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谈当年下乡驻队吃派饭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5-04-16 20:12作者:郭学波来源:晋城党史网


我出生在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崇文镇东谷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今年78岁,我虽然有42年工齡,50年党龄的老党员干部,我一生中都在追梦,沿着人生的漫漫长河,追梦是我奋斗的战歌。50多年来,我历任中学教师,中心校长,到联合校长;从乡镇党委秘书到了公安主任,纪检书记;从党委副书记到县委党史办组织部干事。在不同时期,不同岗位上我都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党工作,曾多次受到上级领导表彰和奖励,多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的光荣称号,但我下乡我驻队吃派饭的往事终身难忘。

1977年春,我在本县西河底公社任公安主任时,领导派我到南沟生产队驻队,该生产队35户,145口人,335亩土地。那时,机关干部下乡驻队,都是自带被子,蚊帐和一切生活用品。到了南沟生产队后,队长把我安排在贫协组长王大叔家里。王大叔为我腾出半间房子,找来两个大木凳,两块木板,支了一张床,我把铺盖往上面一铺,就住了下来,当时驻队干部要轮流到贫下中农家中吃派饭,南沟生产队35户人家,从东头往西头一户一户挨着轮,每户一天,每天交一斤二两粮票,二角五分钱,当时,吃派饭有一条原则,不到地、富、反、坏、右分子家,不到住过“斗私批修”学习班的和挨过批判、游斗的社员家里。所以,驻队的干部轮到谁家吃派饭,主人就觉得特别光荣。

吃派饭,不但能了解很多情况,而且和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能增进和社员之间的友谊和感情。不管轮到哪家,我就像主人一样,挑水、劈柴、扫院,见活就干,吃饭时,拉家常,谈当年形势及生产农活,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相互之间无拘束,社员们笑着说:“你真和我们是一家人。”从此,社员敢和我说真心话、真情话。从聊天中,我知道了生产队里有几个能工巧匠,有会做豆腐的,会做粉条的,养猪的……我把这些情况反映给队长,通过队委会和社员代表大会讨论研究,顶住种种压力,不到半个月时间时生产队里就办起豆腐坊、粉坊、养猪场,当年仅这几项收入,使人均增收三十多元,秋后粮食获得大丰收,过年时社员每家每户分得粉条15斤,豆腐10斤,猪肉8斤,社员们高高兴兴地过了一个美满幸福年,生产队也成了全公社的生产先进队,我也被评先进工作者。

退休后,上了老年大学,到县委老干部通讯组,关工委通讯组工作,为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实现中国梦挥笔操劳写作,我从多个角度,多个侧面,洞察社会,感悟人生。写出许多论文、散文、通讯、诗词,有的被书籍入选,有的被杂志采用,也有的被多种报刊采用。我经历了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度过了艰辛磨炼的中年时代,又迎来了幸福安祥的晚年时代,我亲眼见证了战乱时期民不聊生,建国初期的艰苦生活,改革开放后的辉煌成就,在追梦路上永不停歇,我深深认识到:有梦想才有希望,有精神才有力量!(供稿:郭学波)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