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茶话会---- 作者:姬宽仁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5-29 00:00

 

    编者按寒风凌烈的冬天,镶嵌在街道两旁的冬青在飞舞的雪花中依然透着浓浓的绿意,足以让过往的人们忘却寒冷与孤寂,此时在北京一家招待所的大厅里,一个为普通工人举办的高规格的茶话会,为我们再现了炮火硝烟中所建立起来的纯洁革命友谊,入党介绍人、3块大洋、寻找革命的后代等感人至深的故事,在此让我们问候那今生情订父子缘,却未曾谋慈父面的长者,祝他幸福安康! 编者:韩玉芳

    1984年北京的冬天,寒风凛冽,然而镶嵌在街道两旁的冬青在飞舞的雪花中依然透着浓浓的绿意,足以让过往的人们忘却寒冷与孤寂……
   在北京一家招待所的大厅里,彩带横挂,语声朗朗。此时这里正举行着一个特别的同乡茶话会。特邀到场的有:原公安部副部长席国光、原国务院副秘书长郑思远(曾任中共晋城县委第一书记)等一大批在北京工作的晋城籍或曾在晋城工作过的老革命者。
时任晋城市市长李财旺(茶话会照片前排左一)也在场。
   这是原中纪委常委、原六届全国政协常委孔祥桢同志为晋城树脂厂工人陈国红(茶话会照片二排右起第三)举办的,尽管会场布置一切从简,但会场气氛热烈之余还是显得那么的不一般。
   孔祥桢缘何要为一个普通工人陈国红举办这样高规格的茶话会呢?事情还得从孔祥桢和陈国红的父亲陈立志说起。

   陈立志介绍孔祥桢加入中国共产党

   孔祥桢是晋城市泽州县巴公镇北堆村人,192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晋城市发展的第一个共产党员,是太行山南麓燃烧起的第一颗革命火种。那么是谁介绍孔祥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呢?
   我们从《孔祥桢传略》里寻找出了这个人,他叫陈立志,巴公镇山耳东人,是孔祥桢小学的同学。陈立志因为发展孔祥桢等人入党,组织创建中共晋城获泽中学党小组、中共晋城获泽中学党支部,成为晋城第一个党组织的创始人。
   在孔祥桢夫人姚汝安的回忆文章里,可以看到孔祥桢入党的一些真实细节。
   1925年冬,陈立志从太原回家,告诉孔祥桢在太原大学已找到党组织,自己已经有了党的关系。陈立志将孔祥桢接到山耳东家里住了三天,不论白天和晚上,他一直给孔祥桢讲太原的政治形势,甚至同床睡觉前在被窝里也给他讲,动员他参加共产党。难怪孔祥桢回忆那段历史时,风趣地告诉陈国红,他是在被窝里入的党。
   孔祥桢参加革命的决心很大,主要是孔祥桢在晋城获泽中学读书时,陈立志在太原读中学、大学,每次寒暑假回到晋城,给孔祥桢带回一些苏联1917年革命成功的事迹和理论书籍,尤其是“五卅惨案”后,孔祥桢对帝国主义的野蛮霸道,对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对中国的黑暗社会深恶痛绝。有了这些思想基础,对于陈立志动员入党一事,孔祥桢毫无过多考虑,很快就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应该说,陈立志介绍发展孔祥桢入党,是党组织对孔祥桢人格的信任和共产主义思想进步成熟的认可。
   陈立志两度资助孔祥桢

   1926年初,孔祥桢到太原第一高中工作,这是他入党后的第一次远门。晋城通往太原遥遥山路近千里,到太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为了帮助孔祥桢如期赴并,陈立志变卖了家里的一些值钱东西,给孔祥桢凑了盘缠,并缝制了一个可装东西的钱褡子,陈立志又把自家的一头小毛驴让孔祥桢骑上,驴背上驮着一些红果,孔祥桢装扮成卖红果的小贩秘密前往,一边走,一边卖,机智地越过重重关卡,终于在太原和党组织接上了头。八十多年过去了,这些感动后人的真实情节依然被讲述者、传颂着,红色情节,代代相传。
   1926年8月,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孔祥桢被太原地执委派到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深造。路途的盘缠弄得孔祥桢一筹莫展,孔祥桢想了好多办法,但还有很大缺口,这次陈立志又伸出援助之手,东凑西借,给孔祥桢弄到3块大洋,孔祥桢甚为感动。解放后,孔祥桢经常讲给家人听,他说,当时1块大洋可以买120斤小米,很值钱。在那个生产力并不发达、经常因缺粮饿死人的年代,120斤小米是一个人半年的口粮,这是何等珍贵啊!
   共同的革命志向和无私无悔的资助,让这对年轻人更加情同手足,砥砺奋进,携手走在艰难的革命道路上,他们的友谊是崇高的革命友谊。
   孔祥桢寻找陈立志的儿子

   1930年孔祥桢从苏联回国后,被派往陕北工作,之后辗转奔波于革命的洪波巨流,两人音信曾一度中断。
   建国后,孔祥桢任中共中央华中局(后改为中南局)组织部副部长。1951年镇反期间,孔祥桢得知自己的入党介绍人陈立志于1942年被国民党军统特务、晋城县县长张鸿惠等七个刽子手勒死于晋城县黄围村时,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写信向当地政府控诉他们的罪恶,并与晋城县副县长孙新交涉,在晋城遥拜场召开了公审大会,首犯张鸿惠被枪决。
   枪决那天,天色阴晦,细雨蒙蒙,一位年迈小脚老太太抱着一个小男孩,哭着爬上公审台,重重打了张鸿惠一记耳光,老太太因用力过猛小脚划入公审台板的缝隙中,历史捕捉了这一瞬间镜头,永远留在了时年只有9岁的小男孩的记忆中。
   这位年迈的老太太和那个小男孩是谁?正是陈立志的岳母和陈立志的儿子陈国红。
   原来,晋城解放后,陈立志的遗孀因生活所迫,带着两个女儿改嫁到湖北,和一位退伍老红军生活在了一起。陈立志的岳母为了血脉传承,把根留住,不顾年老体衰和生活拮据,毅然担起了抚养陈国红的重任.在那苦难的岁月里,老人肩扛担挑,栉风沐雨,一把屎一把尿拉扯着陈国红。那年,祖孙二人参加了镇压反革命的公审大会。1973年,陈立志的岳母走完了她83个慈荫春秋,离开了人世。
   1954年以后,孔祥桢全身心地投入在祖国建设事业上,曾任国家建委副主任、交通部常务副部长、轻工业部第一副部长等职。“文革”期间,孔祥桢身陷囹圄,十年监禁,那时的陈国红在当地被一些人扣上了“黑五类”、“地主后代”等帽子,门前挂的烈士家属牌子被无情砸烂了,残酷的浩劫翳蚀了真实的历史。
   1978年孔祥桢被平反后当选为中纪委常委、六届全国政协常委。已是耄耋之人的孔祥桢,还在时刻挂念着陈立志的家人,尤其是陈立志的儿子陈国红。
   1984年,病魔缠身的孔祥桢写信给晋城市政府,帮助寻找陈立志的遗腹子、时在晋城树脂厂工作的陈国红。为了回报革命恩人陈立志的培育之恩,孔祥桢把陈国红请到北京,专门举办了一次茶话会,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陈国红上北京参加茶话会

   为了弄清茶话会的真实情况,前几天,我和原市信访局副局长秦墨林来到西马匠社区562号,见到了陈国红。现已退休的陈国红,在谈及1984年上北京参加茶话会时,两眼闪着泪花,情绪激动地说:“俺孔大伯是好人啊!”
   茶话会上,孔祥桢先给陈国红一一介绍了到场的中央老领导和老革命者,陈国红同他们亲切握手致意。随后,孔祥桢作了茶话会的发言,他首先回忆了陈立志生前的革命功绩,诉说了与陈立志结下的革命友谊,对陈立志的牺牲表示了深深的哀痛。
   陈国红面对如此高规格的茶话会,内心充满了感激,这是他平生最激动的时刻,他说出了内心久藏的肺腑之言,一是请求当地政府帮助寻找父亲尸骨;二是想为父亲立碑,以告慰九泉下的在天之灵;三是结合国家相关政策解决家属户口问题。在场的李才旺市长当即应允承诺,表示回到晋城后按照相关政策研究解决。
   那次茶话会意义非凡,与会者都签了名、留了影,这些珍贵的照片被收到《太行骄子—孔祥桢》一书中。
   茶话会之后,陈国红又在北京住了一个多星期,孔祥桢派人陪陈国红看了天安门、毛泽东纪念堂等许多景点。晚上,孔祥桢让陈国红给他唱家乡戏,说家乡事,问陈国红家乡拾粪用的竹编粪叉是否还能看到,告诉陈国红自己会吹家乡的唢呐,等等。
   临行时,孔祥桢送给陈国红500元钱和一件兰呢子大衣,送给陈国红的妻子王新菊一块布料,并把三个子女叫到面前,语重心长地说:“陈立志是我的革命恩人,是晋城第一个党组织的创始人,他为晋城的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献出了宝贵生命,国红是个苦孩子,是红色后代,你们今后要多帮助国红,我已嘱咐晋城市政府的领导,红色革命后代遇到困难应当帮助和照顾。”
   当我们离开陈家时,天色已晚,多病的陈国红迈着沉重的步伐把我们送出家门,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他在几个下岗的孩子们的搀扶下,向我们道别,刹那间,我不禁为他惋惜遗憾:你是晋城第一个党组织创始人的儿子,你却从未见过你慈爱的父亲啊……。


  

   作者系晋城市委党史研究室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