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示形于鲁南,决胜于鲁中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3-08 00:00
   迅速挥师北上
  北线之敌李仙洲集团深入我鲁中山区,继进占莱芜、颜庄之后,于二月八日进占新泰。在当地党政机关的领导和组织下,我地方武装和民兵对敌进行抗击和袭扰,人民群众实行空舍清野,并且广泛破毁公路,断敌运输补给,使敌粮弹供应陷入很大困难,不得不作一线式的分散配置,把三个军沿博山、口镇(吐丝口)、莱芜、新泰一线分散摆开,抽出大量兵力来抢修边修边被破坏的交通线,以求接济。这就给了我军歼灭该敌的太好时机。
  二月十日,我们下达了全军主力北上歼灭李仙洲集团的行军命令,决定留第二、第三纵队伪装华野全军,在临沂以南地区实施宽正面防御,节节阻击,以迷惑敌人。第一、第六纵队和第四、第七纵队在妥善交防后,立即隐蔽北上,在十六日前分别进至羊流店(莱芜西南)南北地区和蒙阴及其东北地区集结;原在北线的第八纵队、第九和第十纵队主力于十六日前分别西进或东进至大张庄(新泰东北)、南麻(今沂源)和莱芜以西的鲁西集地区集结。北线战役发起时间预计在十八日以后,各部队的具体任务,待进一步查明敌情后再定。在此之前,我留守南线部队应力求不使敌占领临沂而过早察觉我军意图。为进一步迷惑敌人,我还令一部地方武装积极进逼兖州,并在运河上架设浮桥,在黄河边筹集渡船,使敌即使发觉我军主力已不在临沂附近,也会错误判断我军准备西进,渡运河、黄河与刘伯承、邓小平同志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会合,难以立即判明我军北上作战的真实意图。
  各部队接到命令后,经过期暂准备。入即迅速向各自的预定集结地域隐蔽开进,广大指战员不畏艰苦,克服和忍受各种困难,冒着雨雪严寒,夜行晓宿,行进在道路崎岖的鲁中山区。在行军途中,各部队逐级传达野战军的战役决心,进行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进行运动战思想的教育和战前各项具体准备工作。与此同时,山东省支前委员会和华野后勤部队,则在进行着巨大的有力的组织工作,依据我军作战方向的改变,重新调整和部署各项支前和战勤工作,原已集中在临沂方向的民工支前大军和大量作战物资,迅速掉头随军北运。在从临沂至莱芜地区的一百五十多公里的北进途中,几十万支前民工队伍,风餐露宿,爬山涉水,以对人民解放事业和对于弟兵的极大热情,用肩挑、畜驮和推独轮小车,把数达亿万斤的粮草、弹药及时地转运到北线。我北上部队得到了鲁中老区五百万人民的极为热情的关怀、支援和广大民兵的密切配合。他们在敌军南下时,空舍清野,不给敌留下一粮一柴,到处布雷,频繁破路,陷敌于极大困境。而当我军到时,他们愤怒地控诉蒋军和地主还乡团奸淫烧杀的凶残罪行,要求我军为他们报仇,同时积极配合我军的作战行动,夜以继日地为我军筹集粮草,赶制煎饼,昼夜站岗放哨,反奸防特,封锁消息,翻山越岭为我军带路。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援,不仅使我北上部队的后勤供应得到保障,而且使干部、战土受到了十分深刻的教育和巨大鼓舞。
  二月十五日,我们依据进一步查明的敌情,研究确定了歼敌步骤,并于当日下达作战预备命令,区分了各部队的任务。这时,北线南下之敌的位置是:李仙洲指挥所率第七十三军军部及第十五师位于颜庄,第一九三、第七十七师分别位于和庄和张店(今淄博市);第十二军军部率两个师位于莱芜、口镇地区,其新三十六师归第七十三军指挥,位于蒙阴寨;第四十六军位于新泰及其周围。我们考虑,李仙洲集团的这三个军九个师,进至博山以南的已有八个师,一下子吃掉它有困难,必须分批打,否则有可能打成僵局,如南线之敌来援就更麻烦了。第四十六军处于敌军南伸的最前沿,军长韩练成与我有秘密联系,当然比较好打,但该军不是王耀武的嫡系,如先打这个军,北面的第七十三、第十二军主力不会积极救援,而且可能回缩跑掉,这样就不能取得全胜。我们遂即定下了先歼灭第七十三、第十二军,再解决策四十六军的战役决心。并决定:以第一、第六纵队及独立师组成左路军,攻歼莱芜、口镇之敌;第四、第七纵队组成中路军,以一部监视敌第四十六军和新三十六师,主力攻歼颜庄之敌;以第八、第九纵队组成右路军,歼灭和庄之敌第一九三师和可能由博山南援之敌第七十七师。同时,今第十纵队主力抢占锦阳关(口镇北约二十公里处),截断李仙洲集团北逃退路,并准备阻击和歼灭自明水南援之敌,另一个师负责破击明水、济南之间的铁路。为集中更多兵力,我们还决定调第二纵队(留第五师在临沂地区,会同第三纵队继续担任阻击任务)立即北上,在新泰、蒙阴寨以北和以西地区阻截第四十六军和新三十六师北援或西窜,尔后视战役进展,协同友邻部队围歼这批敌军。
  从南线转到北线,中心是为了创造战机。在战役指挥中,有利战机能否出现,是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从指挥员角度来要求,一切调度都要着眼于歼灭敌人有生力量这个基本的作战指导思想,善于多方位观察判断情况,尽可能地灵活用兵,充分发挥主观能动作用,而又不一厢情愿,这样才能创造和捕捉到有利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