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五章     保护朱德、刘伯承

 二维码 98
发表时间:2014-10-27 09:52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喇嘛庙里,张国焘的卧室还亮着灯光。此刻,他的脸色阴沉得像窗外的乌云。

一阵风声,门“吱”地一声开了。许世友走进门来。

锣鼓听声,说话听音,许世友心里明白,张国焘是要他报答他的知遇之恩。

张国焘用手在许世友肩上按了一下,说:“我有一件重要任务交给你,成功之后,你就是我们四方面军的总司令。”

许世友军长吃惊地望着他:“不……这……”

“我准备秘密除掉朱德和刘伯承,你看怎么样?”张国焘双目紧紧盯着许世友。

许世友军长大吃一惊,但他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表现得异常镇静。

这时门“吱口丑”地一声开了,进来一个拿高个、长马脸的年轻人。许世友大眼一扫,认出他是政治保卫局的马煌。此人是张国焘身旁的一条狗,是一个好事不会做、坏事能做绝的家伙,尽干捕杀红军将士的勾当,知道他的人都叫他“马狗子”。

张国焘说:“这事不要你许军长亲自动手,由保卫局的马煌同志去执行,只需从你的警卫营抽出三名政治可靠的神枪手,配合马处长行动。”

许世友听了不禁倒抽了口气,为了掩饰自己,不露声色,随之又抽了一口烟,浓烈的烟味呛得只会抽纸烟的马煌不住地咳嗽。许世友这位战场上的虎将,人们往往知道他粗率严厉的多,知道他精细温情的少;知道他尚武的多,知道他崇文的少;知道他严肃的多,知道他浪漫的少……总之,不少人只把他看成是雄赳赳的一介武夫,这实在是天大的误解。此时,他清楚地知道张国焘在四方面军的家长作风,如果不答应张国焘,他今天是出不了这个十平方米卧室的,他当然不会用所学的少林功来对付像张国焘这样的人。过于鲁莽,只能表示不明智,只有爽快地答应下来,才能有希望保住朱德总司令和刘伯承总参谋长的性命。于是,他说:“张政委,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服从!”

“好样的!”张国焘的脸上浮起一丝奸笑,道:“马处长,向世友同志交代一下行动方案。”

“是!”马煌又行了个军礼,然后压低声音说:“明天上午,将你挑选的三名神枪手带到喇嘛寺北边的马喀山上,张主席要亲自试看他们的枪法,夜晚七点,由我带领三十名身着国民党服装的心腹战士和你挑选的三名神枪手,到城东五华里的阿坝涧边的灌木林里接受张主席的训话,之后便出发。”马煌说着随手从里兜里摸出一张八开大的地图,指着上边的一道红线道:“从这里到阿依拉山大约九十公里,我黑夜带人到这里设下埋伏,后天下午,朱德和刘伯承将带领一个警卫排从这里经过。他们是骑马而行,大约十点到这里。我们居高临下,给他们来个片甲不留!嘿嘿嘿。”马煌说到这里做了个抹脖子手势,那张苍白的长马脸放着光彩,奸笑从眉角溢出。“那时候,国民党的报纸将要发表特大新闻,共产党的红军总司令朱德和总参谋长刘伯承被国军某部击毙于阿坝通往哈拉玛去的阿依拉山上……”

许世友军长强压着满腔怒火,厌恶地看了一眼马煌。

许世友从张国焘住室里走出来,已是凌晨一点了。高空中闪烁着几颗星星,像是鬼怪的眼睛。许世友看见朱德同志住的那间屋子里还亮着灯,并隐约看到有岗哨在缩着脖子走动。张国焘实际上已把朱老总给软禁了起来。

许世友绕了一个弯,来到朱老总的房角处,这里离张国焘的住室大约百十米,他看了一下房檐,离地面约有一丈五尺高,运了一下气,气到丹田,纵身跳了上去。他的轻功的确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虽然是落在瓦片上,无有响声。这时,许世友轻轻地扒开瓦片,看见朱德同志还在灯前看书就读,时而拿笔写着什么,躺在他身边的警卫员已发出轻微的鼾声。

许世友心想,事不宜迟,必须赶快把这件事告诉老总,后天无论如何不能到红原去,明天看来是没有机会了。于是他从兜里摸出一张纸片和那支他特别喜爱的前不久从敌人手里缴获的特大号英国金笔,摸索着在纸片上写下几个大字,那便是:“后天千万不能到红原,阿依拉山有埋伏,当心暗算!”写好后包上一个瓦片正准备往下扔去,忽然他又觉得不妥,老总如若不去,张国焘必然生疑,总司令的生命会更危险。现在只好将计就计了,他已经想出了另一个妙计。于是,他将欲出手的纸片又收了回来。

回到军部,他把睡梦中的警卫营长喊了起来。这是一位很有才华和胆略的年轻小伙子,是仰慕他的武功才来当兵的,称得上是他最可靠的心腹。他如此这般地向警卫营长低语了一阵,然后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警卫营长“啪”地敬了个军礼低声道:“请军长放心,保证依计而行!”

蓝天下,一支马队在轻快地前进。

朱德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轻松愉快。他不知道张国焘突然改变南下的决定是否意识着什么阴谋,但张国焘让他去红原率领先头部队北上已经成为事实,他毫不怀疑,张国焘能够及时改正错误依然是个好同志。

他感到高兴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从南昌到井冈山会师,很快要见到毛泽东同志。

他看了一眼同他并排而行的刘伯承,脸上同样闪现着兴奋的光彩。这位八一南昌起义就同自己在一起,后来在苏联红军大学受过严格训练的刘伯承将军,如今是红军指战员中不可多得的帅才。中国革命有这样一班人,何愁不能成功。

“驾!驾!”马队急速地向前奔驰。

……

两个小时之后,又有一支骑兵部队出现在黑尔玛草原上。

张国焘暗暗为自己的心计得意,对身边的许世友说:“世友同志,你看到了吗?中国的前途将是一股势不可挡的红涛席卷全国。哼,昔日明太祖取得帝位时不是梦见过天下有红涛奔涌吗!哈哈哈……”许世友虽是武将,对张国焘这种露骨的表演实在感到可笑。

张国焘和许世友率领的骑兵队伍来到阿依拉山口,远远望见前方有一道斜长的峡谷,那是设下伏兵的最好地段。张国焘十分兴奋,他催马向前,希望能在那里看到共产党一代元戎的尸体。

倏然间,一个瘦长的身影,在前面不远处的一座破庙前向这边招手呼喊。张国焘和许世友催马向前。这时,马煌从破庙前跌跌撞撞跑过来:“张主席!张主席———”

“怎么回事?”张国焘阴沉着脸。

“我,我们……刚到山口,就遇,遇上了一群藏族土匪,他们是从侧翼冲下来的,没等我们还击,他们就,就先向我开了枪……”

“其余的人呢?”许世友问。

“他们都负了伤,被捆绑在庙里,我也是刚挣脱绳索,土,土匪把我们的枪都抢走了!”

“饭桶!你坏了我的大事!”张国焘说完急三火四地向庙里走去。

许世友微微一笑,他凝望着那斜长的峡谷,仿佛看到了朱德总司令和刘伯承总参谋长在疾速向前奔驰的背影。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