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支队的故事——病床上的坚强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10-29 16:31作者: 姬宽仁来源:晋城党史网

要采写一篇有关长江支队研究的文章,原晋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赵魁元告诉我,卫守战为长江支队研究做出过重要贡献。王精才的女儿王雪梅也曾撰文《卫守战——长江支队研究的主要创始人》。

卫守战是哪里人?

泽州县山河镇来庄村人。1932年10月出生,14岁参加革命工作,17岁入党,1949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南下福建。在福建工作期间,历任福安县溪柄公社党委第一书记、省纪委办公室负责人、省纪委检查处处长、省老干局副局长等职。1994年3月离休,离休后致力长江支队的资料收集、整理和研究工作。

写文章需要素材,素材从何而来?采访卫守战是最快最好的办法。

晋城市长江支队研究会会长常白瑞告诉我:卫守战叔叔患有严重的帕斯金森症,2007年开始住院治疗,现在的状况是,身坐轮椅,躯体瘫软,语塞呆滞,每顿需家人扶着脑袋喂饭。

如此悲催,怀揣那份血浓于水的红色情感驱使我拨通了他女儿卫平的手机。

卫平说父亲现患病住院,整日家人陪伴,寸步不离,说话十分困难,好在大脑能有所辨析。她了解了我的想法后,无奈地表示尽力帮助父亲整理点文字回忆。

我不抱任何希望挂掉电话后,开始了素材收集的四处求救。

先是向赵魁元部长借阅史料书籍,赵部长里外搜索,四处打探,第二天一早,他步履蹒跚地来到办公室,将一本《长江支队回忆录》交给我,并提醒我三点:一是书中有九幅照片涉及卫守战,这是参与编纂人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二是编纂此书的编辑和联络办公室共有6人,卫守战排位第一;三是书中第167页收录卫守战1996年纪念南下四十七周年写的一首诗,诗名《饮水思源》。这三点提醒,赵部长阅圈聚焦,煞是劳神费心了。

贺建国主任知悉我收集素材的困难,当天交给我一封到福建采访的亲笔信,要我根据工作实际,克服困难,统筹安排,随时亲赴福建采访,按时高质完成卫守战的采访叙写任务,让生者无憾,逝者安息。

常白瑞会长刚做过两次搭桥手术,身体不适,行动迟缓,积极安排副会长李建民帮助赴闽。

赴闽采访最好,但又考虑卫守战叔叔身体状况,况且其女卫平还在尽力,所以暂缓。

过了十来天,我给卫平打电话,未接;再打,还未接;三打,三未接。我的情绪一下跌至谷底,难道他的女儿卫平遇到了大困难,想回避吗?如果真是这样,说明卫守战叔叔的思维、记忆、语言已降到了最低水准,我暗暗捏了一把汗。亲生女儿床前问话整理,姑且困难,我赴闽采访,人地生疏,未曾谋面,那更是负重登山,难上加难啊!

怎么办?我陷入困境,想到了放弃。

又过了三天,我办公室电话铃响了,同事甄利娜告诉我是卫平打来的。

卫平先说明了未接电话原因,然后语气欢快地告诉我,通过和父亲沟通交流,成功完成《长江支队回忆录》回忆点滴——《北京之行》文章。

《北京之行》全文2000多字,这是我想不到的,感谢病床上的卫守战叔叔,我无法想象他在病床上是以怎样超常毅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电话里,我激动泪奔告诉卫平,“卫守战叔叔是一位坚强的长江支队队员!”

以下我想摘录《北京之行》一二与读者共勉。

——1994年在繁忙的工作岗位上离休后,由于在省委老干部局工作的缘故,看见一位位老战友的离去,很想把长江支队历史资料收集起来,弘扬支队精神,教育下一代,也给所属这支队伍的人们远离家乡一辈子有个历史定位。

——回想1996年受编辑、联络组的委托,我、李裕德(已去世)、王苏贵一行三人乘坐36个小时的火车到达北京,一路劳累,但大家心系此次进京的重要任务。

——薄一波同志题写书名“长江支队回忆录”,留下十分珍贵的墨宝,给长江支队队员莫大鼓舞。

——此次进京还专程到原长江支队组织部长刘尚之家中。他年事已高,生病在家,没能参加在京老同志的座谈会。到刘老家中的有:我和李裕德、王苏贵同志,刘尚之热情接待了福建的战友,对我们的到来十分高兴,我通报了福建省的发展情况和同志们近期的生活情况,并报告了撰写长江支队回忆录的一些工作,他听后十分高兴,作了重要指导。后来刘老还为在福建召开的《长江支队南下福建五十周年纪念大会》写来贺词:

长江支队进福建,

转瞬历时半世纪;

青年已成古稀人,

壮夫变做鹤发汉。

公仆思昔无愧惭,

闽民抚今乐陶然;

诚愿扎根八闽在,

竭尽余热夙愿全。

——陶鲁笳同志十分关心“长江支队”,与我们长谈《长江支队回忆录》的编辑工作,并为书题写了“风华正茂出两山,一生辉煌留八闽”赠词。

——如今50万字的《长江支队回忆录》和160万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人物志》一、二卷已出版,使我十分欣慰。希望今后还有许多有意义的回忆录再出版。

写到此处,已是后半夜,本该搁笔息文,关灯上床,眼前又浮动景象:

1949年的迎春花开,没能阻止太行山南端的漫天风雪,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晋城队伍中一位17岁的年轻小伙,无暇顾及飞溅在裤腿上稀软的黄泥巴,急促的南下脚步远去了故土亲人把臂牵袂的泪眼相送……

66年后的今天,被时间淹没所剩无几的瞬间碎片,再次被沧桑年轮碾压时,依然迸发着当年的感动、激情和坚强!

卫守战叔叔坚强!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