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庄村不能忘记的那段历史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11-27 15:46作者:崔海生来源:晋城党史网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国共合作抗日,共产党派卫逢祺到陵川担任牺盟会特派员,不久又派共产党员王耿人任陵川县县长,由郑虎昌、李希曾、孟宪德组成中共陵川县工作委员会(下简称:陵川工委),在牺盟会组织的掩护下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基层组织和发动群众抗日活动。八路军赵谭支队在附城一带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工作,发展了附城的路宪文和城东的候景域加入党组织并组建了附城党组织。


晋冀鲁豫边区太南特委管辖着河南豫北的修武、获嘉等县,山上山下需建立情报交通线,陵川工委把附城至夺火这一段采点的任务,交给了路宪文和候景域。新庄村地处晋豫交通要道,古时就有商贸驿道和客栈,村西商会会馆大庙,一进两院,北有正殿,南有舞台,馆门口外西面有五间过往客商驮脚的骡屋。馆门口是村上人的活动中心,人们常在骡屋门前开展各项娱乐活动和练武耍拳。路宪文的姐姐路印枝,嫁给了新庄村的崔实保,路宪文和候景域山上山下采点往来或路过,有时晚了就住路宪文他姐姐家。一天路宪文和候景域在馆门口看新庄人练武,有一个拳脚功夫了不得的人叫委银肉的引起了他俩的关注,经多次接触和了解秘密发展他加入了共产党组织,在新庄村设立了情报交通站,委银肉担任了站长,后又担任了新庄村牺盟会的主席。


那时候,陵川县工委利用牺盟会组织在全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宣传和发动工作,同时也逐步壮大了自己的组织。山西的阎锡山旧政权害怕共产党的势力壮大后威胁到他的统治基础,在陵川全县成立“防共保卫团”。在阎锡山的指示和支持下,陵川的地主豪绅杨垕、杨志玉和驻防陵川的河北民军张荫梧,预谋逮捕抗日县长王耿人,迫使王耿人带着卫队和县游击队经附城、新庄开到河南焦作后编入了八路军。杨垕、杨志玉和张荫梧,结成联盟,把阎锡山派来的县长、反共分子师人凤迎进了陵川城。师人凤到任后,对抗日的牺盟会基层组织进行审查,清理共产党员。密令逮捕的名单中有路宪文和候景域。新庄村情报站站长委银肉得知情报后,立即通知他们连夜跑到了平城八路军的部队里。附城区抗日区长张国祥被撤职,许多村的牺盟会干部被怀疑是中共地下党员而被捕入狱,新庄村的委银肉也时刻面临危险。


为了加强党的领导,战胜反革命逆流,1938年5月根据山西省委和太南特委指示,在全省开展建党工作,在农村大力发展牺盟会员和抗日积极分子入党,路宪文负责附城二区的工作。他就经常隐蔽在新庄村他姐姐家。当时新庄村的国民党反动势力比较大,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保护情报站的运作,路宪文特意不在新庄村和往北的大槲树、城东发展党员,则在新庄村的西北,距新庄村只有6公里的东王庄、万章村那里发展。因那里村大、人多,和路宪文同事的还有个万章村的吴维明,所以1938年9月路宪文仅在万章村当介绍人,一次就秘密发展了郭玉山等10名同志加入了共产党组织。后来在我党团结抗战影响和全国人民要求抗日的压力下,蒋介石、阎锡山也被迫让步。我党就利用牺盟会宣传,在农村成立武委会、青救会、妇救会、儿童团;在农村推行抗日经费合理负担;实行减租减息;严惩贪官污吏;镇压汉奸卖国贼。太南特委为了巩固抗日心腹地区陵川,认为必须推翻国民党不抗日的坏县长师人凤,就让陵川工委发动群众,清除这个重大障碍。陵川工委秘密号召“在全县掀起推翻国民党不抗日的坏县长师人凤的斗争。”


新庄村和大槲树是近邻,两村相距仅1公里,路宪文首先利用牺盟会组织在两村公开发动,后来扩大到城东、附城、后山、南马、玉泉等大村,国民党晋南工作团为了保护师人凤,在陵川也组织了地痞流氓,他们戴着“中”字袖章,到处进行招摇撞骗、敲诈勒索,破坏抗日运动,处处和我们作对。委银肉是新庄村的牺盟会主席由于他生的膀宽腰粗,又有武功,就被推举为城东片8村的领队。他把来此捣乱的戴着“中”字袖章的地痞流氓,一个个打翻在地,使附城一带的地痞流氓再也不敢来城东附近捣乱,有事来这里,也得悄悄把“中”字袖章藏起来。随着形势的发展,路宪文负责附城、礼义两区的宣传、串联、发动和组织,新庄村的委银肉也成了城东片的招集和组织人。这次“驱师”的斗争,附城、礼义、城关、平城、冶头发动、宣传、组织的最好。全县18个点上都召开了群众大会,散发了告同胞书和传单,并选出代表赴长治五专署请愿,新庄村委银肉就是代表之一。长治的共产党组织派出代表团慰问陵川代表,并在长治大街小巷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制造声势,迫使专员戎伍胜接见了陵川代表团,接了控诉师人凤镇压群众、破坏抗战罪行的诉状。事后师人凤派警察到附城、平城、礼义、冶头一带,抓捕请愿代表,委银肉打了抓他的警察后,躲到了丈河亲戚家。


一个月后,五专署撤了师人凤的职,换上了共产党员张维汉担任陵川县长。农民起来打倒县长,成为陵川县历史上一件罕见的、惊天动地的大事,《陵川县志》和各种回忆录都有方方面面的记载和回忆。张维汉担任县长后,把国民党不抗日专搞摩擦的地痞流氓清除出了各级基层组织,把一些作恶多端的旧警察清除出了公安队伍,关键职位都换上了共产党员。新庄村的委银肉除继续担任村牺盟会主席、情报站站长外,还担任了附城三区区长。


1939年冬天,阎锡山为配合蒋介石发动的第一次反共高潮,在山西发动了12月事变。阎锡山撤了共产党员张维汉的县长,委任反动分子张生兆担任县长。张生兆利用附城秦十成庙道会信徒1000余人,组织起“十三支队”,以催粮为名,到处捕杀我共产党员和抗日牺盟会干部。陵川工委决定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成立“牺盟救国除奸队”,由路宪文任队长。他们的宗旨就是“你杀我一个,我们杀你两个,绝不心慈手软”。有一天委银肉得到情报“十三支队”司令秦十成黑夜回家住宿,即报告附城区干队,将其抓获处决了。那时国共两党、两军的摩擦越来越厉害,殊死搏斗愈来愈烈。


国民党27军、40军、新五军先后开进陵川驻防,1940年3月15日毛泽东起草的电报稿,以毛泽东、王稼祥名义发给在山西的朱德、彭德怀。毛泽东在电文稿头写下:请王主任即发,落款“毛”,并用线条三面框住。“万万火急朱彭二同志:蒋卫(指蒋介石、卫立煌,笔者注)已下令庞炳勋范汉杰刘戡陈铁各部主力集中于太南周围并有从陇海路加调六个师渡河讯情况等密切注意此事之严重性,考虑对蒋卫作必要让步,避免因此破裂两党团结请你们考虑让出陵川合涧林县一线的问题          毛王十五日”。根据战局变化和毛主席指示,在太南特委和军区的安排下,决定陵川我党、政、军机关和在陵川的共产党员、暴露共产党员身份的牺盟会干部退出陵川,全部撤退到平顺县,不能撤退的也要到亲戚家躲避,即史称“太南撤军”。



委福顺是新庄村人,家住在村北凹边上,其父叫委银聚,他家无田无房,在村边土崖下挖了个窑洞居住,是新庄村唯一居住窑洞的人家,生活靠租种地主土地。母亲叫苏黑女,共生四子,因家庭赤贫,委福顺的三个哥哥被送给了外村人家谋生。委银聚秉性耿直,宁折不弯,好抱打不平,在新庄村人缘好,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他和新庄村的牺盟会主席、三区区长委银肉是弟兄们,以前弟兄们常在馆门口一起练练拳脚、闲了一起聊聊家常。委银肉担任情报站站长,秘密的发展了委银聚和他儿子委福顺加入了情报站的工作。委福顺中等身个,虽没文化,但头脑灵活,遇事机警,多次完成河南密件往长治的转送,深得路宪文的赏识,就调他到了其领导的区干队,当了情报交通员,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太南撤军,委福顺奉路宪文指示,从陵川城回村通知委银肉和他的交通员王四肉往平顺县转移。快到附城时委福顺没敢走大路,抄小路从玉泉、岭东、四掌回来,等到天黑了才悄悄的进村回家。


委福顺回到家后父母很是高兴,他和父母说了这次回家的任务后,才得知委银肉和他的交通员王四肉因近段风声紧,还躲在新庄村南4公里的丈河村亲戚家。无奈委银聚说:“福顺你从陵川回来走了一天累了。我去丈河村叫他们吧,他藏在那个亲戚家你也没了我知道。”黑夜约十点多委银聚、委银肉和王四肉回到了新庄村村口。为防止被村上人看见,他们分开从东面绕道陆续回到委银聚家。


委银肉的交通员王四肉当时二十来岁血气方刚,1.8米的个头,脸庞白白净净,大眼浓眉,说话总是带着微笑,人见人爱。委银肉看他勤快、又一表人才,成立村牺盟会时就吸收他参加,成立情报站时,成了一名情报交通员,当了三区区长后,就跟着他当了交通员和警卫员。现在他的妻子刚怀孕,很想回家看看告个别,委银肉说:“为了安全都不要回了,让福顺他娘去告诉我家和你家吧。” 委银肉家离委银聚家很近,四肉家在北头稍远些,苏黑女告诉两家回来后,看见他们准备走,就说:“福顺回来也没吃好饭,家也没好吃的,我给你们烧几个玉茭面饼带上当干粮吧。”正在烧的时候,委银肉的家让8岁的侄儿委影长给银肉送来了一双鞋。委影长悄悄说:“外头有好些人藏着,不叫我告诉你都。” 委银肉让委影长不要说话悄悄快走。


原来委福顺回村时天已是黑了,不想,他的行踪还是被一个放羊晚归的人看见了。放羊的人晚上在饭场上吃饭时,无意识的提到看见参加了八路军的委福顺回来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新庄村的崔小春是国民党城东片8个村的党部书记、编村村长,接到上峰命令,今天召开了城东片会议,当天黑夜城东片要统一行动暗杀共产党、八路军以及怀疑和八路军有密切关系的人,并指新庄村的委银肉在城东片至附城、陵川都是有名之人,是必捕杀对象。新庄村参加会议的人回来后,组织了新庄村的国民党反动人员、因减租减息对委银肉敢怒不敢言的地主恶霸分子、不务正业受过委银肉教育心怀不满的地痞流氓分子二十多人在村上布了控。他们认为委银肉有功夫,又跟着个挎盒子炮的警卫王四肉,最近又经常躲在外头很少回家,这事不好办。当他们听说参加了八路军的委福顺回来了,就派人秘密监视了他家,本计划到深夜动手,没想到的是十点多委银肉、王四肉都来到了他家,于是他们将二十多人全部集中到了委银聚家四周埋伏。他们看见小孩委影长走过来要进窑洞,就吓唬他不要吭声,送了东西就出来。


委影长出来后,他们就全部扑到窑门口准备动手。这时委银聚出来想看看情况,刚出窑门口,就被敌人一刀砍到脖子上昏迷倒地。委银肉扑过来想把委银聚抱住,刚跪到地上,就被涌上来的4-5个敌人死死按倒在地上。王四肉拨枪反击,被冲进来的敌人把枪一推,子弹打到了窑顶上,枪也被人多势众的敌人夺去。正在包干粮的委福顺,急忙掏出了手榴弹拧开了盖,还没有拉弦就被敌人连胳膊带腰抱住。敌人将委银肉、王四肉、委福顺的嘴堵上,用绳捆上往窑外推走时,委银肉一个“扫荡腿”将两个敌人扫倒在地,吓的敌人慌忙将他按倒,在他俩脚巴上栓上绳,只能行走,不能再抬腿踢敌人。这时委福顺的母亲苏黑女在窑门口抱着昏迷倒地的委银聚,看见敌人要捆走委福顺,就死死抱住敌人的腿不放,呼喊怒骂敌人:“你都伤了良心了,不得好死啊!”被抱着腿的敌人见挣脱不开,就用刀朝她的双臂乱砍,另一个敌人用力从她的头上砍下来,双臂和头上的血直往外冒,她才昏迷松了手。敌人离开窑门口时,将昏迷倒地的委银聚翻转过身来,用刀在他的肚上捅了好几刀,又在脖子上将喉咙气管砍断。当敌人押着委银肉、王四肉、委福顺三人往坡上走了约20米后,有一个敌人回头看见苏黑女还在爬行,就回去一刀把她的头砍了下来滚到身旁。


敌人押着捆绑着的委银肉、王四肉、委福顺三人出了新庄村后一直往南走去。一路上,委银肉他们三个人高昂着头,大义凛然,视死如归。走到离村有六里多的和西掌村交界的后南躲岭上地名叫“长脚处”后,敌人也不敢给他们松绑和去掉堵嘴的破布,在他们的怒视一下,敌人用刀将他们砍倒。敌人怕有人再返活过来,就用石头将三人的头全部砸烂才离开。


敌人为了掩盖杀人罪行,第二天他们在村上散布谣言说:“昨天黑来是日本人来村上杀了人,他们骑的马有一展手高。”也有人说:“昨天黑夜日本人来村上杀人,他在窗户看见了,路上站的岗,吓的不敢吭声,也不敢出来。”还有人说:“昨天黑夜日本人来村上杀人,来的日本人真真多,他听到了路上不不踏踏的走路声。”更有许多人说:“咱睡的真死,甚动静都没听见。”


新庄村的委银肉等被杀害,路宪文知道后十分悲痛。“太南撤军”后,太南特委,对陵川县委的班子进行了调整,路宪文调任太南支队八路军驻陵工作团主任兼陵川军事部部长,留在陵川开展隐蔽工作,坚持地下斗争。根据太南特委和太行区情报处的指示,在农村交通要道设立秘密情报站,广泛搜集和掌握敌、伪情报,以便更有效打击敌人,为重返陵川作准备。新庄村情报站站长委银肉、交通员王四肉、委银聚被杀,新庄村情报站瘫痪。路宪文推荐了本县礼义镇平川村李漫西(共产党员、牺盟会会员、曾任村抗日村长)来担任“新庄村留人小店情报站”的“掌柜”,这个情报站一直工作到抗日战争胜利后撤销。



1943年4月30日,日本第五次进攻陵川县城,国民党新五军孙殿英部、四十军庞炳勋部被打败后投敌当了皇协军。二十七军刘进部被打败后,部分残兵随刘进逃过黄河。同年10月,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太行区决定设立的中共八地委、专署和军分区,在一二九师新一旅二团经过激烈战斗后,解放了陵川的夺火、马圪当一带。同年11月决定设立的陵高县委、县政府,驻进了新庄村。路宪文担任了陵高县县长。他在新庄村破获了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委银肉、王四肉、委福顺、委银聚和苏黑女的“杀人案。”罪犯们有的被逮捕枪毙,有的被判刑入监,有的逃跑跳池、跳井、上吊自杀。那些帮助站过岗、造过谣的,也被陵高县公安局逮捕判刑,为死去的烈士们报了仇,从此新庄村国民党反动派的势力被彻底打倒,也为陵高县驻新庄村扫清了障碍,新庄村成了保卫陵高县政府驻地的“红色堡垒村”。


委银肉被杀害后,担任村妇救会会长的委银肉媳妇冯保女改嫁给本家委通顺后生一子取名委荣启,给委银肉立门当子。委荣启,成年后任小学老师,退休后迁至盖城村生活。现冯保女、委荣启已因年老去世;王四肉被杀害后媳妇和村人“合伙”生活,将儿子养大取名王斌(小名王福义),成年后参加了解放军,复原后担任过陵川县候庄乡党委副书记,现年老退休,其孙王建新在晋城阳城电厂工作;委银聚和苏黑女送给外村的三个儿子,在听说杀害自己父母亲的罪犯被抓后,都到新庄村为亲人报仇,当时村上的人为他们准备了桑条、水沾麻绳让他们亲手抽打“杀人犯”出出气。这三个儿子终生务农,现都年老,有的去世。


1967年文化大革命中,新庄村办了敌人杀害我革命烈士图片展览来教育后代。新庄村群众还将漏网逃到岳阳山的、布置城东片8村杀害共产党、八路军的崔小春抓回来了。在群众运动中,那些还在世的,在暗杀过共产党、八路军时站过岗、造过谣言被刑满释放的人,又遭到批斗讲清自己知道的杀人经过和罪行。


现在新庄村作为陵川县革命老区重点村之一,回忆新庄村的革命历史,怎能忘记为我们打江山牺牲的革命烈士。委银肉、王四肉、委福顺被敌人抓走和委银聚、苏黑女被敌人杀害的窑洞因年久无人居住而坍塌。委银肉、王四肉、委福顺、委银聚都是做地下工作的,牺牲年代较早,没有录入陵川革命烈士名录,为了让革命烈士安息,让革命烈士后代安心,现任村党支部书记、村长崔末同积极奔走,准备为烈士树碑立传,为的是让新庄村的后人不能忘记那段历史。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