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帅轶事------旷达李德生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8-26 10:17作者:吴东峰来源:晋城党史网


  北京草厂胡同某号,李德生将军宅。穿胡同,道窄而巷陋,入府第,则豁然开朗:粉墙黑瓦,木秀花明。1995 年6月29日,余与新华社记者易俭如、李秀清同往拜访,将军扶杖出迎,谈笑风生,余等坐舒而带缓,不自知犹在将军府也。

  李德生将军,河南新县人。年幼丧母,曾牧牛,14岁参加红军。将军中等身材,浓眉下垂,平头高额,望之既有凛凛之气,又有徐徐之风。

  抗日战争中,李德生将军曾任一二九师七六九团特务连连长。将军率部伏击响堂铺、争夺狮瑙山、攻坚马枋,威震太行,由此而得刘邓首长器重。李德生将军言,战争年代选拔干部的标准:一是能否和敌人甩大刀片子;二是嗓子亮不亮,能否威慑住人。将军言,攻坚马枋时,曾与一日军指挥官肉搏,连砍数刀,竟未死,突然狂叫一声,转身就跑,后被活捉。将军言此曰:“我和鬼子面对面甩大刀片子也只有这一次。”

  1950 年11月15日,上甘岭战斗进行中。由于十五军兵力损耗过大,王近山将军代表三兵团作出部署,为了便于指挥,决定组织五圣山指挥所,由十二军副军长李德生负责,统一指挥三十一师和四十五师反击作战,二十九师配合动作,该指挥所归十五军军长秦基伟直接指挥。三兵团政委杜义德将军告余,此部署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用十二军的兵,打十五军的仗。而李德生将军则毫无怨言,到兵团部欣然受领任务。其时,王近山将军送走李德生后,对杜义德言:“李德生上去,我就可以放心睡觉了。”

  聂济峰将军言上甘岭战斗中李德生指挥:“第一,在用人上不分彼此。上甘岭参战部队建制多,在使用部队,使用干部上能够取其所长,避其所短;第二,在指挥上大处着眼,具体入手。既有全局在胸,又具体掌握到一个坑道,一个阵地,以及一个小兵群;第三,在各个方面关系上处理得好,把三十一师、二十九师部队以及四十五师干部拧在一起。由于重视兄弟部队之间的团结,奠定了战斗上协同的基础。”

  原十二军司令部参谋崔明礼言,四十五师上上甘岭后,志愿军司令部发的表彰上甘岭战斗的通报,仍提十五军,只字不提十二军。其时,十二军官兵见了通报,思想抵触很大。某日,李德生将军叫崔明礼向下发通报,崔明礼不悦,曰:“这是发给十五军的,不是发给十二军的。”不料,李德生将军竟哈哈笑了,曰:“现在上甘岭这一仗越打越大了,不是哪个军打的问题,也不是哪个兵团打的问题。打十五军的牌子,就是打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牌子,就是打中国人民的牌子。”崔明礼感慨曰:“将军海量,我们无法比啊!”

  1961 年初春,时任十二军军长的李德生将军率军、师、团联合工作组至一○○团二连蹲点,试行改革教学训练方法问题。将军指定三名具有训练和实战经验的干部任教,各带一个步兵班进行试验,二连副连长郭兴福训练法由此脱颖而出。原十二军副军长徐子杰告余,后凡上报郭兴福教学法经验材料,将军审稿时,均将提及“李德生军长”之语删去。

  1968 年6月26日,安徽芜湖爆发两派武斗,震惊全国。时任安徽省革委会主任的李德生将军闻之,果断曰:“芜湖事关全局,如不解决,将波及全省。”遂带革委会数人,轻车简从,冒着枪炮声进入芜湖。其时,芜湖已失控,大街小巷,壕沟遍地,堡垒林立,两派群众枪炮相对,剑拔弩张,将军了无惧色,走遍了两派的主要武斗据点,劝说两派头头放下武器。数日后,芜湖事件平息。

  原广州军区副政委刘新增告余,芜湖某派据点设某中学二层楼上,刀枪林立,森严壁垒。该派头头叫嚣:“我们欢迎李军长来谈判。但只要军长一人来,不准任何人同行。”李德生将军欲往,芜湖市和驻芜湖部队领导阻之:“造反派言而无信,恐有暗算。”将军不顾,毅然“单刀赴会”。该据点楼梯、通道均以麻袋、砖石堵塞,唯有一扇窗户开启,放下竹梯方能通行。李德生将军迈步登梯,攀援而上。其时,旁边其他窗口,均架有机枪、步枪,随时准备开火。李德生将军上去后,心平气和做停止武斗的说服工作,造反派终于表示:“我们听李军长的,愿意交出抢夺的武器。”

  1968 年10月,中央召开扩大的八届十二中全会。毛泽东问李德生将军:“你们那个芜湖事件是怎么办的?”将军答:“就是大造声势。”毛泽东曰:“芜湖整得不错嘛,那个芜湖问题可复杂了。我看安徽的事情办的不错,我们干革命就是要大造声势。”数日后,《人民日报》根据十二军在芜湖地区制止武斗的经验发表社论《大造革命的舆论》。

  1969 年7月,党中央调李德生将军至北京工作,初进国务院业务组和军委办事组,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同时仍兼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和南京军区副政委。李德生将军言,进京后周总理带他见毛泽东。是时,毛泽东随手拿总理的眼镜戴了一下,将军见之甚滑稽,心情顿时轻松。

  据云,关于总政治部主任人选问题,林彪曾曰:“找个丘八来管管秀才。”丘八者,李德生将军也。

  李德生将军言,1971 年9月12日中午,毛泽东南巡返京,将军奉命前往丰台火车站迎驾,与纪登奎、吴德、吴忠同上毛泽东专列。毛泽东忠告大家,要提高警惕,防止分裂党的行为。后毛泽东嘱李德生调一个师来南口,将军答:“是!”是夜,“林彪事件”发生。

  1971 年9月13日零点32分,林彪于北戴河乘坐三叉戟强行起飞。周恩来急派将军至空军坐镇指挥。将军告余,我的汽车急驰空军司令部,与空军参谋长梁璞,紧张地注视着雷达屏幕。只见一个亮点缓缓向北移动,消失在承德和蒙古人民共和国之间。将军又言,我立即打电话向总理请示处置办法,总理曰:“已请示主席,主席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记者云:李德生将军一生遇大事冷静处之,功勋卓越,又耐得寂寞,胸无块垒,襟怀宽广,若无所争于世,而世亦罕有知之功绩者,斯可为一叹也!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