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三十二章

 二维码 116
发表时间:2014-10-20 17:57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你知道吗?这个姑娘是谁?”胸有成竹的吴克华这时反问许世友。

许世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吴克华指了指许世友脚上穿的新鞋,不无风趣地说:“你把情人忘啦,她就是这双千层鞋的设计师。”

许世友恍然大悟:“啊,她就是田普,她这一身打扮倒叫我老许辨不出来啦!”

他用手轻轻一推吴克华,道:“老吴,今后不许你再开天方夜谭的玩笑!”

“何为天方夜谭?”吴克华反问道。

“人家是小姑娘,我这是大老爷们,岂不是天方夜谭?”许世友直来直去。

“要是人家姑娘同意呢?”吴克华笑问道,“你不是常说婚姻自主吗?”

“这……”许世友挠了挠头皮,半天说不出话来,接着他又把目光投向秧歌队的排头兵。

庆功祝捷会后,吴克华又把田普留下来道:

“今晚七点,你亲自到我那去一趟,你大姐(指吴克华夫人张明同志)找你有事。”

“是,首长。”田普敬了个不伦不类的军礼,然后一阵风似的跑去了。吴克华望着她那窕窈多姿的背影,摇摇头笑了。

当晚七点,田普在机关食堂简单吃了两口饭,换上了一套崭新的军装,理了理腮旁的齐耳短发,就兴致勃勃准时地来到了副司令员吴克华的住处。

“咚——咚——”声音很轻很轻。

屋内有脚步声。门开了,闪出了一张相当好看的脸庞。她含着笑,长长的凤眼露着温柔,配上窄窄的眉毛和长长的睫毛,显出自然的美丽,她的身材是那样的匀称,使她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妙。

“大姐,今天你找我什么事?”田普坐下来,接过大姐递过来的茶水问道。

“没什么大事,有一份关于赵保原的敌情通报,你吴大哥看完了并签了字,让你一会儿送往许司令那里去。”

“那好,我现在就走。”田普说完就站起了身。

田普向大姐摆了摆手,拿起文件风风火火地离去了,直奔军区指挥部。

她和许司令相见,虽不是第一次,每次相见总有亲切感。以前她曾听说过司令员的不少传说和故事,每次听完总使她心潮难平。尤其是听说他在阿坝保卫战中,孤身一人,直入敌阵,用他那传奇式的驳壳枪,击毙了一百二十三个白匪。接着又用少林偃月大刀,挥舞起来,刀舞头落,一气劈斩了白匪两个排五十八个血淋淋的头颅。若不是一颗罪恶的子弹射中他的左肩,还不知他要劈斩多少白匪!战后,他对着左肩的伤口,右手操刀,硬是用刀尖取出了那颗罪恶的弹头。田普听到这里落泪了。她对许司令充满着无限的敬意,渴望早日见到这位英雄。打从她给许世友献上自己亲手缝制的“拥军鞋”、第一次见到他后,说不清是什么感情,她的心始终惦念着他……她担心鞋小,挤坏了英雄的脚,好心办了坏事。今天,她和姐妹们的节目表演,受到许司令的夸赞,她高兴得连晚饭也没吃好。现下,她又即将见到他了,怎能不令她激动呢。

庆功祝捷会后,许世友参加了一个重要的作战会议,会后他又找了两位同志谈工作,在机关灶随便吃了点饭,回到自己的住所,已是星斗满天了。他从上衣兜中取出怀表看了看,时针正指七点。眼下是段空闲时间,于是他把腰间的驳壳枪取下来,开始擦拭。他爱枪犹如爱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枪自己擦,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他像一位机械师一样,十分熟练地把枪的各部零件卸下来,依次在桌面上摆好。恰在他要分别擦拭的时候,屋外响起了敲门声。他随口喊了声:“请进!”

门轻轻地被推开了,一位眉目清秀的姑娘立在了门旁,面带笑容。

“噢,是田普同志。”许世友有点惊讶,“快,屋里坐。”

“大姐忙不开身了,让我把这份文件给您送来。”田普淡淡一笑,把文件呈送到许世友的手中,接着,她又道,“司令员记性真好,还没把我的名字忘记。”

“你的名字好记,正好与我们河南老家‘田铺’村同音,听起来很亲切,我怎能忘记呢!”许世友哈哈一笑;接着,他手指自己脚上的那双崭新的黑布鞋,道:“再说你给做的这双布鞋,不大不小,穿上正好,我得好好谢谢你哩!”

“首长不要夸奖”,田普望了许世友一眼,见首长这么亲切和蔼,她那紧张的心情一下松弛下来,“我一直想听听您的意见,只是没有机会。如果首长认为合适的话,我回去再亲手给您缝制一双。”

“要得,要得!”许世友拿眼溜一下文件内容,然后把它放在了桌角,道,

“赵保原这只老狐狸很狡猾,下步是看我们如何捉住他了!”

“赵保原对外投降日本,对内镇压人民,我们胶东百姓早就恨死他了。”田普也接着道。

许世友正眼打量了她一下,只见姑娘青春年华、花儿一般,她不但眼睛有神,那皮肤也白皙,惟一不足的是这套军装在她身上显得大了些,使她失去了些女性的柔和美。作为统帅三军的总司令,他有指挥三军的丰富经验,但在谈情说爱上,他还算是个门外汉。特别是想起老吴上午的那句玩笑话,他不觉脸红心跳了。他不知老吴在搞什么鬼,晚上又让姑娘送文件,莫非姑娘心里也有意了……许世友极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慌乱,他提起姑娘身上的那套军装把话岔开了,道:“上次,你不是说你在被服厂工作吗?什么时候又穿上了军装?”

“首长”,田普莞尔一笑,“前一个月,吴哥已把我调到了机关工作。”

“负责什么?”许世友追问道。

“宣传队工作。”田普望了许世友一眼,“今天你不是看了我们的节目吗?”

“不错,不错,尤其是你的秧歌扭得特别好。我很喜欢。”许世友说着心里却在想:“看来老吴已向我进攻了。”

“首长莫夸奖了。”

“不要称我首长,叫我老许更自在。”许世友哈哈笑道。“今后我要以兄长的身份照料关心你,好吗?”

“那太好了。”田普高兴得几乎要拍起巴掌来。

“人说,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工作、战斗要强,今后我们一起工作啦,你可要多给我提醒着点。”二人谈了一会儿,气氛十分融洽。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田普怕耽误首长工作,主动告辞,许世友也没强留,接他的电话去了。

来电话者是吴克华副司令,他开口便问:“老许,接上火了吧?”

“老吴,你又和我开玩笑了!”许世友突然敛住笑容,又道,“讨伐赵保原的战役马上铺开,谁还有心去谈情说爱呢!此事放一放再说吧。”

“战斗是战斗,讨老婆是讨老婆,我们要做到双胜利、双丰收。”吴克华不紧不慢、耐心地解释道。

“好吧,我听你的。”许世友放下了电话。

田普姑娘从许世友处回到吴克华处已是九点了。好在皓月当空,路面好辨,她并没怎么害怕。

“好不容易把你等回来了,文件送到了吗?”大姐开门问道。

“文件送到了。”田普接过大姐递过来的苹果回答道。

“司令员在干什么呢?”

“正在擦枪。”

“你们谈的时间可不短啊!”大姐故意问道。

“见到我所崇敬的人,心里总有说不完的话,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天真无邪的田普直率地说。

“傻闺女,大姐说句公道话,你是爱上他了。”张明大姐笑说,“如果,你真的爱上了他,我给你做个红娘好不好呢?”

“做红娘,我也报个名!”说话间,吴克华推门赶到,自告奋勇地道。

“你……”田普刚想发作,一见是吴哥,她又羞涩地低下了头。

胜利贺婚礼

1939年,赵保原在莱阳下令四则:一是禁止供给八路军给养;二是八路军下乡人员一律逮捕;三是洗刷八路军的标语;四是不准参加八路军,违者全家抄斩。不久,赵保原纠集胶东地区大大小小投降派头目,组成“抗八联军”,自任“联军”司令,残酷镇压抗日武装力量,并以大量粮款、物产和壮丁资敌,以换取日军的枪弹,乞求日军的保护。

要消灭赵保原这股反动势力,许世友把拳头狠狠地砸在桌面上,吼道:“攻坚战就从河源西沟打起!”

河源西沟战役半夜时分发起。

这一晚,恰巧赵保原派剧团来河源西沟唱京戏,据点内守敌看完戏后,连吊桥都忘了吊起,一个个安然进入了梦乡。我军第十三团从水岔出发,犹如一把利剑,穿透浓重的夜幕,直刺河源西沟。夜静更深,守敌睡意正浓,鼾声阵阵。第十三团迅速勇猛地发起进攻,大量使用炸药连续爆破,一举突入四座碉堡。敌人猝不及防,退守西沟西北角的三座高堡。我军干部战士骁勇善战,夺碉克敌,杀得敌人鬼哭狼嚎。赵部四团团长栾子超被当场击毙。

黎明时分,河源西沟据点被我大军彻底摧毁,守敌几近全歼。我部缴获兵工厂一座、机枪十四挺、长短枪八百余支及大量物资,新开辟了莱西北根据地,孤立了赵保原的老巢万弟,一举改变了我南海分区腹背受敌的形势。

就在这天晚上,田普的身影又出现在许世友的面前,她把又一双新鞋送到了许世友手中,那脉脉含情的眼睛使她欲言又止。不过许世友已经从吴克华处得知了田普的心意,他立时对田普道:“打下河源西沟,这只是兴师直捣匪巢的第一步,等彻底打败赵保原后,用胜利的场面为我们的婚礼增彩!你说好吗?”

“我听你的。”田普向许世友报了个甜甜的笑脸,接着又羞涩地低下了头。

“你赠我新鞋作纪念,让我送你什么作纪念呢?”许世友边想边道,“我一无所有,只有这颗小小的弹头可以给你作个纪念!”许世友掏出弹头送到田普手中,道:“请你收下。这是万源保卫战中,敌人给我的纪念。我许世友不死,乃是苍天保佑!”

田普接过弹头,放在手心上。只见弹头闪光锃亮,熠熠生辉。姑娘的眼睛湿润了。这哪里是一个弹头呢,这是将军献给自己的一颗心!

万弟攻克,军民欢庆胜利。这次战役共歼灭赵保原八个团的兵力,总计一万二千余人,缴获兵工厂、被服厂、粮库各一座及大量枪炮弹药和其他物资,基本消灭了赵保原的反动武装力量,摧毁了山东投降派的一个重要堡垒,剪除了胶东日军的羽翼,使海莱边区八十万人民获得了新生。自此,胶东大地坚持抗战与准备反攻,展现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好局面。

许世友和田普重逢了。他们拥抱着,互相问候着。残酷的战争没有使他们二人分离。爱情的小舟经过风风雨雨,终于驶到了彼岸。胜利又为他们的婚礼增添了壮阔的场面。

1943年春天,许世友和田普举行了婚礼。婚礼仪式是简单的,没有鞭炮洗礼,没有亲朋祝贺。有的只是喜糖一包,清茶一杯,生死之交的战友一帮。他们在一间稍微收拾、权当新房的破屋内,开了一个庆祝会,吴克华和夫人作了祝福,大家也表示贺喜。许世友当场表演少林拳,为婚礼增添了喜色。接着,许世友在众位来宾的鼓励下,又拔出驳壳枪,表演了他的特技枪法。

许世友是少林出身,曾夺少林古刹三连冠,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对他的枪法却知之不多。要说他的枪法,经过战场多年的磨练,那枪法,并不亚于他的超群武功。“刀枪不入”是对他武功的称赞,“百步穿杨”却是对他枪法的形容。他的枪法之准,不管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要撞到他的视野,没有不中枪丧命的。他随身所带的驳壳枪,十年征战,击毙敌人不下于一千个,相当于敌人一个加强团。

常言说,艺高人胆大。这次婚礼上的枪法表演更是别出心裁。只见他彬彬有礼地走到新娘面前,说:“来,请你给我当个助手。”

接着,他把婚礼撤到屋外场坪上。把来宾客献来的花卉分成三束,分别放在新娘的两肩和头顶,并亲切地安慰新娘说:“请你不要怕,咱俩也为来宾助助兴!”

田普点了点头,她理解丈夫胜于他人。只见她头插鲜花、肩佩鲜花,面带笑容,犹如花儿一般。这时,许世友离开新娘五步开外,冷不防地拔出驳壳枪,“叭叭叭”三枪,那新娘还未回过神来,花儿已从她的双肩、头顶纷纷坠下。不禁令众人瞠目结舌!

“表演不好,请提意见。”许世友“哈哈”一笑,随手把驳壳枪插入腰间。 

战争年代,一次别开生面的婚礼!

                                                                                 (责任编辑:韩玉芳)


文章分类: 许世友传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