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行山上——兼谈《晋城将帅》感悟      作者:赵勇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6-03 00:00

   编者按: 文章生动地刻画了从远古岁月走来的太行山,见证了中华民族悠悠五千年的历史岁月,典藏了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最波澜壮阔的历史,她撑起的是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今天新生的《晋城将帅》为我们开启了一扇抚摸历史、憧憬未来之门。愿《晋城将帅》肩负起发掘、钩沉、整理、研究和传播红色基因之使命。编者:韩玉芳
   如果以艺术角度考察历史,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山水是中国艺术延续千年不变的创作或渲染主题之一,而西方特别在欧洲无论文学、绘画,还是雕塑、建筑等等更多着墨在“人物”(写实)。不仅仅艺术,整个中国文化甚至政治生活都呈现或反映出鲜明的“胸襟意象”特色。中国人重“山”厚“水”情节,基于中国文化的山水基因。谁又能否认整个中国历史不是一部“山”“水”交汇的历史呢?
   就水来说,大河大江哺育了中华民族,也造就了中华民族。黄河、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也是我们文化的源头,连中国经济的重心自古到今也是在黄河流域、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间飘移;就山来说,大山大岭是风雨的屏障,更是我们民族的脊梁。如果找一座能储藏我们历史密码、反映我们历史性格的大山,一座能全景式呈现中国历史的大山,那太行山就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从女娲补天、愚公移山,一直到炎帝尝草、舜推礼让,太行山上闪耀着先人文明的远光。而2600多年前的孔子回车更使我们感受到,这道从历史深处射出的远光,它的亮度和温度。孔子周游列国,传道讲学,到晋国边境天井关下一山村(今泽州县晋庙铺镇)时,见有小孩以石筑城为戏,不肯让路。其中叫项橐的顽童以“只有车绕城,而无城让车”之说质难孔子。孔子见项橐虽小,却有过人之处,于是躬拜为师,令弟子绕“城”而过。当行至天井关时,又遇松鼠口衔核桃跑至面前行礼鸣叫。孔子见晋国玩童如此聪明,连动物亦懂大礼,十分感慨并回车南归。后来,这个山村改名拦车村,孔子回车成为晋城闻名的四大景观之一,更成为中国历史中一个历久弥新的分量。
   “太行山上云深处,谁向云中筑女墙?”山西与中原交界处,太行拔地而起,竖起一道天然屏障。登临巍巍太行,向南是育化百代、归心天下的中原沃野,向西是金城千里、天府之国的关中盆地。登高望远,数个古代汉民族统治中心,可谓近在咫尺。因此,历代王侯进退攻取,“无不与天为党”。而2300年前发生在这里的长平之战,就是中国大一统进程中最壮怀脊梁的战场。公元207年, 52岁的曹操迎风高歌:“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但即使路远山遥,历代帝王如汉明帝刘庄、北魏孝文帝拓跋宏、明元帝拓跋嗣、隋炀帝杨广、唐中宗李显、唐玄宗李隆基、宋太祖赵匡胤却都历经艰险,登临太行。可见,太行山在帝王们心中、在历朝历代心中的重量。
  所有这些,都有助于我们理解,历史走到公元20世纪,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为什么毛泽东在抗日战争中选择了太行。1938年3月,毛泽东发出指示,要以晋城为中心,“有计划地部署沁水、晋城、翼城、曲沃、垣曲、济源、博爱地区的游击战争,建立晋豫抗日根据地。”1940年4月,朱德总司令到达晋城。1944年,邓小平深入晋城地区,指导帮助薄一波、陈赓开辟建立了太岳抗日根据地。从那是起,太行人民为中国革命浴血奋战、无往不前,太行山也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治党治国治军的领导干部,为建立新中国、建设新中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
   从远古岁月走来的太行山,典藏了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最波澜壮阔的历史,那段历史孕育的伟大的太行精神一直激励我们。今天,历史已进入一个全新年代,无论社会发展、时代特质还是制度体系、思想信仰,还是领导我们事业的中国共产党,都与以往有了不同。在一个多元复杂的社会,在一个转型跨越的阶段,如何看待历史、对待历史人物,或者说如何让历史更好地服务我们的时代,我想一定是个大课题,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
   可喜的是,在太行山上的晋城,适时成立了太行太岳将帅研究会,以及短时间内研究会就推出《中华将帅》(当然由于技术层面、操作层面的原因,它暂且被叫做《晋城将帅》,但我相信“中华将帅”更适应于它的胸襟),纪录历史、传承文明,有一群可敬的人。无论是市委市政府的支持,还是热衷干事的老领导们,还有专业的党史工作者以及参与此事的年轻人,他们的工作是要写入晋城历史的。以口述历史的形式,“传承红色基因、弘扬先进文化”,将帅后代们有了一块可供“实地”回忆的阵地,这块红色土地也有了她该有的承载。无论怎样讲,文化的根脉需要代代相传,我们的文化中不能缺失了那些血与火的岁月;也无论怎样讲,只要能够坚持下去,太行太岳将帅研究会将功德无量。
  太行山不仅仅在危难时期支撑起中华民族的脊梁,更重要是,她在中国文化中是座见证或着标中国大统符号的人文历史之山,这将是她区别于许多名山大脉的显著之处。不管那个年代,那些为统一的国家或国家的统一付出心血、作出贡献的人,都将彪炳史册;那些为国家维护完整和人民谋求福祉,艰难探索、艰苦卓绝、艰辛付出的人,都将彪炳史册。将帅研究会的定位明确,立足地方党史及在太行太岳地区生活过的将帅。坚持和把握这个重点,由此扩大到更广阔的范围,那些“为维护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付出心血、作出贡献的人”都将在研究会得到浓墨重彩的书写;坚持和把握这个重点,如果由此把“笔”深入到太行太岳更久远的历史,更多类别的人物内心,以及那些靠小我付出托起太行山的普通大众,这本红色杂志将会在这片红色土地上枝繁叶茂,长成参天大树。我想,这是所有热爱我们历史的人们的心愿。
   《晋城将帅》创刊号的封面,是一组杰出的中国共产党人的群雕图画,它给我们“山一样的感觉,太行一样的雄姿”——这就是脊梁,与天为党。从井冈山、太行山一直到大别山,从四渡赤水到苦战湘江、从激流大渡河到缓缓延河水,从东渡黄河到南下长江,“山”与“水”的“胸襟和意象”就这样走进了中国革命历史,渲染着中国历史中最沸腾的一面。当然,江河的流向是大海,山水交汇最终的朝向也是大海。中华民族只有在转型中跨越黄海、东海、南海,跨越了太平洋,走向更浩瀚的时空,才能迎来她真正的复兴之巅。
   “太行,一次次用高耸的脊梁撑起了一个民族的尊严,也撑起了一个统一的中国。在不经意间,悄悄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走向”——我觉得这是纪录片《经典晋城》中最好也是最有分量的一句话,是历史给予巍巍太行最有价值的褒奖,也希望这是现实和未来给予太行的担当。出于对脚下土地的热爱,新生的《晋城将帅》让我们再次萌生抚摸历史的感觉,给我们憧憬未来的诗情。遂涂鸦几行,不成诗、不成词、不成曲,送给太行山,送给我们的城市,也祝福那些深爱这方土地、继续发挥余热的老人们:

有人说  我们的家园是一座始祖之城
炎帝尝草播种五谷  舜耕历山兴推礼让
丹水沁河永远流淌着先人文明的远光
有人说  我们的家园是一座艺术之城
棒子音腔千载传唱  多少诗话树理文章
有人说  我们的家园是一座问天之城
最早的天文学术  传统文化的主题之一
二十八宿彩塑  历尽千载依然充满泥土的馨香
还有人说  我们的家园是大统之城
巍巍太行 终究不能撇清王莽篡汉分裂的功过千秋
长平故地 是中国大一统进程中最壮怀激烈的战场
我们的家园何尝不是谋略之城
商代箕子推演占卦  谋棋布篇
历代王侯进退攻取  无不与天为党
而今宜居之城活力之城幸福之城创新之城
成为我们家园的理想  也是我们人民的追求
太行之巅的三晋福地  三晋大地的太行明珠
正昂首行走在科学发展跨越转型的康庄大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