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县“土地改革”运动全过程纪实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11-12 19:53作者:黄根喜  周六富来源:晋城党史网


“十二月事变”后,中国共产党在晋城这块土地上第五次重新组建起党组织和抗日政府。1942年4月份,在西土河村成立了抗日晋南县人民政府(后改为晋沁县),它是“十二月事变”后晋城第一个抗日政府;同年8月份,在沁水县常店村成立了抗日晋北县人民政府(后迁郭庄、大阳、赵庄);1943年10月份,在柳树口镇东庄村成立了抗日晋东县人民政府(后迁上柳泉、城内吕祖庙)。当时晋沁、晋北两县属太岳区第二地委领导,晋东县属太行区第八地委管辖。但三个县在农村开展的中心工作始终是一致的,一手抓发动群众,动员年轻人参军参战,爱国救亡,进行抗日;一手抓锄奸反霸斗地主,开仓放粮,先解决饥寒交迫贫困农民的吃饭问题,做到了两手抓,两不误,双管齐下。

回忆原晋城县的“土改”运动,中国共产党关心民生,从领导减租减息开始,到贯彻“五四”指示,将没收地主的土地、房屋、财产等分配给贫困农民,实现“耕者有其田”。“民以食为田”,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土改运动的基本做法:首先由各区、乡党组织以农会为骨干,层层召开群众大会,宣传贯彻党的土改政策和“五四”指示,通过层层发动群众,诉阶级苦,算经济账,极大地提高了广大农民的阶级觉悟。在此基础上,根据中共中央规定的划分阶级成分的标准,采取“自报公议,三榜定案”的方式,经过贫雇农讨论,农会通过,村民大会定案,最后划定各户的阶级成分。其次根据政策没收地主的土地、耕畜、农具、房屋、粮食及其财产,征收富农上述财产的多余部分,同时征收祠堂、寺庙、学校、大社的土地及其它公产土地,对某些不法地主隐藏的粮食、财产,进行认真的追查,并公开宣判严惩了一批不法地主分子。对没收和征收地主、富农的土地、财产及祠堂、寺庙等公产,按照党的“满足贫雇农,填补下中农,有利于生产”的政策,采取逐户登记、自报公议、三榜定案的办法,进行合理分配,把土地、房屋、牲畜、农具、粮食等分配给无地和少地的贫苦农民。最后统筹丈量土地,抽肥补瘦,发放土地证、房产证给贫雇农。地主也得到一份土地,维持生活,让他们在农会监督下,逐步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土改”运动共经历三个阶段,才彻底完成了“土地”革命任务,取得了划时代的伟大胜利!


实行减租减息    以锄奸发动群众

在抗日战争时期,党在农村开展工作的重心,是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宣传群众,把群众真正组织起来,搬掉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让老百姓不受剥削,不受压迫,人人享受平等、民主和自由。为了实现这一奋斗目标,抗日政府把农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为民着想,为民办事,先解决农民的吃饭问题,取信于民。起初为了把群众组织起来,在根据地以“锄奸反特”为重点,放手发动群众对国特、日特开展坚决的斗争!实行镇压与宽大的政策,能挽救过来的人一定进行挽救,决不放过去。当时抗日政府以行政村为单位,全面开展这项工作。先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党的政策,根据表现和态度分别镇压一批,释放一批,改造好一批。晋沁县成立后,大力放手发动群众,开展锄奸运动,取消维持会,斩掉日军的狗腿子。如赖忠祥在东岭口日军据点当汉奸,为日军效劳,民愤极大,抗日三区政府就先镇压了他。紧跟着抗日一区政府镇压了佛头山日军据点大汉奸阎洪文。这一举措在土河岭震动很大,触动了为日军卖力的大大小小汉奸,他们纷纷自首,拥护抗日。如犁川镇维持会长陈德周,为晋沁县提供情报,掩护武工队和地下抗日干部,在敌占区进行活动,不断扩大根据地。晋北县成立后,为了把群众真正发动起来,先将柳树底村大汉奸袁发启,大阳村迷信教会会长张九庆,村副张九定,东沟镇辛璧村常治维等人破坏抗日、残害革命干部的人,进行了就地处决!使长河片的广大农民们大快人心。1938年川底乡寺河村党支部就领导人民进行“揭义仓”活动,将地主汉奸李小屯、李末屯把持“义仓”的粮食一部分救济了饥饿线上的穷苦百姓,一部分支援了晋豫支队唐天际部队,人民拍手叫好。1944年初,晋东县委秘密组织群众和地主阶级开展斗争,清匪反奸除霸斗地主运动继续进行。经过几次群运大会,将毋××、李××等土豪劣绅的粮仓打开,救济贫民,支援前线。白洋泉河一号称“刀枪不入”的封建帮会----红枪会,为祸乡里,老七团政委郑其贵率部队经过一段时间宣传教育,分化瓦解,为民除害。在减租减息运动中做到“二五减租,分半减息”。同时对运动中一些地方出现的打死人过火行为,组织上及时发现后两天时间就制止了。杨克幸任县长时,他结合反霸斗争,还向农民调拨种籽,发动群众开荒种地,积极开展生产自救工作,受到了上级的表扬。

随着群众运动的深入发展,晋沁、晋北、晋东三个县,在大力开展农业生产和开荒运动的同时,积极开展了政治攻势,教育、分化、瓦解日伪人员弃暗投明,以功赎过。并先后各抽调了一批干部,经过分期进行培训,掌握方法与政策,积极深入开展减租减息运动。如晋沁县农救会主席张红叫陈凤仪谈话,调他到三区搞农会工作,先派他去西土河村搞减租减息试点。陈凤仪接受任务后,一晚上没有睡着觉,他先回忆了1938年春,中共沁阳中心县委以“八路军晋豫边区抗日游击工作团”名义,由王毅之带队上太行山打游击,在土河岭一带建立根据地,成立了中共沁阳中心县委土河区分委,赵余庆为书记。同年六月份,区委在西土河村召开爱国救亡动员大会,在会上村长卫吉庆代表抗日政府讲了减轻农民负担,搞好减租减息工作,对此不法份子范沛林、陈凤坤、陈二堂当场反抗,带头闹事!虽卫吉庆当场把三人抓了起来,大刹了他们的威风。但为了确保减租减息工作顺利开展。决不再发生此类事件。第二天陈凤仪就亲自到西土河村搞减租减息试点工作,先按“二五减息,分半减息”开展工作,一切都比较顺利。11月17日大规模的减租减息运动在晋东县展开。年冬,各县根据上级的指示精神,按土地产量进行减租减息,每亩产量在三斗以下者不交租,3—5斗每斗交1升,5斗—1石每斗交1.5升,1石一1.5石每斗交2.2升。这样做既维护了地主的利益,又保证了广大贫困农民的生活所需。经过三年的减租减息运动,基本上消灭了赤贫户,当时虽未从根本上解决了贫困户的生活问题,但首先让大家吃开了饭,住上了窝,安住了人心。

1945年4月27日,太岳、太行联合作战,赶走盘踞在晋城县城五年之久的日军,28日宣布晋城彻底解放了。五月中旬,经太岳区二地委批准,晋沁、晋北两县正式合并成立了晋城县人民政府,县长邢予洪,县委书记席国光(二地委副书记兼),副书记郑思远。晋豫中学成立(晋城一中前身)。七月份中共晋城县委、县政府,在运动场(原观巷摇摆场)主持召开了全县两万余名农民参加的联合斗争大会,经过诉苦斗争,经县人民政府批准,将日伪县长曹子明,原伪组合社主任茹衡甫,反动分子马狗孩3个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汉奸当场进行了处决,并没收了其部分财产归公。从此后,全县“减租减息”、“反奸除霸”群众运动轰轰烈烈、大张旗鼓展开。12月份,晋东县正式从太行区划归太岳区晋城县,县委书记为郑思远,县长为杨克辛,从此,晋城县的原貌恢复了。此间,党的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开展反奸、反霸、减租减息斗争和动员群众参军参战,支援前线。


贯彻“五四”指示   以反霸发动群众

1946年2月,中共晋城县委召开区、行政村干部会议,继续布署“减租清债”运动,会后在九区保伏、四区天水岭村进行试点工作。工作组进天水岭村后,发动群众斗争了5户地主,15个高利贷神会,推翻了三个大社,共清债157件,追补雇农工资44件,减租171件,清出粮食277石,土地216亩,152户贫困户分得了土改翻身胜利果实。并将血债累累,同泰会头目赵敬文进行了处决,取得了减租清债反封建斗争的胜利!

4月16日,中共太岳二地委召开工作会议,坚决执行“放手”政策,全地委几十万农民卷入了翻身解放运动,千个乡村的封建统治开始崩溃。晋城县《天水岭翻身记》,成为太岳区减租清债,反奸除霸运动的先进经验,在全县广泛地进行了交流推广。同时,晋城地区支前工作顺利,出现了父送子,妻送郎,兄弟相争保家乡的动人景象。如晋北县川底乡寺河村李生元让儿子带头参军,在他的影响下,全村一次就动员25名青壮年参加了八路军。晋东县八区大井头村李拴保为报答党和八路军的救命之恩,将独生子李拴牛送到“老七团”团部,让其参加八路军打鬼子。

同年5月4日,党中央出台了《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简称“五四”指示。其内容就是把抗日战争时期实行减租减息的政策,改为没收地主土地,分给贫雇农的政策,文件还强调各级党政组织要明确认识,解决土地问题是我党目前最基本的中心任务,必须下决心贯彻好,落实好,完成好。在运动中,加强了党的领导,放手发动群众,斗恶霸、斗土豪、斗地主,坚决完成这一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任务。

7月12日,太岳区党委、行署在阳城县召开了学习贯彻“五四指示”工作会议,要求各县要结合当地的实情,农民的盼望,大胆放手发动群众,宣传群众,把群众真正组织起来,自己解放自己。会议还对许多具体问题作了明确规定,以保证运动圆满完成,让广大贫雇农民翻身得实惠,真正实现“耕者有其田”。

当时,中共晋城县委、县政府围绕“五四”精神,首先进行了摸底,全县9个区,222个行政村,69005户,347000人,958248亩土地,人均2.8亩。而仅占总户数9.2%,总人口12%的地主、富农就占有354551亩土地,占总土地的37%。尤其比较肥沃的土地几乎被地主、富农全部占有。而户口占51%,人口占46%以上的贫雇农仅占总耕地的21%。全县约有39%的农户没有地种,每年全是靠租地主的土地耕种维持生活。如七区西土河村,土改时全村共有120户,480余口人,耕种着1750亩土地。村上三户地主就占有950余亩土地,人均二十亩。而其它基本群众只占有800多亩土地,人均不到二亩地,还是一些脊薄土地。而地主王作钰一家就有600多亩地,号称:出南门第一富翁。县委认为西土河村穷富差别很大,就把该村作为贯彻“五四”指示的试点村。工作队进村后,放手发动群众,宣传“五四”精神,目的是触动地主认清形势,转变态度,配合土改运动。那时王作钰的大儿子王元勋投身了革命,在抗大参加学习革命理论,他对共产党的政策、主张、纲领了如指掌。趁此机会他就做其父亲王作钰的思想工作,动员父亲积极支持共产党闹革命。并提出三条意见,一是开仓放粮,救助灾民;二是把土地献给农会,分给无地种的农民种;三是捐钱助资,支援抗战。通过儿子做父亲的思想工作,王作钰的思想想通了,他家每人只留下了三亩地,把一份大产业及600余亩土地全部献给了农会。他的这一行动,当时震动了半个太行山,群众深感“斗恶霸,斗地主”有成效,好得很!当时,因有一些贫穷农民对分配给他们的土改胜利果实,心存疑虑。他们一是怕天变,地主、恶霸反攻倒算;二是怕国民党军队再打回来,自己吃不了兜着走;还有部分贫困户分的土地不敢种,分上房屋不敢住,分上牲口不敢喂。有的甚至分上穿的、用的粮食、家具,连夜又偷偷给王作钰送回了家。深怕地富秋后算账,所以有观望等不正常现象。工作队发现此情况后,引起了高度重视,为了打消贫穷农民的顾虑,工作队人员就立刻叫王作钰进行谈话,给他讲明政策,指明出路,王作钰当时当着全村广大人民群众的面,把600余亩土地的地契和房契,全部在街头焚烧掉了。还有西土河村富农李成忠,该儿子李富文在我抗日游击队工作,通过做其父亲的思想工作,带头减租减息,给大家树立了榜样等。这样做,才让贫困户吃上了定心丸。

1947年土改工作全面铺开,当时八区区委、区政府(柳树口)在区里召开各行政村负责人会议,认真贯彻“五四”指示,强调八区在全县不能落了后,要坚决从严、从快、从深进行贯彻落实。那时,由于基层干部文化水平低,对党的政策理解不够,产生了宁左勿右的做法,说什么:“农会坐天下,说啥就是啥”,“农会掌刀把,杀错也不怕”。所以,柳树口行政村,在贯彻落实“五四”指示运动中,乱打死人现象严重。在群众斗争大会上一次就打死了5人,即:北石瓮顽村长毋水润,东石瓮地主毋明华,村副毋福润,柳口村李生财、郑永兴等人。紧跟着东下村行政村召开群众斗争大会,一次又打死4人,即:富农钱子洋、钱进智、钱小土、赵全树。最多是东峪、北寨2个行政村,两次就镇压了23个人,一次在北寨村枪毙石庄田志平、北寨董祥子2人。二次在北寨村打死了石庄田志明、周XX,南寨樊三孩、秦九昌(教员),西村樊成武,山南樊世秀,河西尚世武、尚双炉,北寨董中承、董元旦,神直周朝智、周朝信(历任教员,1943、10至1945、12任晋东县建设科科长)。同一天又在东峪村打死了东峪周五烈、大南角钱滚孩、王南掌王小顺、葫芦窑田志喜、石庄村田三顺、田来元等人(第二批董中合、董疙瘩、周来明跑了)。八区16个行政村,在贯彻“五四”指示中两次共打死了40佘人,东峪、北寨2个行政村就打死了23个人。当时,将192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在柳口、黄围、大井头、石瓮、东峪、大阳等地任教,曾任过大阳完小、白洋泉河完小校长。1945年10月任抗日晋东县政府建设科科长,曾是获泽中学学生周朝信,由于家庭地主成份,在贯彻“五四”指示运动中,在北寨村镇压人时,虽有人当时都给他们通风报信,但周朝信说“共产党不会冤枉人”,结果董中合、董疙瘩、周来明跑了,而他却被群运“镇压了”。 就是北李街村当初营救过晋城早期共产党员周玉麟、陈立志、孔祥祯的获泽中学校长李质先,也难逃厄运,后打成右派,判刑入狱了。此后,中共晋城县委、县政府发现后,对第八区区委、区政府在运动中扩大化,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在全县立刻进行了全面制止,还明文规定今后谁打死人,谁要抵命。从此,在全县才刹住了极“左”之风。县委、县政府并对无辜死于非命的人,如李生财、郑永兴等各赔偿700小米,才挽救回了党的影响。

回忆全县贯彻落实“五四”指示精神,土改运动经过了三个月的大发动、大清算,共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步,进行摸底,广泛宣传;第二步,召开斗争会,进行清算;第三步,分配果实,进行总结。全县共斗争汉奸、恶霸、不法地主2500余人,清算回土地101836亩,房屋23124间,牲口4102头,粮食48000石,农具、家具、衣物14万件。使全县352000户无地和少地的贫雇农户分上了土地,解决了住处,生活有了保证。


落实“土地大纲”   以斗地富发动群众

1947年9月份,中国共产党召开会议,制定了《中国土地法大纲》,为彻底消灭封建剥削制度,把土地革命继续深入下去。同时,党中央在1947年10月10日发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的同时,也公布了《中国土地法大纲》.把土地改革运动推向全国。

土地法大纲规定:在消灭封建制半封建制的土改运动中,实行了“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原则,乡村中-切地主的土地和公地,由乡村农会接收,按全村人口统-分配。在土地数量上抽多补少,质量上抽肥补瘦,使农民均能获得大体同等的土地。土地法大纲又规定:乡村农民大会及其选出的委员会,乡村无地少地的农民所组织的贫农团大会及其选出的委员会,区、县、省等各级农民代表大会及其选出的委员会,为改革土地制度的合法执行机关。党中央制定的《中国土地法大纲》,是一个放手发动群众,彻底消灭封建制度的土地革命纲领。这部纲领接受了过去一年多时间各地土地改革的经验,纠正了1946“五四”指示中的某些不彻底性的极左等缺点,为进一步深入开展土地改革,指出了明确的方针和道路。

土地法大纲公布之后,党中央决定配合土地改革,在根据地同时又展开了整党整风运动。中共晋城县委根据上级的指示精神,对全县九个区分委,254党支部,6302名党员,分两批完成了整党任务。1948年冬在县里开展了第一批整党,由县委副书记常志善负责。1949年冬在县里开展了第二批整党,由县委副书记张力负责。每期整党三个月。整党的主要内容是:“三查三整”。 三查即:查阶级、查思想、查作风。三整即:整顿组织、整顿思想、整顿作风。整党工作结束后,党组织随着“土改”运动的开展进行公开,领导“土改”运动,划分阶级成份。为保证“土改”运动的正常展开,太岳行署出台了十条行政纪律:1、不准捆人、扣人、吊人、打人、骂人;2、不准随便摊派,动员募捐和浪费公款;3、不准给群众乱扣特务帽子;4、不准随便宣布戒严搜查居民,检查户口;5、不准强迫和限制干涉妇女的婚姻自由;6、不准假借群众意见,公报私仇;7、不准伪造,假借上级命令威胁人民;8、不准贪污,窃取多占、贱买果实和浪费,破坏变卖斗争果实;9、不准调戏妇女;10、不准游手好闲,受贿腐化。县委、县政府用行政纪律管干部,教育党员,彻底保证了“土改”运动的顺利进行。

土改工作队进村后,按照县委布置,召开党组织会议,先成立“土改”工作领导组,然后分四步开展土改工作:

第一步,宣传发动群众,通知在外逃荒户回村参加“土改”;

第二步,摸底评估,划阶级成份,三榜公布定案;

第三步,彻底清算剥削阶级的土地和财产,分给贫下中农。

第四步,总结“土改”,巩固翻身成果,发放土地证。

在土改运动中,全县各村召开了各种不同会议,彻底清算地主富农的剥削账,揭发地富的罪恶,根据党的政策,三榜定案,划阶级成份。当时,全县又从地富手中清算出一批财产,加上贯彻《五四指示》清算出地主的财产,先后总共清算土地3.1万亩,房屋13万余间,耕畜1. 2余万头,粮食20余万石。以及大量的家具、农具、衣服和金银财宝等,征收祠堂、寺庙等公产土地2300亩,房屋696间。本着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原则,把土地、房屋、耕畜、粮食、农具等分配给无地和少地的贪困农民。按照当时县委意见,为了工作不再走回头路出偏差,认真过细地进行了土改分类复查工作:一、以“抽补、调剂、平衡”的原则纠偏,对地富分子也分给一份,让其自食其力;二、以生产为主,解脱错斗对象;三、以农会为主,贫农为骨干,联合中农,学习文件,民主评议成分,三榜定案,公布成分,土改工作才算结束。以保证土改工作的圆满完成。

1949年4月,土地改革运动全面结束,县人民政府给广大农民颁发了土地证、房产权。从此农民真正分到了土地,领上了土地证,吃、穿、住等有了保障,彻底摆脱了封建剥削制度,翻身得解放,实现了“耕者有其田”。人们说,共产党、人民政府是他们的再生父母。人民从内心里发出“千好万好没有共产党好,爹亲娘亲没有毛主席亲”的无限感慨,过年时把过去挂的中堂字画摘掉,全部换上了毛泽东主席的画像,表示“吃水不忘掏井人”!


“土改运动”告捷  成就为主及遗留问题

党领导的土地改革运动,受到了全国广大劳动人民的欢迎和拥护,人们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团结起来,打败蒋介石,推翻旧政权” 。当时成为人民的动员令!成为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性的法宝。成为解放全人类,解放全民族,解放全中国的进军号!人心齐,泰山移。农村纷纷组织起了生产互助组,他们的口号是,“互助互利两好处,支前种田两不误”。农民们亦工亦农,耕畜互用、农具互通有无。下地干活,凭工记分,年底结算。广大农民群众积极性空前高涨,拍手叫好,生产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

1、通过“土改”运动,开展清算斗争,广大劳动人民组织起来,彻底砸烂了封建制度,摧毁了地主阶级靠土地剥削穷人的制度,彻底搬掉了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彻底从政治上、经济上、地位上翻了身,得到了解放,告别了当牛作马的日子。

2、通过“土改”运动,划阶级成份,广大劳动人民的政治觉悟,思想觉悟,阶级觉悟显明提高。立场坚定,头脑清醒,路线分明。懂得了依靠谁,团结谁,打击谁,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3、通过“土改”运动,发放土地证,广大劳动人民吃了定心丸,听党话,跟党走,父送子,妻送郎,兄弟相争上战场!保卫国家,保卫家乡,保卫翻身胜利果实,好人好事层出不穷。

4、通过“土改”运动,翻身后分得果实,广大劳动人民有了土地,有了牲口,有了房住,有了经营自主权。兴修水利,精耕细作,增产增收,发展农业生产,多打粮食,支援国家建设。

5、通过“土改”运动,民主选举乡村新政权,广大劳动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真正当了家,作了主,执了政,掌了权。全心全意为民服务,为民办事。一心一意完成新民主主义赋予广大劳动人民的任务。人们高举革命大旗,沿着党的路线,向社会主义迈进,走上共同富裕之路。

总的讲:“土改”运动辉煌,“土改”运动人民拥护,“土改”运动是一次划时代的大举措!但也留下了一些遗憾问题,有的无法解释。

首先依照《中国土地法大纲》规定,“土改”后,三年内地主富农表现好的,可改变成份,可这项工作迟迟未有落实过。

其次,金村镇杨轩村从未进行过土改。情况是:1964年搞四清运动时,登记阶级成份时才发现了。原因是当时五区(金村)进行土改时,认为杨轩村属九区(高都),九区(高都)进行土改时,认为杨轩村属五区(金村),所以该村在土改时被漏掉了。在四清时,县委还在四清筒报上发表了——“金村公社的小台湾”,杨轩村未有进行过土地改革,予以了报道。

第三,地富子女是无辜的,但因为家庭成份不好,压的人抬不起头来。如柳树口镇神直村周海通同志,1961年在白洋泉完小毕业后,当时他以全县第一名成绩考入晋城一中,但因家庭出身不好,其爷爷周朝信在土改运动中,也因地主成分被镇压了,所以政审时未过了关,扼杀了他到晋城一中上学的机会。又如北义城镇河底村的魏东生,他初中毕业后,考入了晋城师范,也是因家庭出身是富农,政审时给审掉了。这样,魏东生回家后四门不出,不愿见人,心里想不通,半年后活活被气死了。        

第四,如晋城早期革命人物梁广霖,时任抗日时期区农会主席,他无意说过一句公道话:在抗战时期,八路军打日本鬼子,穷人都揭不开锅了,没有粮食支前,多亏了地主仓库里存有粮食,他们开仓放粮,既解决了饥寒交迫穷人的吃饭大事,又支援了八路军在前线打仗!透过此话,说明地主积存粮食也有他好的一面,但运动中却遭批判。不过历史已经过去,我们要化干戈为玉帛,冤仇可解不可结。

回顾土改工作,有声有色,人民当家作主,翻身得解放,全国人民拥护!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和政府把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了经济建设上来,国强民富,人民过上了小康生活,全国人民拥护!当今,党中央的大政方针已定,反腐倡廉鼓动人心,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国全民拥护!我们要坚决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实现民族大团结,建设和谐社会,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广大人民更拍手叫好!我们要继续沿着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创的“改革开放”之路阔步走下去,共同建设小康社会伟大征程,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奋斗!

(注:柳口八区的土改运动情况,由柳树口镇老干部、原八区农会会员常景荣等提供)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