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万里长征------二渡赤水    再占遵义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9-06 09:47作者:徐军利    张义民来源:晋城党史网


2月初,蒋介石将滇、黔军改编为“剿匪”军第2路军,任命龙云为第2路军总司令,薛岳为第2路军前敌总指挥,吴奇伟、周浑元、孙渡、王家烈分别为第1、2、3、4纵队司令员,四路纵队向滇、黔边境集结,“围剿”红军主力。他还以军事委员会的名义,电令各地悬赏捉拿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同志和各军团负责人。朱总司令闻听蒋介石分别出价10万元悬赏他和毛主席、徐向前三人的人头,哈哈大笑,说没想到自己的人头值10万元,他还说,我也悬赏捉拿蒋介石,不过只出1块钱。阎捷三与战士们听到总司令的这句话,哈哈大笑,给行军增添了很大乐趣。

中央纵队进驻古蔺县的石厢子后,在那里召开了群众大会,将没收当地土豪的粮食、衣物等赈济给群众,并处决了民愤极大的税卡员萧宝之,赢得了当地汉、彝、苗族群众的热烈拥戴,并与当地的群众一道欢度了春节。鉴于各路红军不断遭到川军的截击,增援叙永的川军又蜂拥而至,中革军委又命令干部团迅速向云南的扎西方向进军,以摆脱川军。干部团到达扎西的石坝子时,听说洛甫(即王稼祥)接替了博古的职务。同时还接到了中革军委以朱德、周恩来、洛甫的名义发布的《关于各军团缩编的命令》。通过整编,各连队人员充实,士气高涨。

干部团在扎西地区休整时,蒋介石一方面在长江和金沙江严密布防,另一方面加紧调动部队向扎西合围。中革军委认为,敌人包围圈最薄弱的地方是黔军王家烈部,于是决定利用敌人的错觉,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挥师东进,再入黔北。

2月中旬,中央红军从敌人合围的空隙处穿插东进,将10倍于红军的各路国民党“围剿”军甩在扎西一带,然后在四川的古蔺县白沙场一带隐蔽休息。几天后,中央纵队从太平渡二渡赤水。其他红军主力也分别从二郎滩、九溪口等地过了赤水河,回师黔北,向桐梓方向推进。

由于红军行动神速,又是隐蔽前进的,因此,当川军潘文华部、滇军孙渡部和中央军薛岳部回过头来,已与红军主力相差四天的路程,从而给红军歼灭黔军王家烈部创造了有利战机。根据中革军委的命令,红军主力兵分三路继续向桐梓方向前进。红一军团1师1团向桐梓县城发起攻击,次日凌晨占领了县城。之后,彭德怀率领红一、三军团和干部团,向娄山关的黔军发起攻击,但攻到深夜,仍未攻克,仅占领了娄山关东面的制高点点金山。敌人组织了几次反扑,想夺回点金山,未能得逞,最后占据了关口两侧和南面的高地,与红军形成对峙。

娄山关又叫楼山、太平关,与遵义搭界,是黔北的重要关隘和川黔两省来往的必经之道。拿不下娄山关,便无法向遵义进军。娄山关四周群峰耸立,堪称铁壁雄关。当天夜里,中革军委命令干部团迂回攻击娄山关,并乘胜向遵义进军。拂晓,彭德怀命令三军团从正面出击,一军团攻击东面的石炭关,干部团和其他部队负责围击黔军增援部队。攻击娄山关的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红军几次冲锋受阻。此时,敌人又增援了一个团,被红军伏击歼灭。战斗持续到下午,红军战士在强大的火力掩护下,才从南面冲开一个缺口,经过一场拼杀,终于占领了娄山关。

战后,毛主席吟哦了一首《忆秦娥•娄山关》,词云: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攻克娄山关后,干部团又星夜兼程,迅速奔袭遵义。

遵义被湘江分隔为新城和老城。红三军团首先攻克了遵义新城。随后,红一军团也攻克了遵义老城。中革军委命令干部团接防,其余各军做好战斗准备,迎战敌人的反扑。当天上午,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率两个师向遵义老城反扑,王家烈则率部向遵义新城反扑,双方在遵义城外的红花岗、老鸦山、碧云峰等地展开激战。敌人动用飞机轰炸,攻占了遵义西南的老鸦山,危及城内和东门外首脑机关的安全。干部团匆匆忙忙赶到阵地时,发现三军团第10团团长张宗逊在激战中身负重伤,钟纬剑参谋长壮烈牺牲,在阵地上负责指挥的只剩下黄克诚一人了。陈赓团长和宋任穷政委带领干部团的战士们迅速抢占有利地形,配合三军团第10团反击敌人,经过激战,夺回了老鸦山主峰,控制了战场的主动权。下午4时左右,红军全线反击,歼灭了遵义城内外的大部分敌军。吴奇伟仅带领一小部分人马逃过乌江,王家烈则带领残部仓皇逃往金沙江方向。干部团在此番恶仗中又牺牲了部分学员。这一天,干部团先由桐梓向娄山关进发,后又迂回奔袭遵义,急行军约120里。二占遵义,红军共击溃和歼灭敌2个师又8个团,俘虏敌军3000余人,缴枪3000余枝,获轻重机枪20余挺,子弹10万发,是长征以来打得最漂亮、战果最辉煌的一次大胜利。战后庆祝时,干部团的战士们都高兴地说,120里没白跑。

随后,红军主力在遵义一带休整。

遵义的街道上张贴了许多标语,其中有这么两条给阎捷三的印象很深。一条是《红军到干人笑》:

“红军到,干人笑,绅粮叫。白军到,干人叫,绅粮笑。要使干人天天笑,白军不到红军到。要使绅粮天天叫,白军兄弟拖枪炮,拖了枪炮回头跑,打倒军阀妙!妙!妙!”

另一条是《红军干人心连心》:

“红军干人心连心,鱼儿和水永不分。红军爱民如亲人,干人永远念红军。”

何谓干人,指家贫无依、无立锥之地的人。

3月3日,连队通知阎捷三,说要传达中央遵义会议精神,要他参加。阎捷三到遵义老城天主教堂红军总政治部驻地的会场时,发现人已坐满,就和王智涛(李德的翻译)挤坐在最后一排。会议还未开始,阎捷三一扭头竟发现,李德也坐在同一排。但他目光呆滞,毫无表情。当时,阎捷三想,李德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呀!他不仅是共产国际派来的德国军事专家,还曾是中央最高军事“三人团”成员之一,怎么也坐在最后一排呢?联想到五次反“围剿”以来的一些情况,阎捷三隐约感到中央肯定有什么重大的决策要出台。不一会儿,毛泽东与其他中央领导有说有笑走进了会场,全体与会同志报以热烈的掌声。自从第三次反“围剿”与毛泽东分手后,阎捷三就再没见过毛泽东,此刻在会场上见面,感到分外亲切。毛泽东和随行的其他中央领导在主席台上就坐。宣布开会后,毛泽东开始讲话,他说:“中央苏区已经失守了,现在我们跑到了遵义,一路上损失还很大,这是什么原因呢?这是王明路线指挥的错误。”毛泽东在会上简要回顾了历史,风趣地把五次反“围剿”中红军与国民党军采取的战略战术比喻成“叫花子与龙王比宝”。毛主席说:“叫花子比不过龙王呀!我们穷人要有穷人的办法,不能和有钱的人这么比。根据地步步缩小,红军节节败退,最后只好突围。说是突围,实际上是逃跑啊!丧家失地,仓皇西逃。中央苏区失守后,红军不得不撤离中央苏区,但采取的是逃跑主义,而且是搬家式的,把所有的坛坛罐罐都背上了,部队想走又走不动,损失惨重啊!这是博古和李德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造成的,这是失败的第一个原因。”毛泽东的话铿锵有力,句句敲在大家的心坎上,博得雷鸣般的掌声。待掌声逐渐平静下来,他接着说道:“至于失败的第二个原因,是组织路线、干部路线的错误!不按实际情况指挥作战,搞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强制命令干部打堡垒战、正规战,一旦失败就撤职查办,甚至杀头,这是最严重的错误。”毛泽东情绪非常激动,用大量的事实和数据作对比,讲了很多推心置腹的话。随后,他在会上宣布:“大家推荐我和王稼祥、周恩来同志来指挥部队。” 掌声顿起。坐在阎捷三身旁的王智涛细心地为李德翻译了毛泽东的这番讲话。随后,其他领导同志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会场上的气氛异常活跃,泽如凯风,惠如时雨。待其他领导同志讲毕,毛泽东又讲道:“我们的人员虽然少了,但是部队更精干、更坚强,我们一定要变被动为主动,变消极为积极,我们准备转几个月,调动敌人,建立新的根据地。”会场内又爆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毛泽东在最后的结束语中诙谐地告诫大家:不要过分迷信吃洋面包的洋大人,逗得大家轰堂大笑,许多人特意回过头来,看李德的表情。李德听不懂汉语,莫名其妙地问王智涛此话何意,王笑而不答,李德咕哝了一句,悻悻作罢。

联想到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虽然未犯错误,打了胜仗,却被撤职查办,若不是敌人进攻来得快,可能也被杀头。听了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所作的报告,阎捷三如梦初醒,原来连毛泽东也被排挤在外,那么其它干部受迫害就自然而然了。阎捷三左顾右盼,发现了许多被撤职查办过的同志,这次会议实际上是个平反会。后来他才知道,凡是被撤职的团以上干部几乎都参加了。毛泽东在会上向大家分析了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干部受迫害的原因,使许多受委屈的同志们一扫心中的怨气。当时,阎捷三禁不住流下了热泪。会后,部队举行了庆祝活动,宣传队的同志们又演出了许多精彩节目。其中的歌谣《革命铁了心》和《再占遵义歌》被大家广为传唱。歌词分别是:

“扛梭镖,干革命,毛主席领导真英明。一盏红灯领路走,走到哪村亮哪村。跟着毛主席向前走,革命铁了心。”

“遵义城边的决战,我们胜利了。打得烟鬼王家烈,烟枪丢掉。遵义城边的决战,我们胜利了。打得烟鬼王家烈,两腿飞跑。遵义城边的决战,我们胜利了。这是胜利的开端,不要骄傲。”(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