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红色山村》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8-08 20:12作者:卫密香来源:晋城党史网

好多天,在静谧的下午或夜晚,沿着文字铺设的道路,我走近家乡毗邻的昨天。大宁村先辈们与土豪恶霸、与日寇、与国民党反动派不屈斗争的故事,在思想开劈的天空下,在语言拓展的原野上,鲜活得让我可感可触。

馍馍跑,煎饼撵,急得疙瘩干瞪眼。我儿时常听的这个民谚,原来出自邻县的70年前。那些被地主婆哄瞒的长工,跑啊撵啊干到最后,依然食不裹腹,衣不蔽体,识破其中伎俩又无以改变命运,只有在被财主视为刮金板的土地上被越刮越穷。那时候,不是没有人思考,不是没有找到沉税重赋这个致穷人更穷富人更富的根源,也不是没有人起来反抗,大宁村的张仲荃等四人,就在财主们为富不仁,小阎王琚清为了一个馒头,活埋侄儿憨何何;春元为还小阎王田租,忍痛把闺女丢进芦苇河;“笑里刀”王保逼着王财旺典妻抵债;村长郭尚志倚仗权势,把郭启顺全家净产扫地出门,就在这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发指的事件之后,组成了监政救国会,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不信咱们几个合成金刚钻,戳不了老天一个大窟窿。”他们歃血起誓,聚议讨公道,要求富绅降低地租和借债利息,要求取消不合理摊派,要求清查村社账目,然而这些反贪污反剥削的正义举措刚刚起步,就被土豪们勾结反动官府联手镇压。饥寒交迫的几百村民,在满心的期待中,等来的是令他们胆颤心惊的黑洞洞的枪口;组织发起的张仲荃等四人,不仅没有把天戳个针尖大的小窟窿,不仅没有为自己和乡亲们争来吃饱饭的权利,还险些送了性命。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压迫运动,就这样偃旗息鼓。正义,无畏,在没有先进力量统一领导的农民身上,在强大的旧势力面前,是那样无能为力。

后来,同样是这些土生土长的农民,只因心中播种了共产党的红色星火,便如同生铁经过了淬火,变得智慧坚韧。他们在地下党领导下,组建了游击队武装力量。在姜家岭伏击战与日寇混战中,“班长郭成河被一个鬼子刺中,肠子都流了出来,像血人一样。郭成河咬着牙,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挥着大刀片,冲到刺他的鬼子身边,生生把这个鬼子劈成了两半,才轰然倒地身亡。看到战友牺牲,队员们气愤满腔,不要命地与鬼子死缠烂打。栗顺兴拔出手抢,将一个疯子一样的鬼子击毙。刘瑞带着几个队员,将两个鬼子捅成了刺猬”。像这样近距离,几乎就在自己脚下发生的战争,我还是第一次以文学形式读到。比起儿时听来的故事,它不仅多了时间的久远与空间辐射之优势,更多了思想性的启迪。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此时,随着先辈们在这片土地上赴汤蹈火浴血奋战的历史重现,就不仅仅是一支耳熟能详的歌,不再是一个概念性的词汇,而是刻骨铬心的切身体验。没有共产党领导,70年前大宁村的农民没有主心骨,逃不出土豪恶霸之手;而一旦确立了信念,即使身处险境,也能在黑暗中坚守,迷茫中等待。

在《红色山村》中,给人这样启迪的事例随处可见。国共合作游击队扩军,正值新组建的队伍苦练之际,阎锡山翻脸,进攻共产党和牺盟会,训练不得已暂时结束。小兵小长兴来到山包上,“捧起特二连的军旗,贴在脸上亲抚了好大一阵,才恋恋不舍地降下叠好,小心翼翼装进怀中。”这一个“装”,何止是一面看得见的旗帜?毫无疑问,一颗红色的种子已经植入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心中,并生根发芽长大。心中同样生长着这颗种子的,更有曾与土豪斗争失败过的张仲荃及后一代张旭东等党员。1941年春,张旭东以买棉花为名,到晋南打探敌情,没有钱,只好向伪村长借一百元鬼子货币,每月交利四十。因敌人封锁,晋南去不了,又上平顺找地委,回来后又捐钱给独立营买枪。不到四个月,背出了他半份家产。但他无怨无悔,心里只装着党的大事。而在此之前,蒋、阎铁心反共后,猖獗的反动势力一度使大宁村陷入恐慌,张仲荃等人也与党失去了联系。在经历了痛苦的思索后,张仲荃认识到,“村里发生的一切,不是个人之间的恩怨是非,而是革命势力与反革命势力的阶级大搏斗,是分裂与反分裂、倒退与反倒退、投降与反投降的政治较量。”因此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不惜生命代价,与跟他一样意志坚定的人联系,统一思想,严密步署,在政治的寒冬中,自动坚持工作,与旧势力反动派斗智斗勇、巧妙周旋,致使在村里政权落入敌手、黑暗势力重重压制下,村里局面没有失控。他们这些人,从只会种地的庄稼汉,经过一次次严酷斗争的磨练,都已成长为成熟的革命者。那种认识高度、过人胆识、为追求真理宁折不弯的精神,可说是全国相同形势下共产党人的一个缩影,同时穿越了时空,在建国60年后的今天,也有着非凡意义。

放眼我们所处时代,官员腐败,商界欺诈,还有雪灾、地震等自然界对社会造成的破坏,多么像战乱年代的黑暗势力,它们同样是对党公信力与领导能力的挑战和考验。我们看到的,是如今我们的党,与先辈们在恶劣环境中征服千难万险、使党的事业最终走向成功一脉相承的坚不可摧的信念、精神与力量。然而不可否认,在顺境中成长起来的后人,与先辈爱党爱国情之切志之坚,是没有可比性的。先辈们提着脑袋入党,只为心中的大志向,只为能给党多做些工作,只为劳苦大众翻身求解放,不为自己的特殊利益。而如今为谋地位而巧取党票、为一己私利而窃得专权者不在少数。《红色山村》,为后人提供了一个触摸历史的革命景区,那里标杆耸立,指向明确,通过一个个革命先驱形象塑造,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战争画面再现,使党的发展源头在今天又汩汩流淌,如同一条浩瀚雄壮的历史江河,翻滚着浩荡之波涛,蕴含着浇灌之力量,涤荡着污浊尘埃,滋养着正义的良田植被,使我们在缅怀先辈中获取精神财富,继承传统时汲取前进动力。

这,就是我走近吴军雄先生长篇纪实小说《红色山村》所展示的巨幅画卷,触摸那段历史后的所感所悟,浮浅与幼稚,使我只敢说走近而不是走进。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