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三十章       许世友和毛泽东

 二维码 110
发表时间:2014-10-22 20:10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心情平静下来的许世友,这时仿佛回到了当年青灯木鱼、坐禅习武的少林生涯中。他不觉在不足四平米的屋内,练起了武功。他把屋内惟一一只木凳舞了起来,左盘右转,疾如旋风;上下翻飞,宛如盘花。舞完板凳,他信步走到炕边,气纳丹田,平伸出两条胳膊,练起梅花拳来。慢慢地,他忘记了禁闭室,忘记了人世间的烦恼事,也忘记了自己,进入了那个他向往的清静无为的世界。

“砰砰”一阵门响,继而门被人推开。正处在清静无为世界的许世友好一阵才收过功来,向伫立在门旁的荷枪实弹的警卫战士吼道:“你们来干什么?”

“你已死期临头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周年祭日!”一战士道。继而,一队警卫战士跑步而来,迅速立在门口两旁。那带队的不是别人,恰是康生。

且说康生其人,关于许世友一案,他请示主席后,断章取义地向凯丰、博古等作了简要介绍:“主席工作很忙,拿不出具体意见,委托咱们去办。”凯丰、博古听了很高兴,感到主席很相信他们。

康生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道:“我们先起草公文,白纸黑字,盖上红印,造成既定事实,恐怕主席有心想改也改不成了。”

“就这样办!”二人一致同意康生的意见。

康生不到半天工夫,文件从起草到打印便出来了。又很快呈送到主席那里。毛主席很快阅毕,觉得事情有误,问博古的秘书道:“此件下发没有?”

“已经下发执行。”

“此件不妥,你快跑步回去,通知他们停止执行!”主席命令博古的秘书。

“是,主席。”博古的秘书说毕抬脚走出主席的办公室,直奔红大而来。

再说,康生这位“执法官”,带着警卫部队来到许世友住处,向许说道:“这是正式文件,请你签名吧。”

许世友接到文件,扫了一眼,道:“杀头不过碗大的疤。我许世友打了上千次仗,没有一次想活着回来。今天要死了,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临死前,与毛主席见上一面,我要当面与他理论理论。请你快去通知主席,看他是否同意?”

“你先签名再说。”康生道。

“你不通知主席,我是高低不能签名的!”许世友那口气说一不二。

“那好吧。”康生说完,立时派一战士飞马去禀报主席。

且说战士张明义飞马来到瓦窖堡毛主席的办公室前,恰好与博古的秘书撞个满怀。

“小张,许世友那边情况怎么样?”博古的秘书火烧屁股地急问:“还没有执行吧?”

“许世友拒绝签名,要求见主席理论,我特来请示主席。”小张口喘粗气地回答。

“看来还没砸锅。”博古的秘书松了口气道,“你快去请示主席,咱们一块走。”

小张连忙走进毛主席的办公室,道:“报告主席,许世友死前要求见您一面,并要当面与您理论。”

“他现在在哪儿?”主席着急关心地问。

“他现在红大,拒绝签名,还未押赴刑场。”小张一五一十地回答。

毛主席有心要保虎将许世友,急忙对小张道:“快让他来,我等他!越快越好!”

“是,主席。”小张因着急,连个标准的军礼也没敬,转身就旋风般地跑出了主席的办公室,与博古的秘书飞马而去。

马蹄扬起一路烟尘……

康生本想先下手为强,不料许世友拒绝签名,非见主席不可,招来这场麻烦。他不时地看表,遥观远方的大道、小张的身影……

突然远方大道先是传来了马蹄声,接着他渐渐看到了骏马飞驰的身影,他的心忐忑不安,急忙迎上前去,只见那高头大马上驮着小张和博古的秘书。

“主席有什么指示?”康生未容他们下马,急切地问道。

“主席让许世友快去!”小张气喘吁吁地道。

博古的秘书这时也紧走两步,附在首长的耳旁,低语道:“主席认为此事不妥,命令收回。”

“喔!”康生一听心里凉了半截。但他在大庭广众面前不便发作,马上镇静下来,并对秘书说:“知道了。”

“许世友,你准备一下,主席要见你。”康生的话也不像先前那么硬气了。

许世友听到此话,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主席要见我,看来并没有杀我的意思?!难道是一场阴谋……”他的思想在急骤地变化着,如今在事实面前,他却挪不开脚步,粗中见细的许世友,此时突然变了卦,连在场人听了他的话都感到十分震惊。只见他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道:“既然主席给我面子,我领情。请你再派人去问一问主席,我许世友乃军人出身,能否带枪去见?”

许世友话一出口,不要说康生,就连其他人也惊出一身汗来。他们心想:上次与主席见面,他要打主席;这次若是带枪去,他不把主席毙了才怪哩!

“此人太野,还不把他捆起来再说!”有人向康生建议。

“慈善太过当作恶。此事不能让他得寸进尺!这是计谋!”

“不能再去请示,尽快处置为上!管他签不签名!”

“不能这样做!”刚才去主席处的张明义提出了抗议:“主席自有处置的办法,先请示主席后再说,如果大家谁都不愿去,我愿再跑一趟。”

……

此时,当事人康生也感到棘手,若不是刚才秘书有话在先,恐怕他早已下令了。

“到底怎么办?你快拿主意吧!”大家把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康生。

恰在这时,红大值班员赶到,说主席来电话,让康生去接。

却说主席打发了博古的秘书和前来的小张,他还不大放心,又抓起了电话要到了红大值班室。

“你是康生吗?”

“我是康生。主席有何指示?”

“情况怎么样?详细情况请你谈一谈。”

“是这样,主席。”康生清一下嗓子道,“这里情况有变!”

“什么情况有变?”主席有些发急。

“许世友变卦,说要带枪见您。”康生见主席久没讲话,又进言道,“主席,你就死了心吧,到什么时候啦,你还一个劲儿团结团结,人家都把枪口对准我们了。你的性命安全决不是你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中国革命的大问题。依我个人意见,还是当地处置为上,以免后患无穷。”

“不要讲了!”主席立即制止了康生的话语,声音提高八度,如同雷霆,命令康生道:“请你立即转告许世友,可以带枪来。再加上一条,也可装上子弹,你们怕死,我可不怕死!”

“主席,这……”康生还想说服主席,不料主席又道:“就这样办了!”那语气不容人辩驳,放下了话筒。

康生放下电话后,感到事情重大,他立时又挂电话,找到了负责党中央首长安全的罗瑞卿同志,向他说明了此事,并嘱咐他做好主席的安全工作。然后,他才来到许世友的住处,向许世友如实地传达了毛主席的意见:“你可以带枪去,按主席的意见,也可以装子弹。”说完便让部下取来他的驳壳枪和子弹,还给了许世友。

此时,许世友接过驳壳枪,他的手竟发起抖来。此问题的提出,他本想给主席出个难题,试探一下内幕:若不答应,那此事一定有鬼;若能答应,说明主席光明磊落。没想到主席竟能应允。这决非是一般常人的心胸。许世友也是血肉之躯,此时,他不觉落泪了。只是那泪水没有涌到外面,而是汩汩流入心底。是对伟人的感激之泪还是佩服之泪,他也说不清楚。反正他是被这伟人之举感动了。许世友决非那平庸之辈,要他佩服哪一个人谈何容易,可从此,“毛泽东”三字深深埋藏在他心底,成为他崇拜的领袖。

许世友边想边把子弹推向枪膛。

“请你对主席的安全负责!”站在一旁的康生有点不放心地提示许世友道。

许世友拿豹眼扫了他一下冷笑了声,并没说话。接着把子弹推上膛的驳壳枪插入腰间,阔步走出屋门。

再说罗瑞卿接到康生的电话,顿感如临大敌。关于许世友案的详情他了如指掌。尤其是上次许世友要扇主席的耳光,他就在场。对于许世友的粗鲁,他亲自领教过。这一次,许要带枪见主席,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此时,作为中央首长安全系于一身的他,心中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儿戏不得!于是他召集下属商量,在主席的办公室内外加强警戒,周密安排,以防不测。

日式吉普车把许世友送到瓦窑堡村头,康生便让许世友下了车。许世友向前方望去,只见毛主席办公室所在的院落中,哨兵列队两行,一直到街口;再看哨兵一个个全副武装,荷枪实弹。这使他想起当年他思母心切,要打出少林寺,方丈四门布阵……望着这阵势,许世友心想:“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啦?我许世友乃共产党员、红军战士,你们把枪口对我,而我把枪口对准谁呢?杀鸡何用牛刀!”许世友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接着他也把枪从腰间拔了出来,握在右手,形成了对峙局面。

闪亮锃光的驳壳枪,束着红缨;墨色的枪口,闪烁着几分神秘!

许世友在两行哨兵中间缓缓行进,此时,他目不斜视,向着前方,向着主席的办公室,一副傲世的模样。许世友究竟要演出什么戏来,令人不敢多想。

此时,毛主席正坐在办公桌前,准备接待许世友,同时也燃起一支烟,这是他一天的第十三支烟。他缓缓地喷了一口烟雾,神情自若。

说话间,许世友持枪来到了主席的门前。

“报告主席,许师长到!”一警卫官双脚一并,转身向主席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

“请他进来。”主席心平气和,抽了口烟道。

听到主席的唤声,许世友心如潮涌,他一进屋,“扑咚”一声,就双腿跪在了主席面前,双手把驳壳枪高举,道:

“主席,他们缴枪我不给。我把此枪交给您!这枪刻着我对革命的忠贞,一千多个敌军成了这枪下鬼!我丝毫没有谋杀主席之心,有的只是对您的歉意,请主席把兵退下去,这是对我许世友的齐天之辱!”

许世友说完,泪如泉涌,遂后低下了他那宁死不屈的头。

毛主席听了此话,也一阵激动,他赶忙上前接过许世友高举的枪,继而把他搀扶起来。接着,又向罗瑞卿嗔怪地看了一眼:“还不撤兵!我既然让他来,我就信得过他,你们就是不听我的话!”

罗瑞卿听到主席批评,忙把兵撤了下来。主席先让许世友坐下,遂又把一杯水放在他面前,道:“许师长,按照我们湖南人的话,咱们是不打不成交。你的出身我了解,你的性格我喜欢。常言说文武打天下。我毛泽东是文人,没有你这武将,一个巴掌拍不响噢!你说是不是?我爱都爱不过来,岂有处斩你之理!也请你理解我、理解我身旁的同志。单板易折,多枝难断。没有团结,什么事也难成啊!包括红四方面军的同志,我们也应谅解。他张国焘是他张国焘的事,与红四方面军的干部无关。”毛主席这时很激动,“红四方面军的干部,都是党的干部,党的宝贝,不是他张国焘的干部。张国焘的错误应该由他自己负责,与你们没有关系。你们打了很多仗,吃了很多苦,辛苦了,我向你们表示敬意。”

“主席,我就听您这一句话哩!”话明气消,许世友当时也很激动,“回去,我要向四方面军的干部讲,把您的话向他们宣传,让那些不讲团结的人站不住脚!”许世友稍停一下,接着又道,“主席,我的错处,你能谅解吗?”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