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鲁阁的老兵泪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8-05 17:32作者:黄平顺来源:晋城党史网

长春祠,位于台湾花莲县太鲁阁峡谷入口不远处,是太鲁阁公园内的一处景点,为纪念筑路殉难者而建造,祠内供奉着中横公路施工中212位罹难老兵的亡灵,整个设计充满着对生命的尊重与祈福。

唐代风格的长春祠,依地势嵌入在山壁间,立于断崖下,精巧而庄严。太鲁阁主峰上的两股清泉,形成一道飞瀑自山麓石壁间盛涌而出,直泻而下,终年不息,形成“长春飞瀑”,是台湾太鲁阁公园的一处盛景。

飞瀑下泄时分为两股,奔腾而泻,犹如两条气势雄伟的蛟龙,故名双股瀑,淙淙奔流向下,导游深情地说,这是老兵两行辛酸的眼泪,是那些葬身此地的老兵们冤魂的控诉,长年不息诉说着上世纪五十年代来此开山凿路的老兵的伤痛。

1949年新中国诞生之际,国民党几十万军队退居台湾,随军而去的还有大批家眷,以及对新政权心存疑惧的逃难者。一场突如其来的撤退,制造了中国几百年来规模最大、最集中的移民潮,也酿成了海峡两岸的人间悲剧。

台湾迎来了百万漂泊的心灵,而大陆则留下了百万支离破碎的家庭。在这两百万人中,大多都是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国民党官兵,他们几乎都是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仓促抛妻别子离开高堂,漂洋过海去到台湾。他们不曾想到,这一去就是几十年的岁月沧桑,几十年的背景离乡。

台湾当局度过了50年代初期的动荡,偏安局面已成,眼看复国梦碎,大批跟着蒋介石渡海,却又眼见反攻无望的官兵陆续退伍,如何安置这批战力即成了大问题。蒋经国通过个人影响力,发动退役官兵投入大型公共建设中,以解决退伍后安置问题,同时加速台湾基础建设,意在作出一番成绩。在崇山峻岭中开辟的中横公路便是蒋经国的代表之作。

中横山脉阻隔了台湾东西两岸的陆上通道。为防范解放军从西海岸进攻,决定让这些老兵在太鲁阁至台中修建一条横贯台湾东西的中横公路,确保军队及物资的快捷运输。所以要建中横,除平衡区域发展考虑外,军事上,面对解放军进逼压力,如何快速迁移本岛部队应变,加强台湾的防卫功能,成为当局考虑的重要问题,因此兴辟足以通行大型车辆的横贯公路成为不容延缓的战略措施。

横贯公路开凿具有多重目的与意义,当时辅导会主委蒋经国曾就开发中横之目的作以下说法:1、为适应国防需要,打通中央山脉,建设一条横贯台湾东西两部之便捷交通线。2、配合国家经济建设,便利山区资源开发。3、安置退除役官兵就业。

中横公路是第一条贯穿台湾险峻的中央山脉,将东岸与西岸接起的横贯公路,简称为中横,国民党建中横公路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备战。若遇战事,仅靠环岛交通,兵力投送、物质运输都费时费事。中横公路建成,可快速调运兵力,且能依仗高山峻岭东西呼应对抗作战。另外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安置退役的国民党老兵。这些老兵尤其是没多少文化的普通士兵,退伍后就业困难,只能从事这种高强度的体力劳动。

台湾岛南北长,东西窄,中部山脉纵贯南北,阻断东西。早年,为了打通台湾东西部通道,从1950年开始,台湾省公路局就有了横贯台湾、穿山修路的计划,自1951年开始,台湾当局多次入山探勘,决定以日据时期合欢越岭道路为基础,展开起码要符合军援军用需求辟路工程。先后请美国和日本的勘探队前来帮助勘探。台湾的中央山脉地处西太平洋板块聚合的造山带,地质构造复杂,地形陡峭,美国人的勘探设计估算要耗时11年才能修通。转年,日本勘探队再进行勘探,结论是至少费时7年才能完成。

1956年,由台湾省公路局成立的“横贯公路工程总处”负责开路、规划、建造、铺路等工程事宜。开工典礼分别在东西端一起举行,由当时的行政院院长俞鸿钧主持,当时负责兼代主委的蒋经国也应邀参与。

中横全线兴辟在断崖深谷间,必须穿越地势险要,大理石岩层构成的大峡谷。蒋经国毅然组织老兵向大峡谷开战,展开了另一场与大自然的搏斗。老兵们用双手,钢钎,炸药,还有“人定胜天”的精神,初期连测量地图都只能用日据时代军用地图应急,尤其当时台湾工程技术落后,机具不足,只有陆军开山机、雷管、炸药堪用,加上山势险峻,只能动用人力顶着台风、地震、暴雨等天灾威胁,以原始手工方法开凿,或不断以四五十米长绳子,把人从山顶垂吊在悬崖上装填炸药爆炸开路,再用人力以铁锹开道除石辟路。

高大的中央山脉主体为大理石构造,质地坚硬无比,山势险峻如刀削斧劈。在悬崖峭壁上开路,老兵的主要工具是钢钎、铁锤、十字镐和炸药。他们攀附在陡壁上,先掏出一道凹槽,然后再把凹槽一点点做大,之后使用炸药,艰难地一点点向前推移。

太鲁阁地段属石山峡谷,是地质災害多发地。为尽快建成这条公路,承诺公路建成就可以回家。为此老兵们发泄着思乡的痛苦,克服重重困难,夜以继日艰苦劳作,开山、打眼放炮、建隧道等。经过3年多艰苦的施工,老兵们终于在岩壁上凿出了这条雄奇险峻的、世上少有的穿山奇观公路。

中横公路主线全长190多公里,所经的地形相当多样化,从平地直到三千多米高的合欢山,中间有隧道、河谷等开凿,亦经过太鲁阁国家公园。于1956年7月7日破土兴工,堪称最具代表性的公共工程,这项工程动员了1万多退伍的荣民,蒋经国前后20多次深入山区视察工程,慰勉同胞,激励士气。整个工程历时3年9个月18天,花费4.3亿新台币,1960年的5月9日建成通车。

修筑这条险峻的路,老兵们付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汗水乃至生命,每一米路都是老兵用血汗筑成。筑路老兵于宝楞曾说:开中横公路比打仗还危险,意外何时发生,却无人可以预知。

长春祠碑记中有着这样的记载:当年以有限的财力物力及工程技术,克服险峻崎岖的地形,开出横越中央山脉的中横公路,其艰难和危险程度令人难以想象。筑路人抱着使命必达的信念,终于完成这项壮举。施工期间共225人为路捐躯,翻车,坠谷,弱水,爆破飞石,塌方落石都是殉职的原因,其中落石击中及坠崖造成的伤亡最多。

正如台湾前省公路局局长林则彬于长春祠碑记中描述开路时的险状:“祸机潜伏,尘劫难回,或踬垤长埋,或坠崖莫救,覆车瓦解,陨石星飞,肝脑糜于冈峦,肢体填于沟壑,山川变色,猿鸟惊心,痛壮士之不还,悼良工之长往。”

中横公路通车后,并没有在军事上展现出必要性,却大幅改变经济生态,中横公路的建成,使东部太平洋沿岸的物产与西部台海一侧的技术,加快了互补互利的流通,拉近了台湾全岛距离。“退辅会”也趁着中横通车机会,沿线兴辟多处专供退除役官兵耕作的高山农场,让这批完成修路工程的退役部队转而务农营生。

建中横公路期间,罹难荣民200多人,受伤者702人。为了纪念这些披荆斩棘,流血流汗,默默付出宝贵生命的筑路英雄们,于1958年建祠奉祀。多次的地震让坐落在山体上的祠堂倒塌,今天的长春祠是1988年第三次重修的。民间流传:第三次重修后,蒋经国来拜祭,说:看来我们回不去了,就在这里安息吧。自此,长春祠安然至今。

长春祠和跨越在知名河川立雾溪上的长春桥遥遥相对,无不铭刻着东起花莲太鲁阁,西至台中县东势镇横贯东西的创路史,记载着感天动地泣鬼神的往事。老兵们的魂魄可以每天凝视着自己亲手修的公路,遥望着大陆自己的家乡。

随着两岸开放,每年有众多的大陆游客踏上这块神秘的土地,当凝望那些似曾熟悉的老兵名字时,不由让人感到一种隐隐的酸痛,老兵们地下有知,一定能听到久违的乡音。

安息吧,长眠于他乡的台湾老兵。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