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根据地欢庆胜利  民兵队奉命远征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6-03 22:11作者:吴军雄来源:晋城党史网

阳城全境解放的巨大胜利,使全县乡村连日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大宁村的乡亲们更是人人奔走相告,个个欢欣鼓舞,往年只有在正月十五才举办的跑旱船、踩高跷、舞狮子、闹花灯等红火节目,在这个时候都搬出了。村里男女老少像过节一样,走出家门,走上街头,参与到这庆祝胜利的洪流中。到处是手舞足蹈的人群,到处是不绝于耳的欢歌笑语,到处是震耳欲聋的锣鼓声、鞭炮声和“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抗日民主政府万岁”的口号声。人们把最好的衣服穿戴起来,忘情地欢度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是啊,小日本像一块大石板,在人们头上整整压了八年,如今,这块石板被搬掉了,人们有理由载歌载舞,有兴致放声高唱,有必要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自己无比高兴的心情。

五月初,鉴于阳城全境解放,中共太岳地委决定撤消阳南、阳北两县建制,统一阳城县称,重新组建了阳城党政机关,原阳南县委书记王竞成任阳城县委书记,原阳北县委书记陆达任阳城县委副书记,太岳四专区副专员刘裕民兼任阳城县长。原阳南阳北所属的行政区域统一归并,设为六个大区。大宁村由原来的阳北二区重新划归到刘村五区。同时,随着全县成为解放区,大宁村的许多骨干又被选拔出去。支部书记何象立被调任五区组织委员,稍后又担任了二区分委书记,支部书记一职由刘补魁接任。

小日本被打跑了,人们再也不用东躲西藏、担惊受怕了。再也不怕被抓夫逼差、勒索钱粮了。再也不必担心被烧杀抢掠了。那么,接下来,该干什么呢?这时候,许多人就盘算着起房盖屋,伺弄庄稼,经商兴业,实实在在享受抗战胜利的果实。于是,昔日全民皆兵、壁垒森严的抗日模范村,出现了铸剑为犁的升平景象。四月天气,正是百事待举的季节。有的人忙着整修被日本人烧得呲牙咧嘴的房屋,有的人在自己的房前屋后修剪果树,搭建猪圈鸡窝。有的翻出多时不用的农具在细心修理。有的牵驴赶牛在河滩上放牧,还有的早早就扛着镢头上山垦荒开田。久违了的农家气氛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中来。

安稳的日子没过多久,一个新的任务就出现在人们面前。五月的最后一天,五区通讯员骑马把一封紧急公文送到新任支部书记刘补魁手中。刘补魁打开一看,是阳城县武委会关于建立民兵轮炸队的命令。命令说:为配合主力部队对日寇进行最后反攻,要求各区村派出武装民兵,成立一支野战民兵轮炸队,配合四分区主力部队,解放周边尚未解放的垣曲、济源、孟县、王屋、沁阳、闻喜等县。具体抽调大宁村民兵为五人。

“轮炸队是什么意思?”刘补魁问。

通信员说:“我也不清楚。我听首长们议论,好象是说民兵最拿手的作战武器是地雷和手榴弹,一炸一个响,一炸一大片,威力强,杀伤力大,所以把出征队伍定名为轮炸队。轮的意思是说,不止这一次要派人出去,以后还要有多次。”

刘补魁点点头:“我明白了。”

在刘补魁看来,大宁村的民兵虽然不能和正规部队相比,但在与日寇的斗争中,也是身经百战,个个称得上顶呱呱的钢铁好汉。无论把哪个人拉出去,都是上山敢打虎、下海能擒龙的无畏勇士。因此,他满有把握的认为,只要把民兵队集合起来,把命令一宣布,肯定是个个争,人人抢,都想出去露露脸、显显身手。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当把队伍集中到大庙,宣布了武委会的命令后,竟没有一个人吭声。他以为大家没听清,又加重语气说道:“县里和区上让咱们村出五个人,参加民兵轮炸队,谁愿意去,举手报名。”仍然是无人应声。刘补魁火了,大声呵斥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打了几年仗,就把你们打怕了么?我原想,咱大宁民兵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干何事情,都是抢在人前,不落人后,谁知,刚把日本鬼子赶出阳城,还没赶出中国,还需要我们继续战斗,你们就犯了软蛋,一个个变成了松包,真给大宁村丢人。你们不愿意去,我去。大不了豁出这一百多斤,有什么了不起。”

正在刘补魁雷霆霹雳训斥之际,从门外踱进一个穿灰布军装的人。众人一看,这不是张健民吗?

张健民怎么此时出现在这里?原来,自一九四四年四月起,张健民就离开了敌工站,参加了太岳区党委的整风学习。结束以后,他被调到区党委机关给聂真书记当秘书,没多久又担任了秘书科长。阳城解放后,从四地委和四专署划出,成为太岳区的直属县,并成为太岳区党委和太岳行署的所在地。张健民随从区党委机关,又回到阳城工作。他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家乡,也听说了栗顺兴牺牲的消息。把工作安顿好,他就向区党委领导请假,急切的赶了回来。一进村,他就直奔村公所大庙,想先和新任的村里领导聊一聊,然后再去看望栗顺兴的家属,没想到,一进庙门,就碰见刘补魁在那儿气势汹汹的冲着众人发火。

张健民是大宁村的建党元老,在芦苇河一带有口皆碑,尤其是村中老少将之敬若天神。他一出现,庙里众人都向他欢呼问好。刘补魁心想:“不好,自己刚才那种愣头青的表现肯定被这位老革命看见了,免不了要挨一顿批评。”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恭恭敬敬的向张健民说:“四叔,你回来得正好。快帮我收拾收拾这帮松包软蛋。”张健民问:“补魁,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当了支部书记,就架子大了,动不动就开口训人?”刘补魁分辨道:“四叔,不是的。今天一早,区上来了公文,说是县武委会命令成立轮炸队,让咱村出五人,参加解放垣曲、济源等县的战斗。可我好说歹说,没有一个人愿意报名。所以才向他们发了火。”张健民点点头:“原来如此。你把队伍召集起来,我跟大家说几句话。”刘补魁一听张健民要讲话,忙不迭的站到台阶上喊道:“重新整队,听老革命为咱们作指示。”民兵们迅速打起精神排成整齐的队列。

张健民很随意的往队前一站,以拉家常的口气说道:“这次回到村里,看到变化很大,我很高兴。打走了日本鬼子后,乡亲们立即开始了重建家园,村里一片生气,大家盼望多年的梦想实现了。但是,我弄不明白,为什么县里组织轮炸队,大家都不愿去。我想听听大家的心里话。”

看到张健民一副亲切随和的样子,民兵们都放开了拘谨。有的说:“四叔,我们不是不想去,咱们阳城的鬼子已经赶跑了,其它地方的鬼子,应该由他们自己赶,凭什么要让我们去帮他们?”有的说:“四伯,你刚才表扬我们重建家园搞的好。我们就是想老老实实的当个农民,顾好自己的老婆孩子,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哪儿咱也不想去了。”其他人也都附和着说:“就是,就是。”

听了这些话,张健民向刘补魁说:“小子,听出毛病了没有?没弄清思想就先训斥,能说服了人吗?”刘补魁脸一红:“四叔批评得对,那你就给大伙指点指点吧。”

张健民转过身,朗声说道:“同志们,我们大宁村人民,具有反抗阶级压迫和异族侵凌的光荣传统。多年来,我们在土豪劣绅的欺压下没有屈服,在日本鬼子的野蛮占领下也没有屈服,使我们村成为阳北的一个坚强堡垒,一面光辉旗帜。特别是在解放阳城的战斗中,我们村的民兵和群众身手不凡,表现不俗,很好地完成了上级下达的任务。我作为一个老布尔什维克,向你们,向全体乡亲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说到这儿,张健民向民兵们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引来大家热烈的掌声。

张健民继续说道:“刚才,我一进门,看到咱们的村书记刘补魁同志向大家发火,我批评了他。我问他为什么发火,他说,上级派咱们去几个民兵参加解放周边县城的战斗,大家都不愿意去,所以才急了眼。我又听了刚才几位民兵同志的发言,才弄清大家不愿去的原因,一是认为其它地方的敌人,应该让当地自己打,咱犯不着去帮助他们。二是认为现在革命成功了,应该好好的关起门过自己的小日子了。大家是不是这么想的呀?”

民兵们七嘴八舌的回答:“是的,我们心里就这么想的。”

张健民的表情严肃起来了。他说:“这两个想法对不对呢?我认为,有对的地方,也有不对的地方。对的地方是,我们共产党领导人民干革命,就是为了消灭骑在人民头上的恶霸坏蛋,反动势力,让人民安居乐业,过上安定幸福的生活。不对的地方是,现在全国还没有解放,大家就盲目乐观,不思进取,停顿起来,不愿继续进行艰苦的斗争。这是一种眼光短浅的表现。”

与刘补魁相比,张健民所讲的其实也是一种批评,但民兵们感到他的批评有说服力,有震撼力,能够理解和接受,于是都屏声静气的听他讲话。

“经过全县军民的共同努力,我们阳城已全部光复,这是事实。但是,能不能说,革命就已彻底成功,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呢?不能!因为,万恶的日本侵略者还在死硬顽抗,许多地方的同胞还在日寇的铁蹄下流血呻吟。已经取得胜利的地方,不能眼看着我们的同胞忍受鬼子的疯狂屠杀而不去施以援手,而应该义无返顾的投身到全国性的大反攻中,勇敢的投入到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把这些残无人性的疯狗们彻底消灭。所以,鉴于当前形势,我想问一问大家,我们手中的武器,这时候能不能放下?”

“不能!坚决不能!”民兵们一齐发出怒吼。

张健民趁机进一步因势利导:“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事业,从根本上来说,就是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解放事业。这个事业不是一省、一县、一区、一村的事,更不是一家一户的事,它需要受压迫、受剥削的劳苦大众之间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为什么日本帝国主义进攻中国八年了,没有站住脚?除了全国军民的殊死抵抗以外,许多苏联人、美国人、英国人等国际友人以及日本反战人士,都加入到了我们的队伍中来。再拿我们阳城解放来看,全县人民固然付出了巨大牺牲,但是,没有太岳支队入阳,没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批党员、干部和战士来支援我们,我们能这么快就把日本人赶跑吗?那些许许多多来到阳城的同志,难道他们就没有父母兄弟,妻儿老小,他们就没有家庭拖累,就不知道享受幸福吗?不是,是因为他们有远大的胸怀,宽阔的眼光。他们懂得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他们有理想,有追求,许多人为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把自己的鲜血洒在了我们这里,把自己的生命牺牲在我们这里。和这些同志相比,大家刚才的想法是不是太狭隘了?我们自己胜利了,就想歇下来享清福,不愿去支援别的地区的同胞尽快解放,这种思想能要得吗?”

张健民这番有理有据的长篇大论,强烈的打动了民兵们的心。有个人喊道:“四叔,我们知道错了。请村里下命令吧,指到哪我们打到哪,决不当孬种。”其它人也都纷纷举手道:“报上我,报上我,我愿意参加轮炸队。”

看到众人的情绪上了正路,刘补魁对张健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感动的说:“四叔,你不愧为老革命。说出的话大伙就是爱听。要不是你,今天这事真不好办。”

张健民说:“无论任何事,首先要把人的思想做通。思想不通,你硬逼着他去干,也不见得能干好。”刘补魁说:“通过这件事,四叔对我的启发很大。今后遇到事情,我一定要多动脑子,注重解决思想问题,用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就不会再出差错了。”

这年六月,大宁民兵参加轮炸队(不久改为轮战队)的人,由当初指定的五个,增加为一个排。首批参战人员有:谭天兴、张天六、孙福兴、王积积、卫书贵、王小金、刘荣胜、王虎明、郭金林、白庆和、王书瑞、梁万恒、白双喜、郭芒芒、凌天义、赵天乙、原来兴、郭天胜、郭永瑞等二十六人。

正式出发时,出征民兵全部身穿军装,佩带臂章,像正规军一样威风。村里给他们披红戴花,八音会敲锣打鼓,村剧团扭着秧歌,村民扶老携幼,夹道欢送,一直送至五区驻地刘村,由此开始了历时四年的远征。


记不得是第几次出征了。这天,编在一三一团一营的大宁野战民兵排,在教导员芦零率领下,进驻豫西宜阳县石陵镇,准备第二天在这里开展夏屯工作。

这时,已是一九四八年的六月,也是轮战民兵第三次征战豫西。四五年七月,大宁民兵就奔赴这里,与太岳部队并肩作战,将日本鬼子从这里赶了出去。四七年六月,为策应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大宁民兵跟随陈谢大军,强渡黄河,将盘踞豫西的国民党势力驱逐出去,为刘邓大军开辟了前进的道路。但是,由于国民党的苦心经营,其残余势力仍十分强大,对新解放区的威胁和破坏非常严重。有基于此,上级又于四八年四月,命令大宁民兵组成一个排,随主力一三一团三战豫西。此次参战民兵二十七人,分编在一三一团一营十七、十八连,潭天兴任副连长,刘留保任排长,赵天乙任机枪班长,凌天义为机枪手,王书瑞为司号员。这次远征历时四个月,经历大小战斗二十八次,歼敌一千余人,开辟了洛阳、寅阳、孟津、巩县、偃师五个新区。出征宜阳,是第三次征战豫西的最后一战。

连年频繁出征,天天行军打仗,对民兵们来说已成了家常便饭。经过战火的陶冶和磨练,在大家身上曾经存在的狭隘的小农意识,对战争的恐惧心理,已一点点消失。代之而来的,是从容、自信、坚定、勇敢,还有开朗、豁达、乐观。来到石陵镇后,刚把住地安顿好,谭天兴、刘留保、赵天乙、凌天义等连部的几个人,就凑在一起,地北天南的聊开了。

谭天兴问凌天义:“老弟,出来这么长了,想不想家?”

凌天义笑了一下:“要说想家么,有那么一点。可也不是太想。跟着咱们的部队打仗,觉得太过瘾了。机枪一响,大炮一轰,一排排敌人就像割韭菜似的倒下一片。冲锋号一吹,红旗一举,咱们的人就像潮水一样涌到城头。过去和日本鬼子打,大都是东放一枪,西响一炮,从来没有现在这样解气、痛快,我还真愿意跟着主力部队,再打几年漂亮仗。”

说到这里,凌天义问道:“老谭,咱们究竟出来了多少次,你能记得吗?”

谭天兴道:“出来的太多了,一下子还真数不过来。”

凌天义说道:“我还能记个大概。”说着搬起指头数道:

“四五年六月,出征垣曲,和咱四分区主力一起打鬼子,保卫当地群众夏收。

“七月,到孟县的榆寺,参加镇守黄河河防,阻击北犯的国民党军。

“八月,参加解放济源、孟县的战斗。

“九月,参加上党战役,反击阎军对上党地区的进攻。我们村的民兵配属太岳纵队二十团,先后参加了收复长子县城、围城打援、追歼逃敌的战斗。

“十月,奉命看管从豫北战场转过来的国民党俘虏。把教育好的俘虏转往洪洞县补充野战军。同月下旬,配合太岳纵队,出征晋南的霍县、赵城、曲沃、翼城、浮山、候马、闻喜、绛县等地,打击残留日伪、地方反动武装和政治土匪、特务,开辟这些新收复地区开展工作。这一家伙,就到了年底。”

谭天兴说:“看起来你还挺有心计,把咱们经过的事都记得这么清楚。不过,后来的事情我也印象很深。”说着,也搬起指头数开了:

“四六年七月,咱村民兵出征豫北,配合主力部队反击国民党对太岳、豫北地区的进攻。

“九月,出动民兵、民工数十人,到翼城甘泉抢运军粮。那时,全县就有一万多人参加。硬是靠着一条扁担,两个肩膀,把二百万斤粮食运回阳城,避免了这批粮食被阎军抢夺。在甘泉担粮时,许多人的肩膀和脚掌被磨得流浓滴血,钻心的疼,可是没有一个人撂挑子。

“十一月,我们出征晋南,参加解放垣曲的战斗。随后,又转战绛县、翼城等地,阻击、迟滞、迷惑敌人,掩护交通,与当地群众一起拆城破路,挖战壕,送弹药,部队首长直夸我们的战勤工作搞得好。

“四七年三月,我们出动一个排,编入太岳人民野战军,参加晋南战役和运城战役,一直到年底。在八、九个月的时间里,咱村的人分成两路,一路转战晋南,参与了攻克夏县、闻喜、绛县、解县、、稷山、河津、万县、荣河等县的战斗。特别是三次运城攻坚战,我们一次不拉都参加了;另一路转战晋中,沿路攻克了浮山、介休、灵石、太谷、榆次,扫清了太原外围。”

刘留保插话道:“在晋南反击战中,咱们阳城还组织了民工支前大队,下设四个中队,中队长全都是咱们大宁籍干部担任。其中,何像立任第一中队长,郭维仁任第二中队长,琚天贵任第三中队长,张仲荃任第四中队长,可给咱村争足了脸。”

谭天兴接着说道:“最过瘾的是去年,记得是六月吧,我们村出动三十多人,跟随陈赓、谢富治兵团,强渡黄河,进军豫西,策应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那个仗打的呀,真是、真是,怎么说呢,反正是尸山血海,一辈子也忘不了。”说到这里,谭天兴感叹得直摇头。

谭天兴说的这次战役,就是第二次豫西战役。一九四七年六月,刘邓大军千里跃进,挺进大别山,揭开了战略反攻的序幕。为配合刘邓大军,大宁民兵奉命组成一个排,随陈谢兵团从太岳区向豫西出击。此次出征历时半年,民兵们跟随主力部队,在北控陇海线西段、西沿平汉线的广大区域内,连续出击,往复作战,足迹所到之处有新安、碾池、陕县、灵宝、宜阳、伊川、洛宁、卢氏、登封、临汝、禹县、宝丰、鲁山、叶县、舞阳、西平、遂平、驻马店、沙河店、确山、长台关、南召、方城、沁阳、西峡、浙川、邓县、内乡、马山口、镇平、宛城、富县、白土岗等三十多个城镇。

刘留保说:“二打豫西时,咱们的力量就变得很强大了。打起蒋该死的军队,简直就是秋风扫落叶,太解气了。光咱们亲手俘虏的敌军官兵就差不多二百人。”

凌天义道:“我记得打下陕县时,在俘虏中发现两个人,一个是在警备二中队当过中队长的苗云章。这家伙是日本人的走狗,阳城一解放,他又投靠了刮民党,没想到还是没逃出我们的手掌。这家伙作恶太多,在场的民兵民工差点吃了他,被咱部队制止了。不过,没用多久,政府就将他公审枪毙了,也算是罪有应得。另一个你们记得是谁吧,说是天仙妙道的什么小朝廷,叫尹长春。这也是一个坏透了的家伙,据说光霸占民女做老婆就有二十多个。县里没有枪毙他,而是让他回去改造。我觉得太便宜他了。要依我,一刀砍下他那颗猪头就算了,还让他活那么逍遥干什么?”

谭天兴说:“这是政府的事,与咱们没关系。我倒是一直惦记着缴获的那些好枪支。尤其是那么多的美式卡宾枪、冲锋枪,可比咱那鸟枪土炮强多了,甚至比小鬼子的三八大盖都好使一百倍。但上级不让咱拿,让交到部队统一保存。当时,我意见很大。不过,上级说话还算数,不多久就给咱里里外外换成一色新。我估算了一下,部队赠给咱县野战民兵的东西有这么多:步枪,五百八十多支;手枪,二十多支;轻机枪,二十五挺;手提机枪,四挺;迫击炮,一门;小炮,五门;子弹,两万多发;手榴弹,四百多颗;电话机,十部,战马,三十多匹。”说到这里,潭天兴拍拍腰间的手枪,又拍拍凌天义手中的机枪,接着,拿起司号员王书瑞的冲锋枪,爱不释手地抚摸了半天,然后又道:“咱们现在可真是鸟枪换炮了,什么小日本,刮民党,咱统统不怕他们了。”

刘留保说:“二次出征豫西,不光有咱们民兵,全县还出动了一千七百个民工支前。担任支前司令员兼政委的,就是咱村张家的老四张健民,据说是他主动向县委要求的。这个张健民确实不简单。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带了那么多人,每天跟着部队,在枪林弹雨底下挖战壕,修工事,抬担架,救伤员,运弹药,送粮草,楞是没死一个人。在西平县,国民党的飞机对支前民工队伍俯冲扫射,把张健民骑的枣红马后腿都打断了,与他不远的一个连长的坐骑也中了弹,并引燃了马背上的黄色炸药,马都烧死了,张健民却安然无恙,真够命大的。”

潭天兴道:“咱村人不都说嘛,张健民是文曲星下凡,他大难不死,肯定是有神灵护佑。不过,不光是张健民,现在咱村那一个人不是能征惯战?我粗略估算了一下,咱村十八岁往上,五十岁往下,就有四百来号人出来打过仗,支过前,足足占了总人口的一半多。”说着,就习惯性地搬起指头数划:“三五个人的不说,光二十个以上的,我记得就有七、八次。出征垣曲,有我,张天录,孙福兴,王积积,卫书贵,王小金,刘荣胜,王虎明,郭金林,白庆和,梁万恒,白双喜,郭芒芒,原来兴,郭永瑞,加上书瑞、天义、天乙你们三个人,共是二十六人。

“晋南和晋中战役,除了我们原班人马参战,村里还出了一批支前民工,我记得有琚卯瑞、刘福创、原栓成、刘马和、刘元元、刘天顺、原银贵、王润管、郭聚财、王海生、吴贵成、王栓太、郭随保、王小五、王来管、白小羊、王庆生、王引富、邢德保、张更有、王银太、吴润保、刘得胜、王祥祥,共是二十四人。

“二进豫西时,咱村参加人员有:刘留胜、王随和、董修启、郭来财、梁法山、白小锁、白来义、白仁义、王法绪、张振家、郭金林、郭进华、郭进保、孙国兴、王引屯、王福头、王小金、王小庆、王宗福、王学明、赵更胜、赵末管、王呆柱、刘书和、王群土、王都全、王娄娄、梁万章共三十人。那一次,是梁万章领队,他担任排长。

“这次打豫西,除了咱们在座的五人,还有张天录,李全管,刘堆金,郭芒芒,王虎明,何来虎,王积积,王小金,郭天六,原来兴,这几个都在咱十七连。还有十几个人编在十八连。总起来又是二十多人,而且大部分都出来了好几次,算得上老战士了。”

半天没有吭气的赵天乙忽然说道:“老谭,你数的不对,还拉了两个人。”

谭天兴问:“把谁拉了?”

赵天乙说:“张更旺和郭天胜,他们俩也编在远征民兵中。出征前,在马寨村进行爆破训练时牺牲了。”

谭天兴叹口气说:“这是两个好兄弟,对他们的死,我怎么能忘记呢?这两个兄弟的牺牲,是咱们的很大损失,要不,咱不是多了两个能打能拼的虎将吗?眼看全国就要解放了,他们却献出了生命,看不到胜利的那一天了,多可惜呀。”说完又连连摇头。

最年轻的王书瑞看到几个人都很伤感,连忙给大家调节气氛。他说:“各位前辈,你们不要太伤心了。咱们村虽然牺牲了几个人,可是,大多数人经过战争的考验,都成了英雄好汉,是我们年轻人学习的榜样。”

听了书瑞的话,刘留保也大发感慨:“这人啊,真是不可思议。日本人刚进来的时候,人们都是那么胆小。一个村子千把号人,可是哪怕去上一个鬼子,在村边放上几枪,就把全村人吓得四处乱窜。到后来,人还是原来的人,这才几年功夫,大家的胆子就练出来了。看见日本人手就痒痒,恨不得冲上去把小鬼子的脖子扭断。日本人走了后,国民党反过手来打内战,号称八百万大军。咱们这边人数少,武器也差,就这,我们打起他来,也跟切菜砍西瓜一样,每天滚在死人堆里,也不觉得害怕。”

谭天兴说:“人都是炼出来的。再好的钢,不经过淬火,也是一块废铁。再有本事的人,不经过锻炼,也是稀松平常。想想我们,过去庄稼汉一个,现在能扛枪打仗,这都是敌人逼出来的,也是共产党教育出来的。在中国,还是共产党、毛主席了不起啊。楞是把全国的老百姓都鼓动起来,把胆小鬼变成了英雄汉。”

赵天乙说:“刚开始成立轮战队时,大家都不太愿意去。刘补魁那么劈头盖脸的训人,我还对他有些不满。张健民做了工作,才都不说什么了。现在想起来,还是咱们的农民习气太重,眼光不远,离不开那三间小屋。我现在已经想通了。只有把小鬼子赶跑,把老蒋打垮,咱们的小日子才能过得安稳。看眼下光景,老蒋虽然人多,但没有民心,不经打。再有三二年,怕就撑不住了。到那时候,咱们再回去好好的经营经营咱的小家庭,多生几个大胖小子,长大了,好好给他们吹吹咱们东荡西杀的故事,让他们接上咱们的班。敌人再敢来,就靠他们去冲锋陷阵,咱们在后方享清福。”

谭天兴笑笑:“这小子,肚子里的道道还不少。”

说话间,一个人掀帘走进屋里,大家一看,是教导员芦零。芦零原任峪北民兵连长,是阳北县的抗日英雄,后调到五区武委会工作。在抗日斗争中,由于大宁村和峪北村经常联防作战,彼此关系很熟。这几年外出远征,芦零几乎都是五区带队领导,和大宁民兵的关系很好,大家也对他很尊敬。民兵们住下后,他按老习惯挨着查看,听见屋里说话,就走了进来。

芦零进门问道:“你们几个人不休息,聚在一起嚷嚷什么?”

谭天兴说:“老芦,成天打仗,连屁也顾不得放,好容易今天晚上有点时间,弟兄们心里有话,就自动凑过来瞎聊一阵。”

芦零说:“咱们这是短暂休整,明天又要行动,你们快去睡觉。不要唠得太疲倦了,明天跟不上,看我收拾你们。”说着转身要走。

谭天兴说:“老芦,我们什么时候掉过趟?你不要端教导员架子了,过来和弟兄们说一阵话。”

芦零说:“天不早了,都去睡觉,找机会再聊。”

谭天兴做个鬼脸说:“老芦,你可要当心哪,咱今晚住的地方不大吉利。”

芦零停住脚步,转身问:“此话怎讲?”

谭天兴说:“这个地方叫石陵镇。你叫芦零,用老百姓的话说,这是将犯地名。石陵,即失零也。”

芦零说:“瞎扯淡,咱共产党不信这个。”说完径自回去休息。

不料,谭天兴的一句戏言竟成谶语。

午夜时分,宜阳县的国民党残余势力纠集五百多名土匪,一千多名黄枪会众,偷袭了石陵镇十七连住地。

敌人先摸掉哨兵,然后在内奸指引下,进到芦零住处,趁芦零酣睡之际,用长矛刺入芦零左肋部。芦零大叫一声醒来,立即用手握住长矛,将敌人推翻在地。

这时,住在一个院内的大宁民兵、十七连通讯员白铁帽被芦零叫声惊醒,迅速披衣赶过来。

敌人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迅速隐藏到床下和屋门后面。

白铁帽在外问:“教导员,你怎么了?”

芦零说:“铁帽,敌人偷袭我们,快去叫民兵起来。”

白铁帽答应一声:“是。”转身急奔而去。

偷袭的敌人怕白铁帽报信,立即蜂拥出门追赶白铁帽,将白铁帽乱刀砍死在大门前。

趁敌人追赶白铁帽之际,芦零撕下床单捆好腰部,踉跄着出到门外,想组织民兵抵抗,又被返回的敌人围住。芦零孤身与敌拼杀血战,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

此时,敌人的偷袭行动已被发觉。谭天兴急命司号员王书瑞吹号集合民兵,并集中连部的几条枪猛烈射敌。号声和枪声把分散居住的民兵们惊醒,大家连衣服也顾不得穿,抓起枪光着身子就跑了出来。敌人虽然人多势众,但不过是些乌合之众。在身经百战、手持利器的武装民兵面前,这些喝符念咒、装神弄鬼、头裹红巾、手舞大刀的黄枪会徒,就像风中茅草一样不堪一击。一阵排子枪射出去,顷刻就到下一大片。敌人见偷袭失败,只好吹起牛角号,招呼同伙退出村外。谭天兴等人急忙清点人数,包括芦零和白铁帽在内,有十三名同志不幸遇难,是民兵远征以来损失最大的一次。

第二天,全营民兵集中检讨这次遭敌偷袭的沉痛教训。谭天兴惭愧得直打自己的嘴巴,骂自己这一张臭嘴,不该胡说八道,让教导员白白丢了性命。营长王毓秀说:“芦零同志的牺牲,不是老潭的嘴巴说坏的,关键是在战事比较顺利的情况下,我们的同志产生了轻敌思想,麻痹大意造成的。这个血的教训说明,我们面临的对手决不甘心失败,他们不会放过一切机会进行反扑。任何时候都不能丧失警惕,掉以轻心。必须在战略上蔑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任何时候都不给敌人可乘之机,才能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宜阳归来,中共阳城县委、县政府在烈士陵园召开了隆重的欢迎大会,并为芦零、白铁帽等死难烈士举行了悼念活动。

四八年秋,大宁轮战民兵又奔赴平津、淮海前线,配合人民解放军与蒋介石国民党展开战略决战,于次年二月胜利凯旋。

(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