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万里长征------陕北会师    驻守陇东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8-31 19:25作者:徐军利    张义民来源:晋城党史网


  高原小镇哈达铺由于红军的到来而异常热闹,这里物富民殷,民风淳厚,正好成为一方面军的“加油站”。休整时,从缴获敌人的《晋阳日报》上得知,这里已与陕北根据地近在咫尺,战士们都兴奋不已。中央领导很快商定,到陕北去会合红25军、26军,发展和扩大陕北根据地。中央决定把一方面军主力和军委纵队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由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兼任政委,陕甘支队下辖3个纵队。特科团改为随营学校,由陈奇涵任校长,宋任穷任政委,归属3纵。陕甘支队从哈达铺出发,一部向东,佯攻天水,主力则向西北进发,渡过渭水,抵达渭县的榜罗镇。10月初,部队行进到六盘山麓,踏上了黄土高原。许多战士是南方人,从未见过这一望无际的绵绵黄土,战士们边走边说,想不到这里的山、水、田、路、屋皆为黄色,就连风也被染成了黄色。更令他们称奇的是,这里的群众大都居住在倚山而挖的窑洞中,好一道别致的风景。

随后,中共中央和陕甘支队进入回民地区,突破西(安)兰(州)公路后,翻越六盘山,在宁夏的固原县青石嘴一带设伏,消灭了东北军何国柱属下的两个骑兵连。

六盘山山势险峻,加之红军刚刚打了胜仗,毛泽东又一次逸兴瑞飞,诗兴大作,写下了《十六字令三首》: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10月中旬,陕甘支队第一纵队到达陕北保安县革命根据地吴起镇。吴起镇不大,但名气却不小,相传战国时期名将吴起曾在此屯兵,故而得名。历史的长河奔腾不息,谁曾想到,两千多年后,红军又会到这里休整呢?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吴起镇召开了全军干部大会,一天早上,曙光初照,战士们掌声雷动,毛泽东用浓重的湘音,开始了震古烁今的演说:

“同志们,辛苦了!……从离开瑞金算起,至今已是12个月零两天,共367天。……我们走过了赣、闽、粤、湘、黔、桂、滇、川、康、甘、陕,共十一省,根据第一军团的统计,最多的走了25000里,这确实是一次远征,一次名副其实的、前所未有的长征!”

在此起彼伏“长征万岁”的口号声中,毛泽东喝了一口水,继续演讲:

“长征是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又是播种机。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十二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每人的两只脚,长驱两万余里,纵横十一个省。请问历史上曾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没有!从来没有的。长征又是宣言书!它向全世界宣告,红军是英雄好汉,帝国主义和他们的走狗蒋介石等辈则是完全无用的。长征宣告了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围追堵截的破产。长征又是宣传队。它向十一省内大约两万万人民宣布,只有红军的道路,才是解放他们的道路。不因此一举,那么广大的民众怎会如此迅速地知道世界上还有红军这样一篇大道理呢?长征又是播种机!它散布了许多种子在十一个省内,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将来是会有收获的。总而言之,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谁使长征胜利的呢?是共产党。没有共产党,这样的长征是不可能设想的。中国共产党,它的领导机关,它的干部, 它的党员,是不怕任何艰难困苦的。谁怀疑我们领导革命战争的能力,谁就会陷进机会主义的泥坑里去。长征一完结,新局面就开始。……我们长征胜利了,但损失也是巨大的,从江西苏区出发时有10万人,现在大约只剩下1万人了。人数虽然少了些,但留下来的都是中国革命的精华。今后我们要更好地与陕北红军、陕北人民团结在一起,共同完成中国革命!我们一定能够完成中国革命!”

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不久,一方面军和徐海东、程子华率领的红25军会师,并奉命与他们一起攻打瓦窑堡。就是在那次战斗中,阎捷三才发现自己的眼睛近视了。当时,战士们向他报告说,发现敌人尾随在身后,问他如何迎敌。阎捷三扭头望了一阵,说没有发现敌情啊?一个战士递过来一副眼镜,他试戴了一下,果然发现了敌人,于是迅速指挥大家借助于山势迎战,敌人一触即溃,他又指挥大家追击了一阵。自那时起,阎捷三就戴上了近视眼镜。

1935年10月,阎捷三所部进驻瓦窑堡后,与刘志丹率领的驻瓦窑堡永平镇的陕北红军干部学校合并为中国工农红军学校,简称红校。红校下辖步兵营、地方干部营和特科营。学校的主要领导人是:校长周昆,政治委员开始由宋任穷担任,后由袁国平担任,政治处主任莫文骅,训练处处长郭化若。阎捷三当时在一营(即步兵营)当主任教员。

红校教学的内容和课程,除按照在江西根据地时期的军事、政治、文化进行教学外,又增加了4门课程:1、加强与陕北红军和由大别山长征到陕北的红25军(后扩大为第15军团)的团结和并肩战斗的教育;2、加强与陕北苏区人民群众团结的教育;3、加强与陕北地方党政人员的团结教育;4、加紧向东北军、西北军和与陕北苏区临近驻扎的国民党杂牌军队开展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教育。

1936年春,红校在保安县(即志丹县)洛河川下寺湾红军医院招收了一批经过长征的伤病员,学校即以这批学员为基础,组成步兵第2营。不久,调阎捷三到2营担任主任教员。

为贯彻抗日救亡主张,1936年2月,毛泽东、彭德怀、叶剑英和杨尚昆等同志,率领由红一方面军新组建的中国人民抗日先锋军渡河东征,在山西的几十个县撒下了革命的种子。由于国民党的重兵阻拦,去河北、东北打日本的壮志难酬,东征军于5月初班师回陕北,并从山西带回一批愿意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工农群众和阎锡山部追求革命的军人,他们中的一些人进入了红校学习。1936年6月1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在陕北的安定县瓦窑堡创立,简称红大。毛泽东主席兼任红大的政治委员,林彪任校长,罗瑞卿任教育长,莫文骅任党总支书记。

红大设有3个科。第1科为高级指挥科,学员均为师以上的军事和政治干部,由学员陈光、罗荣桓分别兼任科长、政委;第2科为上级干部科,学员大部分为团、营级的军事和政治干部,学员周士第兼任科长;第3科是附设步兵学校,由原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改编,学员全部是连、排军事和政治干部。

6月中旬,驻守在陕北的国民党反动派高双城所属第86师一个姓张的营长,率领一个营突然袭击了瓦窑堡。当时,党中央和中革军委机关、中华苏维埃政府西北办事处以及红军大学都在瓦窑堡,警卫工作全靠红军大学的附属步兵学校。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加之情况不明,仓促应战,又缺乏充足的弹药,地方干部营和步兵第1营只好交替着边打边撤,谭震林、韦国清等许多同志负了伤,但阎捷三和战士们勇敢地迟滞了敌人的进攻,为掩护党、政、军机关和毛主席向保安县安全转移立了一大功。之后,红军大学放弃了瓦窑堡,撤守保安。

7月下旬,红大附设步兵学校由保安地区奉命开往甘肃省陇东的环县木钵镇。当时在环县境内驻有张学良的东北军第106师、107师、108师、129师和骑兵第3师。阎捷三和战士们在那里,除配合主力红军和陕甘宁边区军事部(萧劲光任军事部部长)所领导的地方武装开展游击战争,扩大红军,建立地方政权之外,主要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同时准备迎接二、四方面军过黄河。

再说红四方面军。1935年9月,张国焘与中共中央在阿坝地区发生严重分歧后,率部二过草地,在南下途中屡屡受挫,最后不得不向西康东北方向转移。1936年6月,贺龙率红二军团、任弼时率红六军团由湖南桑植出发,长途跋涉到了四川西部的甘孜地区,与先期到达的红四方面军会合。随后,红二、六军团奉中共中央的命令改为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的同志经过同张国焘错误路线作斗争,最终决定与二方面军一起北上。8月,两军到了甘南,张国焘还带人到阎捷三在的红大参观。不久,中共中央派彭德怀、聂荣臻、左权等率红一方面军西征,迎接他们北上。1936年10中旬,红一、二方面军和四方面军一部分在甘肃会宁等地会师。历时两年之久的长征以三大主力红军胜利会师圆满结束。当时,毛主席等中央领导还与一方面军的同志一起合影。之后,张国焘仍然坚持他一贯的退却主义和取消主义,又命令红四方面军的前锋部队2万余人,组成西路军,渡黄河向青海西进。12月,西路军在战争中受到严重打击,至1937年3月完全失败。

1936年11月,刘伯承率二、四方面军的两个随营学校也来到环县木钵镇,与红大会合,共2000余人,合编成一个战斗师,即中国工农红军教导师,下辖2个步兵团和1个特科团。这个教导师实际上就成为红军在甘肃陇东地区抗击敌人的主要力量。教导师师长由刘伯承兼任,袁国平任政委,郭化若任参谋长。步兵2团团长由皮定均担任,黄欧东任政委,阎捷三任步兵2团副团长。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对蒋介石实行“兵谏”,逼蒋改变“攘外必先安内”的主张,停止内战,与共产党联合抗日。随着事态的不断发展,国、共两党终于建立了新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东北军也把庆阳交给了红军。不久,刘伯承调回中革军委,教导师又改称中国工农红军步兵学校,奉命进驻陇东的重镇庆阳,直接受中革军委领导。鉴于青年学生增多,学校在原来3个团的基础上,又增编了1个团。阎捷三主抓教育和训练,教学内容则恢复了红大附设步校的军事、政治和文化课,在军事课上增加了抗日游击战战术。阎捷三和老同志们天天写教材,但没有白纸,就在敌人散发的花花绿绿的传单背面写提纲,开准备会,认真备课。

1937年1月中旬,红大迁址延安,改为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毛泽东任抗大的教育委员会主席,林彪任校长兼政治委员,刘伯承任副校长。

长征胜利结束后,生活相对安定。中央领导考虑到许多同志的年龄都不小了,希望年龄较大的团以上干部成家,好有人照顾。1937年,阎捷三已年满32周岁,是年春天,经组织介绍,他认识了红四方面军20岁的女战士冯玉莲。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与交流后,双方都有好感,于是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冯玉莲是四川省巴中县(即今巴中市)人,出生于1917年,14岁就参加了革命。虽然她的文化水平有限,但无论干什么事都非常好强,曾担任红四方面军少工部部长。她在部队里非常活跃,经常得到上级的表扬和奖励。二人婚后不久,红大改编为八路军随营学校,驻守在延安南部的洛川县。夫妇二人都到了洛川。(责任编辑:韩玉芳)







阎捷三将军百岁生日时,总参谋长傅全有、军委副主席张震、国防部长迟浩田等老同志的贺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