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鲁南大捷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3-10 00:00

   选择打击目标
  当宿北战役还在进行中,我们就酝酿着组织一次新的战役。我们对新的战役决心的确定,反复进行了十分慎重的考虑。面对当时的战场形势,着眼于战略全局,究竞从哪里打开局面?这是中央军委和战区指挥员都在续密思考的问题。大家密切地注视着形势的发展,曾经设想过多种方案,以求选择下一步有利的作战方向和打击目标。
还在九十月间,陈毅同志就曾经和华中分局的同志多次酝酿过西渡运河,恢复淮北,逼近津浦路及徐州,以调动敌人,寻机歼敌于运动中。在宿北战役结束前一天,我们把这一设想进一步具体化,上报中央军委。恰在此时,军委来电指示:宿北战役结束以后的第二步作战,宜集中主力歼灭鲁南之敌,并相机收复枣庄、峄县、台儿庄,使鲁南获得巩固,然后无顾虑地向南发展。但中央对战区指挥员的意见很尊重,在接到我们建议进入淮北作战的电报后,即复电同意。此时我们亦正在认真地研究领会中央关于在鲁南作战、使鲁南获得巩固的指示精神。
  十二月十九日中午,宿北战役已接近尾声。这时获息,薛岳令整编第七十四师及桂系第七军之第一七一师(同整编旅),由涟水向北进攻,限二十三日攻占沭阳。当时我们认为,如该敌果然按此令北进,势必孤军冒进,有利于我就近转移兵力将其在运动中歼灭。据此,我们决定,除以一部兵力北上攻歼邳县地区之敌外,主力先南下歼灭运动中的敌整编第七十四师。但直到二十三日,该师仍在原地未动,并与第七军、整编第二十八师相衔接,企图等待欧震兵团到齐后,再继续北犯。鉴于敌人密集不易分割,我们立即放弃了歼灭敌整编第七十四师的计划,决定按中央军委的意图,主力回师鲁南,并即报告了中央军委。中央军委迅即再次来电指示,如放弃打整编第七十四师的计划,似宜集中二十五个团的兵力,歼灭鲁南之敌。
  经过这样一个反复酝酿的过程,加深了我们对于在鲁南作战重要性的认识。我们认为,中央军委、毛泽东同志一再指示,要在鲁南作战,使鲁南获得巩固,实际上是指出了在今后的一定时期,山东将是华东的主要战场。如果继宿北战役之后再在鲁南打一个大歼灭战,不仅能打破敌人的包围圈,使山东、华中两路野战军完全会合,而且能为今后在山东作战创造良好的战场条件。鲁南巩固了,以后南下、北上或西进,我军都会取得行动的自由。如果分兵进入淮北,远离后方,不仅需要作好充分准备才能行动,而且不一定能调动进攻鲁南和苏北之敌回援。在这里,我想顺便提一下,当解放战争刚开始时,中央军委曾经设想过南下外线出击的作战方案,但没有付诸实施。在解放战争的第一阶段,我们执行的是中央军委确定的内线歼敌的作战方针。在战争进程中,我军统帅部及高级指挥员,对战局的变化发展往往是做出多种没想,从中选取最优方案,这是很必要的。在解放战争中,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始终纵观全局,经常征求和听取战区指挥员的意见,力求从实际情况出发,及时准确地作出决断,把我军的高度集中统一和充分发挥战区指挥员的主观能动作用,最好地结合起来。这是我军得以克敌制胜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我军指挥关系的优良传统,是我们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本质的生动体现。
  当时,向我鲁南解放区进犯之敌,仍停留于临沂西南地区。这一路敌人的部署是:整编第二十六师之第一六九旅配置于卞庄地区,第四十四旅配置于太子堂地区,师部及第一快速纵队(由第八十旅、中央直属榴弹炮兵第五团及第四团一个营、战车第一团第一营、搜索营、工兵营和汽车团组成)位于两旅之间的马家庄、陈家桥、贾头地区;整编第五十一师主力位于枣庄、齐村及其附近地区,与整编第二十六师相距三十余公里;整编第三十三军之整编第七十七师和整编第五十九师,分别位于四户镇和邳县及其附近地区,与整编第二十六师相距也有三十余公里。此外,兰陵、洪山和长城一带,有敌地方部队驻守。
  针对上述敌情,如何选择打击目标,是定下战役决心的重要问题。选弱敌打,这是我军常用的一条原则。但有时为了迅速改变态势,扭转战局,我们也在有把握或既有一定把握又有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先打强敌。这样的决心也并不少见。这次战役我们就是先报打弱敌冯治安部之整编第五十九师,后来又改为打强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和快速纵队。为什么要确定先打这个强敌呢?正如中央军委在电报中所指示的,整编第二十六师系敌鲁南主力,该师被歼,全局好转;若先打冯治安部,则恐一时不能解决鲁南问题。
  依照上述意图,我们对鲁南战区的地形、民情以及敌我双方兵力兵器对比和战斗力等情况,进行了全面分析研究,一致认为,我军虽有不利因素,但有利条件更多,优势在我军方面。特别是战役一开始即可集中二十七个主力团,打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和快速纵队六个团,兵力四倍半于敌,是绝对优势,可以实现战役上的以多胜少。同时,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和快速纵队虽是强敌,但它孤军突出,态势不利,而且它与冯治安部有矛盾,在它受攻击时,冯部很大可能不会来援。因此,我军有把握取胜。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们定下了集中兵力歼灭鲁南之敌的决心,并随即命令第一纵队、第八师、第一师秘密兼程北上,会同已由鲁中到达鲁南之第九师、第四师一个团,及原在鲁南方向作战之第十师、滨海警备旅和鲁南军区特务团,准备首先歼灭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及第一快速纵队,作为战役的第一阶段;尔后再乘胜扩大战果,直下峄县、台几庄,歼敌整编第三十三军一部或全部。另决定以第二纵队、第六师、第七师、第九纵队及第十三旅,由谭震林同志指挥,在沭阳东西地区进行防御,迟滞敌人北犯,并相机歼其一部。这一决心上报后,立即得到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批准。他们在复电中还强调指出:“鲁南战役关系全局,此战胜利,即使苏北各城全失,亦有办法恢复。”期望我们“打一个比宿北更大的歼灭战”。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指示明确具体,言简意赅,更加坚定了我们对此战必胜的决心。野战军迅速下达了政治工作指示和战役动员口号,对部队进行深入的政治动员。使全体指战员了解此次战役的重大意义及取得胜利的有利条件,号召大家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克服困难,不怕牺牲,加强团结,协同作战,为干脆彻底消灭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和第一快速纵队,为保卫华东解放区而英勇奋战!在强有力的政治工作推动下,中央军委、毛泽东同志的指示精神和野战军的战役决心,化成了广大指战员自觉争取胜利的战斗行动。
紧张的战前准备
  鲁南战役从定下战役决心到战役发起,只有八九天时间,战前准备工作十分紧张。
  战役第一阶段的兵力部署,是在北上途中完成的。在部队接近集结地域前,由陈毅同志主持,召开了各师和纵队负责同志参加的野战军作战会议。会上介绍了敌情,传达了中央军委关于鲁南战役的指示,宣布了野战军的战役决心,进行了具体的作战部署。抗日战争时期,我各主力部队分散坚持抗日游击战争,建方抗日民主根据地,带有地方性。随着从抗日战争向解放战争、从游击战向运动战的过渡,我军已逐步发展成为强大的野战兵团,这是我军发展史上的重要一页。陈毅同志在这次会议上的讲话中特别强调了集中统一指挥的重要性,要求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加强团结,互相学习,密切协同,主动支援。陈毅同志的讲话,对提高认识,统一思想,加强两个野战军的战斗团结,共同夺取胜利,起了重要作用。
  在解放战争期间,几乎在每次大的战役之前都要召开这样的战前会议。会上,分析战争形势和敌我态势,研究战役决心,探讨作战方法,部署后勤保障等等,充分发扬军事民主,统一思想和行动。实践证明,这样做确实好处很大。后来的南麻、临朐一仗没有打好,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战前没有来得及开会研究是重要原因之一。
  为便于指挥,我们决定将参战部队编成左右两个纵队。右纵队以第八师、第九师、第十师、第四师之第十团、滨海警备旅及鲁南军区特务团组成,由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政委向明、鲁南军区政委傅秋涛、副司令员郭化若统一指挥,其任务是攻占敌防御地区左翼诸山地要点,切断敌向峄县、枣庄的退路,并阻击峄县、枣庄之敌的增援。得手后再攻向城,割裂敌第一六九旅与第四十四旅的联系,歼灭傅山口、太子堂地区之第四十四旅。上述任务达成后,再配合左纵队围歼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师部及第一快速纵队。左纵队由陶勇同志所部第一师和叶飞同志所部第一纵队组成,归野战军直接指挥,担负歼灭第一六九旅及第一快速纵队的任务,首先围歼卞庄之敌,同时切断整编第二十六师与整编第三十三军的联系,在右纵队配合下攻歼敌第一六九旅和第一快速纵队。鲁南第三军分区武装,在马头、新村段沿沂河东岸进行防御,保证野战军翼侧安全,维护华中与山东的交通,并以一部兵力和精干民兵,挺进至兰陵、邳县间及兰陵、峄县、台儿庄间,开展游击活动,破坏交通,监视当面敌人的活动。野战军的作战命令规定,各部均应于一九四七年一月一日拂晓前进入指定集结地域,战役发起时间为一月二日二十四时。
  参战部队迅速隐蔽北上。各部队一律夜行晓宿,行军途中,地方武装、民兵和人民群众主动协助我军侦察敌情,封锁消息,为我军当向导、运粮弹……充分发挥了内线作战的优越性,有力地保障了部队的行动。所有参战部队,都利用行军的间隙进行临战训练,着重研究打坦克的方法。一九四七年一月一日拂晓前,各部队都按时到达了指定的地域隐蔽集结,在紧张的战前准备中度过了元旦节日。
  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对两个野战军统一作战非常关心,在战役发起前几个小时,还来电询问我和第一师是否已到鲁南和陈毅等同志率领的山东野战军在一起(因我和第一师走在北上部队的最后),勉励我们要以宿北战役为例,力争大大歼灭战,即每战全部彻底歼灭敌三至四个旅。中央的电报使我们倍觉亲切和深受鼓舞。陈毅同志和我立即联名向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报告,说明我们已于十二月二十九日会合在一起,共同指挥这次作战,第一师已经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