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黄二将军与町店战斗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6-24 00:00作者:卢剑锋 郑天佑  图片:张敏来源:原创

   编者按:芦苇河四季流淌,弹唱着一支永恒的歌;青龙山松柏长青,告慰着逝去的革命英灵,半个多世纪前的町店战斗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坚定了全国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谱写了老区人民坚贞不屈,抗日反顽的赞歌。重温这段历史,以此告慰英灵、激励后人、展望未来。编者:韩玉芳
                 
   1938年7月初,正值全民抗战一周年到来之际,八路军115师344旅主力部队在阳城县敌后军民密切配合下,于该县町店地区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全歼日军一个机械化联队,这就是著名的町店战斗,指挥这场战斗的是徐海东和黄克诚二位将军。
   町店地区位于阳城县城以北10公里,地处太岳山南麓,芦苇河穿境而过,其间数10里河谷地带、蜿蜒曲折,犹如天然大口袋。河的北岸是一条古老的驿道,东出太行,西连中条,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战国时期的长平之战,南宋时期的梁山好汉,明朝时期的闯王起义,都在这里留下了许多传奇故事,当地群众至今耳熟能详。
   1938年初,日军沿同蒲路南下占领晋南及豫北诸城以后,疯狂进行烧杀掠抢。5、6月间,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率部与戎伍胜等人率领的山西抗日决死队三纵队一道,在侯马、曲沃地区奋起抵抗。经过数次战斗,一度拔除了敌人若干护路据点,将一部日军围困在曲沃城内。为了驰援曲沃被围之敌,日军于6月下旬拼凑了6000余人,从豫北返回晋南,向卫立煌部与决死三纵队驻防区的绛县、曲沃一带疯狂进攻。戎伍胜等率部与友军顽强抵抗。日军受挫以后,急调其驻在豫北的25师团北上晋城,欲从古驿道阳城町店地区出击,打通与晋南敌人的联系,救援曲沃城内被困日军。此时,我八路军已粉碎了日寇对晋东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九路围攻。为打破日军这一企图,支援侯马友军作战,八路军115师344旅旅长徐海东,政委黄克诚奉集总命令,率领687团、688团和129师772团及新兵营组成的一个加强支队,冒着酷暑,身负沉重的武器装备,从太行地区出发,靠一双钢铁脚板昼夜兼程,于7月1日跋山涉水赶到町店地区。
   八路军指战员受到中共阳城县委与当地人民群众的热情接待和大力支持。县委派出组织部长胡晓琴、牺盟会王世清、人民武装自卫队朱生荣等,组成支前服务团来到町店,协同当地牺盟会组织和群众,很快妥善地安排了部队的住宿和生活。并按照徐海东旅长的指示和要求,将部队安排在芦苇河沿岸的苏家岭、北庄、柏圪堆、增村、孔家沟、前岭等村庄驻扎。活动在晋豫边地区的八路军晋豫边游击队,亦奉命由司令员唐天际带领两个大队赶赴町店地区参加作战。胡晓琴等根据战斗需要,与当地牺盟会组织各村自卫队积极备战,很快组成了支前队、担架队、运输队等,随时准备支援子弟兵痛歼日寇。同时,自卫队还派出队员站岗放哨、盘查行人,组织邻近地区群众转移撤离,迅速做好了各种准备。栗顺兴、胡锡光、胡锡江等一大批有志报国的青年纷纷请求上阵歼敌,经徐旅长批准,组成了40余人以王守志为队长的参战特别支队。
   7月2日,徐海东旅长、黄克诚政委在旅指挥部驻地苏家岭召开作战会议。参战部队营以上干部及晋豫边游击队司令员唐天际和方升普、李景良、李声炎、庞如霖、阳城县委领导人胡晓琴等也参加了会议。两位首长先做战前动员说,伟大的抗日战争一周年到了,这个战争在东方历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历史上是伟大的。这次伏击战要贯彻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出其不意地歼灭骄横的日军,“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徐海东旅长分析了町店地区的地理形势和部队的思想动态。针对部分干部战士认为这次伏击战有点冒险的思想,他风趣地说:打仗本来就有几分冒险,有些险冒不得,有些险非冒不可。三国时诸葛亮的“空城计”就是在冒险,如果不冒这个险,他就只能做司马懿的俘虏,我们也看不到这出好戏。他还强调指出:日军九路围攻失败以后,更加阴险狡猾了,我们设伏的芦苇河一带属于半山丘陵地带,敌人有可能麻痹。只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抓住战机,就能够打胜这场伏击战,给日寇一个沉重的打击。

   徐海东将军(1900——1970),是我军一位卓越的指挥员,湖北黄陂(今大悟)人。他九岁学烧窑,当了九年“窑花子”,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参加北伐战争,在叶挺的国民革命军34团当兵。在攻打订泗桥,贺胜桥的战斗中,他带一个班冲进敌人的炮兵阵地,打垮了敌人4个连,缴获大炮12门,受到军部通令嘉奖,晋升为少尉排长。1927年任横陂县河口区农民自卫军队长,参加黄麻起义。历任自卫军大队长,区委书记,红军团长、师长、代理政委、红二十八军军长、红十五军团军团长,领导了鄂豫皖、鄂豫陕根据地的反围剿战斗。1932年红军转移川陕边区后,徐海东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的亲属竟达66人,其中近亲27人,远亲39人。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根据地以后,他重建二十五军,并率领红军进行长征,1935年9月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任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同年11月参加了著名的直罗镇战役,取得重大胜利,毛泽东赞誉此役“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1936年徐海东参加红军东征和西征,配合左路军打破了国民党军队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围攻。1937年任八路军115师344旅旅长,参加了平型关战斗和晋东南战役。十年内战期间,他率部打退西北军,消灭了杨虎城的两个旅,活捉其一个师长,为促使杨虎城走向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道路,奠定了基础。1939年到华中前线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员,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毛泽东称赞他是“传奇式的红军将领,神话式的英雄人物,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1955年和栗裕、黄克诚、陈庚等十人被授予大将军衔。
   参加町店伏击战的部队指战员大多是老红军战士,对徐旅长十分信服。因此,徐海东的分析判断很快统一了指战员的思想,大家对打好这次伏击战充满信心。徐海东具体的作战部署是:以687团一、二营占领町店东北制高点,伏击围歼进入町店之敌;该团三营在町店以东十华里的美泉打援,断敌后路;688团于黄崖、东圪堆山口待命,出击芦苇河河套,围歼敌人骑兵;722团一、二营在乌龙沟、义城埋伏机动;晋豫边游击队于刘村附近把守山口,并于黄崖南面山包阻击敌人,堵敌西进之路。当地自卫队在外围,围歼零散逃敌,并负担护卫群众和担架队,运输队的任务。这样就可以把敌人锁在上黄岩至美泉40余华里的河槽内,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埋伏圈,为敌人准备了一块理想的葬身之地。
   与此同时,八路军三个主力团在芦苇河两岸的薛家岭、方山头、仙翁山、紫沙腰、苏家岭、霍山岩、将军腰、松树岭等高地;发动群众在芦苇河边的树沟、柏山、义城、南唐口、富家坪、八里湾、下黄崖、南沟等地,大量修筑工事,把隐蔽工事挖到离大路200米、100米的地方,让部队能隐蔽到敌人的鼻子底下。并规定在所有设伏区内,不准动用工事上的旧土,把踩倒的野草一根根顺风扶起。芦苇河伏击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7月3日晨,日军飞机在町店一带盘旋侦察过后,指挥部马上接到侦察队长张天保的敌情报告:敌25师团一个机械化联队500余人及汽车辎重已渡过沁河,其先头骑兵200余已进入黄崖休息,其余日军即将进至义城、町店。指挥部迅速命令各部在芦苇河西侧高地预设阵地准备战斗。中午时分,敌人首尾先后进入八路军伏击圈内的黄崖、町店、义城等河套地区。时值盛夏,烈日当头,芦苇河岸热得如同烧烤。此时,只有芦苇河水奔流,枝头蝉鸣鸟叫,周围平安无事,敌机侦察不到任何异常情况,敌人先头部队又未遇任何阻碍,大部分日军下河洗澡纳凉。指挥部即刻下达作战命令,顿时芦苇河两岸枪声大作,杀声四起,我军将敌分割、包围在町店、义城、黄崖三个战场,展开了一场短兵相接的殊死恶战。八路军战士同仇敌忾浴血奋战,给敌人以歼灭性的打击。经过激战,日军大部被歼。中午时分,担负打援任务的三营与晋城周村据点东来援点展开白刃血战,迫使敌人未能前进一步。战斗直至黄昏,敌人残部溃退途中,又在汤帝山,沁河渡口,清水磨等地遭到我军民围歼。
   当夜,旅指挥部分析判断:敌人估计我军会立即撤走,必定会组织反扑,遂决定688团和晋豫边游击队在町店附近隐蔽待命,阻击来犯敌人,其余部队虚张声势向北撤退,以此迷惑敌人。果然不出我军所料,7月4日凌晨,日军25师团后续部队数百敌人渡过沁河反扑过来。天刚拂晓,数架敌机在芦苇河两岸上空轮番轰炸、扫射。11时许,日军两辆汽车沿河北岸西行试探,然后返回。见无动静,敌人大部队又向两边山上边开炮进行火力侦察,边向前推进。敌人大队人马行至黄崖、八里湾附近,八路军688团和晋豫边游击队顽强阻击,猛烈的炮火重创敌人,日军30余辆汽车即毁于炮火之中。时至午后,晋南日军一部东进接应,在黄崖遭到阻击后,仓惶收拾残部西窜。

   当天夜里,344旅在苏家岭召开庆功大会,徐、黄两位首长分别讲话表扬嘉奖有功指战员。我军此役共击毙日军811人,打伤920人,俘虏敌人4名,缴获重机枪8挺,轻机枪30挺,步枪934支,掷弹筒111门,八二炮15门,六零炮18门,战马130匹,大刀200余把,击毁敌人汽车30余辆。徐旅长说:“町店伏击战我们胜利了!我们的胜利有力地支援了侯马战场友军作战,再次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抗日战争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我们要坚持全面抗战的方针,坚决执行我党提出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为中华民族的生存而奋斗!”旅首长将部分战利品奖励分发给参战的自卫队、担架队、运输队。对为国捐躯的烈士进行了沉痛的追悼,殷秋生、宋哲、何传州、庄大贵、孙卫青、古家旺、刘玉祥、丁西云、陈玉华、王科等烈士被当地群众安葬在青龙山上。芦苇河四季流淌,青龙山松柏长青,告慰着英灵,教育着后人……
   町店战斗震动了全国,1938年7月15日,重庆《新华日报》以《町店浴血战》为题作了全面报道,国民党的中央通讯社同时编发了町店战斗胜利的消息。町店伏击战是中国人民抗战史上一次成功的战例,建国以后,中国《军事大词典》和《辞海》均把“町店战斗”收编为词条,而町店战斗堪称发生在晋东南地区的平型关战斗,永载我军史册。
   上世纪六十年代,时任山西省副省长的黄克诚将军风尘仆仆来到阳城重访町店战场。黄克诚(1903—1986)是湖南永兴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参加湖南起义。后到井冈山任工农革命军团长,红5军支队政委、红3军团师政委,5军团政治部主任,红3军政治部主任。长征到达陕北后,任红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长。抗日战争时期,黄克诚任八路军115师344旅政委,2、4纵队政委,5纵队司令员兼政委,新四军3师师长兼政委,苏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中共苏北区委书记等职。他曾率部转战晋冀豫、冀鲁豫边区,领导创建苏北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黄克诚率部进军东北,参与创建东北根据地,历任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员兼后勤司令员、政委等职。新中国成立初期,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湖南区军司令员兼政委。1952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总后勤部部长、政委,1955年被授大将军衔,1958年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在1959年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和彭德怀等人一起受到错误批判。1965年被分配到山西省任副省长。1977年以后,任中央军委顾问,中共中央委员,中纪委第二书记等职,1986年12月病故。故地重访,将军触景生情:“町店战斗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忘不了!阳城人民当年抗日反顽的斗争精神,我记忆犹新……”
   1990年12月,中共阳城县委,阳城县人民政府修建的町店战斗纪念碑正式落成,以此怀念长眠于此的革命英烈,昭示老区人民继往开来,建设美好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