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开国将军轶事------儒雅苏静

 二维码 257
发表时间:2015-04-14 20:50作者:吴东峰来源:晋城党史网


  儒雅苏静(1910--1997)

   苏静将军年逾八十,精神矍铄,才思敏捷,双目炯炯有神。1976年4月,余与同事张树军多次至将军宅拜访,将军讲话多平声慢调,亲切随和,平易近人,即便激愤处仍如是。

  苏静将军,福建海澄(今龙海)人,弱冠即随父至新加坡、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经商。1932年回国参加红军。始任一军团政治部宣传员。某日,林彪见之写标语,笑笑,无语。次日,苏静便被调到司令部当作战参谋。此后,将军跟随林彪大半生,除林彪在苏联治病一段时间外。

  苏静将军曾于缅甸学徒照相,红军长征途中负一缴获之相机,爬雪山,过草地,遂有《朱德总司令在长征中》等珍贵等照片传世。罗瑞卿大将曾言,苏静是红军中的第一部照相机。

  苏静将军言,红军一军团长征途中的行军路线图,均为他所绘。每天画一张,油印十份,每一个行军队伍发一份。其时,睡觉比别人少,走路比别人多。苦啊!

苏静将军忆长征途中的湘江之战,以“血流成河”四字言之,重复数次,语极悲恸,余至今仍难以忘怀。

  抗日战争期间,苏静将军先后担任八路军一一五师司令部第二科科长、东进支队司令部秘书长兼军法处长、一一五师政治部保卫部长兼敌工部长。其时,八路军各部队均有国民党联络副官派驻。将军奉命向他们提供情况。国军联络副官每日向重庆发报,将军即佯装睡觉,藏笔纸于被窝里暗记密码。连续十余日,国军密码均为其祥录也。解放战争中,苏静将军所录之密码,为我克敌之重要手段,故林彪言:“一个苏静等于十万兵。”

  北平和平解放前夕,苏静将军三次参加了与北平谈判代表的谈判,起草了《会谈纪要》、《北平和平解放初步协议》。1949年1月17日,苏静将军穿长袍 ,戴礼帽,与北平谈判代表邓宝珊先生一道进北平城,与傅作义谈判,顺利达成北平和平解放十八条协议。北平和平解放,苏静将军功莫大也。

1967年,中央军委任命苏静将军为为铁道部军管会主任。将军到任后,造反派批斗前铁道部部长吕正操,将军每会必到,则始终沉默。后,周总理调苏静将军至国家计委任军代表。江青视国家计委主任余秋里为眼中钉,欲置于死地而后快。苏静将军则默然,凡开群众大会,呼:“打倒余秋里”口号,将军亦不举手。

  苏静将军任铁道部任军管会主任期间,对两派群众“一碗水端平”。某日,陈伯达、谢富治等人至铁道部召开群众大会。会前,谢富治于台上手持麦克风,呼一派组织头头上主席台就坐,而置另一派组织头头于不顾。苏静将军见状,取麦克风大声呼另一派组织头头上台。顿时会场大乱。陈伯达、谢富治等不悦,离席而去,独留苏静一人于台上。将军则泰然处之,继续主持开会。会后,“打到苏静”大标语铺天盖地而来。

  “文革”中,国务院各部委相继成立革委会,多为军代表出任主任。国家计委革委会主任,始上报名单为苏静,将军见之勾掉,改为“余秋里同志”。“九大”前,将军向总理力荐余秋里为九大代表。周总理意难决,将军曰:“这是我们军代表的一致意见,群众工作保证做好。”

  “文革”中,清查“五•一六”分子,陈伯达点了计委一些人的名,造反派欲抓之。苏静将军坚持“没有证据,不能抓人”。陈伯达大怒,派中央专案办公室一位副主任督阵清查。苏静将军仍坚持已见,平心静气做工作,以1930年湖西肃托事件为例,曰:“抓人不难放人难啊!”

  苏静将军住所离林彪家仅一街之隔,步行只需十几分钟。建国后将军只去过林彪家两次:第一次是毛选四卷出版之前,罗荣桓为有关东北战场的注释派将军征求林彪意见。第二次是九届二中全会闭幕不久,林彪召国务院支左干部座谈。苏静将军告余,那天到林彪住处开会,印象最深的就是看到通向卧室的走廊上挂着一块黑板。上面写着“吃萝卜膀胱会出汗。”

  解放战争某日,林彪于作战室看地图,忽召苏静将军,以手拊其耳曰:不要让刘亚楼进来。苏静将军告余,林彪喜欢安静,喜欢沉默,喜欢一个人思考问题。刘亚楼聪明机灵,但咋咋 呼呼。因此,林彪有时很烦他。

  苏静将军言林彪,喜倒骑椅背看地图,可半日纹丝不动。沉默寡言,表情淡漠,莫知其喜怒哀乐也。

  苏静将军言林彪,善于总结经验,且以通俗言语普及推广。如“一点两面”、“三三制”、“三猛战术”、“四快一慢”等,文革前提出的“四个第一”,亦如是。 

  苏静将军言,林彪从苏联回国后,不喜户外活动。将军曾问其故,答,爱克氏光照的,怕阳光。将军继曰,但后来在东北打仗,行军走路,整天晒太阳,亦无事。他这个人喜欢打仗。一天不打仗,身体就会出毛病,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不舒服。

长篇纪实文学《雪白血红》发表后,因林彪事而违忌。苏静将军与胡奇才、陈沂、贾若瑜诸将军则倍加赞赏。军委某领导由此点四将军名,苏静将军反以为荣。作者张正隆某日访苏静,告之因此书被批审查了三个月,将军对曰:“太短了,如审查一年两年,你就出大名了。”1986年4月,余访将军请赐墨宝,将军不假思索,挥毫立就,书曰:“雪白血红”。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