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魂归故里的南下干部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11-09 21:23作者:黄平顺来源:晋城党史网

每年清明时节,我总是和同乡魏晋福在家乡邂逅,他是长江支队的后代,这个用北方的血脉和南方的水土养育的汉子,操着一口浓浓的闽南话。恪守孝道的他自父亲魏财旺叶落归根后,每年都要回来寄托哀思。


当年,从太行山走出的长江支队老战士,拥有一个共同的称谓,叫“南下干部”,他们怀着一腔热血,抛土离家,叱咤风云,气壮山河,把毕生的热血和青春韶华,融铸在了祖国南方那片红色的热土中,魏财旺,就是这支队伍中普通的一员。


1923年,太行山区紧傍丹河的一个村庄,一户贫苦的家庭出生了一个婴儿,以看庙为业的父母,企盼他以后不再贫穷,便给他起了一个满怀期望的名字,叫财旺。然而,饱含着双亲殷切祈盼的名字,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正处于灾难深重之中的国家,狼烟遍地,到处都是百姓民不聊生的窘况,魏家依然是饥寒交迫,一贫如洗。


没有上过一天学堂的小财旺,迫于生计,在少年时就走出家门,给大户人家放牛放羊,赚些微薄的工钱养家糊口。那时,日本鬼子在河底村附近的峰头、连庄、泊村、三王庄、河西方圆数十里设据点,修碉堡,为了补充给养,据点的日本鬼子经常来村里抢粮抢物,再加上高平姬镇魁的土匪队伍三天两头出来趁火打劫,祸害乡邻,村中百姓苦不堪言。每当傍晚,村里能走得动的人,几乎都要分散到村外沟壑的窑洞里去躲藏,女人们在脸上抹上锅底灰,原本俊俏的脸庞变得蓬头垢面,人们当时叫作“躲反”,意即躲避灾难。


一次,村里的汉奸勾结日本宪兵队夜袭村庄,将村中民兵自卫队队长魏怀儿,用刺刀捅死在村中蛇口,遇害时年仅20岁。农会主席魏红鸟因不维持日本鬼子,不给鬼子一粒粮食而被残忍地割掉耳朵,绑架到北义城的刘轩元村边秘密杀害。面对日本鬼子在家乡的种种暴行逆施,穷苦人家出生的魏财旺,在心灵深处埋下了报仇雪恨的种子。


1943年家乡持续大旱,地里颗粒无收。魏财旺被迫外出逃荒,辗转于河南新乡一带,接触到进步思想的启蒙,革命的火种开始在他年青的心间萌动。


1944年,魏财旺毅然返乡,那时,村中已秘密建立了党的组织,不甘沦为羔羊的乡亲们,在党的领导下组建了民兵自卫队,壮实而敦厚的魏财旺踊跃加入了民兵自卫队,投身到保家卫国的行列中。在党组织的培养下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发动群众,带领穷苦人闹革命,积极组织抗日游击活动。前任自卫队队长魏洛旺(南下干部)调入区上工作后,魏财旺在乡亲们的举荐下,接任了村中民兵自卫队队长一职,从此,他走上了一条不平凡的人生之路。


时逢陵高县抗日第四区政府搬迁至村中,白天,魏财旺带领民兵站岗放哨,发现敌情,便在南山燃烟报信,保卫区政府的安全,晚上,负责掩护区干部转移和乡亲们“躲反”。以火堆作为联络信号,乡亲们撤离后,民兵在进村的路上埋上地雷,为了诱敌触雷,迷惑鬼子,在埋雷的路面上印上鞋印和马蹄印,有几次,前来扫荡的鬼子被炸得人仰马翻,令鬼子胆战心惊。


为了抗击日寇,魏财旺派出民兵去邻村学习造地雷、埋地雷技术,发动民兵熬硝,锻石,自制土地雷,将木炭在石碾上碾成细粉,按比例拌和起来填入石洞,制成石雷。在艰苦的条件下依靠土办法办起了一个简陋的兵工厂,为了制造手榴弹,把村中九江台,关帝庙,西大庙和山观庙几处的大铁钟熔铸成弹壳,他积极支持村中铁匠出生的民兵李贵得,精雕细琢,以出色的工匠精神,先后制造出了17支一响枪,让赤手空拳的民兵得到了武装。


正是利用这些简陋的武器装备,民兵武装在敌后战场上,与日军展开了独立自主的游击战,狠狠地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在配合区中队和八路军打鬼子的斗争中,村里的自卫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继续向胜利的方向发展。8月9日,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号召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太行第八军分区按照朱总司令和刘伯承、邓小平首长的命令,兵分两路,首先吃掉温县、博爱之敌,然后合围焦作。


魏财旺带领村里一个民兵班,跟随八路军老七团到河南去支前。出发前经过整编,担任民兵支前第六连连长,帮助部队运送粮食、武器、弹药,抬运伤病员,掩埋牺牲的战士。在一次围剿战斗中,他率民兵出其不意端掉了一个土匪窝,缴获了16支步枪,老七团首长为了表彰他的战功,特别奖励了他一支手枪,鼓励他英勇杀敌,再立新功。


第八军分区在横扫博爱、温县之敌后,切断了沁阳敌军与焦作守敌之间的联系。突转锐锋于道清铁路重镇焦作,很快对焦作形成合围之势。9月8日,在司令员黄新友的指挥下,我太行军区第八军分区部队发起主攻,在八路军强大攻势的威逼下,以疾风扫落叶之势,席卷东城区,进入城市腹地,经过8小时的激烈战斗后,焦作守敌全部被歼。被日本帝国主义侵占近8年的焦作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1945年9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迎来了胜利。然而,蒋介石又挑起内战,中华大地又燃起了战争的烽烟。1946年,为了支援解放战争夺取胜利,晋城县委根据上级指示,发动解放区人民踊跃参军参战,动员全县民兵组织起来支援解放晋南。魏财旺奉命带村里一个民兵班到县城报到,全县组成48个民兵连,他被任命为连指导员,在县武委会主任蒲志奋的带领下,义无返顾地走上了支前的征程。


到达晋南后,民兵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解放了乡宁、襄陵等县城。歼敌2.2万余人,解放县城25座,控制了侯马、禹门口、风陵渡等交通要塞。随后又攻打运城。魏财旺带领民兵积极下乡宣传,动员群众献门板,献寿板,给解放军做攻城用的掩体。老百姓为了过上好日子,纷纷将自家门板卸下送到前线,积极支持徐向前打运城,不少村庄都是夜不闭户,卸下的门板达17万块之多。华北野战军三打运城,创造了城市攻坚战的典范。


运城解放后,一群残匪窜入闻喜境内横水镇一带,与当地反动武装勾结,妄图继续与人民为敌。魏财旺奉命带两个排前去清剿。他们化装成农民,白天深入农户走访,晚上在田埂蹲守,终于顺藤摸瓜,掌握了横水镇保长与特务勾结的线索。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他率民兵翻墙进入保长家中将其生擒,保长见势,早已吓得双腿发抖,经过审讯,得知这股残匪龟缩在野地一个石窑洞里,民兵即刻押着保长带路,连夜将这个石窑洞团团围住。魏财旺朝洞里大声喊话:“你们被包围了,赶快投降吧,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突然,洞中的敌人向外射出一阵密集的子弹,民兵们应声爬下,子弹擦身而过,魏财旺组织民兵猛烈还击,双方对峙了几个小时后,敌人拒不投降,仍然作着困兽之斗,魏财旺让民兵将手榴弹集中扔向洞中,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在烟雾弥漫中,他率领民兵趁势迅速冲入洞内,大喝一声:“缴枪不杀!”这时,残匪自知没有退路,便纷纷缴械投降,至此,这股残匪与军统特务全部束手就擒。经核实,俘虏中最大的头目是个国民党旅长。这次剿匪结束后,上级授予魏财旺“太行民兵英雄”的光荣称号。


晋南战役结束后,魏财旺调到高都第九区武委会工作。1948年下半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北、中原、华北连续进行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消灭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主要军事力量。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发出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战斗号召,为了巩固胜利成果,决定从老解放区选调大批优秀干部随军南下,迅速接管新解放区。


在县城召开的动员会上,魏财旺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带头报名南下。当时,组织上考虑他家庭的实际困难,决定留下他在地方工作。但他认为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他找到领导,坚决表明态度,得到了上级的批准。


1949年3月22日,太行、太岳两区各地、县、区选调的南下干部在河北省武安县会合,这支对外称作“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的队伍,是解放战争进入夺取全国胜利形势下组建的一支特殊队伍。经过整编培训后,随三野渡江南下。原计划这批干部去长江流域新区工作,由于解放战争形势发展很快,为解决干部力量严重不足,华东局命令长江支队继续南下,随三野十兵团入闽接管福建。


他们从武安启程,背负行囊,千里转战,风雨兼程,历时数月,铁流数千里,纵横8省65县,经历了万水千山与艰险生死的考验,克服重重困难,胜利完成南下入闽的使命。


8月12日,在福建建瓯召开的胜利会师大会上,省委书记张鼎丞到会致欢迎词,鼓励南下干部与地方干部团结战斗,夺取更大的胜利。除留省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外,其余成员分赴在6个地区51个县进行接管工作。第六大队接管了福安地区,原晋城县南下干部共180名组成的六大队第一中队,接管了福安县,魏财旺担任了福安县穆阳镇第一区武装部部长。


穆阳镇地处福安市西部,四面环山,溪水悠悠。福安自古就有“好穆阳”之称,历史上穆阳溪流域是闽东开发最早的地区之一。国民党撤退时,这里已是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战后留下的创伤,基础设施遭到严重破坏,百废待举。当时福建刚刚解放,与台湾隔海相望,环境比较复杂。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和当地土匪,杀人放火,随时随地进行破坏活动,制造社会不稳定的事端。


魏财旺上任后,面对这一全新的战场,紧紧依靠群众力量,既要开展土地改革,又要抓保卫工作。无论是在剿匪肃特、土改反霸、征粮征款、发展经济等工作中,他用枪杆子保卫政权,为福安县稳定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穆阳镇很快恢复了安定的局面,由于他与当地群众同仇敌忾,肝胆相照,一门心思让百姓脱离苦海,翻身作主,重建家园,走上通往幸福的康庄大道,在当地深得群众拥护。


1955年,烽火中成长的魏财旺离开武装工作,被任命为苏洋糖厂任厂长,文革前调福安县手工业管理局任局长。不久,又担任了福安县二轻局局长及工业局局长之职。文革后期,魏财旺重新走上工作岗位,调入宁德地区任轻工局副局长,在百废待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他凭着对党的赤胆忠心,兢兢业业,忘我工作,宛若中流砥柱,承担起一个共产党人的使命。


1984年,魏财旺离休后,享受正处级待遇。回到了阔别数十载的晋城安居,组织上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他在颐想晚年生活的同时,仍然牵挂着孕育他成长的家乡。


他听说村里要修路后,不顾年事已高,亲自坐上公交赶回家乡,硬是把几千元钱塞给了村干部。他深情地说:“是家乡的山水养育了我,我走到哪里也不会忘了根,这是我的一份心意,请你们一定要收下”!魏财旺情系乡梓的拳拳之心,让年轻的村干部无不动容,人们为他这种眷恋故土的情愫深深感动。


2012年元月,在一个雪花飞扬的日子,魏财旺走完了他人生最后的旅途,无悔地向这个时代完美谢幕。他栉风沐雨,无怨无悔的一生,彰显着一个老党员、老战士的高尚情操,那些曾经涌动的激情与脉动,化作了夺目的烟云,成为历史永恒的记忆。


村党支部为这位昔日的民兵英雄、南下干部举行了简朴而隆重的吊唁活动,整个仪式由支部书记魏珲旦主持,村在外老干部黄根喜撰写悼词,退休干部魏红丹代表党支部深情口述。当年和他一起支前的民兵已鲜有人在,但村中老人们对他的名字却耳熟能详。人们不会忘记60年前,他抛家舍业,离开挚爱的家乡和熟悉的乡亲,义无返顾地随军南下,用终身革命的执着信念,演绎了多彩的人生,他是山村的荣耀。


灵前悬挂的两条长幅,生动概括了这位长江支队老战士的一生:丹蒲骄子传奇乡梓英雄赞歌唱响太行,南下革命功在八闽长江支队精神永驻。


青山依旧,丹水悠悠。如今,老一辈那段红色岁月虽然已经离我们远去,但他们荡气回肠的长江支队精神依然昭示着年轻一代,透过他们的人生轨迹,依然能触摸到感天动地的家国情怀,纵然时光飞逝,我们没有理由忘记他们。


(责任编辑:韩玉芳)