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号兵的婚礼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4-04 16:18作者:焦书文来源:晋城党史网


1947年4月的一天,在太行山革命老区山西省陵川县平城镇的南坡村正在举行着一场热闹的婚礼。骑马坐轿,放鞭放炮,自不必说。和别人家不同的是,这家人家迎亲的乐器不是用当地普遍使用的“细家伙”,即由锣、鼓、钹、镲、梆、笙、二胡、锁呐等组成的八音会,而是由穿戴得整整齐齐的40多名号兵,手持挽着大红绸布的铮亮军号,依势列队排开,一齐吹响。那军号时而激越,时而平缓,时而热烈,时而欢快,甚至有时吹出象人呐呐对话的声音,他们随婚礼主人把新娘接来,又把一对新人迎进村子,送至家门,一直送进院子,礼毕,道罢喜,这才和主人的父母道别,然后排着整齐的队伍,离开向驻地走去。

这家婚礼的主人是谁,为什么能享受到如此隆重的礼遇和尊荣呢?

婚礼的男主人公叫池连喜,今年87岁,当年17岁。婚礼的女主人公叫苏银玲,今年86岁,当年16岁。苏银玲的娘家住在距南坡村西三四里地的平城镇侍郎岗村。尽管两家相距不远,但是他(她)们两人的认识却是从离开两个村向北同样有三四里地的平城镇北街村开始的。那是1946年3月,陵川县从日本人手中收复将近一年(1945年4月10日解放),已建成稳定的解放区。为了支援全国自卫作战,陵川县各区按照县委和县武委会的指示,普遍开办了号兵培训班。时平城区的号兵培训班在平城镇北街村设立,区委要求所属行政村每大村两人、小村一人参加培训。全区这一期培训班共有42名学员组成。南坡村派两人参加培训。池连喜家庭出身贫农,人又长得精明能干机灵,因此很快被挑选为学号兵的人选。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每天发生的新鲜事,也时时牵动着另一个人的心——她就是苏银玲。苏银玲是一个聪明美丽又大方的姑娘,时年14岁,正是活泼好动的时期。她听说平城办起了个号兵培训班,就心心念念想去看一看学号是怎么一回事。这一天她借故来到平城,终于看到了正在学号的小伙子们。这一看不打紧,她不仅爱上了看吹号这件事,而且特别是其中的一个小伙子,经一碰面便再也放不下了。但侍郎岗到平城镇毕竟要有好几里地,没事总是不能经常到那里去的,况且一个小姑娘家,家里总是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出去的。然而事有凑巧,时隔一年,1947年平城区号兵培训班竟然又转移到侍郎岗村来办了,培训班就驻在村里的大庙上,而且池连喜又一次参加了这一期的学习班。这真是天随人愿,柳暗花明又一村。从此苏银玲硬是不隔天地就往庙上跑。久而久之,人们终于是看出了门道,苏银玲不仅是爱看吹号爱听号,而且是爱上了吹得特别好的池连喜;而池连喜对姑娘也是颇有好感,心有所愿。有姑娘能看上自己的得意门生,且如此痴情,作为培训班的老师、领导和号目长的董小苏自是大喜过望。他不仅为自己的学生高兴,为培训班高兴,更为苏银玲对培训班的热情和支持感到高兴。作为区武委会的成员之一,他深知培养号兵对支前打仗、屯集兵员的重要作用,也深知这两个人如果能够结合,其对全区不断发动的支前工作所具有的重要意义。为此经过考虑,他不仅将两人的情况及时如实地告知了双方的父母,而且极力为他们周旋,铺平道路,说通双方的父母,使有情人终成眷属。而且待到培训班结束,两人举行婚礼这天,董小苏又破天荒地经请示作出一个决定,他要亲自率领培训班的全体学员,用军号为他的学生、培训班的战友接亲迎亲,于是这才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被整个号兵培训班40多号人用军号迎娶成亲这件事温暖了苏银玲老人一辈子,也激励了二老生死相依、甘苦与共、坚心向上、心心相爱以一生。婚后第二年的1948年2月份,象解放区很多人家的媳妇那样,苏银玲既心痛不舍又义无反顾地将丈夫送入解放军部队,而自己则在家担负起了劳作、生产、支前、照顾父母家人的繁重任务。池连喜一入伍,其精湛的技术也立刻得到发挥,很快地由一名响当当的民兵司号员迅速成长为解放军中的一名优秀的号兵。从1948年2月参军开始,池连喜先后担任太行四分区47团二营营部司号员、平原省警三团二营营部司号员、66军197师589团三营营部司号员,冲锋陷阵。此外他还参与了我军训练号兵的工作,1952年他又担任了197师炮兵团重炮营话务员(因朝鲜战争号兵牺牲太大,号兵改为通讯兵。池连喜在归国学习后,二次入朝作战担任话务员),1954年担任四川预三师无线电军士教导连五班班长。就这样,他们一个随部队南征北战开国护国保家卫国,一个在家持家安家生产支前,整整10年分别,直到1957年4月,池连喜复员回家,两人才得以团聚。复员以后,池连喜先后担任过村上的民兵连长(带领民兵植树造林,其名字镌刻在陵川第一山林场纪念碑上)、生产队长,又担任过10年村上的党支部书记。无论做什么工作,他们都钟鼓相应,琴瑟相和,互相支持,互相勉励,一心一意,积极向上。1958年池连喜带领群众参加修水库是模范,1959年带领民兵大战太行第一山林场植树造林,至今其名字镌刻在太行第一山造林纪念碑上。如今他们都已是耄耋老人,子孙满堂,仍互敬互谅,体贴有加。2015年10月,陵川电视台报道了陵川号兵英勇战斗的事迹以后,我又跑到池连喜等老号兵家采访他们的一些生活情形,得到池连喜夫妇描述他们当年的婚礼及几十年生活的情况,遂成此文。仅以此文献给当年的那些军中老号兵和参加过培训的民兵老号兵们,衷心地祝愿他们快快乐乐,安安康康,幸幸福福,长命百岁,安度晚年。

(责任编辑:韩玉芳)

文章分类: 党史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