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反革命”记事:杨垕伏法记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9-23 13:23作者:苏金松来源:晋城党史网

新中国成立之初,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党中央为了保卫和巩固新生的红色政权,争取援朝战争的胜利,在全国轰轰烈烈开展了以铲除国民党残匪、封建孽障势力和反动会道门等敌特的“镇压反革命分子”运动。当时社会的口号是:“前方打美帝,后方挖美根”。在人民解放军和广大地方公安队员的追捕搜查以及群众的检举揭发下,许多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归了案。通过司法机关审定,他们被判了刑,一些罪大恶极的分子被处决。在陵川县,像蒋、阎国民党反动官员杨垕、段树华等被执行了枪决。


公决大会是声势浩大震撼人心的,枪决犯人更是森严可怖。它打击了阶级敌人的嚣张气焰,震慑了罪犯,大快了人心。通过“镇反”,人民群众更加拥护中国共产党,热爱新中国,支援抗美援朝。


1953年我正上小学。那年初冬,我亲历了一次公决大会,伏法的是历史反革命分子杨垕。大会教育意义很大,所以我记忆深刻。


大会前一天下午,城关各村的干部按县里通知精神,派出群众和民兵参加大会。当晚,县城进行了戒严。


公决大会会场设在县城城隍庙(现人大大楼西边)。那时的城隍庙拆得只剩下一座面北的戏台,台前有一块大场地,一直延伸到断壁残垣的城墙根,东边是政府大院,西边则打了院墙,靠北有大门。这里是县城演戏、放影、集会的主要场所。


翌日,天空晴朗,白雪耀眼。上午,我与小伙伴们早早来到城隍庙北面残败的城垣口坐下。遥看城隍庙戏台上方挂着一条白布横幅,上写黑字“陵川县公决大会”。台上一字排着桌凳。台边搭有木板平台,场地四周站着五步一岗的提枪民兵。


10时,群众比肩接踵挤满了会场,中间留有一条通道,通道两边排着持枪的民兵。


县长,公安局、司法科、法院领导在台上就座,腰间皮带上别着手枪威风凛凛的公安队员分站两边,场面森严威仪,台下的人们神情肃然鸦雀无声。


公安局长宣布公决大会开始。


首先是县人民政府段纯忠县长讲话。他讲的话较长,大意是党中央关于“镇压反革命运动”的伟大意义和反革命分子杨垕的罪行。结末,段县长号召广大人民群众要擦亮眼睛,深挖暗藏的阶级敌人,同时警告一切有罪行的人要投案自首,争取人民政府的宽大处理。


段县长讲话结束后,公安局长大声宣布:“提反革命分子杨垕到场!”


霎时,两位公安队员接过局长的手令,跳下台来,疾步跨过通道出了会场。通道两旁的民兵“咯喳”一声架起上了刺刀的步枪,捧成一条长长的“人字刀门”。


不大一会儿,公安队员押着案犯拥进了会场。杨犯两臂反缚弓偻着腰,脚上戴着拖不动的镣铐。他被公安队员推着,场上只听见“嚓啦嚓啦”刺耳的脚镣声。一伙人通过“刀门”到了木板台前,杨垕被公安队员提到台上。


我们几个同学想看个清楚,就跳下低低的城墙,跑到人群前,踮着脚根伸长脖子瞪大眼睛看着台上。


杨垕是个光头、胡子拉茬的老汉。这时他面如死灰,目光呆滞,浑身筛糠。


公安局长命令杨犯向后转身,验明了正身。接着,法院院长进行宣判。


我从宣判中得知,杨垕是陵川城内人,历任阎锡山晋军的少将参谋、中将处长,国民党专员等要职。他多年为蒋阎反共出谋划策,参加过多次反动活动,是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反革命分子……刹那间,群众中就爆发出:“打倒杨垕!镇压反革命!”“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喊声响彻云霄,震撼着人心,鼓舞着人心。喊声触动着杨垕,就这样一个昔日视人民生命为草芥的刽子手,此时身子简直要瘫了下去。


当读到判处杨垕死刑绑缚刑场立即执行时,杨犯的身体猛抖了一阵,裤裆早被尿浸透了。


公安局长交给公安队员一根“亡命旗”,严厉地命令公安队员给杨犯“上刑!”立即,四位公安队员手脚麻利地将“亡命旗”狠狠地插在杨犯的脑后,把他又紧紧捆绑了一遍,疼得杨犯满头流汗口里哇哇直叫唤。台下的群众是既高兴又胆寒。


随着公安局长的一声命令:“出发!”,公安队员像提小鸡似地将杨犯拉下台子。这时,通道两旁的民兵又架起“刀门”,公安队员拖着杨犯通过“刀门”出了会场。


我和小伙伴们像猴子一样溜出会场。在会场外,我们看到公安队员把杨犯扔到一辆马车槽内,他被公安队员紧紧掐住。马车起动了。


前边有民兵,并有号手吹着号开道,中间是马车,后边是骑着马的领导,有民兵护卫。


街道两旁是伫足观看的群众,还有许多跟着马车奔跑的年轻人。马一溜小跑,蹄子在青石板路上发出“哒哒哒哒”的凄厉声响。队伍出了城南门,到了狮口,又向西走到三碑泊池处的一块大地前。


地四周已布满了戒严的民兵,群众只能远看。


车停下后,公安队员将杨犯拖下,架着他走到田地中央,监斩领导也到了刑场。人们远远看见公安队员和领导们忙活了一阵,接着就听见一声尖利清脆划破天空的枪响。群众立即奔向刑场,并爆发出 “杨魔头伏法啦!”的欢呼声。


枪声告慰了为陵川解放而牺牲的革命烈士们。今天,人民政府用反革命分子的血还了革命烈士的债,人民将会继承革命先烈的遗志,将革命进行到底。


(相关衔接)


杨垕,字积之,1895年出生于陵川县城城内村。16岁考入太原陆军小学堂接受军事教育。1919年24岁时在河北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1920至1924年,在阎锡山晋军中任排长、连长。1924至1927年在陆军大学学习,毕业后在晋军中充当少将参谋、第一行政区专员,加入国民党。1929年担任阎锡山陆海空副总司令行营秘书,1932年在阎的太原绥靖公署任参谋处长。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东征山西时,杨任阎锡山的军事整理委员会教育处长(中将),他极力建议阎打击红军。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寇大举侵华,杨垕回到陵川。1938年担任了反动县长师人凤成立的游击司令部副司令员,他曾勾结张荫梧等反动分子进行反革命活动。1938年5月,杨垕回到阎锡山的陕西秋林官邸。在1939年阎锡山发动的反共“十二月事变”中,杨为阎锡山出谋划策,还同段树华等人策划这次政变在陵川进行的步骤。1940年,杨回到陵川、晋城、阳城,从事反共夺取政权活动。他后来去到西安,充任蒋介石军事委员会西安办公厅高级参谋,支持胡宗南、熊斌反共。1944年,杨到汉中陈诚第一战区长官处任参谋长。解放战争中,杨垕在河南新乡鸠集顽伪人员组织“陵川还乡团”。因陵川已回到人民手中,杨垕“还乡梦”成为泡影。1948年,杨垕任河南商邱专员时,曾下令拆毁民房800余间供修工事使用。1949年,杨垕潜逃到四川重庆,勾结反革命分子李魁儒组织反动的“忠义救国军”五个纵队进行反革命活动。解放后,杨垕仍不回心从善,在南方许多城市逃亡继续做他的反共复辟梦。新中国成立后,杨垕到了四川成都隐名埋姓从事运输业。1953年4月26日,陵川派专人到成都将其逮捕归案。杨垕立场反动,多年与人民为敌,从事反共活动,罪行累累。陵川县政府查清了他的全部罪恶事实,判处其死刑,1953年12月3日在城关执行了枪决。


当时,县长段纯忠,副县长赵月娥,公安局长白玉山,法院代院长张栓牢等领导同志参加了公决大会。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