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价格理性回归符合社会大众心理期望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12-28 20:12作者:吴军雄来源:晋城党史网

2016年12月14日至16日,在北京召开了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分析当前国内国际经济形势,总结2016年经济工作,阐明经济工作指导思想,部署2017年经济工作。李克强总理在讲话中阐述了明年宏观经济政策取向,对明年经济工作作出具体部署。这次会议首次涉及到一个重要议题----房地产问题。18大以来,尽管各种舆论工具关于房地产问题的讨论或争论铺天盖地、热火朝天,尽管中央主管部门年年都要讲控制、调整,而事实却是住房价格不降反升,节节攀高,甚至愈演愈烈,引起人民群众强烈不满。面对舆论汹汹,新任中央主要领导却始终保持着谨慎,没有表示过明显的态度。不过我认为,这并不能等于没态度,不表态本身就是一种态度。潜在的含义是,要观察,要思考,要把握在什么时候讲比较好。那么,将近4年,应该说观察、思考得差不多了,可以把态度亮明了。所以,这次经济工作会议及此前稍早一些的政治局会议,就直接从正面提出房地产问题。最具震撼性的是,会议言简意赅地指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句非常平实的话,对中国不啻于一个炸雷,打懵了哪些凭借地产垄断在中国横行霸道的权贵资本家,也使原本对房地产政策失望至极的社会大众,陡然从满天乌云中,看到了一束温暖的阳光,提升了对生活的信心和希望,也增长了对中国经济走上正途的热切期盼。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前,即11月27日,有关方面曾经召开过一个《房地产调控政策与市场前景》闭门研讨会。会上,中国房地产大佬任志强发表关于房价的讲话说:“2017会比这一轮涨得更高!” 12月3日,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在财新峰会上称,房地产行业虽然相较于过去难赚钱,但是走其他行业是没有出路的,万科还是要乖乖干建筑商的活,当总承包商。相较于其他行业,相比海尔、TCL等公司来看,房地产还是油水大的多。任志强和王石是中国房地产企业的代表者和代言人,也是高房价的鼓吹者和推动者,更是既得利益者。他们之所以对高房价这么有底气,因为他们已经从多年投资投机房地产行业的实践中摸到了门道:中国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是靠房地产养活的。没有房地产,政府就会瘫痪。政府不可能革自己的命。


但是,再聪明的人, 也有误判形势的时候。任志强这些靠空手套白狼急遽发财致富的既得利益者,这一次却被打了脸。因为,房地产已经把社会大众拖到一个灾难深重的境地,也把中国经济拖到了一个死胡同。对房地产的不满和怨忿之声已经遍地充塞,几成人人喊打之势。而相关方面的评论更是直指各级政府的土地财政。有文章指出,房地产行业多年畸形发展催生了畸高的房价,其重要原因就是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过度依赖和房地产持有环节几无税负。在房地产野蛮生长的时期,投资、投机住房一度成为快速致富的捷径,投资投机性需求兴风作浪,使得住房成为少数人牟取暴利的工具,不仅造成正常的住房供需关系被扭曲,更令房地产业偏离了居住的本质属性和改善民生这一目标。这不仅提高了企业经营成本和城市居民的生活成本,也加剧了社会贫富差距,进而直接绑架了中国经济。毋庸讳言,疯涨的房价已严重脱离了中国的人口结构变化和经济的基本面,隐藏着巨大风险。


还有文章直言不讳地指出:高房价的危害在于破坏了中国经济的正常有序发展。资产价格飙升,使得一些企业脱离主业,赚快钱之风盛行。文章举例道:前一段时间,多家上市公司纷纷出售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房产,而从中所获得的收益更是远远超过了经营主业所得,这便是资产价格飙升对经济扭曲的现实写照。做实业不如做投机和投资赚钱多、赚钱快,比较利益诱导要素加速流向非实体经济。“宁炒一座楼、不开一家厂”的盛行,既使大量资金“脱实入虚”加剧泡沫,又进一步助长了“一夜暴富”的浮躁社会心态。


而国务院国资委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罗天昊则说得更直接,分量也更重。罗天昊是个非常勇敢的人,敢说别人想说而不敢说的话。2015年9月,他曾针对香港首富李嘉诚从大陆撤资,把财富向欧洲转移的举动,写了一篇《不要让李嘉诚跑了》的文章,一时为天下人瞩目。在房地产问题上,罗天昊的观点是:目前地产独大的局面是国家的凶兆。国家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地产等畸形产业,吸干了国家的新鲜血液,形成了对于创新与创业的严重阻力。罗天昊认为:只有摧毁地产霸权,方可为中国经济松绑,以重振实体经济,应对内外挑战。罗天昊指出:.中国的基尼系数已接近动荡线,贫富分化是中等收入陷阱之因,阶层分裂是国家动荡之因。中国绝不能成为又穷又乱的“溃败国家”。无论西方还是中国,结盟豪门,漠视数量庞大的平民,皆非明智的选择。当下全民焦虑,如坐火山口,不知何时爆发。穷人已无可失去,既得利益层率先让步,整个社会才可以解套。这是基于现实的最佳策略选择,绝非民粹。罗天昊还指出:贫富分化是死路,共富是责任更是出路。共富是国家的庄严承诺。但共富绝非“均富”,完全可以通过市场手段实现,而非搞暴力。通过改革不合理的分配机制,财富产生机制,削减资本暴利,稍加劳动所得,让财富惠及更多的人。罗天昊以饱满的激情呼吁:权贵资本主义非正途,中国需要阳光财富。民众尊重合法致富,不满的焦点在“不公”。中国绝不能走靠权力寻租、用市场套现的权贵资本主义之路。建立公平的市场经济体系,让财富远离权力,才能实现整个社会的软着陆。


既然社会大众强烈呼吁降低房价,许多专家学者也认为应该降低房价,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春雷震耳般地放话: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那么。中国房价究竟有多少下降空间?


国际通行的标准是:一般人工作6.5年就能买得起房。如果两个人结婚都有工作,3年多就能买得起房。一般人指的是城市的工薪阶层,包括工厂打工的。买得起是指付完首付,按25年或30还年贷时间,每月工资收入能付得起银行本息。


如果按面积计算,中国现行的房价是美国房价的三倍。而中国人普遍的收入只有美国的7分之1,也就是说,以收入而比,中国房价比美国高出十几倍,近20倍。 如果中国房地产回归到市场化,正常化,房价将下降70%,如此,就没有了房地产调控,不用房地产调控,房价就会稳定。也别发愁经济会遭受打击。美国房价那么低,经济不是世界最强?有人说,中国国情不同,人多地少,房价非高不行。这是谬论。中国是人多,但中国人的住房面积要求可比美国减一半,人家普通之家住二三百平方,还带前后花园,咱一个家庭有一百来平方米就行,打工的五六十平方也满意。人家住别墅,咱住高楼,增加容积率。中国绝不是土地问题,现在盖的房子并不少,关键是黑心炒房者把房价炒高了。


党中央、国务院事实上早已洞察到房地产市场存在的问题。有良知的专家学者们的呼吁和建议,也有力地影响了中央决策。从这次经济工作会议分析,政府将会采取有力措施来抑制炒房,而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出台一次调控措施,带来的结果是房价涨得更快更高,导致政府的信用严重受损。可以预计的手段是:(1).将加快实施房地产税。(2).金融杠杆将继续收紧。(3).将通过税收政策给炒房者“去动力”。比如炒的套数越多、交易越频繁,交易环节各税种的税率越高。等炒房者感到无利可图时,就会自动放弃。(4).将对热点城市加大土地供应,以缓解房少价高局面。(5)推进发展大都市圈的战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特大城市要加快疏解部分城市功能,带动周边中小城市发展。并明确“提高三四线城市和特大城市间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提高三四线城市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水平”等。这些都是意在发挥大城市的辐射效应,将资金由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城市引向周边中小城市,既为一二线楼市降温,又为三四线城市去库存。


总之,各级政府将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坚定、有序、稳妥抑制房地产泡沫,并使其不再反弹。


此次经济工作会议突出显示了决策层对房地产调控的思路,即从依赖行政指令向侧重市场的长效机制转变,重视处理好房地产和经济增长、住房消费和投资等方面的关系。可以预见,土地供应制度、住房金融体系、房地产税收等一系列制度建设将步入快车道。以长效机制引导市场稳定预期,这无疑是抓住了楼市调控的真谛。


总的看来,这次中央经济会议明确传递出这样几个信息,即房地产去金融属性,人民币继续贬值然后企稳,实体经济大利好来临。尤其是旗帜鲜明的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准确定性,对房地产行业影响巨大,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影响也极为深刻。可以预计,过去靠房地产炒作拉动经济增长的方式,已经开始向保护实体经济方向转变。房地产也将逐步摆脱被人为强加的牟利功能,向它的本质属性回归。这对社会大众来说,称得上是天外福音。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