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金达莱花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4-05 00:00作者:韩玉芳    审稿:陈云魁来源:原创

     记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韩志才同志的英雄事迹

  [编者按:从学校毕业30年来,我写过许多文字,都是些与本专业相关的八股文,"长臭"。随着阅历的增加,逐渐对父辈们闹革命的情节起了兴趣,就思谋着搞点研究。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静津地听到了韩志才的故事,于是开始了资料的搜集,还好,作者抒情的部分非常感染人,能催人泪下,读者可细细品味。审稿陈云魁是我敬佩的老师,对文章进行了严格的史实把关,在此表示感谢。所以这里“按”就不写了,全在文章中!其实写“编者按”是很开心的事情,比写文章更有趣,更有意思,更快乐,也更有收获。因为写“编者按”,是一种综合而快捷的“读思写”训练,编辑一直得看很多文章,且得以最快速度把文章看完,但又得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出文章的主题,抓住文章的核心,勾出文章的亮点,还得尽量仔细把文章变得完善,带着责任地把文章发出去。这就是自己一直喜欢写文字的原因。不罗嗦啦。后面是一段史实,读者可结合起来看看。 美军在朝鲜遭到惨败的消息传到美国后,舆论一片大哗,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发表文章将美军的这次失败称作“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时代》杂志说:“我们吃了败仗——美国历史上最惨重的败仗。”《新闻周刊》称其为:“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最惨的军事败绩。可能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军事灾难。”美国当局乱成了一锅粥,各方对于失败的责任相互埋怨。有的大骂麦克阿瑟判断错误,指挥笨拙,要求撤麦克阿瑟的职。有的把责任算到华盛顿当局决策失误的头上,有的议员建议罢免杜鲁门,要他从白宫中卷铺盖走人。这场战争甚至惊动了美国前总统赫伯特·胡佛,他在演说中猛烈抨击杜鲁门的外交政策,并无可奈何地承认:“联合国在朝鲜被共产党中国打败了,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军队足以击退中国人。”编辑:崔利民]

  巍巍太行犹如一道雄壮浑厚的脊梁,亿万年来,背负青天,默默承受着冬寒夏暑、雨雪风霜,深情地冀护着古老的燕赵大地。
在这片英雄的土地上,无数革命先烈在对敌作战中英勇战斗、舍生忘死,流尽了自己最后一滴血,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
   其中,有我军著名的高级指挥员、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有长征时强渡大渡河时,十八勇士之一的周平;还有活捉侵华日军驻山西总顾问铃木川山郎的一级战斗英雄赵亨德。
   今天,我们共同认识一位抗美援朝的英雄排长韩志才同志。
   韩志才,1923年出生于山西省晋城县大阳镇西大阳村一个贫穷的家庭。由于家境贫困,12岁时他就到地主家打长工。1946年12月21日韩志才自愿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当时在村部登记以后,就到晋城县武装部集中,换军服、照相,然后到阳城县参加了一个月的培训,培训结束后,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0军539团二营机炮连二排。


    1948年10月,539团参加了攻打太原的战斗。太原解放后,1948年11月25日,韩志才跟随部队南下,沿途经过陕西的西安、宝鸡。当时,部队是分左、中、右三路攻打成都平原的敌人,第60军为中路,第180师为中路前卫,在陕西境内,539团为最前卫,几天的时间就打到了汉中,等待左路19军接防时,538团改为前卫,攻打广元。 广元解放后,离成都越来越近,抓获的敌人也越来越多。在一个叫金堂的地方,韩志才所在的539团俘虏了2000多名装备精良的美式国民党军队。1949年的12月27日,成都宣告解放。
  成都的解放,标志着国民党残余匪首已最后被赶出中国大陆。1950年3月,韩志才所在的部队在川西进行剿匪作战,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消灭了川西土匪。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使该地区社会秩序大为稳定。

  1951年3月,韩志才所在的60军539团二营机炮连作为第二批部队入朝参战。“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满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豪情,带着把“美国佬打回去”的誓言,告别了祖国,奔赴到炮火纷飞的朝鲜战场。
   入朝后,韩志才担任的是机炮连副排长。不到一个月,韩志才就亲历了临津江战役。临津江是汉江的支流,位于汉城以北75公里处,其中游横亘在“三八线”上,这段江面正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五次战役要突破的地段。
   当时,他们接到了师部给539团下达的任务“突破临津江南岸敌军防御后,强攻江对岸147.7和129高地”,为我军主力过江和围歼汉城以北地区之敌创造条件。而据上级敌情通报,这两个高地是敌人在临津江南岸防御的主要坚固支撑点。北有临津江天然屏障,南依甘狱山天险,中有高浪铺里经汶山通往汉城的公路,两点周围,是地势较低的丘陵地带和平坦的开阔地,易守难攻,便于敌人发挥坦克、炮兵的优势,我军进攻难度很大。
   突击命令下达后,韩志才和排长李小晚(邯郸人)反复商议,决定全排组成一个炮击点,六门炮同时打击江对岸。22日黄昏,539团组织一支小分队在机炮排的炮火掩护下先行渡江,将敌沿江岸的警戒分队驱逐。紧接着,各营主力以迅速勇猛的动作渡江,并向两个高地发起进攻。
   敌人很快发现了我渡江部队,韩志才与排长李小晚涉水游至江心时,敌人将沿江防御部队后撤,然后以密集炮火猛烈袭击阻拦我军,但最终被我军突破。然而,后面的战斗仍然十分艰难。147.7高地有敌军两个连的兵力防御,山背后有一个营级指挥所和弹药物资仓库。敌人不仅火力优势于我军,且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和副防御设施,山脚下有数道铁丝网、鹿岩和布雷区,环山有三道堑壕交通沟,并布满了隐蔽火力点,点线相连,交织成严密的火力网。我军每前进一步,每攻占一个火力点,都要付出很大代价。
   韩志才所在排和战友们与敌人激战了一个整夜,逐点逐线反复激战争夺,于23日凌晨最终攻下该高地,守敌大部被歼,只有敌营指挥所和少数残敌逃窜。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