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怀念叶飞叔叔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5-19 20:38作者:管新凯来源:晋城党史网


在老一辈革命家里,叶飞叔叔是很年轻的一位。他跟随陈毅、粟裕同志从皖南来茅山开辟抗日根据地的时候,才二十多岁,却已是身经百战的优秀指挥员了。中央指示新四军“向东作战、向北发展”,陈毅同志部署,东进的任务交给叶飞的部队,北进的任务交给挺进纵队。

叶飞同志率部沿沪宁铁路向东,边作战,边发动群众,极大地鼓舞了江南人民的抗日士气。这方面的专著文章有很多。

我想说两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

上个世纪的60年代初,我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念书的时候。一天,阿丕叔叔派人来学校找我和我妹妹,让我们星期天去北京饭店。他来中央开会,住在那儿。同时应约的还有姬鹏飞叔叔的女儿姬巧玲。我们来到北京饭店,在阿丕叔叔的房间里闲聊了一会儿,他说带我们出去玩玩。

下到饭店大厅,碰到叶飞叔叔带着叶小楠也准备出去(小楠当时在清华大学念书)。阿丕叔叔向他作了介绍,说我们在科技大学读书。

叶飞叔叔问我:“你们学校有没有我们福建学生啊?”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在1958年大跃进的形势下建立的。当时,为了赶超世界先进科学技术水平,老一辈革命家以只争期夕的心情和速度,当年筹备,当年开学。没有校舍,中央把马列学院让出来了,解放军政治学院腾出两栋楼给学生住宿。需要教师,由中国科学院调动全院力量来解决。政治干部、行政干部,从部队抽调。高考、招生已经结束,就从已经录取在北大、清华等名校的学生中选拔部分学生,直接到中国科技大学报到。可以看出,中央下了多大的决心,要让中国科技大学尽快上马。1959年,学校已经参加全国统一招生了。各省很多优秀的高中毕业生报考了中国科技大学。 某个省份有多少学生考上中国科技大学,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个省的教育水平。上海、江苏的学生较多,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那一届新生中,福建的学生特别多,使大家对福建省的教育水准刮目相看了。叶飞叔叔问我这个问题,恐怕也与此不无关系吧。

我马上回答说:“有,还挺多的呢!我们班上就有好几个 。”

“哦?”叶飞叔叔满怀兴致地问:“他们表现怎么样啊?”

“福建同学学习刻苦,和同学们相处得挺好,还特别艰苦朴素。”我认真地回答。我们班的福建同学就是这样,有时我们一起外出,有的同学还打赤脚呢。

“哦,你说的这些都是优点”,叶飞叔叔的神情带着几分认真,“你说说他们有什么缺点呀?”

听他说话的语气,明显感受到他的诚恳和认真。我心中为之一怔,不知如何回答。一位省委第一书记,在这样一种轻松休闲的场合,怎么问一个像我们基层组织生活会才会提到的问题?也许他十分关心福建的教育质量?也许他把福建出来的学生都看成是自己的学生或孩子了?也许……。这件事对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50多年来我一直未忘。我常常想,这位第一书记还真有点儿特别。

另一件事:十年动乱的后期,中央和各地纷纷解放老干部,叶飞叔叔也解放了,担任交通部长。一天,王于畊阿姨把我叫到她家,焦急地告诉我:“江苏省委处理你爸爸的报告已经报中央了:定性叛徒,开除党籍。”我一听就懵了,问王于畊阿姨该怎么办。王阿姨叫我赶紧找人,反映情况。王阿姨对我爸爸的历史情况不是很清楚,她建议我先找叶飞叔叔了解一下情况;同时,她又要我去找谭老板。我一面请王于畊阿姨帮我联系谭震林伯伯,一面就自己去找叶飞叔叔,我想问问他我爸爸的历史情况。

那天,叶飞叔叔约我去他那儿。他先严肃地问我:“你是共产党员吗?”我说是。他点点头,然后对我讲起1955年宣布处理我爸爸问题的情况。他是在华东军区听陈老总传达中央处理决定的。

叶飞叔叔1939年奉陈老总之命,从苏南东路撤回扬中休整、整编,才和我爸爸一起在挺进纵队工作。因此,对我爸爸之前的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

我把叶飞叔叔的话告诉了王于畊阿姨。王阿姨说:“是吗?这些事情他以前从不和我说的,我一点儿也不知道”。这虽然让我暗暗吃惊,但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叶飞叔叔的党性原则、组织原则令我十分敬佩。审干时对我爸爸的处理,是在高级领导干部中传达的,他绝不扩散,即便是对王于畊阿姨这样的老革命、亲密伴侣,他也不例外。这使我想起我国首次核试验前夕,试验委员会向周总理报告拟定起爆时间,总理批准后,嘱咐张爱萍等试验委员会的负责人:“同志们一定要注意保密,这个核爆炸的时间对任何人都不能说。比如我,邓颖超同志是中央委员,我回去也不告诉她。”老一辈革命家坚强的党性和高度的组织纪律性,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

叶飞叔叔和王于畊阿姨离开我们多年了。他们对我们下一辈的关怀和爱护,他们的崇高品格,他们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有人问:你爸爸的问题后来怎样了?——后来,我见了谭震林伯伯和粟裕叔叔。再后来,江苏省委撤回了那份报告,基本维持了1955年的结论和处理。1981年,中央复查后,为我爸爸彻底平反、恢复名誉,任命他为江苏省委顾问,按正省级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