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地下党策反成功  一中队投奔光明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6-03 22:07作者:吴军雄来源:晋城党史网

第一次春季大围攻后,日伪已是穷途末路,困守在县城及近郊若干据点内。两县军民群情振奋,决计将日本法西斯彻底打垮。太岳四分区根据这一有利形势,及时指示阳南、阳北两县,发起第二次春季围攻,并派分区武工队到阳城,参加解放县城的战斗。两县县委、县政府根据四分区的指示,再次成立了前线指挥部,一场更大规模的围困战役即将打响。

战役发起之前,两县前线指挥部命令各自所辖的地方武装,昼夜袭击城周据点之敌。阳北独立营在后则腰一带,两次伏击日军运输队,夺走日军抢劫的二十五牛车铁砖,解放了所有被迫支差的民工。阳南独立营和二、三区民奋力围攻白桑据点,迫使白志仁的伪警备二中队放弃炮楼,逃回城内。接着,阳南二区分委书记苏克只身深入安阳炮楼,当面向驻守伪军进行劝降,使安阳炮楼兵不血刃,不战而下,一百余名伪军官兵携枪投诚,并解救了数十名我方被俘人员。阳北二区马寨联防区民兵在郭进宝、王守信带领下,出击城北据点,山头炮楼伪军班长看到大势已去,便带十五名伪军寻找阳北武装投诚,当即被编入阳北独立营。到四月六日,县城外围已基本扫清。两县指挥部分别推进到距县城不远的会庆、尹庄一带。

在敌我双方的决战关头,凸显出敌工工作的重要性。两县县委指示敌工站,利用几年来的策反努力,立即组织警备队起义。

由于担任阳北县委委员、阳城县敌工站站长的张健民已于一九四四年四月调太岳区委党校参加整风学习,此时的敌工站站长已由苏友联同志担任,敌工站仍在大宁村驻扎。为了配合反攻作战,苏友联立即通过地下交通员,安排李凤歧、贾甲申、卫鲁祥、王德等人,以探家、串亲、做买卖等名义,分批到大宁村向阳北县委、县政府和敌工站报告情况,接受县委指示。阳北县委书记兼独立营政委陆达同志亲自接见了这几名奋战在龙潭虎穴的地下英雄,肯定了他们对党和人民做出的贡献,同时分析了形势,指出日本侵略者已是强弩之末,必败无疑,阳城必将回到人民手中。县城地下党目前的紧迫任务,是要加快策反,掌握好已经争取过来的队伍和人员,迅速组织起义,里应外合歼灭顽抗的日伪军。根据陆达书记的意见,敌工站指示县城地下党,在敌人撤退前组织警备队起义。

我方在紧张部署,日伪方面也并未闲着。一天夜晚,日军从潞安派出的五百余人的保安队,于深夜悄悄开入县城。第二天一早,李凤歧出门一看,街上的许多兵士都是新面孔,而且到处都在抓夫,心里感到很诧异,忙去问崔永法:“崔队长,一夜之间,怎么冒出了这么多人马?”崔永法说:“我也不大清楚。现在形势很紧张,日本人对我也不信任了,许多重要信息只传达到大队一级,不让中队知道。”李凤歧问:“那你分析,日本人在这个时刻增兵,想要干什么?”崔永法说:“我好像听说,日本人派人来,是为了扩大地盘,夺回被八路军占领的地方。”李凤歧说:“现在县城大门以外,八路军和民兵已是重兵压境,扩大地盘不过是痴人说梦,根本不可能的事。我认为,敌人在这时增兵,极有可能是接应县城敌人撤退。”听李凤歧这么一讲,崔永法也感到很有道理。他说:“有一件事我告诉你,昨天,大队长宋怀仁告诉我,万一县城守不住时,日本人打算让所有的警备队官兵,包括家属,跟随日本人向晋城撤退。联想到这个事,我觉得你分析得对,狗日的日本人是在虚晃一枪,实际上就是准备逃跑。”李凤歧说:“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但咱们一定要掌握好队伍,按上级要求,准备组织起义。我现在就想办法出城,去向阳北县委报告,并请示下一步的行动安排。”

当天晚上,李凤歧化妆秘密出城,潜往阳北报告敌情。李凤歧以近乎奔跑的速度,首先回到大宁村,找敌工站长苏友联汇报。但苏友联不在,说是去了汉上。李凤歧又马不停蹄跑到汉上,终于见到了苏友联。他把情况简单的向苏友联介绍了一下,苏友联感到问题严重,又带着他连夜赶到阳北前线指挥部所在地会庆村,向陆达书记当面汇报。

徐毅调离阳北、陆达接任阳北县委书记后,也住在琚景玉家中。李凤歧经常在琚天贵陪同下,于夜间到琚景玉先生家中,向陆达和苏友联当面汇报在警备队策反的情况,所以陆达对李凤歧也很了解。这次陆达一听李凤歧深夜来访,马上觉出李凤歧此时在重兵围困下冒险出城,一定是有十万火急的大事,急忙和武委会主任柳增发迎出门外。

李凤歧一进门先端起茶杯喝了几大口水,然后喘着粗气报告:“陆书记,昨天从潞安过来五百人的保安队,说是帮助阳城日军扩大地盘。我和崔永法分析,可能扩大地盘是假,想接应阳城日军撤退才是真的。请县委根据这个新情况。早作准备。”

听了李凤歧的汇报,陆达深感情况紧迫。他说:“凤歧同志,感谢你在关键时刻,把这个重要情报送了出来。我要及时把这一情况通报给阳南,使两县共同协调行动。我估计阳南也很快会从其它内线渠道获得这一消息,这有利于我们争取主动,最大限度的歼灭敌人。你们现在的任务有三条:第一,要和贾甲申、卫鲁祥一道,紧紧的掌握住崔永法,并通过崔永法掌握好部队,加紧进行起义行动。这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李凤歧说:“崔永法现在转变很大,已完全倒向我们一边。他很听他老婆王青兰的话,也很听我和老贾、老卫的话。他现在心里也很着急,想尽快回到抗日阵营。”

陆达点点头:“这就好,千万不敢让他在关键时刻发生动摇。第二,你们要尽可能摸清敌人撤退的时间。争取在敌人撤退之前举行起义。这样,一方面削弱了敌人的力量,一方面也会在日伪中引起震撼,使他们军心离散,更便于我合围歼击。到时你们一定要保证把争取过来的人,都带出来。”

李凤歧说:“我估计,警备一中队可以集体举行起义,再加上二中队一个班,大概能争取到一百来个人。”

陆达说:“能在敌人心脏里拉出这么多人,就很了不起。你们要充分发挥其它地下工作人员和骨干作用,准备好以后,及时通知我们,我派县独立营接应你们,一定要保证起义圆满成功。”

李凤歧郑重的点点头。

陆达继续道:“第三,你们可以用阳北抗日政府的名义,在县城张贴安民布告。进一步鼓舞人民,安定人心,并打击敌伪士气。”

李凤歧问:“布告的内容怎么写?”

陆达说:“大体上包括这么几条:一,要声明阳城是阳城人民的,不是反动派的,更不是侵略者的。二,要奉劝日伪人员认清形势,不要逃跑,起义者有功,主动投诚者既往不咎,顽固不化者在城破之后,将受到严惩。三,重申抗日政府保护工商业的政策,县城解放后,所有企业和街道商业可照样营业,确保商品流通。四,呼吁城内居民不要听信日伪宣传,要安心生产、生活。大体上就是这么多。你回去和卫鲁祥商量,他是小秀才,把这几条润色一下,就可以了。”

李凤歧答道:“我记住了。”

陆达说到这里,变了一个话题。他问道:“凤歧同志,你在敌人内部潜伏多年,有没有暴露身份?”

李凤歧说:“我的地下党员身份,除了贾甲申、卫鲁祥、张文盛等人外,崔永法也已经知道。一中队的士兵虽然不知道,但有所猜测。由于我经常出城向党报告情况,并多次营救被捕人员,已引起敌人很大怀疑。去年,一个汉奸还遍地撒黑帖,说我是八路,日本人为此还把我抓起来进行审问。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他们才放过我。”

陆达听了这话,字斟句酌的指出:“敌人现在已到了行将灭亡的时刻,他们可能比以往更加疯狂。你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在不影响咱起义正常进行的前提下,可以先行撤出。”

李凤歧感激地说道:“谢谢陆书记对我的关心。我回去看情况,相机行事吧。”

李凤歧返回县城后,将陆达书记的意见向地下党负责人贾甲申进行了汇报。贾甲申立即和卫鲁祥、王德和崔永法夫妇一起,在卫鲁祥家中召开秘密会议,传达了上级指示,肯定了崔永法等投向抗日组织以来所做的工作,鼓励大家在此紧要关头,同舟共济,坚定信心,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保证起义一举成功。会后大家按照布置的任务,分头准备行动。李凤歧则把陆达书记口授布告的内容告诉了卫鲁详。卫鲁详仔细斟酌后,动手写出成文布告,交给可靠之人四下张贴,以乱敌军心。接着,李凤歧又假借检查防务,到城周据点暗地进行起义安排。

就在起义工作秘密进行之际,遇到了新的情况。四月七日傍晚,二中队已被争取的士兵阎小仓、赵金祥、张资士等人,由于迟迟等不到起义指示,心内焦急,就通过有关渠道与城外联系,自行策划走脱。由于行动不慎,被敌人发觉后监禁起来。多亏贾甲申看出二中队长苗云章不愿惹火上身,趁机献计将阎小仓等人押于一中队看管,才使这几名转化士兵免遭日军毒手。

但是,阎小仓等人的擅自行动,引起了日伪的极大警觉。四月九日傍晚,副大队长宋福来忽然来到警备一中队,命令崔永法下掉李凤歧的枪。崔永法惊问何故,宋福来说:“李凤歧有重大八路嫌疑。”崔永法意识到这其中必有缘故,但他来不及多想,为保护李凤歧安全,他假装发怒道:“宋大队,你不能凭空诬陷李凤歧,你说他是八路,可有证据?”宋福来说:“证据嘛,到皇军那里就知道了。”崔永法知道李凤歧此时被带到日本红部,必定凶多吉少。于是他大声抗议说:“李凤歧是我的部下,下他的枪就等于下我的枪。你没有证据随便抓人,我不同意。”宋福来看到崔永法态度坚决,周围士兵也都对他怒目而视,也不敢硬来,冷笑一声道:“你不同意带人,那我去向皇军汇报,让皇军亲自来,看你怎么说。”说完悻悻而去。

宋福来为什么赶在这个时候下李凤歧的枪呢? 原来,警备大队的几个铁杆汉奸头目早就对李凤歧的真实身份产生怀疑,多次派人跟踪侦查,均因李凤歧机智警觉而徒劳无功。卫天林撒黑帖那一次,就几乎要将李凤歧的真实面目揭穿,又被崔永法搅黄。县城被围困后,这些汉奸隐隐感到李凤歧的存在是对自己的最大威胁,因此频繁向日军头子进言,要求整肃李凤歧。同时他们也加紧搜集证据,必欲将李凤歧置于死地。四月八号晚上,宋福来指使其姨太太与李凤歧妻子打麻将,对她进行试探。席间,宋福来姨太太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边打麻将边问李妻:“现在八路军把县城围的这么紧,说不定哪天就打进来了,你那口子准备怎么办呀?”李妻不备,顺口说道:“我听我当家的意思,不打算去晋城。”宋福来姨太太问:“不去晋城,去哪里,皇军不是要让所有家属跟着撤退吗?”李妻说:“我当家的要带我回大宁村老家。”宋福来姨太太问:“现在到处都成了共产党的天下,你们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李妻答道:“我们不怕,八路军有宽大政策。”宋福来姨太太回去将李妻的话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宋福来越发认定李凤歧是八路军打进来的探子,于是,不等取得日本人的同意,就抢先对李凤歧下了手。

宋福来走后,崔永法找来贾甲申、卫鲁祥,和李凤歧一起商量怎么办。崔永法说:“从今天的事情来看,李队长身份必定已经暴露。我抵挡了宋福来一下,一会儿日本人来了,不一定能抵挡住,日本人现在是狗急跳墙,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我不敢完全保证李队长的安全。”贾甲申说:“老李,要不,你先撤出去?”李凤歧说:“现在眼看起义即将举行,我走了怎么办?”贾甲申说:“经过咱们几年来的工作,发动起义看来问题不大。为了你的安全,你先一步出去,这儿的事由我和老崔、老卫负责。你出去后,告诉上级,起义就在最近几天,让他们随时接应我们。否则的话,你一旦出事,日本人再加强对警备队的控制,我们要实现起义计划可能会更加困难。”李凤歧也感到只能这样了,他拱拱手说:“关键时刻,我离开大家,心里太过意不去了。那这里的事就拜托各位了。我出去后,和咱们的部队一起接应你们。”

当天晚上,李凤歧带着家属,秘密撤出县城。

第二天,崔永法、贾甲申知道李凤歧已安全出城,心里象放下了一块石头。二人预计日本人必会追查,暗暗捏着一把汗。可是,除了宋福来又来过一趟,崔永法以“李凤歧去东关洗澡”为由,把他糊弄走外,日本人始终没有过问此事,倒是催促家属向晋城撤离的命令一个接着一个。这是一个信号,说明日军可能马上就要弃城逃跑。崔永法与贾甲申、卫鲁祥当机立断,决定立即起义。先派马日闹携带一支步枪,三百发子弹到阳北接头,又派王青兰到清林沟找到交道员赵小白,让他迅速通知阳北独立营接应。贾甲申、卫鲁祥深入到士兵中进行动员,崔永法则召集各小队长、班长进行部署。

此时,阳北前线指挥部已接到崔永法之妻王青兰通过赵小白送来的情报,立即指示赵小白返回县城告诉贾、卫、崔三人即刻起义,独立营在东关接应他们。

经过紧张动员,一中队官兵一致表示,誓死追随崔队长投奔八路军。崔永法即命全中队集合,并放出关押在一中队的阎小仓等人随队起义。恰在此时,地下交通员赵小白赶来,传达了阳北指挥部的指示,崔永法等人随即带全队向东城门出发,由班长李虎虎带本班人员断后掩护。当队伍行至大队部前,被大队副宋福来看见。这个铁杆汉奸上前质问崔永法去干什么,崔随口答了一句“抓差”,带着队伍急速前行。到达东城门时,守门的两个日军哨兵齐声喝问:“什么的干活。”崔永法又答:“奉太君命令,出城抓八路的干活。”日哨兵信以为真,打开了城门,起义队伍从容出城。李虎虎看到队伍出城后,转身带着全班人员从东城墙地洞钻出城外。

崔永法离开以后,狡猾多疑的宋福来越想越不对劲,急忙回到大队部打电话,向日军红部报告二中队形迹可疑,有反叛现象,要求红部派兵拦截。放下电话,宋福来等不及和日军会合,先带了两个通信兵出城追赶。宋福来穿着大马靴跑不快,反而落在通信兵后面。待他赶到东关桥边,先追来的两个手下已被一中队裹胁其中,动弹不得。桥头架着机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宋福来不敢再追,躲在墙角边喊道:“崔队长,你们吃皇军饭、穿皇军衣,为什么忘恩负义,连招呼也不打就走?你们投奔八路,升不了官,发不了财,有什么好处?你们快回来吧,只要你们回到皇军身边,我保证不让皇军追究你们的责任,并让皇军给弟兄们加三个月的薪。我还可以保举崔队长官升三级。”看到宋福来装腔作势的样子,有的弟兄要开枪打死他,被崔永法拦住了。崔永法大声对宋福来说:“宋大队,我们共事一场,兄弟我就不难为你了。请你回去转告日本人,姓崔的从今天起,就不再做他小日本的走狗了,而是要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也奉劝你,小鬼子气数已尽,不要再跟着他们卖命了。只要你能和我们一起走,我保证抗日政府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家人。”宋福来劝说无效,反而被崔永法将了一军,又气又无奈,只好返回城内,去往红部向坂本报告。

逼退宋福来后,起义部队顺着黄泉沟向赵庄岭方向撤退。刚进入黄泉沟,身后就响起激烈的枪声,是日军追来了。崔永法果断命令队伍就地摆开阵势阻击。小鬼子痛恨崔永法反水,进攻的炮火非常猛烈。双方交火之际,黄泉沟的山头上响起了枪声,这是先前撤退的李凤岐带着独立营增援来了。只听李凤岐高喊:“崔队长,你带着弟兄们先退吧,这里有咱们的队伍掩护你们。”崔永法看到李凤岐如约来援,心中大喜,他把手枪一挥,命令道:“撤!”起义官兵伏身而起,交替掩护着撤出战斗。

起义部队经阳高泉、赵庄岭,翻山而下,涉过芦苇河,于近午时分到达阳北的义城村南山上,李虎虎也带本班队员经山头岭、高楼张庄赶到会合。至此,李凤岐、贾甲申、卫鲁祥等人经过长期的策反努力,加上外线的有力配合,终于使崔永法等百余名伪军官兵举义成功,回归到革命阵营。

当天晚上,阳北独立营政委陆达,指挥李平山,教导员叶桂生等首长,在义城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大会。陆达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以崔永法队长为首的警备一中队,和二中队部分官兵,在阳城即将解放的关键时刻,断然举行起义,调转枪口打日本鬼子,说明了你们不愧是中国人,不愧是中华子孙。对于你们的归来,共产党、八路军欢迎你们,全县的老百姓欢迎你们。只要我们所有的中国人,都能象一中队官兵这样,不分党派,不分民族,不分先后,团结一致,共御外侮,我们就一定能光复河山,一定能把小鬼子赶出中国。”陆达的讲话,使每一个起义人员都感到非常亲切,非常温暖。

欢迎大会过后,县政府将起义官兵分到老百姓的家中吃派饭。乡亲们象对自己的亲人一样,拿出最好的食物,可着让他们吃。吃完饭,又敲锣打鼓,把他们送出村外。这些曾经跟着日本鬼子烧杀抢掠的黑狗子,看到乡亲们对他们如此热情,心里百感交集,人人脸上挂着不知是喜是痛的泪花。

起义队伍离开义城村,开到阳北县政府临时驻地窑掌村,在这里接受整编。全体官兵被编为阳北抗日独立营第二连,由崔永法任连长,李凤岐任副连长,贾甲申任指导员。第二天,这支新生的人民武装就投入到解放阳城的战斗中。

(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