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干的南下路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4-04 16:26作者:马栓贵来源:晋城党史网



李干系山西省陵川县附城人,生于1924年。14岁在本村读初小时就参加了“牺盟会儿童宣传队”。当年在被编入抗敌游击第三团宣传队。“十二月事变”后随军北撤平顺,后被选送抗大第六分校学习。1942年春,组织上派李干到太行区武安县(原属河南省)武东八路军办事处工作。当时18岁的他,穿草鞋由山西步行500多里路到了武东。到武安后,他常驻西寺庄,而西寺庄离鬼子炮楼仅五华里。他白天住在地窖里,夜间出来工作,和抗日游击队一起在日本鬼子炮楼之间秘密走村串户,了解敌情,发动群众,组织民兵东袭西扰打击日本鬼子,和李光、李超伯和马进才齐名成为出名的抗日骨干,以致日军到处贴布告:“先打李光、李超伯,后打李干、马进才”。



“捉到李干,票子一担”

1947年7月,时任武安区委书记的李干,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这年他22岁。

刘邓大军北撤后,李干留在了舒城。那时的斗争生活非常艰苦,冬天上身只有一件破棉袄,下身就只穿两条单裤,腰间系着一根稻草绳。长途跋涉,餐风宿露,以及繁重的开辟工作和艰苦的斗争,导致李干到大别山不久就病了七天七夜,高烧不退,气息奄奄。战友们将后事都准备好了。然而,他却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当时李干任舒城县曹家河区区委书记。他利用关系派非党群众王兴仁打入敌人内部,进行策反,消灭一个还乡团30余人,缴获全部武器弹药。舒城春秋山一带的反动武装头目郭壁因被我军围剿得焦头烂额,来函佯装要求弃暗投明。通过多次谈判,确定在春秋山附近的马家凹举行起义。但当县长率领县大队和曹家河区干队百十来人前往接收时,路过鹰家凹,却遭郭壁之匪徒的阻截。县长当场受伤。县大队掩护县长撤退,李干率区干队奋力阻击,战斗打得很残酷。因地形不利,且又敌众我寡,大有全军覆没危险,李干当机立断,奋不顾身,手持两把20发的快慢机驳壳枪,左右开弓,在大喊声中冲杀出一条血路,率领区干队突围,一口气跑了五、六里路,虽然牺牲19位同志,但有生力量得以保存。

李干降敌威名在外,敌人悬赏捉拿李干,口号是:“捉到李干,票子一担”。



“马虎帽”

李干生就一双炯烔大眼,貌美睿智。他乐观活泼,爱打篮球、乒乓球,会弹钢琴、吹口琴、拉手风琴。虽没有上过初、高中,仅上过抗日军政大学,但却写一手好文章。他的讲话大家都爱听,确实是一位有才有貌的美男子。但是,他的朴素、勤实、亲民却是出了名的。

在武安,他住在哪家就给哪家挑水,有时间就开荒地,把西寺庄村上的荒地都开成田地,种上谷子,秋收后分给贫农吃。他经常穿一套黑便衣,上面打满了补丁,头上戴着马虎帽,有人说他穿得破烂,他自己却笑笑说:“我是自来美。”

南下后,他一直保持本色。1954年,30岁的李干任怀宁县委书记。当年,江水猛涨,怀宁防汛任务艰巨。李干住在广济圩马家窝江堤上,日夜奋战,雨越大他越是往江堤上跑。累得又黑又瘦,头发胡须长得很长。两个多月昼夜不眠,连走路都要跌倒,只好柱个棍子坚持防汛。1958年李干任安庆地委书记处书记,经常在农村蹲点。他一意扑在工作上很少休过星期天。李干下乡不坐车,都是步行或是骑自行车,自带行李背包,身穿农民服,头戴马虎帽。有时夜里就在农民家门口把背包铺开睡两块门板。天热的时候,他上穿背心,下穿裤头,一出门就步行好几十里,甚至一百多里,晒得后背都起了泡,脱了皮。1960年春,李干又调回安庆地委。他和秘书背着行李到联合大队中心生产队蹲点。他到田间劳动,跟社员一起上山砍柴。还到食堂当过管理员、炊事员。磨稻、碾米、挑水、做饭样样活都干,而且天天干。他始终以一个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和群众在一起。群众都把他当贴心人,无话不说。1960年冬,身为安庆地委副书记的李干到省委开会,他身着普通棉衣,头戴马虎帽到前排领导席就座,被工作人员拉到后排。幸好这时省领导过来,工作人员才见识了广誉社会的好书记。



“一百斤大米”

李干同志对群众、对部下可以说是爱护有加、关心倍至,但对子女和亲属的要求却非常严格。妻子裴琴玲是1949年7月从武安南下的。他们共生育三男四女(其中两个男孩夭折)。在三年困难时期,成人的口粮是每月25斤,小孩10斤左右。因夫妻都在工作岗位,家里不得不请个奶妈料理孩子,而她并不供口粮。家里粮食严重不足。于是一位上级领导特批给裴琴玲100斤大米。后来李干得知,一定要妻子将这大米退回去。但100斤大米已经吃完,无法原物退回。没有办法,爱人只好到粮食局买了二百斤猪糠,用箩筛筛出细粉,配点麦粉做糠窝窝头吃,这样才省下一百斤粮票退还给粮食局。当时她爱人瘦得只有86斤。



魂归江河

 就是这样一位好同志,在“文革”中惨遭诬陷迫害,经常被带着沿街批斗、下跪。爱人悄悄用口罩给他做了许多护膝,就这样膝盖还跪得流血,但他没有喊一声冤,还和身边的干部说,“只当是当娘的错打了儿子一巴掌”。由于遭受暴徒令人发指的毒打,他脾脏破裂,肋骨折断,带着化脓的伤口,被关了监狱。1972年2月14日,时任芜湖地委副书记的李干在忍受四年牢狱折磨后含冤离世,年仅48岁。

1978年12月,中共安徽省委为李干彻底平反昭雪。1979年3月,芜湖地委为李干召开追悼会。1997年12月30日,李干的爱人裴琴玲率子女捧着李干的骨灰盒回到安庆,遵遗嘱将骨灰撒入长江。太行儿女的精英李干魂归江河、魂归太行。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