀。物归原主,许世友一阵心喜,接着一个筋斗腾身跳下八仙桌,来到挣扎着的孟云清的身旁,手起刀落,取下了孟云清的首级,然后拎起人头向刘芳县长示威道:“快通知你的民团队投降,不然,这就是你的下场!”

“我投降!我投降!”刘芳一见吓破了胆。

三天后,红军和当地群众在七里坪城隆重集会,热烈庆祝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十四周年。会场上,锣鼓喧天,红旗招展,刀枪林立,人山人海,不时响起一阵又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口号声。

这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盛会。就在这次大会上,鄂豫皖中央分局正式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徐向前同志任总指挥,陈昌浩同志任政治委员。

作为新上任的团长许世友,站在整齐的队列里,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四年来,鄂豫皖红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成为中国革命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此时,他手握偃月大刀,这雪亮的宝刀曾斩下了八百个白狗子的头颅!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