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李文喜在南下的日子里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7-23 15:56作者:杨珠宝 来源:晋城党史网

(一)

一九四九年春天,太行山绽放的连翘花漫山遍野,满坡披上金装,春意盎然。这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之后,力量大增,中国北方已完全在我军控制之下。蒋介石国民党南京政府企图凭长江天险偏安,不过是痴心妄想。三月五日,毛泽东主席在西柏坡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发出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召,并指出动员五万三千名干部,编成工作队,到即将解放的南方广袤大地开辟新区。

党中央的号召像春风吹拂着大太行。

在陵川县公安局,有一位刚20岁的小伙子,浓眉大眼,异常精灵,他叫李文喜,是平城区杨寨村人。文喜出身贫苦家庭,父亲一辈子给地主扛长工,受尽了欺凌。他在苦水里泡大,对旧社会有着深仇大恨。1945年4月10日陵川解放,人民得到新生,他家分了房子土地,自己读了高小,在村农会担任会计。文喜思想进步,工作干得出色,被村政治主任杨来金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后被平城区委推荐,在县公安局参加工作。

年初,文喜就得到上级要抽调南下干部的消息,即不顾父母同意与否,就报了名。2月,他被批准为“南下干部”。文喜这才把消息告诉父母亲。没想到父母亲十分同意。父亲对他说:“男儿有志走四方,你要为党为祖国为人民立功劳!”

春花烂漫时节,文喜同被抽调的陵川武克、杨春雨、娄和贵、李茂林等67位男儿,在城隍庙背上行装,在县委、政府领导和群众的欢送下,下了太行。  

他们在河北省武安县报了到。4200名太行、太岳子弟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他被分配在第五大队。那时候,文喜高兴得每天曲不离口:

毛主席朱总司令,

本来是南方人,

打过长江到北方。

把我们来解放。

我们要打过长江去,

学习他们好榜样。

部队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整训。大家的生活过得既紧张又活泼,每天早晨,队员闻鸡起舞,出操跑步,上下午学习时事政治,上军事课,演习防空,战地救护,紧急军事行军,晚上组织文艺活动。

文喜和同志们学习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文件和毛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底》、《为人民服务》、《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等文章,以及党的新区城市接管工作条例和土改方针政策等。他黑夜躺下,南下区党委书记冷楚的报告不时在耳边萦绕:“这次南下是我们华北地区干部第四次伟大进军。第一次是抗战初期,工农红军(八路军)来到山西太行山区抗日前哨英勇抗击日本鬼子。第二次是1945年冬天,抗战胜利后,我党从太行太岳抽调大批干部到东北,加强接管工作力量。第三次是太行子弟兵跟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开创革命根据地。第四次就是这次南下。以前我们太行子弟在艰苦的条件下,每次都圆满完成了任务。现在形势大好,国民党军队只有80万人马,而我人民解放军已发展到300多万,解放全中国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我们要打过长江去,要建立新中国,要夺取更大的胜利!”文喜通过学习, 思想觉悟极大提高,知道了人民解放军不但是一支战斗队,还是工作队,要夺取政权,更要学会掌握政权,要经受起各方面的考验。

时局的发展比文喜的想象来得更快。4月24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占领南京。冷楚和宣传部长周壁很快传达了党中央的决定,宣布了南下干部的具体安排意见。第二天,长江支队在一片进军的歌声中,冒雨向南挺进。

南下,南下,

我们的队伍向前进。

肩负着解放全中国的使命,

将红旗插到祖国的海角天涯!


(二)

以后的半年时间里,文喜随着大部队打衡阳,下漳州。10月2日,随军解放了福建省最南部的云霄县。他被分配到县公安局工作。

在那里,他听取了华东局组织部长张鼎丞的《形势和任务》的报告。张部长讲述了我军英勇渡江作战的战况,要求同志们要根据革命斗争的需要,服从组织分配,还谈到这里工作的困难,勉励大家克服困难,做好工作。

的确,云霄县的各方面条件不容乐观,贫穷落后,百废待兴,加之反动势力残余分子的干扰破坏,工作很难开展。这里气候变化异常,不时遭海风袭击。李文喜在身体上、生活上、工作上经受了巨大的考验。

10月4日,他奉命参加了向伪警察局收缴武器弹药的工作。伪警察局局长用一口闽南话弯腰低头向文喜和他的同志们阿谀奉承的神态,让大伙直恶心。那一次,工作队收缴短枪18支,步枪196支,子弹1500余发,像是打了一个大胜仗。

人民政权建立之后,地方暗藏的敌伪匪特受台湾国民党当局之命负隅顽抗,上山隐蔽,搜集情报,为蒋效劳。台湾当局派遣的国民党特务伪团长张镇隆,手下约千余人,有武器装备,设三个大队,在偏僻山村造谣惑众,声称反攻大陆指日可待。他们抢粮抓丁,扩大势力,并用惨无人道的手段,杀害我区干部及农会主席17人。当时,土匪活动十分猖獗,群众人心惶惶,使我党发动群众开展工作困难重重。

遵照上级指示,限期消灭匪特。文喜和他的同志们在县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郑国栋的领导下,以解放军91师73团为主力,加上地方武装及民兵四千余人去深山剿匪。部队响亮提出“五不怕”口号,即不怕爬山,不怕涉水,不怕捕空,不怕疲劳,不怕风雨。郑国栋同志身先士卒,带领同志们日夜奋战。他用巧妙的办法将敌大队长陈清河的得力干将双枪手陈乌金抓获。

文喜对陈乌金突审,政策攻心,耐心教育,终于使陈交代了敌匪枪支的藏匿处。

在一个倾盆大雨的黑夜,文喜和同志们押着陈乌金到梁山玉女峰匪窝,搜缴敌特步枪29支,子弹600余发。使敌特失去了武装,很快土崩瓦解。

1950年6月3日,李文喜得到群众举报,在一个小村的山沟里,发现两名不名身份的嫌疑人,胁迫着一名妇女,看样子不像好人。文喜立即带领5名公安队员,全副武装,赶到山沟,四面包围。他见敌匪正引诱妇女,企图实施强奸,旋即冲上前去大喊:“缴枪不杀!”一匪惊谔之余,向文喜打来一枪。文喜武功高强,低头躲过子弹,一伸掌“啪”地一下,打在敌匪脸上,打得敌人一个咧趄倒在地上,束手就擒。

1951年4月2日,李文喜带2名公安战士,扛一挺轻机枪,解押匪首张会霖到下河后山村张会霖的家中,缴获了步枪12支,子弹3000余发。

文喜和同志们大力宣传我党我军镇压反革命的条例,发动群众检举揭发敌特分子,使敌特无处可藏无路可走,越来越孤立,股匪逐渐化为散匪,许多胁从者纷纷向我党我军缴械投降。公安局对敌特分子600余人举办了六期学习班,采取政策攻心战略,使敌人彻底改变立场,站在人民的一边。此时,国民党特务伪团长张镇隆无处逃身,他和其小弟藏在深山密林里,无吃无喝,奄奄待毙,被我方抓获。土匪特派员潘国珍被群众追得走投无路,终于抓获。匪首何耀南在我方剿匪中,被我公安队员打死。1951年夏天,云霄县人民政府召开万人公判大会,将张、潘二匪首执行枪决,大快人心。云霄县从此治安秩序井然,人民安居乐业。海疆一派升平景象。

南下,南下!

我们的队伍打遍天下,

扫清国民党一切敌特分子,

新中国如红日冉冉升起。


(三)

那时候,李文喜和他的战友们在云霄县大显身手,接管资本主义工商业、邮电、运输,执行人民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执行解放军总部和华东局公布的一切命令和法规,工作做得有声有色,经常受到上级领导的好评。他还经受了香花的考验,始终保持了我党我军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拒绝收受群众礼物,同腐化堕落行为作了坚决的斗争。

后来,李文喜被提升为云霄县公安局股长、政治协理员、第一副局长、局长、县委副书记兼公安局长。再后来,被调到东山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兼公安局长。他把自己的青春和一生献给了南下的解放和建设事业,多次立功受奖,他携家属在福建安家立业,直至离休。

如今,李文喜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回想起当年南下,情景记忆犹新。他喜欢学习,能书法,好写诗。他有一首《南下诗》,其中写道:

南下,南下!

祖国到处是我的家。

为党为国为人民,

骑马扛枪走天涯。

南下,南下!

勇往直前打天下。

青山处处埋忠骨,

肝脑塗地映红霞。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