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祥桢罚儿女拾马粪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3-13 19:55作者:贺建国   姬宽仁来源:晋城党史网

近期,央视高谈家规家风,对当下的中国有着长远现实意义和重大时代意义。孔祥桢是晋城这块热土成长起来的第一个共产党员,他在国务院工作期间,又是怎样治家的呢?

孔祥桢罚儿女拾马粪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孔祥桢是晋城这块热土成长起来的第一个共产党员,泽州县巴公镇北堆村人。

上世纪六十年代,孔祥桢在国务院工作,任轻工业部第一副部长、党组书记。按照中央规定,单位给孔祥桢配有专车,司机叫祁世和。

说到祁世和,可是个大名人,绰号大鼻子,当时在国务院的司机和北京交警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原因是祁世和给末代皇帝溥仪开过车。

别看祁世和给皇帝开过车,却十分尊重孔祥桢,孔祥桢也非常关爱祁世和。一年冬天,孔祥桢看到祁世和感冒咳嗽,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毛围巾围到祁世和脖子上,并叮嘱他不许给自己儿女。孔祥桢的三个儿女,闺女孔令姚、儿子孔令东和孔令龙见了祁世和非常有礼貌,不叫“祁叔叔”不开口说话,而祁世和见到他们也是搂大的抱小的很亲热,总之两家人感情甚笃。

孔祥桢对三个儿女从小管教很严,生怕在家里娇生惯养,所以姐弟三人先后住幼儿园全托,后又被送到一所寄宿制小学——香山慈幼园小学。香山慈幼园小学距孔家五站路,每周放学和上学,孔祥桢从不给他们钱坐公交,总是那句话“老百姓的儿子能走路上学,你们也能走路上学”。

有一次,一个星期六下午,天气骤变下起大雨,三个孩子都未带伞,祁世和知道后,心急如焚,背着孔祥桢开车到香山慈幼园小学接他们。孩子们接回来了,可没想到的是,四个人一进门,遭到孔祥桢一顿训斥。

“祁世和!你刚才干什么去啦?”孔祥桢十分严厉的问。

“孔部长,今天天气突变,孩子们没带伞,我怕他们被雨淋后生病的……”。祁世和从孔祥桢的口气中,已经知道接孩子的事“败露”,赶紧解释,但话未说完,就被孔祥桢打断。

“怕雨淋后生病?你是在找客观原因!我不是皇帝,他们不是皇子,他们的命没那么金贵,雨淋怕什么!怕雨淋可以在学校等雨停后再回家吗,再不行可以在学校寄宿吗!”三个孩子被孔祥桢的怒气震住了,静静站在客厅中央,一动未动。

“孩子们一周都没有和家人团聚了,我是想……。”祁世和继续解释,可是第二次又被孔祥桢打断。

“想什么?你是不是想说,你替我接儿女,办了好事。你想错了!你是在娇惯他们,你是在害他们,他们有什么资格坐公家的车?你这样娇惯他们,他们长大后会变成纨绔之弟,会变成一事无成的败家子,‘一辈当官,三辈打砖’就是这个理啊。”祁世和看着孔祥桢,心想平时挺和气的一个人,真没想到因这点小事发这么大脾气。孔祥桢的训斥让在场的人显得非常尴尬。

“老孔,饭做好了,先吃饭吧”。孔祥桢的夫人姚汝安(原纺织部生产司副司长)从厨房出来,半打招呼半降温。

“孔部长,若没别的事,我就回家了。”祁世和顺着姚汝安的话赶紧顺水推舟。

“啊?你受了批评想走啊,今天就在我家吃饭,我还有话要说”。孔祥桢语气稍缓,但脸色还是沉沉的。姚汝安见势赶紧上前拉住祁世和的手挽留吃饭。

祁世和知道孔部长平常工作的认真劲,加上姚汝安这么一拉,象以往一样只好坐在了饭桌前。

开饭了,孔祥桢把夹到嘴边的面条又放进碗里,用手拍着祁世和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老祁啊,公车是用来办公的,不是用来接孩子的,公车不能私用啊,这一点中央是有明确规定,中央的规定不能违反。把公车开到校门口接孩子,多少双老百姓的眼睛在看着,他们嘴里不说心里不服啊,党风政风要受到影响的”。

孔祥桢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用筷子敲了一下碗边接着说:“我是一九二五年入党的老党员,戎马一生,历经万险,多少战友为新中国的建立而英勇牺牲了。”

说着孔祥桢起身走到书柜前取出一本像册,又回到饭桌前,他给祁世和翻开,指着一张蜡黄照片上的年轻男子,悲情地说:“他叫陈立志(泽州县山耳东村人,晋城党组织创始人),是我的入党介绍人,1942年被国民党特务杀害,牺牲时年仅38岁,牺牲二十多年了,直到现在连尸骨都未找到,他的儿子陈国红是个遗腹子,在农村靠姥姥养活度日,吃饭穿衣都很困难,更不用说坐小汽车。”孔祥桢说着潸然泪下,用手轻轻抚着蜡黄照片,若有所思,百感交集地说:“比起陈立志,我能今天活着,我的三个孩子能上学就已经不错了,组织上给我配专车和司机是让我工作的,不是让我的三个孩子享受特权的,要遵章守纪,要给党增光,不能给党抹黑啊。”

祁世和听着听着,放下碗筷,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激动,哽咽地说:“孔部长,我错了”。

“要我说,今天的事,不能全怪老祁,咱孩子们也有不对之处。”姚汝安插话了。

听姚汝安这么一说,孔祥桢用筷子指着孩子们说:“车不能白坐,从下周开始,罚你们每周日都到西直门外车公庄马路拾马粪,然后送到附近公园做养花肥料”。

第二天,院子里多了一担箩头,一把拾粪叉和一个笤帚。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