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三十四章

 二维码 49
发表时间:2014-05-21 20:03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对于部队的极度疲劳,许世友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也是血肉之人,也爱他的部队啊!那些部队都是他一步一步带上来的,说实在的不容易。不要说部队,就连他这个钢铁之人,六天六夜,一百四十四个小时没合眼,这是人类史上最高极限。他也感到受不了啦,两眼冒金花,头脑似要爆炸一般,真想一下子睡它个三天三夜。若不是警卫员搀扶,几次他都要晕倒。此时,他心想:斗争艰苦,方显英雄本色。面对强敌,敌硬我更硬。眼下,我们疲劳,敌人也疲劳。胜利在于谁能坚持到最后五分钟。许世友想到这里,走到院子里,抱拳踢脚,摆首收腹,练了一套少林拳,顿觉精神抖擞,睡意全无。接着,他又从腰间掏出驳壳枪,连向空中“叭叭叭”放了三枪,击落了南飞过冬的三只野雁,顺手拣起,招呼警卫员道:“快去收拾,作为今天的晚餐。”许世友说毕,阔步走向指挥所,操起话筒:“给我接西线集团前指。”

“西线集团接通,请司令员讲话。”话务员不一会儿回话道。

“西线集团吗?我是许世友。目下我们疲劳,敌人也疲劳。为了不让城内敌人获得休整,我命令你们不等商埠之敌完全肃清,今晚八点转入会攻外城!有什么意见吗?”

“司令员,坚决完成任务!”

接着,许世友又以同样的方式向东线集团下达了攻城任务。当许世友坐到餐桌上吃野雁肉的时候,东西集团攻城的枪声响起来,霎时间,激烈的枪声如炒豆子一般在济南的上空爆响。炮火在夜空中闪耀,犹如特制的礼炮,令人眼花缭乱。

敌人连作梦也没有想到,我军的攻势来得这样快。王耀武瘫坐在沙发上,两眼发呆,久久说不出话来,差点儿昏厥过去。当他真正醒来,我军成百上千发炮弹,排山倒海般地落在内城城垣上。

炮火隆隆,硝烟弥漫。

23日傍晚,我攻城兵团在许世友的指挥下,全线发起了对内城的总攻击。大军首先集中全部炮火猛烈轰击,高大的内城城墙顿时隐没在硝烟之中,闪出团团火光,爆炸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接着,军号声、喊杀声响成一片,各路突击队、敢死队穿过浓密的爆炸烟雾,奋不顾身架梯登城。

被围困的敌人完全明白,内城城墙一旦被突破,他们就无计可施了。王耀武孤注一掷,亲自沿内城城墙走了一圈,严督部队拚死抵抗。敌人居高临下,充分发挥火器的优势,凶猛的火舌舔着地皮,席卷而来。

我突破部队全线受挫,被阻在内城城下。一场恶战之后,整个战场出现少有的寂静。

许世友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攻城的决心不可动摇。气只能鼓而不能泄。从战场的情况看,敌人的四道防线尽失,被我军团团围困在内城之中,慌乱不堪,败局已定。我军不少团、营建制尚且完整,仍具有一定的突击力。如果我们撤下来休整,外围阵地得而复失,前功尽弃。同时还要估计到,王耀武很有可能趁我部队后撤时来个反冲锋,使我们欲攻不克,欲撤不能,大大增加部队的伤亡。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打不能撤!同时,从战役全局着眼,赢得了时间,就赢得了胜利。

政委谭震林同志当即表态道:“老许对敌情分析颇有见地。我们的困难大,敌人的困难比我们更大!现在就看谁的决心硬过谁,我们要跟敌人比毅力,比顽强,比后劲,胜利往往就是在最后五分钟取得的!因此我同意老许的意见,深夜下达命令,全线再一次组织攻击,由东、西线集团两面对攻,一定要把内城拿下来!”

24日一时三十分,各部突击队、敢死队像一把把永不卷刃的刺刀,直刺敌人的心脏。炮火又重新弥漫着济南城。济南内城,王耀武苦心经营的保命城顷刻成了一座危城。城内王耀武像热锅上的蚂蚁,欲哭无泪。我军连夜攻城这一招又大出他的意外……

9 月24日,我大军完全攻占了济南。曾经耀武扬威一时的济南守敌十一万重兵,在八天里面就全军覆灭了。王耀武、庞镜塘等化装潜逃,难逃我们早就布下的天罗地网,被我军民一一捕获。

八天八夜,攻克济南,实现了“打到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战斗誓言。中央军委颁发嘉奖令,特授予七十三团以“济南第一团”、一九○团以“济南第二团”的光荣称号。

迎着朝阳,红旗在古城城楼上飘扬。为庆贺这特大的胜利,许世友将军举起他那心爱的驳壳枪在空中鸣枪庆典。清脆悦耳的驳壳枪声在古城上空萦绕。许世友将军手抚着他那心爱的驳壳枪,举目东望,他仿佛看到了新中国诞生的曙光……他由衷地笑了。

(全书完)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