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人民作家”——赵树理

 二维码 462
发表时间:2014-05-10 16:13作者:黄根喜来源:晋城党史网

赵树理,乳名:得意,字:齐民。生于1906年9月24日,系晋城市沁水县尉迟村人。他从小在本村上小学,后在本县槠山上高小。1923年在本县野鹿村和板掌村当小学教师,又到阳城县冯村教过私塾,不久被解职。1925年夏,赵树理考入山西省立(长治)第四师范学校,开始接触“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曾读过布哈林的《共产主义》等书籍。1927年春,经常文郁(晋城人),王春(阳城人)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成为沁水县最早的共产党员,从此走上革命之路。


1925年,赵树理在省立(长治)第四师范读书期间,经常与进步同学常文郁、王春在一起学习社会科学,谈论国家大事。第一次大革命浪潮席卷全中国,上海“五卅惨案”消息传到省立(长治)第四师范学校后,全国掀起了反帝爱国的高潮!赵树理积极跟随常文郁、王春等人,参加长治地区以第四师范为首发起的学生运动。当时,正是国民革命军北伐的前夕,赵树理奋不顾身,勇敢上阵,积极投入到反帝反封建斗争中。并和常文郁、王春一起带领各学校的学生,走上街头游行,高呼口号,“打倒帝国主义”!掀起了大造声势的爱国主义热潮。在这次游行示威中,赵树理成为一员虎将,处处带头,事事在前,为劳苦大众追求真理而上阵。由于他表现积极,被选为全校十名学生代表之一。

1926年学校放暑假,赵树理、王春、赵克宏、王廷晋等人跟随常文郁来在晋城东常村,从始地下革命活动。并在东常村组建起“晋山研究社”,常文郁担任总领导。当时,正是国共合作时期,他们以国民党名誉成立了“晋山研究社”,内部负责人都是共产党员。有计划吸收进步青年人参于学文化,闹革命。赵树理亲自备课讲课,讲爱国救亡大事,开导农村青年人进步,启发他们组织起来闹革命。如常子善等人听了赵树理讲课后,进步很快。常文郁、王春就秘密发展常子善、王廷正、常行先、常文政、郭兴春、常掌玉、常掌满等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东常村建立了地下党支部。王廷正任党支书,常子善任宣传委员,常行先任组织委员。此后,赵树理随跟常文郁去冶底、犁川一带联络进步人士,以参加研究学术为名,壮大“晋山研究社”的成员。很快发展到九十多人。此后,又成立了农民讲习所,不久又成立了“农民协会”。通过组织农民学习,使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唯有组织起来,才有力量,才敢与地主、恶霸开展斗争,争取平等,争取自由,不受压迫。


1927年春,赵树理在省立(长治)第四师范上学期间,从教职员工中反映听到校长姚用中有贪污行为,于是他就向学生会主席常文郁即时汇报。常文郁听了后马上叫王中青、史纪言、刘光弟等同学共同商量,并决定4月份在师范学校掀起驱逐校长姚用中的学潮,常文郁任总指挥,王春负责起草宣言,赵树理发表演讲,按时间大张旗鼓掀起了揭露姚用中的反动罪行!并把《第四师范全体学生驱逐腐败校长姚用中宣言》张贴在学校和长治大街上。公布了姚《十一条罪状》。同时,还组织学生走上街头游行,高呼口号,散发传单,呼吁社会各阶层支持省立第四师范学生的革命行动。当时省立四中(长治)、第四女师以及第三职业学校和省城一些学校积极响应,支持这一革命行动。在学潮的威力下,姚用中狗急跳墙,就在校外雇用了200多名流氓打手,于10月28日夜进入学校,野蛮暴行,殴打学生,还打坏门窗玻璃。这种行为,更引起第四师范学生的公愤,促使学潮升级。赵树理亲自到县署去报案,王春再次起草第二次宣言,常文郁亲自率领同学将姚用中的家人扭送到县衙门。长治城全民行动起来,支持学生声讨姚用中的暴劣行为。在社会正义的压力下,反动当局不得不采取措施,丢卒保帅来平息民情。于11月12日,山西省教育厅下令撤掉姚用中的校长职务,宣布范郁如接任了校长。省立(长治)第四师范全体学生驱逐腐败校长姚用中的行动取得了全面胜利。

这次学潮运动意义重大,不仅仅是驱逐一个腐败校长下台,而是点燃起上党大地的革命烈火,是“五四”以来,上党大地最大的一次青年运动。这次学潮波及全省,影响到整个教育界,触目惊心。但虽换了校长,仍然是换汤不换药,经常寻找学生的麻烦。


1928年春,国民党在山西搞清党,阎锡山下令在全省境内逮捕共产党人,省立(长治)第四师范列入清党的重点单位。此时,官方将常文郁、王春、赵树理、王中青、史纪言等学生以共产党嫌疑分子开除了学籍,并通令全省各学校不准收录。赵树理和王春离校后、先后到安泽、阳城、沁水和河南济源一带以行医为名,隐蔽身份,回避清党。入冬时,清党稍平息,赵树理才回到沁水家乡,很快找到一份工作,在沁水县西关小学任教。

1929年4月26日,国民党政府在沁水逮捕了赵树理,把他扭送国民党山西省清党委员会,后交山西“自省院”审查。自省院院长叫韩甲三,是晋城金村镇黄头村人,他关押了赵树理9个月,剥夺人生自由。此时,赵树理又读了一些进步文学和理论书籍。据他本人说:“真正和共产主义思想接触,爱上新文化,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他在“自省院”扣押的9个月中,在“自新月刊”上发表了《悔》、《白马的故事》等小说。采用指桑说槐,暗中斗争,力争早日释放回家。

1930年5月26日,赵树理获得释解后,四处奔波寻找党组织,因为当时共产党尚未公开,单线活动,实难取得联系。于是他在太原当过录事,做过堂役,充代书、糊信封、刻讲义、代批中学试卷。他几次写点小东西,寄山西教育学院史纪言、王中青处,目的赚点微薄稿费,来维持自己的生活。

入冬时,阎锡山、冯玉祥联手倒蒋失败,大批难民涌进太原城。这时,赵树理返回沁水老家,托人在第四高小教书,后在太谷北洸小学执教。此期间,他用“野小”、“黑丑”、“王甲土”等多种笔名,发表了许多杂感,随笔和文艺作品。还创作了通俗长诗《歌生》、中篇小说《铁牛之复职》、长篇小说《盘龙峪》、以及短篇小说《糊涂县长》、《有的人》等多篇文学。此后,他积极参加了左联掀起的关于文艺大众化的全国性大讨论,趁此机会又发表了《欧化与大众语》、《神经质的文人》等五篇评论。并提出“夺取文化阵地”、“做地摊文学”的口号,用文学艺术去征服人类,服务于社会。

1931年,赵树理写的七言长诗《打卦歌》发表在《北平晨报》副刊上。登载后,众人羡慕,美名相传,自感荣幸。

1934年1月,赵树理再度流落太原街头,生活无着,忧愤无解,悲绝失望,一时糊涂,遂投“海子边”自尽。幸亏被好人急救,拣回了一条生命,也算万幸。其好人劝之,“天无绝人之路,脚下自有光明”。一句话点亮了赵树理,他才明白车到山前必有路,家家门口通北京的道理。

1935年7月,赵树理在西北影业公司找到一份满意工作,当了电影演员,他参加了训练班学习。在影片《千秋万岁》中,饰一名冬烘先生,初露曙光。但此片未拍完,影业公司被破产,赵树理不得不返沁水老家,另谋生计。


1936年夏,史纪言在太原教育学院毕业后,同王中青在晋东南长治县办简易师范,史纪言任校长,王中青任教导主任,邀请赵树理去简易师范学校担任了国文教员。此时,他积极向进步青年宣传爱国救亡运动,并在长治街头组织学生演出“放下你的鞭子”以及赵树理主编的“打倒汉奸”、“谁之罪”等抗日戏剧。还自编自演快板剧“打灶王”、“寓意打蒋”老百姓喜欢看,听得懂。

“七七芦沟桥事变”发生后,全民族抗日战争进一步激发起赵树理的爱国热情。他在长治带头参加了“牺盟会”组织,积极投入到抗战的洪流中。这年冬天,赵树理去在阳城担负起“牺盟会”的工作。经要崇德、桂承志介绍他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时任阳城牺公联委会公道团团长,八区抗日区长等职。

1938年4月,山西牺盟总会和阳城分会创刊了《牺盟报》,为不定期油印小报,反映牺盟总会的活动情况,登载了赵树理不少抗日文章。同年5月份,山西牺盟总会和阳城分会,根据形势所需,将《牺盟报》停刊。又创刊了《新中国报》,赵树理任主编,李耕华(阳城下庄村人)负责编印工作。《新中国报》办得非常出色,原为周刊,后改为旬刊,又改为周刊。该报以宣传抗日救亡为主,有目的刊登一些通俗文学稿,来揭露旧社会的黑暗面。魏克明写的评论《张伯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赵树理写的话剧《郑孝胥墨登场》,都先后上报连载。该报在宣传、鼓励群众开展抗日救亡斗争中,发挥了积极的舆论作用。

1939年初,针对阳城地方顽固派破坏抗日统一战线,诬蔑、诽谤攻击共产党。赵树理在《新中国报》上发表了题为《一句闲淡话,闹得比天大》的新闻评论,这篇文章对反共顽固派予以无情的讥讽与抨击!广大人民群众看了后,举拳鸣好。(此报1939年秋停刊)。此时,赵树理调到长治牺盟中心区,出任第五专署民宣科长,主要从事戏剧工作。他根据京剧《生死恨》改编成《韩玉娘》,并创作历史剧《邺宫图》、现代戏《万象楼》、《做军鞋》、《两个世界》、《双转意》、《招待所》,等多种剧本。在根据地广为演出,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看。在曲艺方面,他曾创作鼓词《茂林恨》、《战争与生产相结合》、《一等英雄庞如》、《汪精卫十大罪状》、《史桂英劝夫参军》、《枪毙宋往太》等曲目。在报刊、杂志上发表后,无不受到根据地人民群众争先恐后抢看,举起老拇指赞好。

入冬时,赵树理任《黄河日报(路东版)》,《山地》副刊编辑。他以太行山,中条山为依托,运用各种通俗文艺形式,给敌人以辛辣的讽刺和揭露,广大群众看后,积极建议多发表此类性的文章。

1940年,赵树理调《新华日报(华北版)》社,先作校对,后编《抗战生活》杂志,并主编专向敌占区散发的通俗小报《中国人(周刊)》他主编的小报,如同炸弹,投向敌占区后,威力很大,击中要害。

1941年11月,太岳区创刊了《太岳文艺》杂志,主编江横。同月24日,太岳区成立了沁河文艺协会,公推江横(董谦)、苏策、石磊、高志华、张赛周等人为理事,江横为理事长,肩负起文艺的创作工作。各级党报还设有文艺副刊,赵树理借此机会发表了不少作品,大大地繁荣了根据地的文艺事业。

1942年1月16日,赵树理参加了129师政治部与中共晋冀豫边区党委联合召开的文化人座谈会,在会上赵树理讲了革命文艺大众化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年底调他到北方局党校研究室,专门从事通俗文艺的编创工作。同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了,明确提出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这对赵树理来讲,是明灯高照,万里通红。

1943年5月,赵树理写成的《小二黑结婚》在《太岳文艺》杂志上发表后,轰动了太岳、太行两大根据地,立刻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小二黑结婚》主要描写了根据地一对青年,为争取婚姻自由,冲破封建势力的束缚,地痞流氓的迫害,家庭二诸葛、三仙姑的阻挠,终于通过坚强斗争成了双。他用笔杆子写出了推翻三座大山的先锋人物,歌颂了新思想、新文化、新生活的带头人。反映了广大农民迫切要求平等、自由、民主政权。把广大青年的欲望写得一清二楚,深受人民喜爱。彭德怀看了后,为《小二黑结婚》题字:“像这样从群众调查研究出来的通俗故事还不多见”。此文章很快被农村剧团改编成剧本登台演出,受到人民欢迎。这部新剧是毛泽东主席《延安文艺座谈讲话》发表后,在中国新文学史上一篇里程碑的作品,如同卫星升天,万众歌好。同年秋赵树理调华北新华书店任编辑,相继续写出《李有才板话》、《刘二和与王继圣》、《登记》、《福贵》、《李家庄的变迁》、《地板》、《孟祥英翻身》、《邪不压正》、《催粮差》、《小经理》、《传家宝》、《田寡妇看瓜》等,从各个角度反映了农民群众的生活和斗争。如《李有才板话》,通过阎家山改选村政权和实行“减租减息”的曲折过程,揭露了抗战时期农村尖锐复杂的阶级矛盾真实情况。他用快板妙手说事,叙事,讲到群众的心口窝里,举指赞绝;《刘二和与王继圣》,通过庙会唱戏,社首挂灯、社房吃饭、村长看戏,欺压百姓,奢侈浪费,反映了旧社会地主恶霜吸人血的事实;《登记》描写了“口含罗汉钱”、“正月十五闹元宵”、“小飞娥回娘家”的习俗;《福贵》反映了旧社会吹鼓手在农村的地位;《李家庄变迁》揭批了看庙打钟、村长罚人先吃烙饼的恶习等等。每部短篇小说,无不是反映了上党大地农村的风俗习惯和厉史背景的真实生活。

1943年6月,晋冀豫边区文协分会和文联成立,赵树理当选为常务理事。8月9日,郭沫若发表评论,盛赞《李有才板话》。紧接着周杨,茅盾著名作家和评论家纷纷发表文章,高度评价赵树理小说创作的成就。肯定赵树理的作品,是毛泽东“文艺思想在创作上实践的一个胜利”。至此,赵树理成为誉满中外的人民作家。

赵树理是个文学创意多面手,他创作大众曲艺鼓词卓越,赢得党和人民的爱戴和关注。1943年3月,阳南县抗日政府成立了“阳城鼓书宣传队”,6个人组成,刘金堂任队长,经常在根据地和敌占区边沿村进行宣传活动,内容主要以赵树理新编的《汪精卫十大罪状》、《史桂英劝夫参军》、《李家庄变迁》,《枪毙宋往太》和自编的《反内战、反卖国》、《周喜生作风转变》、《打神汉》以及江西、陕北传来民歌《全国动刀兵》、《调兵歌》、《送情郎》、《王家庄小调》,还有沁源、左权、武乡抗日歌曲《什么花开朝太阳》、《左权将军》、《大烟袋》、《太行有个黄崖洞》等等,这些歌曲激情昂扬,极大地鼓舞了根据地人民的抗日斗志。


1949年9月,赵树理以文艺家代表光荣地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商建国大计。10月1日参加了开国大典,多么光荣、多么荣幸,为太行、太岳老区争了光。同年10月,他在北京发起组织“北京大众文学创作研究会”,他任主席,并创办《说说唱唱》杂志,受到社会界的好评。

1950年1月,赵树理出任文化部戏曲改进局曲艺处长。同年他改编田间长诗《赶车传》,长篇鼓词《石不拦赶车》。1953年创作小调《王家坡》。1956年写出秧歌剧本《开渠》、《登记》、《罗汉钱》,曾被秦腔、豫剧、评剧等全国许多剧种和剧团改编剧本广为上演。

1956年9月,他被选为中共八大代表,在八大会上作《供应群众更多更好的文艺作品》的报告,震动很大。在此期间分别当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他在第一、二、三届全国文代会上,被选为全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和中国曲艺协会主席。同年,赵树理的大著《三里湾》小说出版,这是一部反映全国农业合作社优秀长篇作品。

1957年2月,他主编的通俗文学月刊《曲艺》杂志创刊。6月份,他发表了《普及工作旧话重提》。1958年2月,在中国文联及各协会的会上,呼吁改变文风,使新文艺真正接近群众,贴近老百姓。此后,赵树理继续坚持大众化的方向,创作和改编出一批又一批通俗作品,《灵泉洞》小说等。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党内出现了“左”的倾向,赵树理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发表了短篇《老定额》,《公社应该如何领导农业生产之我见》,并附信寄《红旗》杂志社。三年后他又写出《套不住的手》、《实干家潘永福》、《张来兴》等,歌颂务实精神的作品,喜受人民爱看。

1958年7月12日,全国粮食促进现场会在高平召开。出席这次会议有山东、河南、陕西、甘肃、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山西等九省一自治区负责人及农业专家、教授86人。中央农业部部长助理、省农业厅高副厅长,晋东南专署张行夫专员参加了会议,主要重点研究如何提高玉子、高梁、谷子等杂粮的产量。赵树理写了快板《谷子好》。

1958年12月,赵树理任中共阳城县委副书记。1959年9月,全国开展“反右倾”运动,赵树理被定为中国作家协会批判的对象,但他仍然认为自己的意见“基本是正确的”。 1961年,《三里湾》改编成电影《花好月圆》,1962年改编剧目上党梆子《三关排宴》,都被搬上银幕。同年8月,赵树理参加了作协党组在大连召开的“农村题材短篇小说创作座谈会”。他在会上五次作了较长的发言,重点批判了文艺创作中的现实主义,不够充分的问题,实践证明他的意见是正确的。大连会议重新肯定了赵树理的作品,当之无愧,独占鳌头。并被誉为农村题材的“铁笔”、“圣手”。

1964年5月,赵树理在陵川县黑山底大队采访了女劳模董小苏,写成《十里店》剧本,其主题显明,笔尖锋芒,直接对准一些干部搞特殊化、官僚主义的不正之风。当年秋,全国文联协会再次整风,对赵树理的作品被指为“写中间人物”标本,再次遭到批判。赵树理面对大家提出的问题,一边思考,一边下到农村去寻找先进人物,希望发现新人,增加亮点,写出好作品。

1965年2月,赵树理调回山西文联工作,全家人随迁太原居住。3月份省委任赵树理为中共晋城县委副书记。他到晋城报到后,向县委书记常三毛提了一个要求,下乡住队,实习生活,才去了南村镇峪口村住队。他住下后无事不城进,天天和农民朋友交心、谈家事、讲家常、说今聊古,深感农村是块广阔天地,丰富多彩。有一天赵树理在街上发现两位老年妇女拄着拐棍说话,他就停下来站在一边观察生活细节。一位老年妇女与另一个老年妇女说话,手里拄的拐棍一直撮地下,后来又说着话拐棍划起圈来了。赵树理为了把拐棍撮地和划圈查个明白,后来留心察访了此事。那位老年妇女先说儿媳不好,恨的拐棍一直撮地,后又夸讲开女儿,变成拐棍在地划起圈子。一个小小动作,引起赵树理观察注重,所以,赵树理写的文章受人看,写出了真象,有骨有肉,生活丰富。


1966年4月,赵树理为了写出好作品,亲自赴兰考采访,回来住在峪口村,开始写剧本《焦裕录 (只写出前三场)》,就没时间了。因为同年8月9日,《山西日报》发表大版文章,揭批赵树理。他临离开峪口村的当夜,晚上组织农村业余秧歌剧团,唱了《小寡妇上坟》。唱罢后,赵树理说:咱们再高兴看上最后一次,今后可能相当时间看不上老戏、老秧歌了……

第二天,造反派通缉赵树理回县检查。中旬,由晋城押送长治被隔离审查“交代问题”,从此,赵树理完全失去了自由。他多次上会被揪斗,遭到残酷的迫害和折磨,都打断了他的肋骨。不让他回家,不让亲人见面,关进“牛棚”里。1970年9月17日,赵树理再次被揪到太原湖滨会堂“批斗”,因体质衰弱,支撑不住,当场晕倒在地。9月23日晨,这位杰出的人民作家含冤离开人间。

1978年10月17日,党中央、国务院为赵树理平反昭雪,他的骨灰安放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隆重举行。1986年9月24日,在赵树理诞生80周年之际,他的生前好友和沁水县人民政府共同发起集资,在沁水县尉迟村为赵树理立碑,部分骨灰由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运回故乡埋葬。中共晋城市委,市政府为赵树理修建了文学馆,占地20.1亩,建筑面积5273平方米。文学馆院内塑有赵树理的像,让代代人民了解赵树理,千秋万载永远传芳。

1982年9月和1986年9月及1990年10月,先后在太原、沁水召开了三次赵树理学术讨论会,有不少中外学者参加,并带来多篇论文在会上宣读。都认定赵树理是文人大师,铁笔汉子!

1991年10月,由山西电视台,晋城市委,晋城市政府,沁水县委,沁水县人民政府,大型文艺电视片《赵树理》在沁水县尉迟村开机,为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发表50周年之际,由山西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播放《赵树理》人生。此后《赵树理》编为上党梆子剧本,由张保平扮演赵树理,赴京演出。还在上党大地广演,特受人民大众喜看。

晋城人民怀念赵树理,他是全市人民心目中的文坛大师!他生于山区农村,心贴近农民,他与山区农民结下友谊好感。他一肚农村故事,一口农民大众语言,一手地方墨魂,开口成章,落笔成文,博大精深,风度非凡;他一辈子写农民故事不厌、不倦、不烦,可钦可佩;他的作品文明全国,晋城人民多么凯旋,多么自豪!可是谁也想不到赵树理最后走的低谷运,步步遇横厄,无有回天力。1966年当那场浩劫来临,堂堂正正的人民大作家,人民敬佩的赵公明,一下子变成黑帮,变成囚犯,变成批斗对象,晋城人民实在想不通。可是问题并不在晋城人民,而在那场浩劫运动太无情。我们的语言大师、人民作家、“铁笔圣手”落到这一步,怎么不叫晋城人民悲愤!悲哀!悲痛!悲伤!悲壮!悲凉!

中国有13亿人口,有几个作家能称得上语言大师? 铁笔圣手?扳着指头数,也就是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赵树理这么几位老作家。赵树理虽然离开了人世,他的形象,仍在广大人民的心中活着,万年长青。

赵树理停了呼吸,不再写农民了,但又有许多人争先恐后地写赵树理。1980年10月,工人出版社出版了《赵树理文集》四卷,肯定了他的一生。然后,董大中主编又出版了五卷集《赵树理全集》。此后陆续有《赵树理传》、《赵树理评价》、《赵树理》、《赵树理年谱》、《赵树理在晋城》等书连续出版。充分表明赵树理在人民中心的地位有多高、有多重。中国人、外国人许多地区成立了“赵树理研究会”研究赵树理、评价赵树理,没有忘记了赵树理。

总之,赵树理为人民留下了宝贵财富,就是他的作品。千秋千载评说,千年万代发光,千秋人物留名,千古文人传芳。他的作品始终是人民心目中的美餐,如同八八宴席,什么时候都是香喷喷的,看而不厌,回味无穷!赵树理你安息吧?你的名气永远像长江水,滚滚长流!

                                                                           (责任编辑:韩玉芳)



文章分类: 党史文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