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三十三章     虎啸泉城

 二维码 103
发表时间:2014-10-19 16:26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在党中央、毛主席战略方针指引下,山东兵团在许世友将军率领下再接再厉,于1948年3 月至7 月,以疾风扫落叶之势,先挺进胶济路,由西向东横扫胶济路五百华里;接着进军津浦路,由北向南横扫七百华里,连战皆捷,声威大振,歼敌十四万七千余名,解放了张店、周村、淄川、博县、潍县、邹县、兖州等数十座城镇及周围大片地区,完全孤立了济南,打通了山东腹地与鲁西南的联系,为我内外线兵团适时会师、解放济南创造了条件。

  济南,一座孤城。

  解放济南,指日可待。

  古城济南,为国民党山东省政府和第二绥靖区司令部的所在地。全城人口突破七十万,位处津浦路、胶济路的连接点,北濒黄河,南倚泰山,地理位置奇特,历为兵家必争之地。

  华野首长研究决定:以山东兵团加上外线兵团一部,占参战兵力的百分之四十四,共约十四万人,组成攻城兵团,由许世友和谭震林同志负责;以参战兵力的百分之五十六,约十八万人,组成打援兵团,归粟裕同志指挥。

  许世友接受攻城任务后,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没叫攻城想攻城,真叫攻城他便忙碌了起来。会议围住他这个攻城总指挥开,通讯员、作战参谋等围着他转,电台围着他发,一切该动员起来的都动员了起来。

  敌防御阵地在日伪原有工事的基础上,精心改建、加固,以内城为核心,外城、商埠为基本防御地带,设置了五道防线,修筑了密集的鹿砦、铁丝网、地雷区、交通壕、护城河、碉堡群、夹壁墙等,构成总面积达六百余平方公里的永备性防御体系。同时,还屯积了大量的粮食、武器、弹药和其他物资。敌方司令官王耀武预言:“济南外围能守半个月,市区至少能守一个月。”

  蒋介石为了确保济南,特拟定了一个大规模的“会战计划”,即以第二绥靖区十一万人固守济南,以配置在徐州地区的三个兵团,约十七万人,随时北援,内外夹击,打败共军。

  敌人的狂妄吹嘘,并不表示他的强大。然而,强攻济南这样的坚城,对我攻城兵团来说,仍是一项严重、艰巨的任务,来不得半点马虎。再说王耀武其人,在国民党队伍中受过系统教育和训练,尚可称为一名佼佼者,此人极有心计,再加上手握重兵,工事坚固、弹足粮丰。对我军来说任何麻痹轻敌的思想,都会给战役行动造成不应有的损失。作为攻城总指挥,许世友力排众议,决定攻城前,亲临实地侦察,以便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话说这天清晨,冉冉升起的太阳给大地抹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晨曦把笼罩在天地间的灰褐色帷幕拉开。通往济南城门的大道上驰来了一架菜车,车老板坐在辕马侧后,扬鞭催马,精神抖擞。他头扎羊肚子毛巾,身穿粗蓝布对襟小褂,下身也是深蓝筒裤,脚蹬黑色宽脸布鞋。衣着破旧,肩头和膝盖上都打了补丁。此人红脸膛,浓眉豹眼,那眼睛格外有神。车后还有两位押车卸菜的伙计。他们身着穿戴都和车老板相差无几。一群群麻雀在路旁时起时落找食吃。路上的行人不多。

  马车在大道上奔驰着。车把式一个鞭花在空中放响,马蹄哒哒,铜铃叮咚,清新悦耳。话说这车老板正是威震敌胆的将军许世友。今天他和两个主攻兵团的团长,化装进城侦察。有人说许世友打仗心细,犹如姑娘绣花,单说将军去侦察,在中外战史上,也是空前少有。许世友又扬鞭催马,“叭!”一个鞭花,在空中炸响,打破了清晨的寂静。车子飞颠起来,不一会儿,便到了城门。

  “干什么的?”城楼上持枪的哨兵出来盘问。

  “你没长眼吗?我们给国军送萝卜来了!”许世友不紧不慢地答道,“假若你们不吃,我们就拉回去了。”

  两名哨兵下得城楼,认真地检查了车上,又认真地审视了车老板,认为无疑,方下了通行令:“进去吧。”

  许世友还真有心计,天下人谁还不吃菜?就这样许世友和他的伙计,连闯三门四关,哄得敌人高高兴兴,最后完成任务而归。

  将军在决战前夕,不顾个人安危,亲自侦察。所以有人说,“跟着许司令去打仗,情况明,决心大,不打糊涂仗,叫人痛快!”虽是一句平淡之言,却道出了战士的心声和对将军的爱戴之情。

  许世友胜利回到前线指挥部,这时,通讯员又把一封周恩来的加急电报呈送到他面前。向来以“稳健求实”著称的周副主席的音容笑貌又出现在他的眼前。“攻克济南,此役关系重大,正确的决心,来源于对敌情的周密侦察……攻打济南,既不同于打潍县,也不同于打兖州,这是我军第一次攻打坚固设防的大城市。打好这一仗,既有很大的军事意义,又有重要的政治意义。”

  许世友展读到这里,当初那些帝国主义的预言家的预言又回响在他的耳旁。那些预言家曾嘲笑我军将在深沟高垒的现代化城防工事面前碰壁,就连我们的一些朋友,对我军是否有能力攻克国民党的坚固设防的城池,进而彻底摧毁蒋家王朝,也曾持怀疑态度。因此,敢不敢打济南这样的大城市,就成了对我军的严峻考验,在国际、国内都将产生极大的影响。

  为了攻克济南,在攻城部署上,许世友提出了把攻城兵团分为东、西两个集团,夹击对攻。西线集团为主攻,东线集团为助攻。在攻城技术上,采用“牛刀子战术”。这个口号好懂好记。何为“牛刀子战术”?常言说,打蛇要打七寸,杀牛要杀要害。济南工事强固,纵深长,明碉暗堡成千上万。因此,在攻济战役中,强调打敌要害,集中兵力、火力,杀开一条血路,钻进去打,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插敌人的心脏。因此他又强调东西对攻,不要在下面明确主攻助攻,通通都是主攻。关于真正的主攻,只要指挥员做到心中有数而已。这样,恰能一举打乱敌人的部署,击破敌人的顽抗,把王耀武部十一万人全歼于济南古城。

  此外,由于济南守敌兵力众多,为了能顺利突破敌人设置的多道防线,粉碎敌人的顽抗意志,许世友又特别强调树立连续作战的思想,对敌人实施不停顿的攻击。在总结潍县战役等攻坚作战经验的基础上,研究确定各部队根据外围、攻城等不同的任务,轮番使用兵力。同时,贯彻连续战斗准备的原则,边打边侦察,边打边准备,边打边组织,边打边补充,边打边教育,始终保持突击部队的锐气和有生力量,越战越强,后劲不衰。

  1948年9 月16日,在中国的历史上,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半夜子时,三发红色信号弹升入夜空。霎时间,我各路纵队炮火齐鸣,杀声震天。攻克济南的战斗打响了。

  总攻开始后,我东、西线集团密切配合,在我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利用夜暗,从东、西两翼同时进击,像一把巨大的铁钳,把济南之敌紧紧钳住了。

  敌人以为至少能坚守半个月之久的茂岭山、砚池山阵地,仅经一夜战斗就被我军攻破的消息,震撼着整个敌人营垒,引起王耀武的极大惊恐。这两座山头一失,敌人在东郊就无险可守了。济南守敌高级将领献策会议开了一半就停下了,被这个震惊的消息搞得乱哄哄的。有的说:“茂岭山、砚池山的阵地那样坚不可摧,怎么一夜就丢掉了呢?丢了这两座山,整个济南就有瓦解的危险!”有的说:“共军主力可能在东,要加强东区防备,不可大意!”还有的说:“丢了这两座山,得追究责任,当事人要绳以党纪国法!”……会议再也开不下去了。王耀武恼羞成怒,亲自下令枪毙失守这两座山头的少校营长,立即执行。此时,被我打昏了头的王耀武又判断我攻城主力在东,急调西援立足未稳的第十九旅和第五十七旅,投入东线作战。弄得这两个旅的旅长,也当着士兵的面跳脚骂起了王耀武的娘:“娘的,真是白痴!什么玩艺,一会儿向西,一会儿向东,这座城池非丢在他们手里不可!”

  恰在这时,炮声轰鸣,我西线集团又加强了火力攻势。不久,西线部队又攻占长清、藤槐树庄、琵琶山、双庙屯等地后,乘胜向腊山、党家庄一线路进。敌人飞机场直接受到威胁,再度告急。前线电话打到王耀武处,王耀武捉襟见肘,再无机动兵力可调。正急得团团转之时,为了阻击我大军行动,他急中生智,竟采取当年蒋介石炸开黄河花园口的办法,命令部队打开黄河水闸,将黄河水倒灌入玉符河,阻止我军行动。王耀武这一招棋走得厉害,果然使没有准备的我西线大军着了急。许世友立即命令:“不要被困难吓倒!火山敢上,刀山敢闯!闯出去就是胜利!”

  在许世友的命令下,面对汹涌混浊的黄河水和敌人密集的火力封锁,西线集团各部指战员毫不畏惧,奋勇抢渡,一举突破玉符河防线。接着,以猛烈炮火封锁飞机场,炸坏飞机跑道。敌原计划紧急空运整编第七十四师抵济增援,仅运进该师七个连,空运中断。满载七十四师后续部队的运输机,飞临机场上空,只见火光四起,烟雾冲天,赶忙掉转机头逃命。

  这时,我东线集团在夺取茂岭山、砚池山后,继续向西挺进,连克燕翅山、马武寨、甸柳庄、马家庄等地。敌增援部队在强有力的炮火掩护下,拚命反扑,企图夺回已失阵地,未能得逞。王耀武又调刚刚空运抵济的整编第七十四师七个连,增强马家庄方向。敌我双方展开一场血战,一个地堡、一个地堡的激烈争夺,敌人的反扑被彻底打垮,死伤众多。东线集团越战越勇,直插外城。

  此时,济南成了一座地震城。

  王耀武得知东郊阵地大部丢失,西郊机场又危在旦夕,心急如焚,一筹莫展。这时候,王耀武最着急的是搞不清我军的主攻方向究竟在哪一边,只觉得时间不够用,兵力不够调。他把部队调到西边,我东边打得凶;他把部队调到东边,我西边打得猛。敌人机动兵力无固定阵地,无喘息之机,左防右堵,疲于奔命,被我军打得完全摸不着头脑。被俘的敌军官哀叹:“我们好好的队伍,从东到西,又从西到东,只晃了这么几下,就晃完了!”

  敌西守备区首脑、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吴化文,在我军无坚不摧的强大攻势面前,胆战心惊,通过济南地下党组织联络人员,向我军接洽起义。许世友命令他立即率部撤出战场,开赴黄河以北集结待命。吴化文口头表示接受我军条件,但又不痛痛快快放下武器,撤出战斗,仍然占据着机场和公路两侧的地堡。西线部队坚决采取果断的行动,加强军事压力,吴化文眼看大势已去,覆灭在即,终于在19日晚率领所属三个旅,约二万人,举行战场起义,撤出战斗。西线集团各部乘虚而进,一部肃清机场残敌后,完全控制飞机场,缴获飞机三架,其余各部逼近商埠城下。

  这一下,可击中了王耀武的要害。当晚,乌云密布,夜色朦胧。王耀武在东、西外围阵地均被突破,济南腹背受敌的情况下,惊慌失措,他首先想到了逃,于是便拉着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山东省党部主任委员庞镜塘,妄图混出北门,一走了之。但在我军重重围困之下,四处布满明亮的眼睛和警惕的枪口,王耀武眼看插翅难飞,不得不缩回城内,一面匆忙调兵遣将,加强绥靖司令部的警卫;一面急电刘峙、蒋介石,再次请求准其放弃济南,率部突围。蒋介石迫不及待电告王耀武,再三声称济南万不可失,严令其“将阵地缩短,坚守待援”。殊不知这是一张空头支票!

我军已经连续激战六天六夜,虽然战果累累,但伤亡消耗也不小,部队处于极度疲劳。六天六夜没合眼,六天六夜没吃一顿应时饭。不到十分钟的战斗间隙,战士们手抱着枪杆就呼呼地睡着了。王耀武曾下断言道:“共军疲劳已极,要完成攻城准备,至少需要五天时间!”于是他接连下令调整部署,加强城防工事,妄图负隅顽抗。

                                                                                (责任编辑:韩玉芳)


文章分类: 许世友传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